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致命的守护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5、不要爱我

致命的守护者 Miss六月 4967 2015.01.22 17:13

  (十)

  次日小莫早早在公寓车位旁边等,见于思朗过来取车,小莫打趣道,“阿sir,请我去大西桥那家吃个早餐可否?”

  于思朗已忘记昨天的不悦,“又吃云吞面?”

  “咦,云吞面味道那么淡,Madam都是重口味的,吃肠粉吧。”

  “随便你了,肠粉的口味也不见得有多重。”于思朗打开车锁,让小莫上车。

  两人已经很早开到大西桥这边了,没想到停好车到早餐店门口还是有那么多人在排队。不知排到什么时候,看样子排到位置已经到上班时间了。两人决定不排了,回单位叫外卖,一个声音突然叫住于思朗,是刘馨,她在最前面排队。

  “于警官,你们点什么,我一起付。”

  “不用……”话刚到嘴边,小莫打岔道,“两碗原味叉烧肠粉,加鸡蛋,谢啦刘女士!”

  “你怎么那么不矜持?”于思朗责怪小莫。

  “怕什么,一会拿钱还给她就好,又不相欠。”小莫觉得于思朗大惊小怪的,给他一个白眼。

  “人家会要你的钱?”

  “不要就不要了,请一顿早餐你怎么顾虑那么多啊,莫名其妙啊你,以前管他谁请客,你都说帮你带的,这会儿装什么?”

  “买好了,这是你们的肠粉。”刘馨把外卖袋子递给于思朗。

  小莫抢先接过来,“谢了,刘女士。”

  “不谢,你们帮我解决麻烦,我谢谢你们,晚上你跟于警官一块过来吃晚饭吧。”

  “好啊。”小莫爽朗的答应刘馨。

  “于警官,我晚点再约你。”

  于思朗算是很勉强地应了刘馨一声,心里暗自骂小莫是个傻子,刘馨明明就是随便叫她一声,看她答应得这么快,真是听到吃东西命都可以不要。

  驶往云上分局的路上,小莫打开饭盒吃起来,车子中顿时一大股叉烧肉香味。

  “你不可以拿到局里再吃吗,一股味儿。”

  “等下一回去还有事要忙。”

  “忙什么,昨天还没有把证物拍完?”

  “拍完了,还要做一张证物明细表。”

  “哦。”于思朗不走心的应一声,看着她脖子上那颗若隐若现的项链,胆子真大!证物都胡乱带出来!

  “咦?什么时候新买的项链?”于思朗装作不知道。

  “噢,这是……”小莫正要找个借口敷衍过去,忽而想起于思朗之前办案子肯定见过这项链,下意识地用已领遮住吊坠的式样。

  “快吃吧,一会儿冷掉了。”于思朗打断她,不忍听到她说真话。

  刚进局里,局长就从他办公室探出头来,用他的手问候于思朗进去。局长告诉于思朗,“根据线报,社团老大梁永兴家里的一份物业转让合同被盗,传闻是被他家那位千金梁德西偷走。”

  “他自己的女儿偷他的东西?”

  “他那份物业是转让给情人的,这个理由够充分吗?”

  “这个理由足够了。”

  “但是根据线人的观察,梁德西回伦敦以后,梁永兴并没有派人去找她要回合同,说明合同根本没有在他女儿手上。”

  “局长你的意思是……?”于思朗有点不明白局长的意思。

  “梁永兴虽然是社团老大,但他没有什么重要的把柄在我们手中,所以他的星海街10号不翼而飞应该要来警局报案,可是他没有来,这其中肯定有问题。”

  “你是说星海街10号有古怪?”

  “我还不能确定,你和你的手下去查一下,有进展第一时间告诉我。”

  “是,局长。”

  于思朗去茶水间,见小莫和麦子云正在边吃边聊。

  “我和局长都聊半天了,你们两个还没吃完。”

  “我们边吃边等你。”麦子云嘴贫。

  于思朗拖出凳子和他们一块坐下,小莫把饭盒推到他面前。

  “有个模凌两可的案子,你们两个跟进一下。”肠粉已经有些凉了,于思朗吃着不是很有胃口。

  “什么案子?”小莫问。

  “关于社团老大梁永兴的,你们查的时候不要太张扬,小心一点。”

  小莫和麦子云吃完早餐后便出门查案,他们去星海街,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于思朗下午在办公室写总结,上半年已过,上头要看到漂亮的成绩表,次年才会越发多给些办案经费,手下办案也会方便许多。于思朗是很热衷于办案的,就是每每到了写总结汇报材料的时候就头疼,需要对照各类案件逐个分析,然后又逐个检讨,最后一段永远都是加强学习和实践,将社会不稳定因素控制在最小范围。

  工作完已是晚上8点,一旦忙起来,时间总是走得很快。于思朗把配枪锁在办公室准备下班,走到一楼大厅看见一个身着文艺长裙的女人坐在长凳子上。他觉得很是熟悉,似乎今天才在哪儿见过。

  女人正在低头看手机,兴许脖子酸了,抬起头来动动肩膀,正好看见于思朗走上前来。

  “于警官。”她站起身同他打招呼。

  “刘女士来警局有何事,怎么不直接上去找我?”

  “叫我刘馨吧。”她觉得被唤作刘女士有些生分了,“我打过你电话,你没有接。”

  于思朗从公务包里掏出手机,从下午6点开始,有5个未接来电,还有一条短信,内容是,“我在一楼大厅等你,不急。”

  “我们早上不是说好一块吃晚饭,我打给莫警官,她说你在局里写东西,让我过来找你。我6点过来,打不通你的电话,就上去你办公室,走到办案大厅,透过玻璃门看见你正在认真地对着电脑打东西,我就下来一楼大厅等着了。”刘馨怕打扰到于思朗,一直在大厅等,等到出去吃完晚饭的警察都回来加班了。

  “不好意思,我一工作就把手机静音了,他们找不到我都会打进我办公室那个座机。”于思朗自觉有些亏欠,明明答应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其实这是小莫自己答应的,他压根没往心底记,又怎会想起。“你一直等我等饿了吧,附近有家日本料理,就去那家吧。”

  “好。”

  刘馨随意搭配了寿司和海带汤这些东西。两人喝着大麦茶等着上餐,各自沉默。他们彼此根本不熟悉,于思朗对住陌生人不会说太多话,刘馨平时钟爱画画也甚少交友,她只是想再见见他。

  大概僵坐了十来分钟,于思朗找来闲话聊聊,“你的画展结束没有?”

  “结束了。”

  “接下来又要去哪里举行呢?”

  “休息一阵子,搞画展太累了,先创作其他作品,下次再一块展吧。”

  “画家也倒是落得自由自在。”

  “是呀,没事我就独自去采风,顺道旅游。”

  “一个人去?”

  “一个人旅游挺轻松,想去哪里都可,只不过画架太重,我经常没走多远又回来了。”

  “先生女士,打扰一下。”服务员来上餐。

  上的菜分量很少,于思朗担心不够吃,“这些够吗,需不需要再点?”

  “我吃的少,三两个寿司就饱了,这些都是点给你的。”

  “是晚饭才吃这么少吗?”于思朗看到过小莫买的杂志上说晚饭吃太饱易胖,那姑娘经常点菜就点很多,每次都吃不完,实属浪费。

  “我餐餐都吃这么少。”

  于思朗回过神,笑笑,“怪不得那么清瘦了。”也不知道是在笑小莫不怕胖,还是笑刘馨减肥。

  刘馨的公寓和于思朗是两个方向,一南一北,于思朗开了40分钟车子才将其送回。

  刘馨没有立刻下车,只是把安全带放了,想说什么,又怕觉得唐突,“你有女朋友吗?”她还是问了。

  于思朗并不惊讶于她的问题,她这两天一直约他出来吃饭,无非就是想追他。于思朗年轻俊朗,外形高大又整洁,很多女人喜欢他,但是都怯于他的冷淡。刘馨看似温柔恬静,没想到是个敢于主动出击的人。

  “我有喜欢的人。”于思朗不想回答得太生硬。

  “那就是没有女朋友。”

  于思朗沉默不说话,他不想因为个人的原因说出不入耳的话。

  “明天晚饭我也等你,希望你不要拒绝我。”刘馨是决定要追他到底了,就算是吃了闭门羹也要一试。

  “我心里有别人你也愿意?”于思朗说话时没有看着刘馨。

  “只要你没有女朋友,我就有机会,我愿意试试,试试能否成为你的新欢。”说完刘馨打开门下车,“慢走。”

  小莫每天都和麦子云出去查案,甚少和于思朗碰面。于思朗天天被刘馨围追堵截,基本是天天在一块吃饭,于思朗不是薄情寡义之人,有人对他好,他自然不会不知好坏的打发人家,女追男,隔层纱,此话不假。

  之后刘馨吃完饭都会去于思朗家里坐坐,因为她邀请于思朗去她家,于思朗都会小心拒绝,她只有赖着去于思朗的公寓。

  她俨然一副女友的样子,一进门就帮于思朗收拾屋子,把烟灰缸里的烟头抖干净,把自己家的吸尘器拿来,帮他清理沙发和地毯上的灰尘。

  于思朗每天工作忙,还要应付刘馨,慢慢的就不爱琢磨吃的了,刘馨会很快地做好晚饭摆上桌,吃完了洗碗的速度也快。刘每次都留到快十一点才离开于的公寓,送刘馨回住所又折回公寓已是十二点,再洗洗澡做做别的,凌晨一点才能睡下。

  有一天小莫和麦子云在外面查案,太阳很大,小莫似乎有些中暑,没有回局里加班,早早回公寓休息。她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不知不觉的就天黑了,想动动也觉得没有力气,有些虚脱的感觉。唯有力气用一用手机,她随便输入“中暑”二字搜索一下,网页弹出中暑严重会引起死亡,天啊,她还不想死,尚有心愿未了,好不容易振作起来,怎可死得那么轻易!

  小莫打开警局统一安装在手机上的数据软件,搜索了于思朗的位置信息,显示离她只有0.1km,他在家就好,还有人救她。她拨出于思朗的电话,对方很快就接了。

  “怎么了小莫?”于思朗接电话的语气温柔沉稳。

  “快过来对面救我。”小莫说完这一句不再出声,也没挂断电话。

  于思朗冲到对面,蹲在小莫家大门外,将门缝下的地毯拖出来一小截,掀开地毯,底下有一把钥匙。于思朗担心小莫哪天会有什么意外,硬是叫小莫放一把备用钥匙在门口的地毯下,这下派上用场了。

  没过一分钟,于思朗就出现在小莫面前。

  “每次我有事,你总是第一个出现。”小莫看见于思朗,心头一暖。

  “怎么回事?”于思朗单膝跪在床前,用手探小莫的额头,没有发烧,只是黏糊糊的,似乎是流了许多汗又干了。

  “可能中暑了,今天中午和麦子在外面查案,走了几公里路。”

  “不会开车吗?!”

  “那片地方不好停车。”

  “麦子干什么去了?!”于思朗低着嗓子吼了一句。

  “他回警局忙,我自己先回来休息了。”

  “怎么连个女生也看不好!”于思朗真的要气死,不守在她身边真是一刻不省心,换做是跟着他办案,又怎搞到中暑。

  于思朗扶起小莫,将她抱起来,小莫全身发软,让于思朗觉得她比平时重上十斤。

  “刘馨,麻烦你去我那边拿下车钥匙和我的包。”于思朗这才顾上身后的刘馨,她随于思朗一块过来,看他如此紧张一个人,他所说的喜欢的人,想必就是莫警官了。

  “好。”也顾不得那么多,先救人要紧,刘馨亦是急冲冲的过去拿上钥匙和包,把两边大门关上,尾随于思朗到停车场。

  急诊室人来人往,小莫吊着生理盐水,精神比之前好多了。她下午一直不舒服,这会儿好多了,渐渐熟睡。没过多久,小莫半睡半醒之中听到麦子云的声音。

  “你醒啦?”麦子挪到小莫跟前。

  “被你吵醒了。”

  “姑奶奶,你怎么就突然中暑了?我刚才接到于队的电话,被他一顿臭骂。”

  小莫望着于思朗,他满眼的心疼和内疚,他很自责,最近顾着应付刘馨,以前隔三差五就做点小食给小莫,小莫也是被他做的这些解暑汤惯坏了,多日不喝,竟真的中暑。

  “莫警官,你好些了吗?”刘馨菲站在于思朗身后,幽幽的冒出一句话,小莫这才瞧见她。

  “刘女士你也跟着一块送我过来的?”

  “恩,我在思朗那边,你打来电话我们就过去了。”

  思朗,刘馨称呼得如此亲热,连麦子云都诧异地转过头去看他们。看他俩站在一起,刘馨靠于思朗很近,小鸟依人的模样,大家即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我恢复得差不多了,你们早点回去休息吧。”小莫见状识趣的让他们走。

  “吊完盐水休息会儿再走,你这样子这个星期也别上班了。”于思朗命令式的说。

  “嗯,时间也晚了,你先送刘女士回家吧。”也不是什么大病,几个人守着,小莫不自在。

  “没事,我等你一块走。”

  “去吧,麦子还在这儿呢。”

  “是不是现在就不要我管了。”于思朗认为小莫是故意在推开自己。

  “你在说什么?”小莫头晕了一下午,有些不大明白于思朗想表达什么。

  “你是故意要成全我和别人是吗?”

  “于思朗!”慢了半拍终于听懂于思朗的用意,小莫觉得于思朗不分轻重,有些话可以不必当着麦子和刘馨的面说的,麦子不知情,刘馨尴尬。

  “行,我走。”于思朗不等小莫说下一句话,突然拉住刘馨的手走出病房。

  麦子云非常不解的站在病房里,有点搞不清状况,上前想问清楚,小莫却也生气的拉上被子盖住脸,拒绝说话。

  小莫吊完盐水,麦子云送她回公寓,路过于思朗门前,撞见刘馨正在搬东西进去。

  于思朗本想让刘馨知难而退的,她缠一阵子,觉得于思朗没劲就会放弃。以为小莫看见刘馨多少会有些醋意,没想到小莫在医院故意成全他和别人。于思朗彻底心灰意冷,做出了自己都没有想过的决定。他守了她四年,还是被她拒绝于千里之外。

  小莫意识到刘馨这是要和于思朗住在一起了。自己终于还是走出了于思朗的心里,这或许对大家都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