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致命的守护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致命的守护者

Miss六月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3.06.03上架
  • 8.36

    连载(字)

143位书友共同开启《致命的守护者》的现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失踪

致命的守护者 Miss六月 7816 2013.06.02 22:37

  (一)

  那时的莫妮卡,4岁。

  傍晚,花园里。

  “爸爸,爸爸!你在做什么?”小女孩爬上男人的肩膀。

  “我在唱莫妮卡的旋律。”男人温和的笑着。

  “爸爸,我的旋律吗?”小女孩迷惑。

  “恩,是爸爸为这世上最淘气、最可爱的莫妮卡写的歌。”男人把小女孩抱在怀中,“你要听听吗?”小女孩使劲的点两下头,期待着。

  男人把小女孩抱在旁边坐下,拿起吉他,弹出轻轻的声音……

  Monica,Monica,mylittleprincess

  Monica,Monica,youaresobeautiful

  Monica,Monica,mylittleprincess

  Monica,Monica,youaresocute

  Yoursmile,youreyes,sobright

  Yourhappiness,yoursadness,thesearemyall

  13年后,小女孩已经长大。

  棕色的头发,微卷的披在肩上。长长的睫毛,动人的眼眸,白皙的皮肤,还有果冻一样的嘴唇,就好像她床头的芭比娃娃。因为小时候爸爸为她写的歌,小女孩很喜欢音乐,她唱起歌来就不想停,尤其是那首莫妮卡的旋律。

  这天,莫妮卡在露西老师家学完钢琴。回到家门口,听见里面有陌生人的声音,她推开一半的门,突然听见爸爸激动地对陌生人说,“杜克,不要伤害她们,我会做!”那个陌生人背对着莫妮卡,带着帽子,手里拿着烟斗。听完爸爸说的那句话,他站起身,“如果再做不到,我就只好兑现我刚才说的那些话了。”说完转身,准备离开。

  莫妮卡见陌生人朝屋外走来,突然觉得一阵心虚,急忙退出家门。

  一个女人从莫妮卡后面发出声音,“你在做什么?!”

  莫妮卡猛地回头,“妈妈,你吓死我了!”

  这时门开了,陌生人走到母女面前,看了看母女两,抽一口烟斗,开口说,“我和莫瑞是战友。”

  妈妈一脸热情,“嗨,我是珍妮,他的妻子,这是我们的女儿。”

  妈妈把莫妮卡推到面前,陌生人打量着莫妮卡,他看得出让莫妮卡有些不自在。

  “女儿很美,再见。”陌生人淡淡地说完就走了,妈妈觉得有些奇怪,但又说不上来,摇摇头,进屋。

  夜晚,窗外大树的影子在莫妮卡的房间摇曳着。莫妮卡闭着眼睛,脑海浮现出那个陌生的脸,冷冷的,不怀好意。房间的灯亮了,莫妮卡睁开眼,是爸爸在门外。

  “我可以进来吗?”莫妮卡坐起身,点点头。“有谁能告诉我,莫妮卡这么晚还没睡是为了什么?”

  “爸爸,今天客人说的话我听见了。”爸爸皱起眉头,似信非信。

  “听见什么……”

  “他说什么兑现他说的话。”爸爸松了口气。

  “哦,你觉得有问题吗宝贝。”

  “爸爸,他不是什么战友,对不对?”

  “放心,没事的,快睡吧,明天还要比赛。”莫妮卡躺下。

  “我想听你唱歌。”

  “好,Monica,Monica,mylittleprincess……”

  唱完歌,莫瑞回到书房,手里拿着莫妮卡的ipod,打开电脑。这是他准备明天送给莫妮卡的礼物,庆祝女儿的唱歌比赛获得名次,已经做成小样,一首莫妮卡最爱的歌,名字叫《莫妮卡的旋律》。

  第二天,莫妮卡收拾好桌上的乐谱,装进背包。但是,她落了一样东西,那块安安静静躺在桌上的红色ipod。到了楼下,妈妈在烤面包,爸爸已经喝完牛奶,看起来也急着出门。莫妮卡拿起一块面包,透过窗外,看到一个高高身影在门外。

  “妈妈,我走了,马修在外面等我了。”走到玄关的时候,莫妮卡回头问莫瑞,“老头,要做电灯炮吗?”

  “不必了,宝贝加油!”

  出了门,莫妮卡迎上去,“早哇!”马修无奈笑笑,“准备好了吗?”莫妮卡点点头,两人并肩朝学校走去。

  学校大礼堂。乐队在台上准备,指导老师也跟着在忙,还有15分钟,比赛就正式开始了。

  莫妮卡从化妆间走出来,穿上了露西老师为她准备的白色小礼服,头上戴着一顶小皇冠,真的像公主一样。露西和马修说她很漂亮,肯定得第一。外面响起了校歌,马修回到大礼堂,找到前排位置坐下,静静等待莫妮卡的登场。马修和莫妮卡的父母约定好,等颁奖快结束,就提前在家里准备好庆祝仪式。他从裤袋摸出一样东西,是送给莫妮卡的礼物,一颗闪闪的音符吊坠。

  隐蔽的角落,一个男人一身黑色行装,他环视着礼堂,所有的目光都在台上。

  第一排,坐着学校高层,他们西装革履,彬彬有礼。国歌和校歌放完,他们齐齐转身,对后面的学生和嘉宾,微笑,鞠躬。礼堂突然变黑,音乐响起,台上灯光渐渐亮起来,主持人上来讲了一堆千遍一律的致词,介绍即将登场的学生便退下。就这样直到莫妮卡登场,她是第5个,演唱曲目《Becauseofyou》。台下的马修听得如痴如醉,正是这样一个女孩,这样一个深情唱着歌的女孩,他的目光无法从她身上移开,他爱着她,相伴每天,尽心呵护。

  角落的男人,看着台上的女孩,嘴角洋溢着幸福,眼神中却透露出几丝不安。这个人在想什么?是什么,让他的心情如此复杂。

  “……Becauseofyou

   uh,Becauseofyou……”莫妮卡演唱完,台下掌声阵阵。她深深鞠躬,“谢谢!”

  马修一边鼓着掌一边温暖的笑着,是的,我的莫妮卡生来就是很棒的歌手。

  比赛接近尾声,台下学校高层缓缓站起身,各自扣好西装,向后台走去。角落的男人从衣服口袋里取出一张照片,像是在寻找照片中的面孔。主持人又上来讲了一通万变不一的结束语,参赛者上台站成一排,接着就开始报比赛结果。“第三名,演唱《Goodbye》的杰瑞!……第二名,演唱《Hero》的罗斯!……”最后一个悬念到了,台下突然安静了。

  马修将音符吊坠放在唇边,轻吻一下。主持人优雅的笑着,对了一眼手上的卡片,动情地对着话筒说,“第一名,演唱《

  Becauseofyou》的莫妮卡!!”

  台下突然站起来一片,然后是一阵阵祝贺掌声,这对莫妮卡也是一种极大的肯定。角落的男人也站起身,不过好像不是鼓掌,他的目光锁定在台上。获奖者走向台中央,对着观众席鞠躬。

  校歌再次响起,学校高层在礼仪的引导下走上台,校长在莫妮卡的面前停了下来,一个瘦瘦高高的男人,他手里捧着一个小奖杯,上面刻着“弗莱斯高中第50届校庆歌唱比赛,第一名”。

  校长低头凑近莫妮卡,“我为你感到高兴,祝贺你,莫妮卡。”

  莫妮卡抬头甜甜的笑了一下,“谢谢校长,您为我颁奖,我感到十分荣幸!”校长转过身,台下的记者急忙拍照。

  角落的男人,看见照片中的男人就站在莫妮卡旁边,确认无误。此时,他从腰间掏出一把手枪,装上消声器,对准目标……

  台下一片沸腾,正是下手的好时机,但是,这个拿枪的人迟疑了,他只是举着枪,就连扳机也没扣下。目标等台下拍完照,已经走向后台,没了踪影。错过了时机,他开始不安了,卸下消声器,收起枪。似乎有重重的石头压在心里,他从角落站起身,下意识压低帽檐,往礼堂后门走了。

  后台。

  “恭喜!莫妮卡,你唱得太好了!”露西老师抱着莫妮卡,无比的激动,毕竟是自己的学生,就像自己也获奖了一样。

  “谢谢!露西,我们一起和奖杯合个影吧!”莫妮卡举起手机就是一声咔嚓,学生、老师、奖杯,没有什么会比这个更有说服力了。

  马修看着莫妮卡去了后台,也从观众席站起来,不过他不是去后台找莫妮卡,而是去她家。他和她的家人商量好要准备一个惊喜,他们一起等莫妮卡从学校回家,然后对着她,“嘭”的一声打开香槟,音符吊坠就在那个时候送上。

  马修在莫妮卡家门外敲门,开门的是珍妮阿姨。

  “比赛结束了吗,快进来。”

  走进屋内,莫瑞叔叔坐在沙发上抽烟,连客人进来了都不知道。客厅里到处都扎着彩带,还有气球,都是为莫妮卡精心准备的。

  珍妮阿姨从厨房端来点心,摆放在餐桌上,有蓝莓派、蛋挞还有牛排,都是她亲自做的,“马修,你到处转转,我还要准备松饼和果汁。”然后又进厨房了。

  走上楼,马修在最里间房停了下来,粉红色的墙,满地的毛绒玩具,一看就知道是小女生的房间。他走进去,桌上放着乐谱,还有一个红色ipod,打开里面只有一首歌,莫妮卡的旋律。插上耳机,音乐像一股轻风吹来。墙上贴了一块莫妮卡和家人的照片,他一边听着歌,一边看照片,像在读莫妮卡成长的故事。

  看似一切都很和谐,但暴风雨到来之前也总是宁静,不是吗?

  屋里,下厨、抽烟、听歌,各做各的。屋外,有个穿着陈旧的男人看着这屋里的一切。他全身上下看起来都是那么陈旧,唯有右脸上的刀伤,是新的。他理了理外衣,朝大门走去,门没锁,只是掩着。他推开门,脸上的疤痕把这个人显得更加阴冷。

  莫瑞坐在沙发上放空,这会儿回过神来了,他察觉到背后有个身影,转过头,一个不怀好意的男人站在他后面,手上拿着一把军刀。似乎这一切并不突然,但却出乎他的意料,他没有动,而是死死的盯着厨房。“珍妮……!”声音几乎还在喉咙里,刀就捅了过来!莫瑞的腹部被刺中,他强忍着想再喊出声,叫他们快逃,但这一次,刀子划破了喉咙,他再也发不出声了。

  莫瑞用手紧紧地捂着喉咙,倒下的那一刻仍然在望着厨房。

  “嘭!”盘子掉在地毯上,没碎,撒了一地松饼。

  珍妮从厨房出来看到这一幕,手已经抖得拿不住盘子,她睁大眼睛,捂住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杀手听到声响,笃定地转过身,珍妮看见眼前这个目露凶光的人朝自己走来,几乎快要窒息。

  珍妮往楼道那边跑去,她想着马修还在楼上,她要去保护那孩子,对,他还是个孩子,无法承受这残忍的一切。但是,她始终是一个女人,怎会跑得过一个男人,一个杀手。

  杀手大步上前,往珍妮的后背猛地一刀,“啊!!”她身子歪歪倒倒,扶住扶手,继续上楼……

  她扑到在楼梯上,眼泪已经花得满脸。杀手用力翻过她的身体,抬起自己的手,恐惧已经将珍妮逼到崩溃。

  珍妮凄惨地叫出一声,“快跑……!!”

  撕裂又短暂的声音,回荡在楼道。

  马修在房间插着耳机,他一边听一边站起身,走到窗边,对面院子的小孩在玩球。声音开得很大,完全没察觉任何异样。

  珍妮已经不能动弹,眼睛呆呆的望着天花板。杀手掏出随身携带的手帕,擦掉刀上的血渍,楼上只剩下小孩了,在他看来,赤手就可以搞定,不要任何工具。他朝楼上走去,轻轻地贴着墙壁移动,房间似乎都没任何动静。

  他来到最里间房前,一个男孩背对着他,正准备上前解决男孩,电话振动响了。

  杀手侧身靠在房间外,接起电话,“开始做了吗?”对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还差一个,这个时候来电话,有变动吗?我可是已经做掉了两个。”

  “小的那个,留下,带回来。”男人说完,挂断电话。

  杀手将手机放回兜里,走近马修,从他后面敲晕了他。杀手扛起马修,一颗音符吊坠从他兜里滑出来,还有一张卡片也掉在地毯上。

  走到厨房,杀手打开煤气,从后院出去,院外停放着事先准备好的车,他将马修放进后车厢,并从里边提出一桶汽油,又折回屋里。他把汽油撒满了屋内各个角落,从兜里掏出一个定时爆炸小装置,扔进厨房,就走出后院,开着车离开了。

  隔壁的老太太出来自家后院扔垃圾,闻到好大一股味儿,老太太心生怀疑,走到隔壁后院,踮起脚探进窗内,“珍妮,珍妮……你还好吗?珍妮,莫瑞……”人没叫应声,倒是闻到浓浓的煤气味儿。老太太立马觉得不对劲,回到自己家里,拿起电话拨打警察局的电话。“你好,这有一起可疑的事故……”

  莫妮卡走在回家的路上,她觉得很奇怪,平日里马修都会等她一起放学,怎么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反而不见人影了。她掏出手机,拨出马修的电话,嘟了几声,但终究是无人接听。

  走到自己家门外,莫妮卡看见门上挂着彩带和气球,是爸爸妈妈特地准备的吗?她高兴坏了,小跑着过去,可没跑几步就听见屋内一声闷响,透过窗外看见家里火光蔓延。

  莫妮卡冲进屋,短短的时间内到处都着火了。她看见爸爸倒在客厅,周围都是血,沙发和爸爸周围的毯子上撒有汽油,很快就起火了,她想上前却被火拦住,只得站在一边喊爸爸,殊不知爸爸已经断气了,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在叫他。莫妮卡突然想到妈妈,绕过着火的地方,她看见楼梯上躺着妈妈,她跑上楼梯,在珍妮的旁边蹲下,摇晃着妈妈的肩膀,妈妈两眼充满恐惧,到死都没有闭眼,一定是放不下莫妮卡和马修。

  后院又进来一个人,穿着一身黑色行头,走到莫妮卡身后。她还蹲在妈妈旁边抽泣,屋内浓浓的烟已经将她的脸熏花,突然之间失去父母,谁能接受这样的打击,更何况是一个小女孩。这个人将莫妮卡打晕,轻轻地抱起她,也从后院离开了。

  不一会儿,警车开到莫妮卡家门口,车上下来两个穿制服的年轻警察,他们从兜里拿出小本和笔,看见一个老太太走来。“是您报的警吗?”其中一个制服男问。

  “是的,我刚才扔垃圾的时候,看见一个可疑的人从珍妮家出来。”老太太很焦急。

  “珍妮,是你隔壁的主人吗?”

  “哦,是女主人,男主人是莫瑞,还有一个女儿叫莫妮卡。”

  “你说闻到煤气味儿?”

  “对对,你赶紧进去他们家里看看,有什么出来再问,我虽然老了,但嗅觉没问题的,我确定那是煤气味儿!”老太太觉得这个制服男不紧不慢的,珍妮家里真的出事了怎么办。

  “好吧,我们进去看看。”两个巡警将老太太说的记下来,便推开院子的小门。

  站在门外,敲了两下。“有人在吗……”

  没有人应,他们闻到了烟味,越来越浓。

  老太太已经皱起了眉头,“看什么,难道你还没察觉到出事了吗,赶紧撞门啊!”有这样的警察,真是让人不省心。

  制服男猛撞了几下,门没撞开,手臂撞红了,另一个也只是干看着。

  “你们是新进的菜鸟吗?!”老太太已经后悔叫警察了。“算了算了,绕路吧,后院应该可以进。”

  两个巡警一边跟着老太太去后院,一边打电话给消防处。

  后院的门没关,大大的开着,“咦,刚才看见关着的呀。”老太太不解,不知已经有人又进来过。

  他们走进去,看见楼梯口有血,望上去,珍妮倒在楼梯上,胸口上有一大滩血,身体背部也渗出一滩。“珍妮!”老太太,急忙上楼,但她知道珍妮看样子已经……

  制服男记得老太太说过这家有三口人,可能其他的人也出事了,他掏出手帕捂住口鼻,上楼叫老太太离开,要是再闷死一个更有得忙了。老太太揪心的看着珍妮,捂着嘴出去了。

  他们上楼查看了每个房间,都没有人,又下楼到客厅,到处都是烟,怪呛人的。询问情况的那个巡警用手扇了扇眼前的烟,隐隐约约又看到另一个人倒在血泊中,他意识到事情已不是简单的杀人案件,赶紧回到车内拿起对讲机,接通总部。

  过一会,消防车来了,有几辆警车也随后到达。警员陆陆续续从车里走出来,等着火灭了好进去开工。消防车对着莫妮卡家的房子喷水,没多久火势就控制住了。警员们开门进去,开始收集线索和各种证据。

  这时一辆福特车停在刚刚拉好的警戒线外,司机是个小伙,另一个人就显得老成一点,两人胸前都挂着证件。他们穿过警戒线,来到莫妮卡家门前,空气中还掺杂着烧焦的味道。两个先到的制服男看见两个便衣站在那,急忙过去打招呼。

  “警官你好。”制服男看了一眼老成警察的证件,原来是一位老资格的警官,罗钦。

  “里边什么情况?”罗钦看着眼前被冲得湿漉漉的房子,心想证据也冲掉大部分了吧。

  “哦,根据隔壁邻居所说,两个死者中,男的是莫瑞,女的是唐珍妮。他们还有一个女儿,叫莫妮卡,学校说今天的唱歌比赛已经结束,她可能还在回来的路上,已经在联系她了,但是电话一直打不通。”制服男回忆着刚才核对的信息。

  这时过来一个消防队员,“火已经都熄灭了,我们收工了。”消防队员笑了笑就叫上伙计们开车走了。

  “好,忙你的吧。”说完罗钦就和自己的小跟班进屋了。

  现场勘查的同事们都在取证,尸体湿漉漉的躺在原地。罗钦注意到没有打斗的痕迹,凶手下手这么快,不是老手就是做足功夫来的。只是这一切都烧得黑漆漆的,看不出什么破绽,就算没有这一场大火,光留下尸体只能说明死者是被谋杀的,具体动机,只有从死者方面查了。

  “头儿,你每次都这样。”罗钦的跟班抱着一台平板电脑,似乎有点不满。

  “怎么了小锤?”罗钦一边说,一边走到厨房。

  “我是来跟你学习的,但是你每次都自己观察现场的痕迹,自己思考,天知道我怎样才能跟上你的思维。”

  罗钦在厨房里转了一圈,在水池里找到一小颗缠着电线的黑色塑料。“屋子就是这么起火的吧。”

  小锤凑近仔细看,“这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但是厨房煤气开关一直开着,而这颗来历不明的小东西,上面又缠着电线,你觉得是什么?”

  “就是这个小东西让煤气点燃的吧。”

  “那要想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整栋房子着火,光这个不够吧。”他们走出厨房,走到后院门口。两人同时看到门右脚有个汽油桶,想必罗钦一定开始庆幸旁边这只雏儿终于跟上节奏了。

  罗钦开始对这个感兴趣了,他觉得杀人手法如此凶残、如此迅速的人,要么是一个冷静的心理变态,要么是一个杀手。可是这个家庭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如果是杀手,为何要选择这个家庭,除非其中还有什么隐情需要调查。

  小锤看见罗钦陷入沉思,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这个奇怪的老头,自己来警局报到的那天就跟的他,他在琢磨案情的时候很少和自己沟通,甚至没有,小锤知道老头是在锻炼自己观察能力,但还是觉得和他做事没有存在感。

  罗钦和小锤上楼接着找线索,但似乎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来到莫妮卡的房间,因为是最里间房,所以火势还没蔓延进来,一切都完好无损。小锤四处张望,这应该是死者女儿的房间,粉红的刷墙,小碎花的床。走到窗边的时候,他看见地上有颗吊坠,旁边还有一张卡片,吊坠是音符的形状,很精致。勘查的同事还没过来这间房,小锤便用手上的平板把地上的吊坠拍了下来。

  听到照相的声音,罗钦望过来,吸引他的不是那颗闪闪的吊坠,而是旁边的卡片。罗钦蹲下来,掏出随身的手帕,用手帕隔着手将卡片展开。

  亲爱的莫妮卡:

  我知道你天生就是一个唱歌的精灵,

  你在舞台上温柔又自信的样子,

  是我见过最美的画面。

  祝贺你表演成功,

  这颗音符吊坠代表你最喜欢的音乐,

  它会给你带来幸运。

  ——马修

  是一张表白卡片,这个叫马修的应该是喜欢着死者女儿的男生。但为什么吊坠和卡片会落在这里,难道是还没送出手,那么案发的时候这个马修是不是也在场。

  这时,勘查的女同事刚好进来,看见罗钦用手帕提着个卡片,“是重要的线索吗?”一边说一边拿出证物袋,用镊子夹住放进袋子。

  “还有地上那个东西,是一起的。”小锤指着地上的吊坠说。

  于是,女同事将吊坠也一同装进了放卡片的袋子。

  没什么重要的发现,罗钦和他的小跟班只好先回警局,从别的地方入手。

  小锤这两天一直在找莫妮卡,亲戚和老师都问遍了,一点消息都没有。更糟的是,打电话到卡片上的马修家才知道,马修也没回家,他父母说马修要去莫妮卡家庆祝,以为一直在小莫家,得知小莫家发生的事,马修的父母都很着急,拜托小锤一定要尽快找到两个小孩。

  又过了几天,仍然没什么进展。罗钦让小锤继续深入调查了莫瑞和珍妮的社交圈和账户,都找不到疑点。询问案发地周围的人,也没有问出有用的线索。

  警局。

  “头儿,前几天那个杀人案的女儿莫妮卡和另一个男孩马修失踪了,这几天一直没有他们的消息。”小锤将刚刚从外面买来的咖啡递给罗钦。

  “这种杀人案件,没有明显的线索,基本上就结了,案子会被存入电脑,纪录在档,然后不了了之。除非哪天这个嗜血的疯子主动投案,否则可能也就这样了。如果有死者的家属失踪,我们有可能在追查失踪人下落的时候,找到凶手。”罗钦做了这么久的警察,虽说认真查案,但对于那些没救的案子,从不强求。他总是相信时机到了,一切便会水落石出。

  小锤抱着平板来回的翻看,又翻到那张吊坠的照片,究竟发生什么事?这两个孩子又为什么失踪?现在在哪里?是生是死?好多疑问浮现在他的脑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