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萌宠来袭:爹地,妈咪又跑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 等待

  “是么?我怎么不记得有叫你等我了。”夏忧摸了摸口袋,想趁盛仲景不备之际发动车子夺路而去。却发现她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车钥匙。

  “你在找这个么?!”扬了扬自己手上的车钥匙,盛仲景笑得像只狡猾的狐狸。

  她的车钥匙怎么跑到他那里去了?

  夏忧一时忆起自己昨夜在某人的柔情攻势下意乱情迷,最后连自己是怎么回家的都不记得了。

  只记得她要去修车厂取车,他却不让。只在睡觉前信誓旦旦的向她保证,今天早上一定会让她看见自己的车。

  却没想到,他居然打的是这样的如意算盘!

  “不是要赶着回家吗?还不上车?”夏忧正暗自懊恼,一旁的男人已经打开车门自动自觉地坐进了驾驶室。然后不紧不慢的偏头,含笑盈盈地望着她。

  “……”她是想回家没错,可是没打算带上他啊!

  夏忧欲哭无泪,只恨自己一时疏忽,中了某人的诡计。可此刻大势已去,要让盛仲景就这么放弃,显然是不可能的。无奈之下,夏忧也只得接受了现实。

  “你要跟我回去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咱们得先约法三章。”想了想,夏忧终究是有些不甘心。于是板着脸,十分严肃地对身旁的男人说的。“要是做不到的话,回来之后你就打包闪人吧。”

  “你说。”奸计得逞的某人心情大好,丝毫也不把夏忧的威胁放在心里。

  “第一,不准告诉我妈我们之间的关系。你只是我公司的同事,因为要去梅江办事,所以搭了我的顺风车。”想了想,夏忧一字一句的叮嘱道。

  “没问题。”耸了耸肩,盛仲景从善如流地答道。“可是小忧,我有一个问题。”

  “嗯?”闻言,夏忧拿眉眼斜睨着他,示意他发问。

  “我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眼底闪过一刹狡黠的光芒,盛仲景故作茫然的问道。

  “……你说呢?!”夏忧拖长了声音,不理会他的刁难,咬牙切齿的继续说道。

  “第二,你不能乱说话。也不能告诉我妈我们同居……同住一个屋檐的事情。”

  “我保证绝对不胡说八道。”敛了笑容,盛仲景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不过,如果夏妈妈自己发现的,你就不能怪我了吧?”

  “如果我妈发现了什么端倪,那也一定是你捣的鬼。”夏忧哪里肯给他可乘之机,闻言,想也不想地答道。

  “冤枉啊,小忧。”唇角笑容不减,盛仲景的声音在黎明的霞光中夸张的响起。“你这是霸权主义!我强烈呼吁*……”

  “呼吁驳回。”被他的耍宝逗得玩心大起,夏忧唇角绽开一抹璀璨至极的弧度。

  “本宫这里是君主专制制度。小盛子,你就认命吧!”

  见她眼中阴霾尽去,忧虑全消,盛仲景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喳,太后!”

  “……”

  ……

  有了盛仲景这个“御用司机”,夏忧的归家之路便走得异常的轻松。一路上,两人都十分默契地决口不提昨日的激情一吻。

  对夏忧来说,她不提很有几分“做贼心虚”的味道。而盛仲景的沉默,则在意料之中,情理之外了。

  盛仲景的心思,夏忧不是不知道。惟其如此,他的沉默才显得难能可贵。顺杆往上爬是人的劣根性。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进退有度的。

  不过,从某一方面来说,夏忧更希望看到的是一个贪得无厌的盛仲景。因为那样的盛仲景,她知道怎样应付。而如此体贴入微的盛仲景,则让她有些束手无策了……

  抬眸看了一眼专心致志开车的某人,夏忧忍不住再一次叹息――这个男人,果然是她的冤孽,她的克星呐!

  然而这个冤孽,却深得夏母的喜欢。

  其实这种局面,本该在夏忧的预料之中。老妈如今思婿心切,盛仲景从天而降,无疑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

  如此一个财貌双全的大帅哥摆在她面前,她又怎会不眉开眼笑呢?!

  奈何夏忧经不住盛仲景的巧舌如簧,人到梅江时,她本想将盛仲景随便打发到哪个宾馆住下的。谁知才一交锋,她就败下阵来。被他三言两语就忽悠着带回了家。

  几乎是一照面,在盛仲景与夏母对视上的第一眼,夏忧就知道大事不妙了。老妈看见盛仲景时那种眼前一亮的眼神太过明显直接,直接到她想要装疯卖傻也是不可能的。

  于是接下来的解释便显得有些欲盖弥彰了。盛仲景用不知何时准备好放在她车上偷渡而来的礼物,加上他的花言巧语,很快就收买了“准岳母大人”的芳心。

  在夏母与盛仲景的相谈甚欢中,夏忧的辩解,微弱得就像璀璨星空下竭力发光的萤火虫,微弱得不值一提。

  夏忧十分懊悔自己引狼入室的举动,奈何此时大势已定,悔之晚矣。

  夏母对盛仲景的热情,比她这个亲女儿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搞得夏忧一度怀疑,盛仲景才是她老妈亲生的。

  曾几何时,她那个一向自视甚高,把女儿当成掌上明珠担心别人窥视的老妈,对人如此热情过了?

  到底是盛仲景太过出色?还是她因为迈入剩女行列,所以行情下降,惹得她老妈忧心过度了?

  看着老妈一副恨不得卖女儿的架势,夏忧不由得在心中长叹三声……

  果真是……女大没人留啊!

  “在想什么呢?丫头。”好容易将准岳母大人欢天喜地的哄入厨房,盛仲景心中的一块巨石终于落地。

  天知道,他看上去镇定自若、轻描淡写,心里却有多么惶恐不安、七上八下。就怕一言不合,准岳母大人就将他三振出局。让他失了抱得美人归的机会!

  此刻终于险险过关,盛仲景这才有功夫关注到一旁独自哀怨的某个小女人。

  “在想你是不是给我老妈下了什么迷魂汤?”夏忧恨恨地咬了一口手中的苹果,仿佛此刻在她手上的不是苹果,而是身旁某个可恨的男人一般。“要不然,她为什么被你迷得七荤八素的。”

  “就只有她吗?”盛仲景俯身靠近夏忧,趁她不备啃了她手上的一口苹果之后,方才慢慢悠悠地问道。

  “啊?”被他这没头没脑的话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夏忧一时间没有回过神来。

  “我是说……”神秘地勾唇一笑,盛仲景偏头在夏忧的脸颊飞快地一啄,狭长的黑眸里闪烁着璀璨而狡黠的光芒。“难道你没被我迷得神魂颠倒的吗?”

  “去你的……”夏忧哪里料到,他竟然如此色胆包天,居然敢在她母亲眼皮底下偷香窃玉。一时间,她正好被偷袭个正着。

  夏忧心中又羞又恼,还担心他们的举动落入母亲的法眼。那她可就真是被坐实了“罪名”,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狠狠地瞪了盛仲景一眼,夏忧飞快地瞥了一眼厨房,见母亲正着专心致志地做饭,并没有注意到客厅的突然状况。她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尔后站起身来,朝自己的卧室走去。

  见她怒急而走,盛仲景也不着急。只优雅地站起身来,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进了卧室。

  “丫头,这就是你的房间吗?”一脚将房门反踢过来,盛仲景的目光,落在那张铺着蓝底碎花床单的大床上,顿时眼前一亮。“唔,这就是我们家小忧的床啊!”

  说罢,他“扑通”一声倒在了床上。然后闭上双眼,长长地喟叹了一声。“唔,果真有你的味道呢!丫头。”

  “喂喂,你干什么呢?”见他一点顾忌也没有直接倒在了自己的床上,夏忧不由得下意识地朝门外望了望。好似生怕老妈一个不注意就闯了进来似的。

  这家伙,简直不拿自己当外人!一点“同事甲”的自觉都没有。这要是被她老妈看见了,可如何是好?

  “来,丫头。”仿佛根本没有注意到夏忧眼中的焦急和不安,盛仲景轻轻地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床,声音低沉而温柔,充满了诱*惑。“到我这里来……”

  “都说了你不能睡这里啦!”夏忧用手指轻轻地戳了戳盛仲景的身子,谁知那人不仅不理她,反而阖上眸子作假寐状。“喂,喂……我在说话呢你听见没有?”

  “别闹!”他突然张开眼,伸手将她轻轻一带,她就径直跌入了他的怀中。她正要恼羞成怒,却听他低沉的声音在耳畔缓缓漾开。

  “我只是想在你从小睡到大的床上好好躺一躺,感受一下你成长的气息。乖,陪我睡一会好吗?”

  她本来满肚子怨气,却因为他这句话而莫名的心软下来。停止了挣扎,她乖乖地躺在他的身旁,任由他温柔地将她揽入怀中。

  一时间,满室静谧。谁也没有主动开口打破这难得和谐的安静。夏忧静静地靠在盛仲景的怀中,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突然生出一种岁月静好,世事安稳的感觉。

  仿佛只要这个男人在她身边,她就不用去担心世事烦扰,红尘艰厄一般。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假寐的夏忧已经在盛仲景怀中睡着了。又仿佛不过是一瞬之间,夏忧才刚刚在盛仲景怀中打了个盹,门外就响起夏母慈爱的声音。

  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夏忧从床上猛地弹了起来。她一副做了坏事被逮个正着的模样,引得盛仲景忍不住莞尔一笑。

  “你还笑。”朝罪魁祸首甩过去一个白眼,夏忧恨不得扑过去将某个气定神闲的家伙就地正法。“这下可怎么办好?”

  她该怎么和老妈解释,她和一个“同事甲”睡在一张床上的事实?

  “来了,伯母。”轻轻地揉了揉夏忧的头发,盛仲景站起身来,不疾不徐地对门外说道。“我和小忧做完这个case就来。”

  “不急不急,公事要紧。”闻言,夏母连忙说道。“菜都在锅里温着呢,你们忙完你们的再说。”

  听着母亲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夏忧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还好,母亲向来都尊重她的隐私,不会直接推门进来。要不然她就要被逮个正着了。

  一整天,夏忧就在这样有惊无险的提心吊胆中度过。直到扫完墓又在家里陪了老妈一晚,夏忧这才依依不舍地对老妈告别。

  临走前,夏母将夏忧拉到一边,语重心长的嘱咐她。“丫头,你年纪也不小了。妈看小盛这个人很不错。你一定要和人家好好相处,别闹大小姐脾气。知道吗?”

  “妈,我都说了,我和他只是普通同事而已。”知道老妈是火眼金睛,不好敷衍。夏忧却没想到,她居然如此一针见血,根本不为夏忧的“障眼法”所迷惑。

  “少来,你当你妈我是傻子吗?”恨恨地点了点夏忧的额头,夏母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小盛是什么样的人,你妈我会看不出来?”

  不待夏忧反驳,夏母又继续说道。“你公司的待遇虽然不错,可能穿得起小盛身上的那些名牌?还是你以为你老妈我是个连世界名牌都不知道的无知妇孺?!”

  “……”夏忧千算万算,就没算到自己会漏了这一遭。

  也是,如盛仲景那种人,混身上下都金光闪闪。就只差没写上“我是有钱人”几个大字了。“妈,他是我们公司老总,薪水自然不薄。”

  “就算是你说的那样吧。可是小盛看你的眼神,你老妈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闻言,夏母眼中飞快地闪过一刹奇异的光芒。“你老爸当年就是这样看你老妈的。所以小盛对你是什么样的感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丫头,你就不用再狡辩了。”

  “……”

  ……

  因为夏母的一再挽留,夏忧和盛仲景回到C城的时候,已是夜幕降临。车至半途时,原本万里无云的晴空突然阴云密布。不一会,一场暴雨就“噼里啪啦”地落了下来。

  好容易冒雨回到市区,还没等盛仲景来得及松口气,他们驾驶的汽车又祸不单行的爆胎了。

  无奈之下,盛仲景只得冒着大雨下车换胎。奈何夏忧车上装备不全,盛仲景在雨中冻得瑟瑟发抖,也没能把备用胎换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