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达拉然之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2.商谈(求票!)

达拉然之力 老虾仁 2261 2021.01.16 14:38

  苏伊压制住内心的怒火,慢慢恢复冷静。

  克制情绪,不让自己陷入暴躁。

  那台载具支付了足足900枚金币,经过计算纯利润最少有220枚金币,不仅给足了利润空间也提前支付了全部款项——毕竟苏伊有意向把梅卡托克挖走。

  但怎么都没想到,这个卑劣的人类居然连自己给梅卡托克的生活费都要抢走!

  “人是一种很复杂的生物。”

  安东尼达斯一边处理文件一边提醒道:“达拉然不可能人人都是善良而又温和,自私自利者非常多。不要闹得太大,还有......透过表层,去看内在。光靠金钱,还不能在达拉然拥有一家门店。”

  苏伊将此事牢记,午餐过后直接来到了鲍勃的酒馆,并喊上了正在忙碌中的卡德加与罗宁。

  “那家工匠店的老板名叫‘布莱尔’,是吉尔尼斯人。”

  不管是大事、小事、正常事、非正常事,卡德加都略知一二。他就好像是这个魔法王国的情报商人,很少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我还没‘出名’前,图书馆的管理者告诉过我有关商业街的‘里规则’,需要注意的某些人。布莱尔就是其中之一,因为他是个吉尔尼斯的......应该叫做传话人?”

  卡德加喝了口酒,润了润嗓子:“——众所周知,吉尔尼斯是一个一直奉行孤立主义的人类王国,但时不时与洛丹伦王国产生一些摩擦......”

  叙述完吉尔尼斯的处境,卡德加还未话锋转化,罗宁就先一步开口:“可能......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个出生吉尔尼斯的布莱尔,在达拉然有着一个很大的靠山——我跟着茉德拉来到了一间咖啡馆,等待她的居然是布莱尔。”

  卡德加立刻打了个响指,道:“靠山不是茉德拉,而是杜雷登。再三询问下,管理员告诉我——六人议会中的某个女性,出生吉尔尼斯,与当地的一个领主有密切来往。”

  苏伊下意识问道:“这个领主,该不会是文森特·高弗雷吧?”

  吉尔尼斯出名的人物就那么几个,老狼王、小狼王、女狼崽苔丝、文森特·高弗雷、达利乌斯·克罗雷。

  讲道理老国王尚在,始终奉行孤立主义的吉尔尼斯,不应涉足达拉然内部事务。

  “不,并不是。”卡德加摇头道,“不是所有吉尔尼斯人都认为孤立主义是正确的,哪怕他们的生活并不差,经济上每年都有增长。克罗雷领主就是其中之一,因为他的领地与洛丹伦王国接壤。”

  苏伊想起来了。

  第二次兽人战争结束后,因为分赃不均匀的问题,狼王吉恩·格雷迈恩直接宣布退出联盟,并建造了一座可以阻挡一切的高墙,称之为格雷迈恩之墙。

  然后,问题来了。

  狼王造这堵墙,刚刚好把克罗雷领主的封地与本国隔开——即使是用在自己国土内建造城墙不给其他人类王国口实作为理由,却也是没顾忌领主的心情与颜面。

  这位领主在狼人诅咒横行的时候,忍无可忍发动了政变。

  如今听到这种隐秘之事,苏伊才发现——原来,从很早开始,狼王一家子就不被克罗雷领主所喜欢。

  苏伊不知道杜雷登的出生,原作里也没有提及,那任何情况都有可能,出生吉尔尼斯也很正常。

  “吉尔尼斯的老国王奉行孤立主义,认为自己的策略能照顾好人民,但领主克罗恩却认为贸易才是如今最为正确的道路,所以这位领主明面上遵从国王的命令,暗地里却在与洛丹伦、达拉然进行着贸易。”

  听着卡德加的解释,苏伊恍然大悟——为什么安东尼达斯提醒他,要透过表象去看内在。

  这是在提醒他,动作要快、狠、准,但必须留一分薄面给克罗雷领主。

  “这个布莱尔的背后来头可真不小。”苏伊感慨道,“那我们的行动必须要好好斟酌。”

  罗宁此刻有些不解:“虽然牵扯茉德拉,可能这次行动能帮助克尔苏加德击败她,但总体上是为了一个侏儒,值得吗?”

  偏见始终存在,不只是罗宁,卡德加也抱有疑问。

  若事情败露,可能在竞选里处于绝对的劣势。

  苏伊不慌不忙反问道:“如果不值得,在这里商讨什么呢?记住格尔宾·梅卡托克这个侏儒的名字,将来是我们必不可少的助力。”

  闻言,卡德加与罗宁却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并不是无法理解苏伊如此重视一名侏儒,而是认为动布莱尔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见两个好友沉默许久,苏伊刚想强调梅卡托克的重要性,始终在倒酒的鲍勃却先一步说道:“我知道你们放下了偏见,犹豫的原因是因为布莱尔背后的势力。但我们换个思路,并不需要认为,这是一种宣战。简单的惩罚,让他向梅卡托克道歉。苏伊想要的是这个,而不是用布莱尔来击败茉德拉。”

  苏伊颔首道:“这是两件事,不要混交在一起。”

  卡德加和罗宁还是沉默,但没过几秒,臭小子罗宁就哈哈大笑起来,端着酒杯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容:“那我有一个天才一般的方案!”

  “很不巧。”卡德加仰着头,“我也有一个。”

  苏伊突然发现这两个比在“搞”自己,装作一副不愿意且沉默的样子,其实内心早已经计划好,如何在不暴露自身的情况下,让布莱尔得到应有的惩罚。

  “果然,肯瑞托议会对你们的评价是正确的。”苏伊翻了翻白眼,“两个顽皮狗!”

  “不应该是杰出青年罗宁/卡德加吗?”

  两个臭名昭著的见习法师异口同声说道。

  具体方案,他们藏着掖着不讲出来,只让苏伊看一场好戏。

  等他两离开酒馆,鲍勃才说道:“你遇袭的事情他们知道了。罗宁很自责也很内疚,卡德加甚至和他大吵一架——为什么苏伊陷入险境的时候,你他妈的在睡觉!?”

  “......”

  苏伊惊了。

  这件事,他谁也没告诉。

  鲍勃灌了口酒,道:“别小看整天与你嘻嘻哈哈的两位见习法师,他们因你而改变,很早就是非常优秀的法师。”

  ————————

  布莱尔近日的心情极佳,因为“走漏”了一些消息。

  ——伟大的安东尼达斯阁下,其亲自教导三年之多的学生光顾本店,耗费巨资打造了一个与学术相关的机械,可以来本店印证。

  这给商铺带来了极高的人流量,只要把握住机会,就能赚的盆满钵满。

  即使自己在达拉然的职责并不是做好这门买卖,可他爱死那灿烂而又耀眼的金币。

  只要那位名字都不记得的学徒签订的合同还未到期,侏儒在人类世界里饱受偏见,那个学徒就离不开他,成为一颗源源不断结出果实的大树。

  果实的名称叫做“金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