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达拉然之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0.我不爱钱(求票!)

达拉然之力 老虾仁 2144 2021.01.10 17:27

  几个大法师表示理解。

  苏伊的视线转移至乌尔身上,笑容未曾减少半分:“乌尔阁下。在宴会开始之前,老师就提醒过我——务必要当面向您道歉,最好也能向阿鲁高道歉,但我没看到阿鲁高的身影。”

  具有仁慈善良之名的乌尔摆着手:“真正要道歉的是我与阿鲁高。他本人有些事离开了达拉然,我代替他向你致歉——他的莽撞与冲动,还有被我养出来的心高气傲,让你感到不舒服了,对不起。”

  在场的大法师们都知道那日的苏伊如何对待阿鲁高,也知道这三年里对苏伊的质疑声此起彼伏,而源头正来自于阿鲁高。

  如今见到两个对手像是要握手言谈,觉得有些古怪,但更多的是庆幸——他们的斗争还未走到你死我活的那一步,达拉然也不会上演满是血腥味的争夺。

  苏伊微微欠身,向大法师乌尔致礼,表示接受和解。

  周围的大法师不约而同的露出“这样就好”的笑容,开始聊一些有关传送门的研究学术。

  论文他们都看过,此刻在达拉然算是一个风向标——毕竟夺得了肯瑞托至高智慧绶带。

  许多高阶法师开始涉足类似领域,少部分大法师在空闲之余也开始研究相同的课题。

  牵扯到这个话题,莱德拉的兴趣颇大。

  她注视着苏伊,眼波流转不定:“听闻达拉然的商户们已经开始使用传送门法术来增加商品流转的速度?”

  “是的。”苏伊回答道。

  大法师们在一旁不插嘴,却若有所思——听说不少高阶法师从商人那儿获取了很高的报酬,足足有肯瑞托批下来的研究经费的三分之一。

  碍于面子,亦或者自尊心,大法师们面对商人的邀请,总是会考虑过多。

  反倒是一些高阶法师冲刺在前,并抢到了第一桶金。

  “那可是一笔不少的收入。”茉德拉眨眨眼,“作为论文作者,我最近没听闻苏伊你去讨要一笔该属于你的费用?”

  她的说法含糊不清。因为苏伊这篇论文获得了肯瑞托至高智慧绶带,所以论文的版权属于肯瑞托官方,真正要去收取版权费用的是肯瑞托官方,而不是自己。

  按照茉德拉的说法,苏伊损失巨大。

  然而不是这么回事——肯瑞托会给与他高阶法师的待遇,晋升为高阶法师后给与大法师的待遇。

  最关键的是冲向六人议会空缺席位的资格,苏伊要的是这个。

  权力和金钱始终紧密相连,拥有金钱不一定拥有权力,但拥有权力必然家缠万贯。

  “我不喜欢金钱。”苏伊淡然一笑道,“作为一名法师,应该探寻魔法的真谛,而不是沉醉在金钱之中。”

  而且游戏一旦问世,苏伊相信以自己的号召力,论文版权能带来的钱对比游戏带来的钱只是九牛一毛。

  周围的大法师不约而同的点着头,面带着赞赏之色。

  第二次自讨没趣的茉德拉耸了下肩,感觉苏伊远比想象里的难缠。讨好无用,得到的是拒绝。故意搞坏事也没见他有过激的情绪波动,真无法想象十五岁的少年能如此藏匿心中的情绪。

  ——理智的像个机器。

  茉德拉不会轻易放弃,判断自己唯一的优势可能是作为女性。正如同在晚会上夺走大部分目光的詹迪思·巴罗夫夫人一样,男性法师也不是满脑子只有研究。

  虽然她大部分时间都在研究中,不知道该如何吸引男性,但凭借指导者杜雷登的优势,她还是能借机与詹迪思聊一聊——如何在一名男性眼前展现魅力。

  随着时间的流逝,宴会也接近尾声。

  苏伊亲自送阿隆索斯·法奥去往休息处,在路途上聊了些有关圣光的话题。

  “在法师眼里,圣光和能量并没有多少区别。”

  被询问‘圣光是什么’的时候,苏伊保持了自己的观点:“这种能量体现在方方面面,能不能为人所用,简单评判为这个人是否信仰圣光,这是一种很粗浅的理解。”

  法奥对此赞许有加:“你很聪明。但圣光只会存在于教徒身上,使用者无一例外都是虔诚的信徒。”

  原作里的阿隆索斯·法奥创造了圣骑士这个职业,但目前的时间线里还没有圣骑士。

  圣光的力量在普遍的认知中,都是救赎、治愈,而没有伤害这个选项。

  但苏伊从法奥的只言片语里感觉到了他对圣光的理解已然和众多人不在一个层次。

  法师无法掌控圣光,因此只能纠结圣光是能量还是其他“存在”。

  “我在洛丹伦王国传教的时候发现,圣光不仅仅有治愈的效果,还能化身为灼热的惩戒者。从前,达拉然判定圣光的意义我很不认同,如今我觉得越来越相近了。”

  法奥亲眼见过圣光作用在一只宠物身上,没有达成治愈的效果,反而让那只宠物痛苦不堪。

  “我在圣光里寻找答案,见到你的时候圣光告诉我——你将是一名合格的惩戒者。”他说道,“那一刻我明白,使用者的心性不同,造成的效果也不同。你想要将圣光化作惩戒敌人的力量,那份来源于内心的强大渴望,得到了圣光的回应——至少是我看到的现实。”

  苏伊说道:“许多法师研究过圣光,能察觉到其存在,但无法触摸,更别提是掌控......而我如何能掌握它?仅仅是相信即可吗?”

  “不。”

  阿隆索斯·法奥如关爱自己孩子一样,轻轻拍着苏伊的肩膀:“你的天赋超乎我的想象,但有一个巨大的门槛拦住你走进圣光的道路——你只需要不怀疑圣光,就能拥有它,帮助你抵达心中的目标。”

  原作有被吃掉的一个设定——圣光之种。

  而眼下的法奥并没有提及这东西,那么这个世界的圣光应该很纯粹——信则有,不信则无。

  只是苏伊没感受到分毫。

  回到肯瑞托大厅,只有少量侍从在收拾晚会现场。

  等了几分钟后安东尼达斯回到了这里,他亲自送詹迪思·巴罗夫去往休息居所。

  苏伊告诉了他,法奥说的一切。

  安东尼达斯笑道:“‘圣光是什么?’从这里开始,你就在怀疑。法奥说你有天赋,亲和力极佳,但圣光不像魔法,即使有怀疑也能成为自己的助力。”

  苏伊微微叹了口气:“不怀疑才不正常吧!”

  安东尼达斯笑而不语。

  大约半个小时,罗宁匆匆来到肯瑞托大厅。

  苏伊见到他,精神一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