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隋末争雄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军阵之神

隋末争雄记 南阳野人 3379 2020.10.01 09:58

  彭城以北,一处无名荒野。

  “咚!咚!咚!”战鼓声一下一下的敲响,缓慢而稳定有力。

  同样于昨夜整装待发,在黑暗中候命的赵国公府一千两百名骑士,队形肃整地在高坡出布阵。

  居高临下。

  骑兵列成六队,每队两百骑,列成左、中、右三阵,横布平原,马槊耀眼,盔甲分明。

  六杆大旗,随风飘扬,威风凛凛。

  “李德光”之名的黄色大旗,正标出进攻的方向。

  凉州大马,横行天下!

  远处出现的李阀车队,号角声此起彼落,李氏大军亦开始调动,车马结成圆阵,八百铁骑开出,在前方广阔的平原上列阵。

  李秀宁亦是严阵以待,两千步卒,八百骑兵,全身来自并州的精锐骁勇之士。她自负本身才能不在二哥之下,所以才能独领一军,负责铠甲押送。

  李成和李靖策马立在军阵中央,指挥进兵之事。

  李靖心情兴奋,心中涌起滔天斗志。直到今天,他头一次指挥军队作战,而且是正面强攻。对面就是仇家李渊的人马,因此他在战前费尽心力,提前踏遍了每一寸土地,营造出一种决战之势。

  环顾天下,可论孙吴者,舍我其谁?他李靖,要做当世的军阵之神。战斗从今日开始!

  李成知道自己选对主将了,这个状态下的李药师,才配得上“李卫公”的大名。

  双方在五十丈距离外相持,在刚升起的太阳下,中间的河水闪闪发光,把敌对双方泾渭分明的格开,杀气骤聚!

  李成和李靖抵达岸边,遥观敌阵。

  另一边,李秀宁在红拂女和未婚夫柴绍的簇拥下,来到河边,向对岸瞧去。

  她目光落在李成身上,双目杀机大盛,沉声道:“那个披着重甲的就是所谓的重瞳子李成?”

  红拂女点头,道:“正是他,赵国公新招的上门女婿。”

  长风刮过大地,李阀的大旗也随风猎猎作响。

  李秀宁下定决心后,冷笑道:“还以为他长有三头六臂,原来不过是个上门赘婿。就凭现在的区区千余骑兵,竟然不知死活,敢来劫道?我要他葬身此地!”

  红拂女见李秀宁忽视了李靖,很想告诉她,勿要轻敌,不过现在不合时宜,只能婉转提醒道:“李成没有足够的兵力来攻打咱们,只需以静制动,等待二公子的玄甲铁骑赶到,此战必胜无疑。”

  柴绍想起当日痛打李成,将他压入死牢时,那道暴戾的眼光,狞笑道:“若他敢挥军来攻,我定然杀他个片甲不留。”

  红拂女皱眉道:“若是李靖愚蠢至此,就不会有诺大的名声。”

  周围的卫士轰然大笑,那个被家主整的如丧家之犬,落荒而逃的李药师,有什么本事?

  李成重瞳之力将对岸的李秀宁与柴绍、红拂女等神态表情尽收眼底,对李靖笑道:“李秀宁中计啦!还以为有便宜可捡,弃攻为守,待我军出击在徐图反击,可惜落入了药师兄的毂中。”

  李靖拔刀,忽然大喝道:“击三通鼓!”

  布在岸边的鼓手闻言,立即鼓声雷动,三通鼓响后,倏地静下来。两岸鸦雀无声,唯有河水流动的声音和此起彼落的战马嘶鸣。

  李成心中一动,按事前商定的方法,大喝道:“柴绍敢否出兵与我决一死战!”

  趁着刚才的鼓声,他这一吼威风八面,霸气十足,颇有西楚霸王风范。

  果然,柴绍非是做主之人,不能立断,只是大声道:“赘婿小儿,大言不惭,我要把你捉来当马奴!”

  “铮”!李靖在双方对骂的时刻,已算定胜负,拔刀出鞘,策马狂奔,高叫道:“儿郎们,随我破阵!”

  一马当先,领头冲过河水,往对岸杀去。

  李成亦跟着大呼,举兵杀过去,六队骑兵亦是毫不犹豫的出击,仿佛六条蛟龙出水,势不可挡。

  刚与地方接触,李靖大喝道:“分!”

  阵型变革,李阀的骑兵被快速分割,每一个人都同时面对六个敌兵,一时方寸尽失,不知如何应付,士气大跌。

  马蹄声催,河水迸溅,柴绍虽大声呼喊箭手弯弓搭箭迎敌,可是他的喊叫只变成战鼓下的微弱的呼声。

  李阀的骑兵一个照面就陷入重围。

  李秀宁俏脸霎时血色全无,对方的军阵变化神乎其技,自己和二哥都做不到。

  当赵国公府的骑兵分六队渡河,急速变阵后,长枪弯刀出击,一时间无人可当!

  凉州大马、横行天下!

  百余年后,再度焕发出了无上荣光。

  柴绍膝盖中枪,知道不妙,拔剑猛冲,刚杀开调血路,勒马呼吁抵抗时,两队黄旗铁骑已经跟着杀过来。

  投枪如林,弯刀似雨,登时数十个步卒到地身亡,整齐的车阵马上混乱起来。

  李成身先士卒,丈八长枪横扫,大叫道:“李秀宁败啦,挡我者死!”

  他体内七副长生诀图录运转,重瞳的神异展现,能清清楚楚的看到任何一处攻来的刀枪和箭矢,枪尖左刺右挑,就那么勇往直前。

  所有的攻击都被当开,李成长枪绽放寒芒,俨然是霸王再世,无一合之敌。

  短短一盏茶后,李阀的大军就乱了阵脚。柴绍见势不妙,掉头就跑,其他部属跟着逃走。你撞我,我退你,人马争路,溃不成军,形势一片混乱。

  李秀宁和红拂女低估了李靖的统兵能耐,只得拼命调集精锐抵抗,喝令反击。

  可惜,随着李靖的调度,整个阵势旋转起来,朵朵血花绽放,“六花军阵”第一次向世人展现了军阵之神的威力!

  李秀宁见势不妙,拔出短剑,娇呵道:“拔出兵刃,近身作战。”企图拖延时间,等待二哥李世民的援兵。

  李成击破车阵,趁机大喝:“柴绍逃了,降者不死!”

  长枪起落,又挑翻一个敌军。因为李秀宁这支队伍是柴绍出资,以柴氏私兵为基础建立的,此时见旧主遁逃,立时也跟着抛弓弃刃,四散亡去,把要李秀宁部最后的士气弄得分崩离析,溃不成军.

  只见人踏马、马踏人,马翻人堕,呼喊震天,李成方的骑军已彻底击破敌军。战争再不成战争,而是变成了一场面倒的大屠杀。

  拼死阻击的李秀宁目眦欲裂,却无力回天,知败势已成,在红拂女的帮助下,杀出血路,勒马遁逃。

  马三宝更是不顾生死,舍命阻敌,大叫道:“主人快走,俺断后!”

  李成赶上,一枪蹦出,扫飞对方兵刃,刺入马三宝左肩,将之打落马下。

  好个马三宝,忠义无双,狂吼一声,不顾伤势拖住追兵马蹄,吐血叫道:“快走!”

  李成冷哼一声,提起长枪就要结果了马三宝,成就他忠义致命。

  李秀宁忽地咬牙回头,掷出宝剑,拦下枪尖。

  叮!

  ——长剑落地,李秀宁竟然跟着下马,冷冷道:“我败了,任你处置,勿杀马三宝!”

  李秀宁已经心如死灰,办砸了父亲的大事,未婚夫婿柴绍弃她而逃,到最后只剩下一个奴隶马三宝愿意为她赴死。如何能再丧忠义之士?

  李成来到她身前,挑起李秀宁的下巴,霸道的宣誓:“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奴隶。”

  然后对左右道:“将马三宝押下去治伤。”

  红拂女抛下长剑,哭着对李靖咤道:“这下你满意啦!”

  李靖一时手足无措,威风八面的大将军风范瞬间远去,变成了个钢铁直男,不知如何应对。

  李成命人打扫战场,赶过来道:“靖兄,还愣着干什么?红拂姑娘是早就爱上你啦。还不带她下去休息?你们今晚就成亲,我批准的!”

  红拂女本要发怒,不过看到李靖呆呆的样子,就收敛脾气,变成了个小女人。

  ………………………………………………………………………………………………………………

  彭城外,运河码头。

  李世民立马东岸,凝视着背水列阵的江淮军。

  杜伏威亲自坐镇,布下了三道防线,陌刀大盾,败而不溃。

  前方,东溟派的舰队和阴明智带领的联合舰队已经收兵罢战,单琬晶救下尚明后,阴明智提出可以不再进攻,但东溟派也不得再帮助李阀。

  单琬晶经此一役,有所成长,狠心签订了城下之盟,并派人通知李世民她的决定。

  李世民与长孙无忌登高远望,费尽心思布下的杀局,竟然只成功了一半。

  胜利的兴奋散去,忽然有些不安。

  果然不久,柴绍单骑飞奔而至,带来一个坏消息:

  “李成以铁骑劲兵伏击,三娘子兵败,车队铠甲全部丢失。”

  胜与负,转瞬间。

  李世民大怒,直想砍了柴绍这个贪生怕死之徒!

  “辅机过来!”

  长孙无忌也听到了柴绍带来的消息,连忙道:“世民,你尽管吩咐。”

  李世民双目射出坚毅之色,沉声道:“事不可为,咱们速速返回太原,另筹兵器铠甲。轻易击溃三娘的人马,非当世兵法大家难以办到,连我都不行。”

  柴绍惨兮兮的上前,老实道:“排兵布阵的是李靖。”

  轰!李世民在忍不住怒吼,一剑劈断旁边的石块,怒道:“我早说李靖是当世帅才,不可怠慢。为什么还将他迫的丢官罢职、流落江湖?”

  长孙无忌道:“李成骁勇狡诈,彭城非久留之地。是该尽快回太原,告知国公尽快做出准备。至于三娘子,另差人打探……若是被俘,可出钱赎回。”

  李世民叹了口气,霍然定住心神,平静下来,大声道:“窦威留下当使者,庞玉护卫,柴绍你负责金钱,一定要把三娘救回来!”

  “是!(遵命!)”窦威、庞玉齐声领命。

  柴绍也表决心道:“世民放心,无论多少钱,我都愿意出。”

  李世民没有回头瞧他,最后看了眼东溟派的舰队,便勒马离去,直奔北方。

  长孙无忌给骑兵将领传达命令,最后神色冷酷道:“柴绍,三娘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后果你承担不起,柴氏也承担不起。好自为之。”

  柴绍浑身一个激灵,像是被恶狼盯上般,却只能重重点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