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致命的守护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放寒假

致命的守护者 Miss六月 6300 2013.07.10 00:19

  (六)

  跨年过后很快就放了寒假,莫妮卡收拾几套衣服和重要书本,从小锤那儿又撤回邱霖家。

  邱霖每天变着法子给小莫做菜,没几天就重了两斤。自从小莫返校,邱霖没有一天不担心的,但又不好时常打电话问小锤,现在可以天天看见她,心里踏实许多。小锤偶尔会随邱霖到舍下吃个晚饭,有时刚进屋小莫就拿着题本等他教题。邱霖仿佛膝下有一儿一女,时常在他眼前拌嘴打闹,看着真是窝心。

  寒假没几个月就高考了,莫妮卡如愿考上警察学校。邱霖比任何时候都紧张她,因为警校不在本市,意味着小莫要住校,之前还有小锤在旁看着,如今飞出家门,更加令他担心。小莫笑他空有一身好武功,面对别离最为矫情。小锤劝慰邱霖说警校好歹是有严格纪律的地方,小莫在那边,理应更加放宽心。

  莫妮卡死活不让两个男人送她入校,只说要是这样还能在放假活着回来,以后就不必太过挂心。邱霖最气恼听到小莫说这种话,不是因为担心她过头,而是因为丫头一天到晚轻视自己的命,总觉得自己命悬一线,不爱惜自己,随意对待。

  念警校并没有军校那么苦。军校每天高强度训练,日晒雨淋,刚进校便如同掉一层皮。警校则是每天学理论知识,偶尔训练,要说最苦的就是刚进校,军训了足足一个月。

  莫妮卡功课一直念得好,不过老师同学最佩服她居然擒拿格斗也很好。两者都兼顾,学期末就带着奖学金返家。

  回家那天是周六,邱霖通常在散打教室。莫妮卡到家没有通知他,收拾下行李洗了澡就又出门了。她来到超市选购了好多食材,东西买太多,以至于平时走几步就可到家的路程,现要打个车才能到楼下。

  做了好几道菜,只等那锅排骨海带汤多熬一会儿。莫妮卡发短信给小锤,随便找了个借口,说学校需要户口复印件,劳烦他去邱霖家中取一下,次日传真。

  快到6点,邱霖和小锤就一块回来了,路上邱霖还纳闷怎么这孩子不直接叫他传真。

  邱霖开门锁的时候,觉得不对劲。每次出门都会反锁,今天轻轻扭一转就打开了。他向小锤使一个眼神,小锤也看出端倪,难道那个杀手再次找上门?!两人立刻警觉,小心翼翼的拉开门。

  小锤示意邱霖站在身后,他从腰间轻轻拔出手枪,双手托住枪,悄悄查探进门的房间,转进厨房的时候,小莫正带着隔热手套捧着一大碗汤站在冰箱旁边。

  “啊!!”两人同时惊叫。小莫是因为有人用枪对着自己,小锤是因为突然看见挂念的小妹。两人为刚才相见的场景苦笑一下,小锤将枪别回腰间。

  小莫将汤放下,走上前拥抱小锤,“好哥哥,我放假了。”

  邱霖站在小锤身后,早已两眼湿润。小莫瞧见,松开她的好哥哥,转而投入邱霖怀抱,“老头,你喜爱的五花肉我撒多了盐。”

  邱霖搂住小莫,“见到你都已甜到心里。”

  “你有意给我们惊喜,还骗我说什么传真户口资料。”

  “不是照样把你骗过来。”

  “手套给我吧。”小锤把汤端到外面餐桌。

  邱霖见餐桌上琳琅满目,“早就回来准备了?”

  “嗯,够不够惊喜。”

  “怎么不提早通知,我去机场接你。”

  “我坐的动车。”

  “又为我省钱。”

  “坐车可以边思考,边赏风景。”

  “飞机也可俯瞰地球。”小锤摆出碗筷。

  “飞在半空,只看见刺眼太阳光,风景不过起落前后几分钟。”

  “一见面就贫。”突然又有这对儿女在眼前吵闹,邱霖觉得幸福至极。

  “你毕业我定要去亲自去学校接你。”邱霖对小莫说。

  “到时肯定收拾出大堆东西,请务必来接。”

  “你不自己活着回来?”

  “叔叔你记仇。”

  “你们两父女饭后再寒碜好吧,刚刚练完散打,我好饿。”

  “对对,赶紧尝尝,我拿了奖学金,准备这顿犒劳你们。”

  转眼两年多,莫妮卡自从第一个学期放假回过邱霖家,之后寒暑假就没有再回过,都在警局实习。邱霖时常打电话问问生活条件可好,因为小莫实习时吃住都在局里,到底过得好不好也不知道,只得每每挂电话之前多叮嘱几句。

  莫妮卡虽然练了散打,但毕竟不是铁人。回到高中上课时就紧张学习,落下的课程太多,所以经常长时间扑在书本中。现在考上警校了,没想到还是老样子,学习的时候几乎像嫁给图书馆了一样,训练也是,别人会悄悄地偷懒,她就力求动作标准,柔道课摔倒一片男生,女同学已经不会主动想同她一组练习,实习就更不用说了,有人报案,别人随便支一声就跟着去出警,累了也不说。长期下来,终于顶不住晕倒在出警的路上。

  这天周五,由于报案的人称有人在超市持刀砍人,情况紧急,和莫妮卡同组的队长先将她送到医院,就匆匆离开了。医生来给她量体温的时候,发现她一个人躺在病床上,脸色蜡黄,嘴唇毫无血色,撑开眼睛拿手电照照,布满血丝。

  莫妮卡自己也不知道晕了多久,只知道迷迷糊糊听到耳边有两个人在谈话,她无力地睁开眼,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站在自己床边,背对着她,认真地听着医生讲话。医生说没什么大事,就是血糖有点低。

  看见他站在自己面前,很温暖,哪怕是一个背影。莫妮卡突然觉得自己凄凉,就算病倒在医院,也是一个人。她左手还打着点滴,右手抬起来伸过去握住面前这个人的手心,她承认自己这一刻差点哭了,只是体质虚弱晕倒一下而已,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怎么也跟着虚弱了。

  眼前人感觉到她冰凉的手温,继而回头,满脸愁意。

  “病人醒了,你陪陪她,我还要去查房。”

  他送走医生,走到病床前坐下,莫妮卡这才好好看了他的正面一下。他穿一件黑色羽绒外套,里面是灰色高领针织衫。

  “小锤。”莫妮卡就觉得看着他很暖心,再说不出其他话。

  “还累吗?要不要再睡会儿。”

  “睡不动了,身子都躺酸了。”

  “扶你起来坐会儿?”

  “好。”

  小锤轻轻将小莫的后背推起来,用他结实的手臂撑住,另一只手把枕头贴在墙上。

  “慢点,头可还晕?”

  “嗯,还有点沉。”

  “我到外边给你买点吃的?”

  “弄完再吃吧,闻着消毒水味儿没胃口。”

  其实小锤的话外音是,我饿了,要不要顺带给你买点吃的。

  “没告诉叔叔吧。”小莫怯怯地问。

  “告诉的话,站在这里就不只我一个人。”

  “医生怎么把你叫来了。”小莫语气带点责怪。

  “我今天在局里录卷宗,突然接到电话,问我可是你家属,说你一人在医院,我就过来了。”

  “翘班了?”

  “今天不忙。”

  “犯不着,小毛病,我自己可以应付。”

  小莫看看病房的时钟,已是晚上8点。她出警是下午4点左右,家里坐飞机过来,怎么也得两个多小时,小锤定是着急她,坐最近一班飞机过来。

  “你到底要不要考警察了?”小锤皱起眉头,没好气的问。

  “肯定要考的。”小莫就是为了查明父母的死因,才会读警校。

  “那你自己看着办,就算你笔试分数再高,体能再好,到了最后一关体检,照你现在这个状况,根本没戏。”

  “体检?!对哦,我怎么忽略了这点,物极必反,我算明白了。”

  “以前就叫你注意身体了,从不听我劝告。”

  房里还有一个病号,也是凄凉的一个人靠在床头,无聊地拿着遥控器换台,换到音乐频道停下来。新出了一个女团组合,在舞台上活蹦乱跳的。

  “你看这些刚出道的明星,年纪比我小好几岁,连跳好几首歌,气都不会喘的。”小莫嘲讽自己。

  “人家有营养师指导饮食,每日配有保健品。”

  “届时我也吃点补药,会否比较容易达标。”

  “药品含量过高也是可以检查出来的。”

  “那岂不是真的要好好调理。”

  “随便你了,爱调不调。”小锤是真的有点生气了,丫头从来不注重身体管理,现在想起来好好调理了,却是为了考试过关,真是再也找不到这种拼命三娘。

  “好哥哥,我以后三餐好好吃饭,不熬夜了,别做出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你生气的样子怪滑稽的。”

  “小莫你就是仗着我迁就你,师父和我都惯着你。”

  “那我总算有福气享。”

  “我发现你和我贫起来头就不会晕了。”

  护士过来换过两次药水,拔针的时候已经11点多。小莫性子急,小锤稍有不注意,她就自行把点滴调快。医生说回头不用再来打点滴了,叮嘱注意饮食,多休息,没事的时候啃两块巧克力。

  出了医院,刚下过雨,空气好清新,就是吹起风来有点刺骨。小莫穿着警服的冬大衣,有厚厚的毛领子,非常御寒。小锤出来就把外衣的拉链拉上,头也缩进领子里。

  “怎么不多穿一点再过来。”

  “懒得回去换。”小莫晓得是赶飞机。

  “我当导游,带你游两天,周末再回去上班。”

  “其实我明天还要加班,今天的卷宗没录完,周日之前要汇总。”

  “我总是无故给你增添麻烦。”

  “给你一个补偿的机会,两小时填饱我肚子,凌晨2点尚有一班飞机。”

  “我知道一家24小时港式茶餐厅。”

  出租车把两人送到茶餐厅门口,外面坐满了人,并未在深夜里让人感到冷清。

  两人等了十来分钟,等到一个空位,老板过来亲自招呼。

  “莫警官今天不打包了?”老板挺着圆圆的肚子,拿着点菜单,似乎和小莫挺熟络。

  “今天来给您充充人头。”

  “呵呵,好,看你带男友过来捧场,一会多赠你们一笼奶黄包。”

  “谢了,那我再点一份烧鹅、两份荷香糯米鸡、一份牛肉肠粉、一份叉烧饭,还有一份虾饺皇。”小莫都不用看菜单了,看来的确是常客。

  “喝点什么,甜水还是饮料?”

  “你秘制的银耳莲子羹可还有?”小莫压低声音问老板。

  菜单上没有这道菜,是有日天热忙不过来,见小莫等伙计打包等了许久,老板特意从冰箱取出给她消暑。

  “天气冷了做得少,今天只剩下一罐。”

  “尽管拿来。”

  “好的,你稍等。”

  “这最后一罐限量莲子羹你一定好好品尝,比皇家食物的口感还上等。”小莫向小锤极力推荐。

  老板对小莫真的特别关照,才一小会,点的东西就摆齐了。

  “老板说我是你男友,你不辩解?”小锤拿起奶黄包咬一大口,才刚出笼,馅还很烫。

  “当心烫!”小莫拿筷子敲打小锤手指,“我若说不是,你会有免费奶黄包吃?”

  “经常来这家吃?”

  老板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莫警官经常帮值班同事打包宵夜,一买就是好几份。”

  “是吗?她真是热心。”小锤话外有话。

  “可不,有这种女友,你有福了。”

  “老板!买单。”有人结账,他这才走开。

  终于有人将他唤走,小莫舒一口气。

  “你们难道不叫外卖?”小锤质问起来。

  “这里离局里远,不派送。”

  “你经常值通宵班,还出来买宵夜,你局里那帮老爷们可是安逸?!”小锤想着小莫在局里是实习生,跑跑腿什么的在所难免,夏天就算了,冬天这么冷了还叫她包办此事,到底是帮什么家伙。

  “我要修好学分。”

  “你的学习成绩,不靠那点学分,照样可顺利毕业。”

  “好啦,再忍十天就开学了。”

  “你下学期放假照样要实习,照样又回来伺候他们。”

  “下学期我申请回家实习。”

  听到这话,小锤眉头总算松开,“这样最好不过,叔叔都两年多未见你,你又不让他过来探你。”

  “我是申请在云上分局实习,不是花间分局。”

  小莫说来自己的分局实习,小锤莫名的高兴了一下,“来我们局?”

  “嗯,我家是在云上区,当年案发的管辖权自然属于你们局,我去那里,方便追溯案情。”

  “也是。”

  小莫以后会和自己一起共事,按理说小锤应该高兴才是,但听到小莫来局里不是因为他时,他竟然有那么一点失望。

  小锤埋头吃叉烧饭,不再抬头聊天,他不想让小莫察觉自己的表情。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在乎小莫,其实他今天也不知道自己会突然跑过找她。接到电话,医生说莫妮卡病了,医院没有人照看,应该将病情转达家属,问了半天病人才勉勉强强说出小锤两个字。

  小锤当时只想立刻见到小莫,于是跟队长请了假,买了最近一班机票就过来了。他喜欢上这个女孩了,他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什么时候开始,但这一刻确定了。

  他从未像现在这样认真的看过莫妮卡,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头发颜色稍深,现在是棕色,凌乱的绑成马尾,皮肤还是那么白,念警校居然没有被晒黑。最好看的是眼睛,微微翘起的睫毛,偶尔眨一下,像在跳舞一般,每次那双水水的眼睛望着自己时,再叫上一声好哥哥,小锤就特别心动。只要小莫快乐,他可以为她做任何事。

  小锤送小莫回警局宿舍,小莫让小锤在楼下等等。过会小莫手里拿着一条枣红色围巾下楼来,踮起脚,将围巾在小锤脖子上围上两圈。

  “天冷,回去喝杯热咖啡。”

  “好。”小锤摸着围巾,心里一阵欢喜。

  “真是,送你去机场你不让。”

  “我出去打个车就行,你少来回折腾。”

  “到家来个电话。”

  “好,早点上去休息。”

  “谢谢你过来看我。”

  “谢谢?”小锤觉得生疏。

  “就是谢谢,在我这么凄凉的时候出现。其实我真的有点想你了,好久没和你一起吃饭了,要不是身体抱恙,我一定要和你喝几杯。”小莫在小锤面前真的特别真实。

  “在我面前这么豪气就算了,在同事面前要保护自己。”

  “路上小心,好哥哥。”

  小锤真的不想再听到小莫叫自己哥哥了,他有点小生气的敲了下小莫的头,“注意身体,我走咯。”说完抱了下小莫,转身走了。

  走到警局侧门,临出门小锤还是忍不住回头,只见小莫双手抱胸,站在路灯下,跺着小碎步。小莫在乎小锤,也许这种在乎只限于对兄长的在乎,而非爱慕之意,但小锤还是庆幸,庆幸喜欢的人可以给自己系围巾,可以在零下10度的凌晨里,傻傻的目送自己。

  他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感觉,大步走回去。小莫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搞懵,略带疑惑的望着小锤走过来。

  小锤走到小莫面前,小莫问,“怎么又回来……”

  又是那种水水的眼神,让他的心脏几乎快要跳出来。他捧起她的脸颊,重重的吻上去,她的嘴唇好冰冷,像冰块一样。

  小莫并没有矫情的挣扎或拍打他的肩膀,虽然她的嘴唇没有任何回应,但她仍旧乖乖站着,双眼复杂的望着他。

  小锤一边吻着她,一边注视她的眼睛,她居然如此温柔的望着自己,难道她不生气?在她的唇瓣上停留了片刻停下来,小锤松开她的脸,继而又抱住她,亲吻了一下她的头发,这才舍得撒开手。

  通常这种情况下,女方会生气的问男方干什么,但小莫没有。她没有怪小锤唐突,也没有生气。她有点怔住,气氛也确实尴尬了小会,两人干干的对望着,不说话,似乎这样只看着对方也可交流。

  “于思朗,你竟然喜欢我。”小莫打破沉默。

  “所以你以后别再叫我哥哥。”

  “我不知道怎么说了。”小莫真的无言以对。

  “你怎么没有躲开?”小锤对小莫刚才的回应感到奇怪。

  “强吻可以躲开就不叫强吻。”

  “呵,你可生气?”小锤傻笑。

  “我不生气。”小莫淡淡的说。

  “难不成你也喜欢我。”小锤打趣道。

  小莫一言不发,只是望着小锤。小锤先是觉得奇怪,然后仔细读小莫的表情,似乎真的可以眼神交流一般。突然,他一阵欣喜!

  “小莫,你也喜欢我?对不对?!”小锤试探性发问。

  小莫没否认,但也没开口承认,眼神也开始闪烁,透露出几丝不确定。

  “我知道了,你有顾虑。”小锤好像知道了原因,有些失落的塌下肩。

  “我考虑得太多。”

  “你是否还惦记着马修。”

  “他是我男友,虽下落不明,但仍是我男友。”

  “我知道他在你心中份量。”

  “你在我心中亦有份量。”

  “小莫。”

  小锤听得感动,小莫毫不掩饰自己的感觉,他觉得自己不必再奢求其他,应顺其自然,时间是个巨大的胃,会为你消化一切烦恼。

  “你对我太好,我有时觉得自己对你已超过兄妹之情,比朋友亲密那种。”

  “我今天才知道自己有多紧张你。”

  “我们还是维持现状好了,我有太多心事,不止马修这一桩。”

  “我没有其他强求,但不管你遇到何事,我都会陪你左右。”

  “不要浪费时间在我身上,你已是适婚青年,回去要多约会。”

  “一点机会不留给我?”

  “这样让你等,岂不自私。”

  “我说这话你别生气,要是马修永远不出现,你是否一直等下去?”

  “要是我同你在一起,修突然出现,我们皆会受伤。”

  “是我欠考虑了。”原来小莫顾及每个人感受。

  “万一哪天我再次发生意外,最终只会撇下你一人,我不可以自私。”

  “你不会有事。”小锤握紧小莫双肩,“有事我同你一起面对。”

  “趁陷得不是太深,你赶紧跳出来,我不想日后成为你的烦恼。”

  “莫,就算不能做情人,你早已是我家人。”

  “好了,这话题争论到天亮不会有结果,快回吧,机场不等你一人。”

  “不要因此疏远我。”

  “家人如何疏远?”

  “有事要来电告知。”

  “好。”

  “我看你上楼,不然我今天都不舍得走了。”

  小锤出门就拦下出租车。在车上,他摸下嘴唇,虽然没有结果,但是吻了她,也知道自己在她心中有位置,已经满足。这个紫薯味的吻,深深烙在心中。

  小莫洗完澡坐到床上擦头发。还未刷牙,她摸下嘴唇,被他捧住脸颊那一刻,心脏剧烈跳动,她叫他跳出来,其实亦是提醒自己。这个甜汤味的吻,甜过之后之后竟觉苦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