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那些年的前女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追逐黎明

那些年的前女友 白的杨 2283 2018.10.12 17:30

  一道道黑色的影子如鬼魅般从无数黑暗的角落里走出来,他们悄无声息的、充满默契的连成一个狭小的包围圈,将张忘尘困在中心。

  林子里,有几只飞鸟不知因何被惊动,扑扇着翅膀,结伴飞向远方。

  张忘尘朝着那几只鸟望过去,他总觉得那群鸟是蓄谋已久的,往东方飞,兴许是准备去追逐黎明。

  另一边,杀手们可没有什么别样的心思,他们一股脑的将注意力全部放在张忘尘的身上,手里各握着两把闪着寒光的短刃,慢慢的向张忘尘靠近。

  张忘尘回过神,目光那十几名杀气腾腾的黑衣人身上一一扫过。

  “所以我说啊,很多时候我是不太愿意讲道理的,口干舌燥的说了半天,结果发现是对牛弹琴,半点也没有改变你们的想法,次数多了,自然就懒得再费唾沫了。

  可有的时候,我又偏偏不甘心,话憋心里不说出来总是不痛快的,所以呢,我刚刚讲的那些你们也不必在意,就算你们听了我的话,突然间幡然悔悟,向我俯首认错,我也是不会原谅你们的。”

  张忘尘话音未落,脚尖轻点,身影刹那间便出现在一名黑衣人的近前,掐住他的喉咙,食指拇指稍稍用力,骨头碎裂的微小动静的小院外响起,黑衣人的目光渐渐涣散,最后失去所有的神采。

  其余杀手见状,顿时一拥而上,月光下,十几道黑色的影子宛如一根根离弦之箭,飞也似的杀向张忘尘。

  张忘尘脚步轻移,拎着尸体向后退了大概十几米的距离,夺过尸体手中的短刃,顺势将尸体扔了出去。

  短剑握在张忘尘手中的那一刹那,他整个人的气息陡然一变,一股暴躁而充斥着嗜血欲望的剑意冲天而起,凌厉的杀气瞬间从他的身体里涌出来,犹如狂风呼啸,大浪奔腾。

  张忘尘一剑挥出,剑气肆意纵横。

  只是几瞬,十几道黑影甚至没有冲到张忘尘身前,便在半空中一分为二,血流如注。

  张忘尘扔掉剑,身上锋芒可怖的气息瞬间消弥了下去,他掸了掸手,又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回过头来,看着满地残缺的尸体,很是苦恼的挠了挠头。

  张忘尘想了想,还是等明天再收拾吧,夜里做事情总不如白天利索。

  当然,除了杀人。

  他转身,目光落在小院里时突然一滞,张忘慧不知什么时候醒了,此刻正站在院子里,平静的望着他。

  张忘尘走进院子,垂首对上张忘慧的目光,问道:“你都看见了?”

  张忘慧点头。

  “有什么想说的吗?”

  “你好厉害。”张忘慧称赞道,用的是陈述句,似乎不觉得有值得惊叹的地方。

  “你说得对。”张忘尘恬不知耻的承认的,用的也是陈述句。

  张忘慧走到张忘尘的跟前,抓住他的衣角晃了晃,仰头一脸希冀的看着他。

  “张忘尘,你教我武功吧,好不好?”

  张忘尘问:“为什么想学武呢?难道你身负血海深仇,想要学成一身本领,将来去报仇雪恨?”

  “我觉得学武功很有用啊,我以前做乞丐的时候,就一直想,我要是会武功就好了,我要把那些欺负我的人全部都打趴下!”

  张忘慧故作凶态,挥了挥自己的小拳头。

  “学武功很苦的,要比读书苦一万倍!”

  “我不怕!”张忘慧眼中斗志昂扬。

  “可你太笨了!”张忘尘一脸嫌弃的看着她,“我的师门有一个传统,教出来徒弟一定要比师父才行!”

  张忘慧有些失望,沉着小脸蛋想了好一会儿说道:“那你能帮我找一个师父教我武功吗?”她抬头淡淡瞄了眼张忘尘,“比你厉害就行了。”

  中年男人脸上的表情慢慢凝固,他扯出一抹僵硬笑容,一字一顿的道:“什么叫比我厉害就行了?你的意思是我很差吗?”

  张忘慧像一个被惊到的兔子,吓得后退了几步,可怜兮兮的摇头道:“不是的、不是的。”

  听着言不由衷极了。

  “呵呵。”

  张忘尘抽了抽嘴角,一把抓住张忘慧,把她拎了起来,两个人面对着面。

  “行啊,小东西,激将法用得挺好啊,我告诉你,我还就吃这一套,从明天开始,我教你习武。”

  “噗嗤!”不知怎么地,张忘慧盯着张忘尘这张凶恶的脸,忍不住笑了出来,鼻涕从鼻子里喷出来,不少溅到张忘尘的脸上。

  张忘尘的脸颊开始剧烈的抽搐,他把张忘慧放下来,“温柔”的摩挲着她的小脑袋,微笑道:“笑吧,尽情的笑吧,希望过几天你还能笑出来!”

  ……

  第二天清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张忘慧就被一夜没睡两眼黑眼圈的张忘尘喊了起来。

  张忘尘扔了一把铁锹地上,阴沉着一张脸命令道:“去挖个坑把那堆尸体埋了。”

  “你说今天教我学武功的!”

  “挖坑是为了锻炼你的臂力,埋人是为了锻炼你的腕力!”

  “我还没吃饭!”张忘慧抗议道。

  张忘尘走进厨房,拿了两个昨天的馒头塞给张忘慧,“吃饭学武两不误,边吃边挖吧,不够厨房里还有。”

  说完,张忘尘就躺到他的摇椅上,几秒钟之后,摇椅上传来一阵酣畅淋漓的呼噜声。

  张忘慧恶狠狠的瞪了张忘尘两眼,嘴里叼着一个硬邦邦的馒头,拖着铁锹挖坑去了。

  中午,张忘尘醒过来,去视察了一番某个小可怜虫的工作进度,装模作样的鼓励了两句,出门去了。

  半个时辰之后,张忘尘回来,手里拎着一包油纸包着的烧鸡,嘴里咬着一份鸡腿,在张忘慧眼前晃荡了两圈,坐会到院子里摇椅上吃了起来。

  不多时,呼呲呼呲挖了半天坑的张忘慧出现在张忘尘面前,铁锹往地上一扔,瞥着头,时不时吸一下鼻涕,也不说话,就这么站着。

  “怎么了?”张忘尘淡淡问道。

  “我要吃肉!”

  张忘尘撕下一根鸡腿,在张忘慧眼睛前面晃了晃,“想吃啊?”

  张忘慧拼命的磕着自己的小脑袋。

  张忘尘咬了口鸡腿,低头在油纸里看了看,“鸡腿没有了,鸡头鸡屁股你要不要?”

  “要!”张忘慧平静道。

  张忘尘看了眼灰头土脸的张忘慧,把油纸合起来递到张忘慧手里,“我差不多也饱了,这些就都给你吧。”

  张忘慧蹲下来,刚刚打开油纸,垂下去的脑袋突然间被敲了一下。

  “去洗下手再吃,脏不脏!”

  张忘慧的身子颤了一下,低着头,轻轻哦了一声。

  然后,张忘尘弯腰拿起地上铁锹,一边往院子外走一边说道:“我是大度的人,别以为我在报复你,你真想学武的话,就得准备好日复一日过这种日子。

  剩下的我帮你挖了,吃完去睡会吧!”

  张忘慧盯着张忘尘的背影,擦掉了眼角的泪花,咧了咧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