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达拉然之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紫罗兰堡

达拉然之力 老虾仁 2144 2021.01.02 11:01

  苏伊的生活虽有基本保障,却无更多的闲钱找一间高级酒馆喝那么几杯。

  鲍勃是个热情大方的店主,较为注重长期投资——苏伊去年的赊账也只在年底结清了一小半。

  他明知道自己的这次投资大概率会打水漂,尤其是凯尔萨斯·逐日者即将公开针对苏伊,却并没有像其他商人一样放弃......亦或者冷脸追债。

  “我大概欠了多少钱?”

  接过那杯酒,苏伊注视着透明如水晶一般剔透的白葡萄酒。

  “没多少。”鲍勃不假思索道,“真被赶出达拉然,那也就不用付了。”

  “为什么?”苏伊好奇道。

  “投资这件事本就是需要承担风险,如果不愿意承担风险,眼里尽是高回报、高收益,把风险丢在你身上......这样的投资人,在我眼里是不合格的。”

  鲍勃刚一本正经的说完这句话,没过几秒笑哈哈道:“反正也没几个钱,这也不算什么投资。”

  苏伊见他满不在乎的样子,笑道:“那我这里有一份稳赚不赔的生意,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

  听到这话,鲍勃的神情严肃起来:“什么时候‘还钱’?”

  苏伊:“......”

  虽然知道这家伙是以“自己的方式”在表达出足够的兴趣,但真想让他尝尝电表倒转的滋味。

  “等我几天。”

  将酒水一饮而尽苏伊离开酒馆。

  接下来的三天他都在完善论文内容,删减一些不必要的废话,按照安东尼达斯的指导意见更改一些有存疑的地方。

  为此还翘了法师学院的课程,老头子对此并无异议。

  因为苏伊的研究课题能给依靠贸易来维持经济运转的达拉然王国带来偌大的利益,贡献之大不输给任何一名高阶法师。

  就算苏伊进行了上百次实验,最多只能将二十磅重的物品传递一百五十公尺的距离,可这却代表了一个开头。

  经过安东尼达斯的考察,地下魔网的可能性是无穷大的,苏伊不是先行者,但是一定是开启研究狂潮的领头人。

  “时间还算充沛。”

  苏伊换上了象征着见习法师的湛蓝色长袍,绣在胸口的那颗紫罗兰之眼象征着他有着进入正轨法师学院修习的资格。他将这本精修编纂的论文拿在手里,推开封闭三天的屋门迎接达拉然明媚的早晨。

  伴随着安东尼达斯厚重的嗓音在整座城市内传播,街道上陆陆续续出现了和苏伊一样穿着见习法师长袍的学生,大部分的胸口是没有紫罗兰之眼,这代表他们是学徒。

  只有特定的时间他们才有资格进入紫罗兰堡参加高阶法师们的公开课,大部分时间都会跟随一名高阶法师在实验室里。

  通常不会接触到什么核心,多半是干杂活、跑腿。如果家室背景丰厚,贿赂高阶法师也是能学到一些法术,观摩一些晦涩难懂的魔法卷轴。

  今天对他们而言是一个久旱逢甘霖的日子。

  全体学徒都可以进入宏伟高大,象征着整个达拉然璀璨文明的紫罗兰堡,听一节公开课。

  他们激动并期待着能获取的知识。

  今日会比前几次更加令人期待,因为公开课的导师是达拉然的六人议会成员,来自北方奎尔萨拉斯的凯尔萨斯·逐日者。

  这些年,新学徒、老学徒都知晓,这名血统高贵的奎尔多雷从不招收任何学徒,甚至没有教导过任何一名见习法师,却会在每个月的头几天选择一次公开课,面向任何一名被达拉然承认法师,哪怕只是一名学徒。

  届时,不仅仅是学徒,还有很多见习法师,更有高阶法师参与。

  大法师安东尼达斯点评这是达拉然每个月的盛况。

  苏伊的身影出现在一众学徒里,却很明显的遭遇了“排挤”。

  没有人上前搭话,也没有人打招呼,以他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半径足足三公尺的空地,仿佛有一个无形的护照挡住了一切妄图近身之人。

  “那是苏伊吧?”

  “没错,就是他。”

  正常而言,任何一名见习法师都应该是学徒巴结的对象,哪怕选择的科目偏冷门。

  只不过,苏伊背负着安东尼达斯弟子的头衔。

  影响不是一蹴而就。

  他还记得最开始的一年里,身边环绕着太多的学徒,叽叽喳喳没完没了,烦躁的时候“驱赶”了几次。

  那些本就因为嫉妒而红了双眼的同学借此开始在背地里搞事情,苏伊乐得清闲却一点点成为了所有学徒的对立面。

  “今天不是......”

  有人想到了最近的风声。

  “前两天不是听说逐日者导师找到了安东尼达斯,点这名要苏伊来参加这次公开课吗?”

  “唉......我还下注打赌苏伊一定不敢来,这下亏惨了。”

  “我寻思是大法师都忍耐不住了?”

  “你的意思是,我可能有机会了?”

  目前为止,六人议会中的五名成员,唯有安东尼达斯收了一名学生,其余的见习法师都未曾有此殊荣。

  有第一次,那必然会有第二次。

  学徒也好、见习法师也罢,甚至是一些高阶法师都会想——自己是不是能取代苏伊,接过安东尼达斯树立在达拉然的这杆旗帜。

  那是权力、地位、财富、名望,作为法师,作为人,能抵达的最高点,也是一条充满荣耀的道路。

  苏伊望着那群窃窃私语的学徒,完全不生气,只是有那么些烦躁。

  走入紫罗兰堡,一左一右总共两条路。

  不管是哪一条路都通往中上两层。

  中层属于法师学院,上层是执政中心。

  公开课都是在中层,从右边的道路上去需要踏过125个阶梯,从左边则有直达学院的升降梯。

  学徒是没有资格使用升降梯,所以他们只能抱着羡慕的神色望着空旷的升降梯,然后一步步登上那冗长的阶梯。

  升降梯会在二层、三层、四层、五层短暂停留,大部分高阶法师的实验室都在这些层数里,根据研究科目的不同划分不同的实验室,层数有一定的意义——研究科目需要的场地偏大那就划分在都是大型实验室的四五层,反之则在二三层。

  如果研究内容比较危险,时常会发生剧烈的爆炸,那么肯瑞托议会将安排郊外的实验室给高阶法师。

  二层停留的时候走进来一位身着紫罗兰色长袍的高阶法师,带着漆黑的兜帽保持视线落在地面上。

  苏伊一瞬不瞬的盯着他,道:“早上好,克尔苏加德先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