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致命的守护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3、危险任务

致命的守护者 Miss六月 5091 2013.11.14 23:56

  酷暑季,傍晚吹的风都还是热浪,还好如今只要进入室内便会有空调风扇,不然能热死许多不耐热之人。

  饭后两人到公园散步,话不多,只是并肩走着,兴许是刚才吃饭那会儿话,让伊文很尴尬。

  戴恩打破沉默,“地球以后不知还有无冬季?”

  “无须担心,我们在世时,仍有冬天。”

  “未来人要受苦了。”

  “苦中亦可作乐。”

  “是我令你说话语气这么酸溜溜的?”戴恩看出伊文的心情欠佳。

  “可不是。”

  “那我请你吃甜品,心情会不会变好?”

  “好啊,顺便解解暑。”伊文觉得天热的时候,最后不要再出来散步了。

  公园广场的地下室有一家甜品店,种类不多,但每样都十分爽口,甜而不腻,店家都是用上等的材料,每一份都是用心制作,自然价格也比一般甜品贵几倍,所以食客略少,店面亦是有格调的一小间。

  店家没有开空调,制冷风好不过地下的自然凉风。随便找了两个位置坐下,都点了芒果糯米糍。全是提前做好的,店员很快送过来。

  “明天不知道会不会死。”伊文忧心起来。

  “叫你来吃甜品,不是来填闷了。”

  “子弹不长眼睛。”

  “我会保护你。”戴恩不会让伊文处于危险境地,他就是这么绅士,根本不适合做武夫。他认为,伊文是女人,自己有义务保护她的安全,如果有意外,他愿意先死。

  “戴恩,这就是我喜欢你的地方。”伊文吃了甜食似乎更敢表达了,“就算我们现在活得很被动,你依然保持你的原则,虽然你不喜欢我,但我知道,如果我有事你不会抛弃我。”

  “对,我不会抛弃朋友。”

  “朋友,呵。”伊文苦笑,“我竟然不想做你的朋友。”

  “情绪又上来了。”戴恩摇摇头,对伊文的执着表示不解。

  “好吧,朋友你陪我去试一件礼服,你不欣赏我,自然有他人欣赏。”

  伊文说的“他人”是梁永兴,明天要用美人计,将梁永兴的房间钥匙骗到手,不穿得惹火一点,黑老大怎么会注意到她。

  第二天晚上,戴恩先是开车到伊文的公寓楼下接她,然后一同去梁宅。伊文化了一个浓妆,穿了昨天戴恩帮他挑选的纯白色露背短裙,伊文的肤色偏小麦,搭配这个颜色款式,美艳性感。

  抵达梁宅停车场,已停满各式豪车,从车场步行两分钟便到梁宅门口。前面进去的人一边将邀请卡递给保安,一面任扫描仪在身体周围检测,没有提示声,就可进去尽情享受社交娱乐。

  伊文挽着戴恩走上前,递上邀请卡,扫描仪在伊文身后上下扫一圈,没有声响,但扫过胸前时,突然发出闷闷沉沉的提示声。

  保安略微皱了一下眉头,但又顾虑倒是客人,顿在半边先不说话。

  伊文心想,定是藏在内衣里面的开锁具没能逃过扫描,便故作疑惑的摸了下从脖颈垂到胸前的水晶项链,“是我项链的原因吗?”

  保安再次将仪器在项链前扫过,提示声再次响起。“不好意思女士,是仪器太敏感了,请进吧。”

  伊文心中长舒一口气,向保安轻轻点下头再次挽着戴恩入场。

  泳池、花园和屋内,全是本区有头有脸之人。戴恩和大厦的特工都熟悉这些面孔,戴恩甚至偷过其中好几个高层的文件。环顾一周,戴恩在屋内玄关处看见梁永兴,他正在偏厅和区建设局的局长侃侃而谈。

  戴恩侧身在伊文耳边轻声说,“吧台处。”

  伊文将目光转向偏厅吧台,正好和梁永兴的目光撞上,她礼貌的笑笑,跟着就挽着戴恩朝客厅走去,坐到沙发上。

  没几分钟,戴恩装作接电话,走开了。伊文无趣地喝着香槟,听旁边的人聊天。

  “你的男伴呢?”伊文感觉有人在自己身旁坐下,转过头一看,是梁永兴。

  “男伴?”伊文开始演戏,“噢,你是说刚才同我一起的人吗?”

  “不知他是否介意我找你聊天。”这个梁永兴虽是黑社会社团老大,但是谈吐十分礼貌。

  “当然不会,他是我哥哥。都不知道是哪家千金来电,将我扔在这里。”伊文故作失落。

  “冒昧问一下你的名字?”

  “我叫伊文。”

  “如果没看错,刚才我在偏厅的时候,你对我笑了一下。”

  “我哥说你是Party的主人,理应打下招呼。”

  “一会儿他过来的话,介绍给我认识,似乎是个生面孔,还未打过照面。”社团老大的戒心果然很重,就算眼前的女人符合他的胃口,他依然要搞清身份。

  伊文自然看出他的心思,随口编一句,“我哥是特罗迪红酒公司的部门经理,老板见他工作尽心,就拿两张邀请卡给他,叫他多结交其他公司的高层。你这种大人物,就算碰到过他,也未必记得是谁。”

  “下月我刚好要进一批上等红酒,特罗迪是本区最好的进货商。”

  “那就选择特罗迪吧。”

  梁永兴根本没有要进一批红酒,只是找话题泡妞而已。他客气的笑笑,抬起手中的香槟,示意伊文碰杯。伊文抬起杯子同他碰一下,一饮而尽。

  “好一个实在女子。”梁永兴很确定伊文就是他今晚的猎物,已卸下心防。“这里认识的人多吗?”

  “没几个认识的,都是大老板。”

  “我女儿同你差不多年纪,刚从伦敦读完大学回来,我怕她闷,开个Party让她热闹一下。”

  “噢,我还没见到令千金呢。”

  “她还在房间,不知要弄多久,稍后介绍你认识。”

  “好。”

  “客厅好吵,你哥哥不知什么时候过来?”

  “他接了电话就走开了,我也不知道他会聊多长时间。”

  “这样吧,我们先找个安静点的地方谈谈。”

  “也好,他们公司的红酒我知道一些。”伊文站起身随梁永兴一道上楼。

  梁永兴本想领着伊文上书房单独聊天,却在上楼时遇到一个重要的生意伙伴,正好有事要同他商量。

  “伊文你先自便吧。”

  眼看着目标已经上钩,这会儿被打发自便,等过会儿他兴趣没了,早把伊文忘了。

  恰巧有个佣人端着红酒上楼,伊文一边装着无所谓的回答“好”,一边算好时机转身撞上佣人。

  红酒洒了伊文一身,白色的裙子染上大大小小的红酒印。佣人急忙抽出胸前口袋里的手帕,递给伊文。“对不起,女士。”

  “裙子都脏了,我怎么从这里走出去?人家看到会笑话我的。”伊文不依不饶的责怪佣人。

  佣人是个20来岁的小伙,见主人在一旁,十分紧张。“实在对不起。”

  梁永兴见两人在这里纠缠,怕影响他谈事情,“还不赶紧带客人去客房换件衣服。”

  伊文还在故意使脾气,碎碎念道,“也不知道客房能不能洗澡,红酒洒在我身上黏糊糊的,真不舒服。”

  梁永兴一听伊文说要洗澡,胃口再次被吊起来,便一把抓住准备下楼的伊文。

  “怎么能让你去客房,去我的房间吧。”梁永兴掏出钥匙递给伊文。

  伊文接过钥匙,“这样不好吧。”

  “快去吧,我一会儿再找你。”

  钥匙终于到手!

  伊文随佣人来到3楼的一个房间门口,“女士,这就是梁先生的房间。”佣人说完退后几步,转身下楼。

  进入房间,伊文立刻锁上房门。她迅速脱下高跟鞋,四下搜索,在衣柜背后的暗格找到保险箱,是机械保险箱。

  伊文破解机械罗盘非常熟练,她先是敲了敲箱门,很厚,用耳朵直接贴上去根本听不到。她从内衣中取出一个唇膏状的开锁套装,打开底盖,一颗指甲大小的小黑块落在手里,这是辅助扩音器。她把小黑块贴在右耳耳垂处,然后贴在罗盘附近专心听声音。

  不到五分钟,她听见里面“咔”的一声,罗盘转对了。打开柜子,伊文的心再次提起来。里面还有一层!她就知道不会这么简单的拿到合同,李察也说过是高密保险箱,确实高密,外面是机械锁,里面是电子锁。

  伊文从手包中拿出手机,打开手机中的特殊解密软件,将手机放在两层保险箱门的缝隙处,开始测试。

  测试间隙,伊文在衣柜里顺手拿一件浴袍,到浴室拧开热水随便冲了下。做戏做全套,万一梁永兴上楼来看见她没有换衣服,定会起疑心。

  换上浴袍回到保险箱面前,手机屏幕已显示出六位数字。伊文照着上面的顺序输入保险箱,屏幕立刻呈现绿色并显示“欢迎”,她转动门把,内层保险箱成功打开。

  保险箱有三层,上面一层是几摞高面值现金,还有一把手枪,中间一层是一些类似单据的纸质文件。最下面一层就一个牛皮纸袋,一定是这个了。打开纸袋,文件封面上印有“星海街10号转让合同”。

  伊文将合同抽出,纸袋则放回原处,还未关上保险箱,就有人敲门!梁永兴这么快就上来了?伊文赶紧把合同卷起来,用刚刚换下的脏裙子包裹住,放进衣柜角落。

  打开门一看,原来是佣人。

  “女士,这是找来给你换的衣服,刚才实在抱歉。”佣人站在门外并未进来,只是将手里的购物纸袋递给伊文。

  “你稍等我一下。”伊文把干净衣服拿出来,将衣柜里的脏裙子放进购物袋,折回门口,“请你帮我清理一下。”

  “好的,女士。”佣人提着购物袋下楼。

  伊文急忙关上门,拨通戴恩的电话,“有个提着购物袋的佣人刚下楼,东西在里面。”

  “好,我这就过去。”两人简短说完就挂断电话。

  伊文关上保险箱的两道门,再关上衣柜,确定看不错纰漏之后,她脱下浴袍准备换上干净衣服。

  整理内衣肩带的时候,门突然打开,这次真的是梁永兴。他拿着一杯红酒,靠在门边欣赏伊文,她只着内衣裤,惹火的身体线条展露无遗。

  梁永兴轻摇几下杯子,将红酒一口喝下,杯子往身后扔掉,落在走廊地毯上,并未摔碎。他进屋锁上门,走近伊文。

  伊文捡起浴袍遮住身体,别过身不看梁永兴的眼睛。

  “你留在我的房间做什么?”梁永兴撩下她的右边肩带,轻挑地说。

  “洗澡换衣服。”伊文紧咬着嘴唇,不希望他有进一步举动。

  “换这么久?”伊文的左边肩带也被撩下,梁永兴从后面紧紧搂住她。

  “正准备换了。”伊文感觉身后有冰凉的东西贴在身上,是梁永兴别在腰上的手枪,只是刚才被外衣遮住,并未看出。

  “还换什么换。”话音刚落,梁永兴将伊文的身体转过来面对他,而他自己已将西装外衣扔在地上,开始扯领带。伊文心里忌弹这个黑帮老大可能会一枪崩了她,没有再抗拒。

  一阵半推半就的事情结束后,伊文心中五味杂陈,自己倾心的男人就在这栋房屋里,可她却在同另一个老男人做违背自己意愿的事!她觉得自己很可悲,很可怜。戴恩,他宁愿一直想着一个不会再有可能的伊人,却不接受近在眼前的她。

  戴恩早已在客厅角落暗暗观察,只见一个佣人正提着一个银灰色购物袋下楼来。他把酒杯重重地摔在没人的过道上,并一路尾随佣人至洗衣房,佣人正准备把脏裙子拿出来清理。

  戴恩轻轻敲下开着的门,“那边过道似乎有人摔坏了杯子,客人不留意很容易受伤。”

  佣人自知今日已出过一回错,不想再惹怒梁先生,急忙应声出去打扫。佣人一走,戴恩马上在购物袋中翻出合同,将合同底下一排压在皮带处,扣好西装,笃定地走出洗衣房。

  再次回到客厅,已开始放交际舞曲。戴恩绕过舞池,沿着人群外围走,突然有人在后面拍了他一下。他回头看见一个穿黑色复古洋裙的女生,一脸学生稚气。

  “我以前从未在聚会上见过你。”女生开口说。

  “我是特罗迪的部门经理。”

  “有两个经理吗?刚才有一个人也是说同样话。”女生已看出戴恩说谎话。

  “其实我是他的手下。”戴恩不想在人多的地方惹疑。

  “我是屋子主人,梁德西。”

  “原来是梁先生的千金,你好。”

  “你刚才对我说谎,陪我跳支舞当赔罪吧。”梁德西抬起右手。

  “我很荣幸。”戴恩托住她的手走进舞池。

  两人一边娴熟的迈着华尔兹舞步,一边贴近聊天。

  这次戴恩先开口,“刚才一直没有看见你。”

  “才毕业返家,在房间与保姆聊天。”

  “保姆令你丢下客人?”

  “保姆和我一起长大,她母亲是我家佣人。”

  “两代人服侍你。”

  “她母亲亦是我父亲情人。”

  “我无意冒犯。”

  舞曲结尾时,梁德西拽着戴恩的手旋转一圈,动作稍大,一份文件从戴恩的西装里掉出来。梁德西捡起来一看,是自家物业的合同。

  戴恩已经握紧拳头,梁德西一有动静,他就将她扭做人质。但梁德西并未叫唤保安,而是拿着合同疑惑地看着戴恩。

  “你是来我家偷东西的?”

  戴恩不说话,集中在防备状态。

  “在我改变主意之前,你赶紧离开。”梁德西居然再次把合同交还戴恩。

  来不及问为什么,戴恩接过合同就离开梁宅了。

  开车路上,戴恩越想越蹊跷,梁德西居然放他走,并且是带上合同一块走。这两父女之间到底有什么大仇,女儿居然出卖父亲。

  不知不觉开到伊文公寓楼下。都已过一个多小时,合同已经到手,她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戴恩打开手机GPS查看,伊文的定位依然是梁宅。会不会是梁永兴察觉到什么,不放伊文离开,那她处境就真的危险。戴恩发动车子准备掉头,手机上的定位点开始移动了,他停下来等了十分钟,定位点显示离开梁宅。

  他放下心,停好车,等伊文回来。

  没多久,有辆的士在公寓楼前停下,伊文从车上下来,披一件松垮的西装。

  戴恩也从车上下来,上前接她。“这是谁的外衣?”

  伊文双目无神,打量自己的外衣,是那个老男人的衣服!她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披上就回来了。

  她一阵反胃冲到马路边呕吐。戴恩从车上拿来矿泉水给她漱口,却被她拒绝并推回去。她很气愤地脱下外套,扔在呕吐物上面。

  戴恩急忙脱下自己的西装给她,“到底发生什么?!”

  伊文甩开他不想穿,被戴恩用力按住肩膀强行披上。伊文不再挣脱,她站在原地不动,眼泪已在眼眶打转,“我被他办了。”

  戴恩此刻已说不出话,他搂住伊文,轻轻拍她的背。伊文终于憋不住难过,抱着戴恩痛哭,“你可能不知道,我的第一次,竟然给了一个油腻的老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