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恐怖惊悚 少女御鬼师:七月驱鬼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校庆风波

少女御鬼师:七月驱鬼录 一首桃花 2047 2018.05.16 23:33

  “不用了,我们回去吧,依我现在的功力应该还不能打开这个封印,我最近要离开学校一趟,你帮我请个假,等我回来,行吗?”七月看了看还坐在地上的马小米,还有一头雾水的邓妍月,说道。

  “那学校的校庆呢?你不打算问问老一辈的吗?错过这次机会就要等到明年了。你不去看了吗?”贺笙提醒道。

  五个人,贺笙和马小米扶着走出了图书馆,七月走在前面陷入沉思,邓妍月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没有徐慧的日子,班里的人也渐渐习惯了,只有七月陷入了梧桐林之谜的混乱中,越是调查,失踪的人越来越多,出现的谜团越来越大,好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徐慧现在都不知道在哪,他不属于三界之内的,所以马小米也不可以找到,贺君到底把她藏在哪里了,第二天贺笙就醒了,但他只记得自己给七月打招呼的事,后面的就都忘记了,七月怀疑贺笙被上身应该是进入教学楼开始的,那么这个教学楼整个磁力场应该都发生了改变,在这样的环境下呆着的人,就会产生幻觉,难怪老是听到有说教学楼里有人跳楼。七月宿舍因为一夜之间死了一人,走失一人,学校也没安排下面的人来了。整个宿舍只剩下七月和邓妍月了。

  校庆的日子差不多到了。纵观全国上下,有一百年历史的学校并没有几所,因此对于这所自建校以来就享有至高声誉的学校来说,无疑是一大盛事,校方想着拉几个诺贝尔奖获得者和国家领导人来炫耀炫耀,再打响一点自己的名声,而学生会也有自己的小算盘,看看能不能从国家五大企业巨头那里多榨取点经费,毕竟他们曾经是学生会的成员,顺便还可以借此机会重申学生会的权威,进一步压制学校。因此,大家都显得和平无比。因为这次校方要求一力承办,不用学生会花一分钱,学生会也就乐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校园里老早就张灯结彩,到处粉刷一新,比较显眼的建筑物除了文物之外都重新铺设了琉璃顶,挂了特别定制的大红灯笼,买了几十箱进口烟花预备着一起放。请人把池塘里那些枯败的荷叶都拔了去,换上用透明荧光塑胶做的假荷花荷叶。把路面平整一番,隔三五步便拴起一个巨大的五彩充气球,所有的路灯都换成那种可遥控控制的霓虹灯,放几幅电子控制流动瀑布的屏风作指路牌。学校本来还想铺一条大概有500米长的新红地毯,从校门口到第一教学楼,但之前奢华无度的做法已经激怒了学生。大家联名签订抗议书上交学生会,由学生会出面干预,学校才打消了这念头。但整所学校已经显得光波流转,富丽堂皇程度甚至可媲美皇宫。

  各大媒体争相报道这一盛事,记者从校庆前三天就络绎不绝地来采访,警察局的也过来准备校庆当天如何负责各要人的安全问题,还有不少市民也有事没事经常跑来凑热闹。虽然学校打扮得焕然一新,但人们对它似乎没有多大的兴趣。舆论关注的焦点几乎全部集中于久未露面的校园神话——川木之行会不会出现?川木之行自毕业以来,就神秘地失去了踪迹,除了在70年前传出他抵制了一场日本侵华的悲剧,救出八百人的消息,但当时也并没有人看见这位传奇人物。对于校友们和在校的学生们来说,亲眼得见自己的偶像也是参加校庆的最主要目的。学校和学生会不约而同把大部分人手都分配在了校门口的姓名登记处,只要川木之行一露面,就会有大批的欢迎人群过来迎接。一切似乎都准备得非常妥当。令何主席万分高兴的是,向来对活动不感兴趣的贺笙这次主动报名要求加入迎接先锋队,虽然觉得他这次积极来得有点奇怪,但总算是有了一个进步。

  有贺笙的地方,肯定有七月。也可以说有七月的地方,一定有贺笙。

  这几天,七月在校园的到处闲晃,贺笙就跟着七月的后面晃,两个人就像情侣一样,一起吃饭,一起逛校园。

  但是,他们两个人都明白,他们不可能成为情侣。

  川木之行的名字在T大高校传的很大,但是七月想,如果当年死的是宋小花,那么为什么这次校庆,还会说到另外一个人呢?不是死了吗?死了难道还可以来拜祭。或者学校其实隐瞒了宋小花死亡的真相。有多少人不知道那天死的人就是学校另外一个女生。

  贺笙看着七月蹙起的眉头:“你是不是在想为什么学校,还要把川木之行的名头打出去,当年发生的事,应该谁都不想提吧。”

  “是的,死的人,为什么还那么多人期待,而且屈辱而死的。”七月点了点头。

  “其实很多人在怀疑,那天死的人不是宋小花,毕竟那个上吊的女生只看到了尸体,却没有看到她的头。”七月和贺笙走到校园外围,他指着那个地方,“那个地方,就是曾经宋小花上吊的地方。有件事,学校隐瞒了,那天宋小花的尸体是不完整的,除了她的身体以为,她的内脏都不见了,整个身体里都是空的,而且最重要的是她的头也消失了。”

  “还有这么一出,为什么你没有告诉我,你不知道你不告诉我详情,我就不好继续查下去。”七月质问道,用手指着贺笙的鼻子,恶狠狠的说道。

  “我,还-以-为-你不打算查了。”贺笙一字一顿的说着,“事关你们峨眉百年声誉,对于这件事我以为你会很慎重的更甚会隐藏它们。”

  “你以为,一起都只是你以为,你又怎么可能知道别人的心思,少把你心里的弯弯道道玩到我身上,哼。”七月盯着贺笙,越过他的肩膀,看着璇玑走了过来。

  “既然这样,我就不用操心了,这次我们就好好查查这个学校到底隐藏着什么。”贺笙脸上出现浩然正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