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致命的守护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圣诞快乐

致命的守护者 Miss六月 6702 2013.07.08 14:06

  (四)

  虽然是过了一年多,但马修还是照常练习体能、射击,鲍莉安排他必须掌握的资料和业务他都了如指掌,并且能够准确的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他的消化速度太快,以至于鲍莉已经将情况提前上报BOSS。

  “BOSS,马修那孩子不是一般的聪明,我已经没东西可以教他了,最多再教点社交礼仪。”

  “全部都会了?”

  “舞刀弄枪那方面要问李察,我这方面反正是及格了。”

  “李察。”BOSS按下手表,对面接通声音,“你上来我这。”

  几分钟后,李察来到顶楼。

  “BOSS。”

  “马修的技能学到什么程度了?”

  “反应速度挺快,击打强度还只是中等,枪法倒是很不错,十打九中。”

  “击打强度中等还不行。”

  “要不先教他电脑操作吧。”鲍莉见BOSS犹豫,就提出自己的看法。

  “他现在连权限都没有,教他电脑,他黑进大厦捣乱怎么办?”李察觉得鲍莉简直猪脑袋。

  “那你说教什么?!”鲍莉最讨厌李察一副自己什么都懂的姿态。

  “打住。”BOSS虽不动声色,但两人立刻闭嘴了。“鲍莉,大厦的秘密可以跟那孩子说了,然后就可以着手训练他窃取情报的技巧。”

  “是。”

  “李察,你把不同类型的武器都让那孩子试试,我要知道他适合在什么位置射击。还有击打强度,我在测试那天要看到的是很强,而不是中等。”

  “是。”

  “你们出去吧。”

  马修被鲍莉叫到办公室。

  “马修,我对你的表现十分满意,你真的很聪明。”

  “鲍姐,你叫我来不会是夸我一番吧。”

  “我本来想跟BOSS推荐你测试的,因为要你掌握的知识你都已经精通。可惜,今天李察说你的击打强度只是中等,BOSS犹豫了,我现在只能告诉你我们这栋大厦是做什么的,但你出入仍然不能自由。”

  “我什么时候可以参加测试?”

  “看你对战的功夫咯。”

  鲍莉很欣赏马修,什么都是一点就会,不用费好大劲,也不会搞小动作,性格很沉稳,她觉得马修应该能很快通过测试,走出大厦,过正常人的生活,起码比现在正常。她看着他,比刚来的时候又长了点个儿,瘦弱的身子健硕了许多,天天这么训练,不长肌肉才怪。

  “一年多没见阳光了,你白得像个吸血鬼。”

  “我出去那天要到海边晒晒太阳。”

  “这么着急看比基尼美女?”

  “我的肌肉应该晒黑一点才性感。”

  “不错喔,上星期才说你不懂得挑逗女人,现在懂得说笑了。”

  “告诉我大厦是做什么的吧。”

  “这栋大厦,是维克多报业大厦,我们的办公室隐藏在最里边,所以见不着阳光。”

  “难怪你给我的资料都和新闻媒体有关。”

  “我们可以报道政府的好作为,也可以报道官员的丑闻,这其中的利益关系会得罪一些人,也会被威胁。所以我们需要另一些人来以暴制暴,保护维克多,保护BOSS。”

  “我们就是保护大厦的那些人。”

  “嗯,外面都是大厦的员工,但他们都是普通人,在大厦里做着规规矩矩的工作。而我们,在大厦有搞不定的消息时,使用非正常手段获取一切。”

  “包括杀人?”

  “不一定要用到这种方式的。”

  “既然学了射击就肯定经常用枪。我没有晕血症,只是要我杀一个陌生人,有点残忍。”

  “等你杀了一个两个之后就没感觉了。”

  “是吗?也许吧。”

  “大概就是这么多了,我们说白了只是大厦的清道夫而已,负责铲除对大厦的威胁,负责窃取情报,保证大厦拥有绝密的一手资料。”

  “我也会随时没命的对吧。”

  “我们的命早就交给BOSS了。”

  接下来,马修一边在自己的拳头上下功夫,一边跟着鲍莉学习照相、开锁、掩盖证据等等,只有学会这些招数,马修才能在窃取情报时游刃有余。在大厦训练的日子里,马修渐渐成熟起来,褪去了学生脸上的稚气,他的表情总是冷冰冰的,只有和林森聊天时才会多笑几下。

  年底的一天,BOSS突然把马修叫到顶楼,吩咐马修偷珊娜的手机,如果拿到了就让他参加测试。

  午餐的时候,马修早早吃完东西,就来到房间走廊。其他人都在用餐,不会这么快过来,于是,他走到珊娜的房间门口,掰了掰门锁,打不开。他将兜里准备好的撬锁工具掏出来,不过几秒,门就打开了。

  他走近珊娜的房间,枕头下、抽屉、柜子都找过,还是找不到。大家平时训练都不带手机的,再说大厦也没有讯号,珊娜没理由带着出去。马修站在床面前,看见珊娜的床单掉出来一块,不能让珊娜发现有人来过,他抬起床垫把床单压进去,突然摸到一块东西,原来藏在床垫下面,马修拿出来,果真是手机。

  马修将门反锁拉回来,出门就遇到伊文。伊文看见马修从珊娜的房间出来,心生怀疑。

  “你在做什么?”伊文皱着眉头问。

  “我可以不说吗?”马修将手机藏到身后。

  “你不怕我告诉珊娜?”

  马修正要说,看见林森和珊娜从对面走来,林森和珊娜关系暧昧,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被揭穿,怕是要打起来。

  “马修,你们在我门口干嘛?”珊娜很少看见马修和伊文在一起。

  “我们在讨论圣诞节怎么过。”伊文没揭穿马修,还帮他圆了一个谎。

  “圣诞节?对哦,这个月就是了,小子还没有权限,不然可以和我们出去玩了。”林森给马修胸口一小拳,“越来越结实了。”

  马修摸着胸口故作调侃地配合林森傻笑着,伊文还是有些怀疑的望着他,马修便笑得有些僵,心想,还好没被揭穿,欠下伊文一个人情。

  过了两天,珊娜就没有再出现了。听林森说,BOSS发现珊娜偷偷订了两张机票,本来是想约林森一起私奔到墨西哥的,还好林森在短信上拒绝了,不然BOSS在手机上发现他们谈论机票的事,肯定一块完蛋。

  李察质问他们俩私奔的事的时候,说珊娜犯的错误不可原谅,珊娜站在林森旁边一直发抖,林森看着心疼,于是提出亲手了结珊娜,最后拥抱的时候,林森用力拧断了珊娜的脖子。

  珊娜死了,林森的状态也不好,早早的离开了大厦,剩下马修一个在射击室练枪。正在瞄准人形靶头部的时候,靶子脑门就已被打穿一个洞!是伊文打的。

  “好枪法。”马修放下枪说。

  “珊娜的手机是你偷的?”伊文也放下枪。

  “嗯。”

  “她死了。”

  “BOSS让我偷的。”

  “如果有一天,BOSS让你杀了我,你会吗?”伊文走近马修,眼睛直直望着马修,她的眼睛水水的,这样望着一个男人,很容易被打动。

  “我不知道。”

  “我只想让你知道,我们都不是完美的,就算训练的再好,也会有出纰漏的时候,这次是珊娜,下次有可能是你或我。”

  “谢谢你没有告诉林森我偷手机的事。”

  “下次你自己小心,不可能每次都遇到我帮你。”说完,伊文拿起自己的枪就走了。

  没过几天,李察就通知马修测试。先是在训练厅,击打强度测试仪已经摆放在那儿,总分1000分,要求马修必须赤手一次打到800分以上。然后是对打,伊文在马修身上的重要部位,绑了几个易破的气球,在和林森对打的过程中,一个都不能破。最后是射击,指定位置必须全中。

  马修击打打到了870分,身上的气球全部保住,无论李察要求用那种武器,他都将人形靶的指定位置打得准确无误。BOSS在控制区的监控屏幕上看到马修的表现,摸着下巴点了点头。

  “BOSS,马修应该就是你要的全能型了。”鲍莉也在一旁看着,不由得佩服马修,才两年,就可以达到这种效果,真是难得。

  “不错,的确是全能型,给他准备新的身份吧。”

  BOSS按下手表,“马修。”对面接通,“Congratulations!你通过了。”

  马修洗完澡,被鲍莉召唤到控制区二厅。里面有一张床椅,旁边站着一个中年庞克男,两边手臂全是纹身,画着浓浓的眼线。

  “马修,你获得权限了。”

  “谢谢鲍姐。”

  “BOSS点头的,我只是奉命行事。”

  “我来这,要做什么?”

  “这是黑市有名的纹身师傅,不过今天不是给你纹身。”

  “那是……?”

  “你现在是通缉犯,一出去就会被认出来,所以要改变你的外貌特征。”

  “通缉犯?!”马修懵了,这里与世隔绝,外面发生什么他根本不知道。

  “新闻已经报道你就是杀死莫妮卡父母的嫌犯,因为警方查到你曾经到过案发现场。”

  “所以,我不能以马修的身份继续生活了。”

  “对,你以后只许和大厦的人联络,就算遇到以前认识的人,也不可以认。”

  “那我的家人?”

  “如果你想家人安全,最好忘掉他们。”

  马修低头不语,其实他早就明白的,进来这里就不能回到从前,否则就是死路一条,还会殃及家人。

  “眼睛是黑色的,要用激光扫成蓝绿色,学生头也要剪短,露出额头,眉毛再种粗一点…”纹身师傅记下鲍莉的要求,马修躺在床椅上像一只小白鼠,等待被改造出来的样子。

  休息了两周,马修眼睛上的纱布已经拆除,他坐在鲍莉的办公室里,接过鲍莉递给他的大圆镜,镜子里的他,哪里还是从前的自己,完全变样了,自己变成了一个成熟的大叔!马修放下镜子,“啪!”鲍莉对着他照了一张像。

  “照的不错,挺帅气的,就用这张做身份照了。”鲍莉翻看着相机。

  “随便吧。”

  “这是你进来那天交到我这里保管的东西。”鲍莉从抽屉拿出一个牛皮纸袋。

  马修打开纸袋,是一个红色的ipad。“只有这个吗?”

  “鲍姐可没有动过你的东西。”

  “哦,可能掉了吧。”

  “是什么?”

  “没什么,反正也送不出去了。”莫妮卡是生是死都不知道,留着卡片和吊坠又有何用。

  圣诞节这天,马修醒过来就看见床头有一个礼物盒。打开盒子,里面有一张卡片,“欢迎你正式加入维克多,以崭新的面貌生活吧,圣诞快乐!鲍莉。”卡片下面是身份证和手机,还有一把枪,一套新衣服。身份证上的名字是,戴恩。

  戴恩,明明是被强迫的,却还要‘戴恩’,BOSS以为这样留自己活命就是对自己的恩赐,真是太讽刺了。

  以后自己将和这个名字一样,和以前完全不同,背离原来的人生轨迹,走一条充满危险的路。父母都还安全,唯有莫妮卡最让人担心,她父母已经死了,下落不明的她是心中唯一的希望,他告诉自己一定要好好活着,如果还能再见到莫妮卡,他一定要带着她,带着家人,想一个完美的办法,脱离现在的控制,给他们安稳的生活。

  他换上衣服,把枪别在后腰,拿起身份证。“好吧戴恩,无论什么样的生活都要认真过下去。”

  手机响了,直接显示“林森”,看来手机已经存进大厦人员的号码。

  “喂。”

  “戴恩,快点下来吧,我们在三楼,等着你一起出去。”

  到了三楼,几个男人还有伊文一个女生,都在等着他。

  伊文披着一件白色的斗篷大衣,里面穿了一件红色裙子,头发烫了大卷,搭拉在左肩,和平时训练是两个样子,今天的她很有女人味,耐人寻味的气质,这就是大厦培养的优秀特工吧,无论什么场合都拿得出手。

  “戴恩,圣诞快乐,我们出去狂欢吧。”艾斯抱了他一下,拍了拍他的肩膀。

  “圣诞快乐,你们都知道我的新名字了,我还有点不适应。”

  “不能再叫你以前的名字了,你知道的。”林森一边说,一边走到玻璃屋前,示意守卫开门。

  这时,白色大厅的正前方突然打开一道门,是电梯,他们走进电梯,林森把手按在扫描仪上,指纹核对正确,电梯开始启动,降到一楼。一楼大厅接待处有一个胖胖的中年男人,穿着保安服,别着警棍,见一行人从电梯出来,点头笑笑,就放行了。

  走到大街上,他们拦下两辆的士,分别上车。

  到了餐厅,他们点了丰盛的晚餐,有说有笑的喝着酒。他们倒是经常出来,戴恩在大厦呆了两年,的士经过的地方都是彩灯闪烁,圣诞老人在发礼物给小孩子,也有小女孩在卖玫瑰花,好热闹。吃完东西,大家提前告别,其他三个男人和伊文去玩蹦迪,剩下林森领着戴恩去自己的公寓楼。

  他们穿过几条街,来到一栋公寓前,林森将钥匙递给戴恩。

  “11层,上去吧,我住在另外一条街,下次带你去我那边坐坐。”

  “你不和我上去再喝两杯?”

  “不了,午夜都还没到,我还要再串串场子。”

  “哦,那你去吧,圣诞快乐。”说完,戴恩走进公寓楼。

  打开房门,屋子黑漆漆的。戴恩将门回上,背靠在墙边坐下,他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虽然是陌生的环境,但显然上一个房客搬走没多久,留下的家的味道还很浓。在大厦每天呼吸的就是空调味,还有四面墙壁透出冰冷的感觉,所以他的性格也不如以前活泼,渐渐的话少了,面部表情越来越单一。

  不知道思考了多久,那些困扰着戴恩的人和事,像幻灯片一样在脑海中重复放映,他在黑暗中摸到客厅坐下,窗外的灯光投进屋,玻璃茶几上有一包烟和一个打火机,他没有抽过,但突然很想来一根。

  这样静静的又坐了大半天,他什么都没想,就是吸一口烟头,吐一口烟圈,烟味在客厅散发开来,让他可以在自己的空间里,有片刻的放松。

  手机铃声将放空的戴恩拉回来,是李察打来的。

  “戴恩,回公寓了吗?”

  “嗯,在公寓。”

  “你今晚适应一下,明天有事做,林森会联系你。保持通讯畅通。”

  “知道了。”

  “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

  第二天,已经习惯了早起,戴恩洗漱完毕就在房间转了转,来到厨房,冰箱里有面包和能量饮料。打开新闻台,戴恩边吃边看,还是那两个主持人,没播什么大事件。面包吃到一半,门铃响了,定是林森来了。

  打开门,林森就用红酒挡住脸,“恭喜你有了新居!”

  接过红酒,“谢了兄弟,趁现在来一杯吧。”

  林森走进屋,“怎么样,这房子我帮你找的,家具现成,我还帮你的冰箱添置了食物。”看见茶几上的面包和饮料,“已经找出来吃了呀。”

  “生存的本能就是找吃的。”

  “我在你的保险箱里放了些东西,是上头给你的消费卡和子弹。”林森来到卧室,将密码输入演示给戴恩看。

  “消费卡,那我的行踪好掌握了。”

  “你不逃跑就行。”

  “能跑到哪去。”保险箱打开,林森拿了两个装好子弹的弹夹给戴恩。“只有两个?”

  “是三个,你的枪里面已经上好一个了,今天任务简单,说不定枪都用不上。以后你要是单独做任务,尽量先徒手解决,子弹不可能带得很充足,也不会像电影里面那样,一直扫射个没完。”

  “也是,今天任务是什么?”

  “路上说吧。”林森看看时间,“红酒要留到下次过来喝了。”

  林森说今天要去偷资料,是建设局某个官员和情人在酒店偷情的照片。他们来到一栋旧楼后巷,这条巷子太偏了,但是还是偶有人路过的,他们必须迅速的爬下水管进入目标房间。

  “3楼,拉着半边窗帘的那个房间就是。”林森指给戴恩看。

  戴恩开始攀上水管,到二楼的时候,他往下看,林森还站在原地。“你还不上来?”

  “你爬快一点,我只望风,你要自己搞定。”林森挥挥手,示意他赶紧接着爬。

  “不早说。”

  戴恩麻利地翻进屋子里,是一个工作室,桌上散乱的铺着八卦杂志和剪下的报纸新闻。手机有消息震动,是林森发来的照片,照片上是一个男人的生活照,下边是林森留的备注,“照片+相机记忆卡。”

  拉上另外半边窗帘,戴恩开始找资料,很快在办公桌抽屉找到照片和相机。他把照片整理好放进胸包,将相机打开,翻到了同样的照片。正在取记忆卡的时候,门外响起钥匙串的声音!房间太简陋根本没地方躲,戴恩迅速退到门后,门打开进来一个戴眼镜的小伙子,他看见有个人在门后,赶紧转过身想跑,就被戴恩打晕了。戴恩回到巷子,将东西递给林森。

  “比预期的快。”

  “有人进来,我把他打晕了。”

  林森皱起眉头,“他有没有看到你的脸?”

  “看到了。”

  “还是折回去看看。”

  重新爬进屋的时候,小伙子已经坐起身,手里拿着电话,正在拨出号码。

  “砰!”林森迅速朝他举起枪。子弹从消声器中发出一声闷响,打在小伙子的脑门上。

  戴恩捡起手机,拨了110,正要挂断那头就接通了。

  “您好,报警中心。”

  戴恩拿着手机,看着林森不知道怎么做。林森点点头,示意戴恩看着办。

  “是花间区警察局吗?”

  “抱歉先生,这里是云上区警察局,需要我为你转接吗?”

  “不用了,谢谢。”说完戴恩赶紧挂断。

  “应变能力不错嘛。”

  “我刚才想到开枪的,但是无法下手。”

  “总要尝试第一次的,以后经常会有突发事件,你不开枪你就死定了。”

  “尸体怎么处理?”

  “这种狗仔仇家很多的,查不到我们,刚才找东西戴手套了吗?”

  “戴了。”

  “那不用管了,赶紧走吧。”

  出了巷子,林森说要回大厦交照片,两人就分开了。

  戴恩在街上买了杯咖啡,边走边回忆,街道没变,变的是自己。刚才卖咖啡的老板以前经常给自己多加牛奶,这次显然没认出熟客,既然这样,戴恩决定到自己家附近转转。

  家门前那颗榕树,好像又长高了,也粗了许多,天气好的时候,他和莫妮卡经常在树荫下听歌看小说。

  他靠在树下,望着父母房间的窗户,竟出了神,恍惚了好一阵,直到有只拉布拉多朝这边叫唤他才回过神。是小海,自己消失前还是一只幼崽,刚从狗舍抱回家,现在长成成年狗了。

  父母各自提着购物带,从超市采购回来的样子。从前老妈最喜欢扮年轻时尚,现在清汤挂面的不说,连衣服颜色都很素,叫戴恩看得心疼。老爸更是像老了十岁,人瘦了一大圈,走在妈妈后边,像个小老头一般。

  小海怎么会一直对着自己这边叫唤,难道是嗅出自己的气味了?!这可不行,不能让他们看见自己,或者说自己根本没有勇气面对,哪怕假装像一个陌生人一样路过。

  戴恩将衣领拉高,心想要是小海跑过来自己就赶紧蒙着脸跑,幸好妈妈一把抓住狗绳,把它硬拽进了屋里。

  戴恩躲在榕树后,右眼终于止不住滑落一行眼泪,够了,父母安好就已足够了。不要再出现在他们周围了,这样只会增加他们的危险,“爸妈保重,只当我从没来过这世界。”想到这,戴恩用手蹭掉眼泪,径直朝原路返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