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之瞬发法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我本可接受无尽黑暗

网游之瞬发法师 祎辉 2143 2019.08.26 18:13

  在镇长家的地底下,有一间地下室。

  通过一楼房间的地下通道,能够来到这间地下室里。

  这个地下室很大,一进来,就能看见一口长十来米、宽五、六米的水池。

  只不过这水池里的水是红色的,还散发着淡淡的腥味,看起来很粘稠。

  在水池的中央坐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女。

  她似乎一丝不挂,胸前以下全部浸没在水里,紧紧地闭着眼,一动不动。

  而水池两边的过道上,还站立着一个个身着黑色服装、头裹黑布的女人,她们双手合十,似乎在虔诚的祷告。

  在水池的对面,有一个两米多高的石台,石台之上放着一具嘴露獠牙、怒目而视的石像,它背后还长着一双翅膀。

  在它的下方,放着一口锅,这口锅是用不知物交叉支起来的。

  在锅的旁边,站立着一个六十来岁的老人,他手持法杖,正对着眼前的那口锅念念有词。

  锅里面盛放着一滩血红色的液体,一个接着一个的气泡从里面冒出。

  锅下的火熊熊燃烧!

  在老人的旁边,还站着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人,这是一个女人,她拿着长长的法杖。

  这两人自然是镇长范斯多斯理斯基和那位牧师卡尔。

  若仔细看去,可以看见在石台的右下方的两根石柱上,绑着两个人。

  这两个人闭着眼睛,一副昏睡的模样,正是周凌和顾城。

  在石台左边的石柱上,也绑着一个人,正是葛尔丹。

  这时,葛尔丹刚从昏迷中醒过来,看见了眼前的一幕。

  “父亲!”葛尔丹使劲地挣扎了起来,不过绑在他身上的绳子很牢固,“您知道您这是在做什么吗?”

  “我自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镇长停止了吟唱,目光朝葛尔丹看了过来,“我的孩子,你知道我为什么还让你活着吗?”

  不等葛尔丹回应,镇长就继续说道:“我希望你见证一切,见证切茜娅的到来!”

  切茜娅:九大堕天使之一的魅惑天使。

  “我只希望您快点停止这不理智的行为。”

  葛尔丹看了眼水池中的小露丝,穆然一惊,“那可是您的孙女。”

  “不,她不是我的孙女!”镇长突然疯狂了起来,“我没有孙女。”

  “那是你女儿若伊的孩子啊。”葛尔丹愤怒出声,“你到底是在做什么?你要把她当作恶魔的祭品?你怎么可以这么做!”

  三年前,葛尔丹发现镇长竟然在进行一种邪恶仪式。

  他暗中调查,很快就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他发现镇长在进行一场“恶魔降临”的仪式。

  一种能够把恶魔从封印的深渊里解放出来的仪式!

  然而就在这时,他中了诅咒,就是在小露丝过生日的前几天,

  在小露丝过生日的那一天,他变成了一头牛头人,被困在了迷雾森林里面。

  一开始他还有一些理智,还曾记得自己的名字,还能思考,但随着时间过去,他渐渐迷失了自我。

  直到今日,才被周凌解救出来。

  他知道导致自己如今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十之八九是镇长,但他依旧准备回去,他担心自己的女儿小露丝,所以让周凌送他回到了镇长家里。

  但他没有想到镇长已经疯狂到了无法理喻的地步,甚至还将自己的小露丝变成了恶魔的实验品。

  镇长竟然用他的孙女,自己的女儿做实验品!

  他想要解救小露丝,但结果很显然,他是打不过这位曾经在五十年前的圣战之中,经过过洗礼的范斯多斯理斯基。

  这时,听葛尔丹谈起自己的女儿若伊,镇长的目光中流露出了憎恨的目光。

  事到如今,他已经不需要再掩藏自己了。

  “我为什么不可以这样做?”

  说着,镇长的目光看向了水池中央的小露丝,“他们在艾琳娜生下我们的孩子时,就将她掉包了,他们是强盗!他们是屠夫!”

  镇长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他似乎开始诉说起自己的陈年往事,并没有注意到下方原本昏迷着的周凌却突然微微动了动,转眼又恢复了平静。

  他继续诉说着,“我是恶魔的孩子,我体内留着肮脏的血液,我的母亲桑德拉生下我的时候就死了。”

  “我被一家好心人收养了下来,但他们知道我体内留着恶魔的血液后,他们开始害怕我,他们开始驱赶我,甚至想把我架在火架上烧死。”

  “我成了过街的老鼠,我开始与那些肮脏的、恶臭的老鼠争夺吃食。”

  “我的世界是黑暗的,没有光明的,而你们人类,那位伟大的圣骑士克拉克却将我带向光明,带上了战场!”

  说到这,镇长的神色兴奋了起来,看得出,他似乎很怀念这一段岁月,“我参与了圣战,我与你们人类一起并肩作战,奋勇杀敌,将一个个从深渊而来的恶魔斩杀在我的刀下!”

  “十年,整整十年,圣战结束了,死在我刀下的恶魔不知其数,恶魔终于被我们封印在了无尽的深渊里。”

  “整个圣彼得大陆迎来了和平,你们人类、精灵、兽人终于可以放下武器,迎接新的生活。”

  “而我,本是英雄,你们人类的英雄,整个赛西战线最伟大的英雄。”

  “因为我,整个赛西战线才没有被恶魔摧毁、侵占!”

  “然而结果呢?”

  镇长目光看向葛尔丹,似乎在质问他,又似乎在质问别人。

  “没有人来为我吟诵赞歌,英雄碑上也没有我的名字,甚至我还被脱去了军装!”

  “他们说我的体内留着肮脏的血液,人类的英雄是不能流淌这种血脉的。”

  “那些对我原本青睐有加的长官们开始对我冷眼相待,曾经患难与共的战友一开始还以理据争,但被带走谈话之后,也沉默不言。”

  “在那一瞬间,我仿佛又回到了最开始的那个样子,孤苦伶仃,暗无天日。”

  “但我依旧天真的以为那个曾经把我带向光明的圣骑士克拉克,那个我崇拜的圣骑士,会为我讨回一个公道!”

  说到这,镇长的目光里赤红一片,满是憎恨,整个地下室也变得不稳定起来。

  “然而我得到的答案却是让我‘衣锦还乡’,让我在这个加仑镇里‘颐养天年’。

  不仅如此,还给我取了一个新名字:范斯多斯理斯基,我曾经的名字【亚伦】没有了,不,是战死了!”

  “他死在了那场圣战之中,多么可笑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