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鸢尾花铜币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亲人

鸢尾花铜币 红雨潋滟 3262 2019.03.11 07:40

  白雨正在天台上胡思乱想,忽然陈晓急匆匆地跑上天台。她头发很乱,睡衣外披了件大衣。显然是刚从床上爬起来。

  白雨急忙迎过去,问:“出什么事了?”

  陈晓喘着气说:“白雨,我爸妈要来了。”

  “你爸妈来,今天吗?”

  “他们本来说明天到的,昨天晚上我弟弟给我打电话,我静音了没有听到。早上起来看见他给我发了微信,说我爸妈今天早上就到。”

  “几点的火车?”

  “早上六点。这么早打不到车,你陪我去接一下好吗?”

  “好。”

  白雨急忙回花房里换衣服,陈晓跟在后面问:“你的腿还疼吗?行不行?”

  白雨扭头看她:“你赶紧去换衣服吧,我在车里等你。”

  等陈晓洗漱完换好衣服跑下楼,白雨已经准备停当。

  去火车站的路上,白雨想到一个重要问题,“你爸妈来住哪儿?”

  “他们住我的房间就好。”

  “那你自己呢?”

  “我到客房里将就一下。店里都住满了,今天下午会有个床位空出来,我凑合一晚就行,之后再想办法吧。。”

  急忙忙赶到火车站,白雨把车停好,跟陈晓一起冲到接站口。没一会儿,人潮往外涌出,就见陈晓的爸妈从站里出来。

  陈晓迎上去,满脸堆笑:“爸,妈,我在这儿。”

  白雨也赶忙上前接过两人的行李。

  “晓晓,这位是?”陈晓妈张丽荣见女儿身边出现一个陌生青年,长得还挺帅。

  “这是白雨,我的朋友,他也在店里帮忙。”陈晓解释道。

  “哦,小白啊。”原来是女儿雇的员工,张丽荣矜持地冲白雨一点头。

  “叔叔阿姨好,叫我白雨就行。”

  陈晓爸陈远道客气了两句:“辛苦你了,小白。”

  “爸妈,车在那边,咱们回我店里吧。”

  “晓晓啊,我和你爸还没吃早点呢。你们这最好的早点是哪家啊?”张丽荣第一次到九江来,觉得这个城市比想象中要繁华。

  白雨招呼道:“我知道有个店的早茶很不错,是九江市里最有名的。我带您们去尝尝。”

  陈晓小声跟白雨说:“哪家最有名的早茶啊?我怎么不知道?”

  “我刚刚手机搜的,评分还不错。他们是第一次来九江吗?”

  “是啊,怎么了?”

  “那我就放心了,跟我走吧。”

  吃完早茶,一行人回到鸢尾花咖啡民宿。陈晓爸妈想整体参观一下,陈晓有些为难:“现在客房里的人有的还在睡呢。等退房的时候您再看吧。您先到花园里休息一下。”

  白雨把两人的行李都送到陈晓的房间,清早陈晓手忙脚乱地出发,床上也没收拾。但别的地方都很整齐。白雨顺手把床给铺了,万一两老进来休息看着也舒服。

  陈远道在花园里慢慢溜达,张丽荣则跑到咖啡店里东摸西看。反正是自己女儿的店,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在北京城里陈旧逼仄的小区居住久了,这里宽敞悠闲的环境让两人徒生一种“奢侈”之感。

  “晓晓啊,这两栋房子都是你的吗?”张丽荣问女儿。

  “左边做民宿的那栋是租的,右边有咖啡店的这栋是我买的。原来这两栋前面都有门脸的,我给拆了改成了花园。”陈晓细细地介绍,这个花园是她最得意的地方。

  “哎呀,门脸多值钱啊,租出去每个月都有租金的。要个花园干嘛啊,不当吃也不当喝的。”张丽荣唠唠叨叨地怪女儿不会打算。

  陈晓好脾气地解释:“妈,我一直想要有个花园的。而且客人们来了也说这里环境好呢。”

  “街上有的是花园,你想看花就出去逛逛嘛,还不用你自己除草施肥的。”

  张丽荣从北京来,在北京人眼里,临街的商铺简直就是聚宝盆,女儿这是完全没有做生意的头脑。

  陈晓很无语,她觉得不太好跟爹妈解释这是她从小的梦想,心里清楚即使说出来也不过是惹得老人更加唠叨而已。在他们心里,这都是些华而不实的东西。

  “我带您去楼上看看吧,顶上还有个天台。”

  几个人上到天台,陈远道和张丽荣看到顶上有这么宽敞的空间,啧啧称赞。而且九江是临江的城市,空气清新,少有雾霾,陈晓刚来的时候觉得幸福极了。

  张丽荣不由得感慨道:“晓晓,你一个人在这里真是享福哦。”

  陈晓赶紧搂着妈妈安慰:“妈,你们要是喜欢就多住些日子吧。我可想你们了。”

  张丽荣道:“想我们就搬回去住嘛,这里再好也比不上北京,那是首都。你说你一个北京姑娘怎么跑这小城市来了呢?”

  陈晓早就习惯了她妈说话前后矛盾的风格,只能一笑了之。

  “爸妈,你们在火车上休息得好吗?要不再去睡会儿吧。”

  “不睡不睡,跑这么大老远是睡觉来的吗?你今天带我和你爸到处逛逛吧。”

  陈晓心想也好,就跟白雨打个招呼:“店里就拜托你了哈。”

  陈远道一见,就问,“小白不开车陪咱们吗?”

  陈晓忙小声解释:“白雨是在店里打工,但那车是人家自己的。我们不好让人家白白出力,还是打车走吧。”

  张丽荣很是不赞同:“他打工你给他薪水对吧?你要不让他在这里打工他就赚不到钱嘛。开车送送我们怎么了?再说了,你刚刚不还说他是你朋友吗?那朋友就更应该送了。何况我们还是长辈。”

  陈晓很是无语,“妈妈妈妈,你们不知道,白雨前些天腿受伤了,做了手术,还没完全康复。今天是因为你们到的时间太早了,我打不到车只好麻烦他当司机接你们。现在咱们是出去玩,很好打车,就别麻烦别人了好吧?”

  张丽荣闻言惊叫,“晓晓,这就是你不对了,小白伤没好你就让他开车,这要是出了交通事故可怎么办?我和你爸年纪都大了,万一磕了碰了,要护理的还不是你。你也真是太欠考虑,到底有没有把我们放在你心上啊?”

  陈晓赶紧带着爸妈出去了,白雨从咖啡店里出来,看着他们的背影直摇头。

  “这老两口,可真行。”

  他翻看了一下记录,最近民宿生意很好,楼上两间客房全都订满了,订单一直排到月底。一层的床位也只有一个空的,仅限今天,之后的几天也已经订出去了。他赶忙把这床位锁定,发愁后面的几天陈晓去住哪里呢?真是的,自己家是开民宿的,老板娘居然没地方可住了。

  陈晓陪着爸妈直玩到晚上,吃过晚饭才筋疲力尽地回来。

  老两口洗完澡就都睡了。

  陈晓想到该给白雨换药了,就来到天台上。白雨正在做复健,看见她提着药箱,就乖乖地过来。

  换药的时候,陈晓累得不想说话,白雨以为她还在为昨天的事情生气,沉默了一会儿,低声说:“陈晓,昨天我说话太过分了,你别介意好吗?就当我放屁好了。”

  陈晓轻轻地给他涂药,白了他一眼,“道歉有用,要警察干嘛?”

  白雨一笑:“那你报警抓我呀。”

  陈晓自己也乐了。

  白雨松了口气,他发现陈晓跟一般的女人真不太一样,昨天吵得那么凶,今天就像没那回事,一点都不会小心眼。这样一来白雨反而更加内疚了。

  陈晓收拾好药箱正准备下楼,白雨拉住她说:“干嘛去?”

  “我去楼下睡觉去,今天真的快累死了。”陈晓的爹妈体力实在太好,尤其张丽荣每天的广场舞绝对没白跳。逛了一天,陈晓腿都快抽筋了,他们还意犹未尽。

  “楼下那床位我租出去了,我给你找了个更好的地方睡觉。”

  陈晓奇怪,“什么地方?”

  白雨拉着她走到玻璃花房里,做了个请的姿势,“您看看还满意吗?”

  花房里已经被白雨收拾得非常整洁,花草都搬出去了。里面放了两张单人床,被褥齐全。中间拉了根铁丝,上面挂着客房装修前的旧窗帘。他又挪了个旧花架立在床头,充当床头柜。

  陈晓“呀”了一声,问:“这是我们出去的时候你一个人弄的?”

  “是啊,还能有谁?”白雨一脸的嘚瑟。

  “可是你的腿还没完全好,医生不是说让你不要太用力吗?”陈晓嗔怪道。

  “没事,我注意着呢,没太使劲儿。先别说那个,你觉得行吗?”白雨小心观察陈晓的神色。他其实还有备案,万一陈晓不愿意住男女生混居宿舍,那他就让陈晓住花房,自己去车里睡也行。

  陈晓犹豫了一下,居然爽快地答应了,“有什么不行的?你一个残疾人,还能把我怎么样?”

  白雨啼笑皆非,“我要真想把你怎么样,早就下手了,还用挑你爹妈来的时候。”

  陈晓一笑,下楼洗漱去了。等她回来的时候,看见白雨已经打开电暖气,花房里暖烘烘的。白雨已钻进被窝,正靠在床头玩手机游戏。

  陈晓躺进被子,迷迷糊糊地问,“你怎么还不睡呢?”她的头已经昏得不行,只觉得被窝里好舒服啊。

  白雨没说话,把灯关了。不一会儿的工夫,就听见陈晓呼吸细细,已经睡熟了。

  他之前旅行的时候,经常会跟朋友到野外露营,男女混居在一个帐篷里的时候很常见,谁也不会有什么私心杂念,像是这样跟一个女孩同室而居还是头一回。

  他看着玻璃顶外深邃的天空,今夜不见月亮,星星显得格外耀眼。隐隐约约能看到云彩深浅不一的影子。他扭过头,隔着窗帘,陈晓侧卧纤细的身形清晰可见。

  白雨双臂枕在头下,心底十分安静祥和,就像是那次在青海湖边露营的感觉。不久,困意渐来,他也沉沉睡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