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重生门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放羊的小孩

重生门徒 文墨官人 2157 2020.09.16 20:00

  虚空之中,罡风如刀,永夜无明。

  冀遇薄弱的灵魂没有扛过多长时间,就变得稀薄如纸,章红暇也在繁杂的虚空道则下,消失不见。

  冀遇:不成,这样必死无疑!

  在没遇到章红暇之前,冀遇已经接受了转世投胎,重新为人的事实,可如今遇到,短短的相逢,心底那股活下去,愿白头的心思便不可遏制的生长起来。

  环顾四周,或许是因为冀遇曾在黑暗中走了很久,此时的黑暗虚空,反而给了冀遇一股熟悉感,若不是错综复杂的道则和罡风,冀遇都不好分清以前和现在。

  虚空之中,魂如纸薄,冀遇心底焦虑不已,陡然间,身边一道罡风来袭,冀遇控制着灵魂惊险躲过,转身却发现有一口棺木缓缓飘来,那是冀遇的棺材!

  冀遇:死了都不消停,不过也好,我刚好可以依附在那白骨之上,起码可以减缓消亡时间。

  于是,无尽虚空中,一口日渐破烂的柳木棺木开始了没有尽头的漂泊,冀遇的灵魂,也逐渐渗透进依附的白骨中,直到某天,神情恍惚的冀遇突然发现,此时的他,已然和这白骨合为一体,不可离分!

  “咩,咩,咩!”

  苍翠的草地上,一群肥硕的绵羊惬意的叫唤着,随意卧在嫩绿的春草上,时不时扯两口身边的草,随意咀嚼两口,似是在敷衍不远处盯着它们看的小羊倌儿。

  春日融融,和煦的风让这群刚过寒冬的羊感到无比的舒适,整个冬天,主人家尽心尽力的喂养,让它们养了一层不该有的冬膘,因此整片山野,多是躺着不肯动的。

  它们懒懒散散的看着不远处的羊倌儿,它们其中的很多,自一张眼看到的,便是这个拿着鞭子的人,以后漫长的长膘生涯,也是由这个人类中的小孩一手照顾的。

  除了死亡之外,这个每日里拿着鞭子,却从来都只是恐吓它们的异类,是它们最熟悉的存在。

  然而此时的羊倌儿,却没有兴趣揣测漫山遍野的羊群的心思,若不是此时天色尚早,他的心早就飞到了村里祠堂前的大院里了。

  他抬头看看日头,目光频频望向不远处山脚下升起的散淡炊烟,在那炊烟里,他仿佛看到了牛羊肉,看到了村长家的大锅在祠堂院子里被柴火炙烤,看到了奶白色的浓汤中,洋芋块和牛肉翻滚的样子。

  一想到今天回去就可以吃到美味,李七夜就开心的不得了,只是日头迟迟不肯下去,自己还得看着羊,不然山坡背面有大洞,羊掉下去了,那可是天大的错误,会被村长吊起来打的。

  “村长说了,今天是祭拜掌管村子运道的棺神爷爷,那我是不是能稍微早回去一点!”李七夜俯下身去,对着一只正躺着的羊羔说道。

  仿佛是明白了这借口的成立性,他眼底的兴奋的光芒兴盛了起来,当下跳了起来,急急忙忙向山坡上面跑去,一路上将偷懒的羊群一一赶起来,踏着逐渐西斜的日头,蹦蹦跳跳的向着炊烟飘散的地方前进。

  到了村口,李七夜就已经闻到了浓烈的牛羊肉的香味,各家的婶子们抱柴火的抱柴火,掌勺的掌勺,热闹非凡。

  对于云水村来说,祭拜棺神爷爷是一年中最重要的事,甚至在最近几年的重要性超过了过年。因为村长说过,自从二十年前,一座飞棺落在了云水村的祖屋之后,云水村年年风雨和顺,旱涝不兴,甚至村子里的长者,也较之以往多了很多,整个村子里极少有大病大灾出现。就连十年前的鼠疫,云水村也只是殁了五六个村民,因此近些年,村子里的人已经将棺神爷爷,当成了云水村故去的某位先祖祭拜。

  每年的开春时节,这样的场景都会在村口的祠堂里上演一番。

  李七夜熟门熟路的将上百只羊赶到了圈中,转身向自己家跑去,祭拜是要沐浴身体的,这也是村长说的。

  黄昏时分,余晖映红了整个祠堂,光芒透过窗户,打在赤红色的棺木上,反射着肃穆的光。院里牛羊肉的香味浓郁非常,村子里淘气的小孩子时不时会被翻滚的汤溅到,烫的他们怪叫连连,却仍旧忍不住香味的勾引,一个个流着哈喇子用力的吸气,仿佛那样就可以吃到肉一样。

  李七夜低着头穿过院落,径直走向祠堂,在村里宿老看着的香炉前拿起三柱清香,在旁边燃烧的树根子上点燃,恭敬的跪拜着高高挂着的赤红色棺木。

  “心诚则灵,这是村长爷爷每年都要祭拜时都要说的,阿爸说心诚就是要在心里想着棺神爷爷的好,这样才能让老爷爷实现自己的想法。棺神爷爷,我叫李七夜,是村子里的放羊娃,我想今年阿爸每次出去都平平安安的,希望阿妈别生病,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以后能娶村里的小十三做我的婆姨!”李七夜在磕头的间隙,心里默念完了他今年的愿望,和往年唯一不同的,就是他想娶小十三,因为他今年十三了,要考虑成家了。

  头磕完,李七夜再次起身看着棺木时,莫名觉得棺木亲切了许多。:可能棺神爷爷感受到了我的心诚,对,一定是这样!

  有着美好心愿的羊倌儿,忍住心底的雀跃,装作大人一样稳重,迈着轻快的步伐向不远处一个穿着花衣裳的女孩儿走去,余晖映着,像是身上穿了新郎的大红袍。

  冀遇不知道自己沉睡了多久,仿佛很久,仿佛一瞬间,心里有画面不断的闪过,但又消弭无形,就在懵懂之际,一个童声在心底逐渐清澈明朗。

  “……希望阿妈别生病,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以后能娶村里的小十三做我的婆姨!”童声像是慢慢流动的泉水,平静后叮咚作响,冀遇听着心底泛起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心中的迷茫被一点点敲碎,那闪失的画面也放慢了的脚步,一帧一帧的开始演绎。

  虚空中,流浪的棺材被罡风道则随意抽打着,就在将要破烂之际,棺材底部突然有红色雾气升腾,棺木像是有根在输送营养一般,在漫长的时间轴里,一点点的修复着,生长着,最终,一口完整的棺木被红色雾气环绕着,罡风道则被一一抵挡在外,永恒的黑暗里,雾气渐渐被棺木吸收,沉寂在虚空中,仿佛它一直是虚空中的一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