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达拉然之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8.旗鼓相当的对手(求票!)

达拉然之力 老虾仁 2111 2021.01.19 16:13

  蔚蓝星球的游戏是需要一套完整的程序才能正常运行,艾泽拉斯里同样如此,只不过是将程序原理替换成了机械原理、魔法原理。

  这台载具的原理不复杂,也绝不简单。因为资金问题,一切开场省略,选卡内容也都是随机,甚至是卡牌抽到“手中”都不曾有动画演示。

  打开游戏的前已经决定好了先后手,并且后手在第一回合自动增加一颗法力水晶——不是一张卡使用后才有,纯粹是预算不足。

  第二回合的后手自然还是两颗法力水晶。

  梅卡托克的机械有一套相当完善的运转逻辑,不必担心出现奇怪的BUG。

  呈现在苏伊眼前的就是一个相当僵硬、毫无流畅度可言的“像素”游戏——因为幻象水晶的品质不够高的原因,记录的法术、人物都很模糊,可能连256X244都无法抵达。

  只是与苏伊对战的罗宁犹如打了鸡血似的,仅仅是握着遥感就异常兴奋。

  通过上百颗幻想水晶,勉强拼凑出了炉石传说的对局画面——毫无细节可言,整体看上去就是许多细小的方块强行捏合在一起。

  罗宁先手,拥有四张卡牌,不停的摆弄遥感,却丢不上一张卡。

  “这有问题!我没法使用卡牌!”

  “蠢货,你看每张卡上标记了几枚法力水晶,你现在就一颗法力水晶,除非运气好能上什么中立卡?”

  “那我该怎么办?”

  罗宁猛按唯一一个大红色按钮,然而机械却无任何反应。

  “你将指针移到结束回合的按钮上。”

  摆弄许久,他总算结束回合。

  轮到苏伊,抽取的新卡也是一张法术卡,加上手里握着的都是法术卡,怀疑这随机卡组有问题——三张寒冰箭两张火球术。

  然后二话不说一发寒冰箭丢了出去。

  “啊!!!”

  少了三颗绿色水晶的罗宁忍不住大叫起来:“凭什么你能用寒冰箭!”

  “我每回合不用完法力水晶,不舒服!”

  说完这句话,苏伊结束回合。

  罗宁这个憨憨手里握着的必然有只需要两颗法力水晶的中立卡,偏偏在第二回合不上,右手第一张直接丢了出来,也是寒冰箭。

  “舒爽!”

  苏伊虽然是个炉石菜逼,但暴打新手陡然有一种莫名的愉悦感。

  轮到他的回合,右手第一张刚好是两颗法力水晶的步兵,身材是2-3。

  到了罗宁直接点出了需要三个法力水晶的“奥术智慧”,然后露出一副“你已经死了!”的笑容。

  苏伊也紧跟使用“奥术智慧”然后对步兵下达命令,一脚踹掉了罗宁的两颗生命水晶。

  “这该死的随从!”

  罗宁骂了一声,然后丢出了一颗火球,将那个随从消灭。

  苏伊:“......”

  倘若有一天,这个载具升级到可以发表情亦或者能玩酒馆战棋,他一定不会删除“抱歉”,可能还会增加几句话,亦或者一个单纯的标点符号,比如“?”。

  然后设定一个充值多少钱可以屏蔽“?”,再设置一个充值多少钱可以让“?”不被屏蔽。

  随着法力水晶的增长,苏伊这里的场面已经无法解决,罗宁的生命值也被踹到了十四血。

  “侮辱性也太高了吧!我可是大法师,随从怎么能打我的脸!”

  没有打脸的动画特效,却实实在在的扣除生命水晶,而且无法解干净苏伊的随从,这种每回合都被随从踹脸的感觉令罗宁有些无能狂怒。

  最终,苏伊算好斩杀线,标准的9费1火球1寒冰箭1冰枪1英雄技能——如果不是罗宁解决了巫师学徒,上回合他就得裂开。

  “游戏规则很简单,要么依靠随从,要么依靠法术,将对手的生命水晶打空。”

  其实卡德加与罗宁已经了解规则,但实际操作起来总是欠缺几分。

  “你们玩一会,梅卡托克记得查看法力刚玉的消耗,以及会不会出现其他问题。我大概迟到了一个小时,再不去可就太失礼了。”

  ————————

  茉德拉并不喜欢等待。

  当侍从端上第三杯黑咖啡的时候,她闻到那被名流誉为“香醇”的气味都感觉到一阵不适。

  特意换了一身私服出来,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那是一件很普通的衣服,舒适、宽松、裁剪得体,偏男性化的长裤而非许多女性钟爱的裙子。

  只不过,在咖啡屋里吸引了比平常身着法师长袍更多的目光。

  茉德拉挺难理解这种目光,总感觉遭到了视觉上的侵犯——不是没人故意来到她的座位对面,试图搭讪。

  只不过,她不曾给与丝毫回应。就好像,眼里不存在那位声称要帮她买单的年轻男性。

  自讨没趣的人迅速离开,在这件还算高档的咖啡馆里,谁都需要几分薄面。

  一批人走、一批人进来,总是会有人注意这个坐姿不算多么优雅,却透露出一股宁静气质的女性,走近些更会发现她的脸上似乎总带着三分笑意,给人一种——她可能在等我的错觉。

  没人知道茉德拉心里是什么滋味。

  刚开始她还计算着时间,等第三杯咖啡有些温凉的时候,茉德拉的思绪已然不在此处,而是在研究项目上。

  就算是苏伊已经坐在了她的对面,甚至向侍从点单,她也没有回过神。仿佛这里不是用来低声交流的咖啡馆,而是那个堆满书籍、失败品的实验室。

  “一杯普通咖啡,多加糖和牛奶。”

  苏伊也不着急,微微靠着坐垫注视着茉德拉。

  不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那般的迷人,尤其是那略有弧度的浅薄双唇,如月牙一般,只是颜色是淡粉色。

  就算茉德拉今日的穿着很土,感觉就和牧场挤奶的女工一样,却也算是咖啡店最具有吸引力的女性。

  只能感叹,颜值高穿什么都没问题。

  就像苏伊,走进来咖啡馆就被许多在这里享受“小资格调”的高龄大姐姐关注。

  要是穿个法师长袍,那些大姐姐恐怕就有非分之想了。

  大约二十分钟,茉德拉还是一动不动,整个人像是遭遇了时间停止。

  苏伊将空杯递给侍从。

  “续一杯。”

  两分钟后,侍从端上了新的多糖咖啡。

  这时候,茉德拉终于“苏醒”。

  苏伊能见到她的眼眸在目睹自己的时候陡然睁大,然后身躯下意识往后一仰,后脑勺正正好撞在了白垩粉刷过的墙壁上。

  “疼!”

举报

作者感言

老虾仁

老虾仁

冬天手好冷,好僵硬,给两张票票暖暖手吧!

2021-01-19 16:1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