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隋末争雄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托付江山

隋末争雄记 南阳野人 3878 2020.10.14 12:10

  漫漫黑夜,终有尽头,新的一天到来。

  江都城,南临大江,东西岗峦起伏,风光怡人,自古便是江淮第一胜地,皇帝行宫更是富丽堂皇。

  但现在陡然变得杀机四伏,暗流汹涌,因为天下形势忽然生变。

  十月初六,宇文阀新阀主,许国公宇文化及联络诸多骁果禁军将领,准备发动兵谏,携众西归东都洛阳。

  许国公府内,宇文化及召集亲信,布置起兵计划。

  宇文化及虎视众人,道:“二弟,现在天下各地军情如何?”

  宇文士及智珠在握,道:“自然是天下大乱,良机已至!我接到飞鸽传书,晋阳(太原)李渊于三日前起兵作反,进攻关中,直指西京大兴(长安)。中原瓦岗军,李密连场大胜,但为王世充所阻。河北窦建德逞威,与幽州罗艺互有胜负。现在只要大哥起事,挟天子以令诸侯,统帅二十万骁果禁军西归,破李密入洛阳,定鼎中原,这天下就是我宇文阀的啦!”

  宇文士及字有仁,四十出头,娶杨广之女南阳公主为妻,诡诈多谋,阴狠毒辣,乃是宇文阀的智囊,在江湖上被称为“毒士”。

  宇文化及抑住兴奋道:“昏君的情况如何?他甘否做个傀儡?”

  宇文士及哂笑道:“不甘又如何?倘若杨广不识相,就宰了他,嫁祸给独孤阀,令立新君。反正独孤峰那厮已经在与江淮军勾勾搭搭。”

  宇文无敌道:“父亲,二叔,有一件事得注意,江湖上盛传重瞳子现世,得到了杨素所遗的杨公宝库,此人不可不防。”

  宇文士及道:“当年杨素久有篡逆之心,留下兵甲给儿子。只是杨玄感不争气,要是他能忍到今日,咱们宇文家也要避让重瞳子的霸王神威。至于如今又冒头的重瞳子,乃一个浮萍浪子,不值一提。”

  武贲郎将司马得堪插言道:“杨玄感勇冠天下,虽死而威名犹存。倘若这个重瞳子也得到门阀支持,那绝不容小觑。”

  宇文化及冷哼道:“若是杨玄感复生,某自当退避三舍。现在谁也挡不住我宇文氏的霸业,传令各营整备兵马,等我号令,进攻江都行宫,活捉昏君!”

  宇文成基忍不住道:“各营兵马都好说,只是大哥成都的霸字营当作何处置?他对昏君忠心耿耿,若是之心父亲谋划,绝不会同意。”

  宇文成基是宇文化及的第三子,武道通玄,文亦知名,乃是年轻一代少有的俊杰,年方二十就当了千牛备身统领,深得宇文化及喜爱。

  就连闭门修养的上一代阀主,宇文伤都曾亲口赞许:“成吾家业者,此子也。”

  宇文士及拍台笑道:“成基,你是大兄嫡子,等宇文家大业有成,就天然的是太子。平时成都与汝最善,霸字营就交给你处理。”

  宇文化及愤然道:“成都那个逆子,满脑子忠君为国的一套,简直像吃了迷魂药。”

  宇文成基笑着安慰道:“父亲息怒,大哥的事交给我来办。”

  这时宇文智及从外面回来,道:“大兄,“知世郎”王薄、“凤鸣王”李子通来投,愿奉咱宇文家为主。”

  宇文化及豪气上涌,长身而起道:“做得好。成基,摆酒席,我要宴请骁果军诸多将领、朝中百官和来投靠的豪杰。“

  “是,孩儿这就去安排。”宇文成基转身离座。

  宇文化及的众多党羽,各个摩拳擦掌,兴奋不已,自觉大局在握。

  ……………………………………………………………………………………………………………………………………………………

  李成探知宇文化及的动作,便找到裴蕴商议对策。

  裴蕴叹气道:“十年前有人给老夫看相,说我虽有宰相命,但山根有缺,嘴角煞气过盛,过不了五十一岁这个关,会有家破人亡之灾。所以我遣散家人,恣意放纵,不理家国危亡,天下变动。“

  石青旋劝道:“所谓天灾,多是人祸。叔父怎可尽信江湖术士之言,”

  裴蕴双眸流露出无比怀恋的神色,苦笑道:“你们有所不知,这个术士是慈航静斋斋主梵清惠,且与我有过一段交情,她的才华老夫是钦佩不已。”

  石青旋心头剧震道:“她真的这么厉害吗?“

  裴蕴追忆往事,点头道:“不错,梵清惠的才华,只有你娘碧秀心能比。不同的是,你娘的才华在于文韬武略,治理天下。梵清惠的能力在于星象数术,谋算人心。”

  他伸手拍着李成的肩膀,道:“若非你横空出世,老夫的命就真的如梵清惠所说,分毫不差。”

  李成哈哈笑道:“天意莫测,岂能尽算?尚书有云: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天意在于人心,只要我们同心协力,天命就可以改变。慈航静斋并非不可敌,梵清惠亦非天人转世。”

  裴蕴半晌才恢复过来,振作精神,道:“我带你去见天子,先给你谋得一个职位,好掌握兵权。”

  下午时分,左相国裴蕴的马车往江都行宫驶去,车上载着李成和女扮男装的石青旋。

  路上裴蕴真正摊开心怀,解说厉害,道:“宇文阀除却明面上的力量,还有一个大高手。此人便是宇文述,他很早就从官场中抽身,潜心武道,创出的玄冰劲威震武林,名头仅次于宋阀的天刀宋阙。不说其他,单从栽培出宇文化及、宇文士及和宇文智及三兄弟,便可推测其人有多厉害。”

  李成道:“若非叔父提醒,我还真忽视了此人。”

  裴蕴接着道:“宇文述早年历任朝廷高位,爵至许国公,位极人臣,生有三子,宇文化及居长,接着是宇文土及、宇文智及。然则近二十年来,隐居洛阳旧宅,所处之地简朴粗陋,平日不要任何婢女服侍。权力不能动其心,美人不能易其志,据传玄冰劲已练至“冰封千里”的化境,此番若是其人前来,必然有一番恶战。”

  李成倒吸一口凉气,道:“照此说来,此人武道修为已然无限接近大宗师境界。”

  裴蕴道:“若是青旋他爹无恙,自然能压服宇文述。只是如今……怕是胜负难料。”

  李成道:“这一仗由我来打!若是连宇文述都对付不了,将来怎能对抗慈航静斋?我答应过青旋,保护她哩。”

  石青旋犹豫片刻道:“让我去见他,请那个人出手。”

  李成笑道:“青旋放心。我从来不打无把握之战,今趟一定能解决宇文述,将整个宇文阀连根拔起!”

  外面的马车停下来,不知不觉已到行宫宫门外。

  裴蕴的马车自行驶往另一处宫殿,李成则由两个太监引路,直接去见大隋天子杨广。他被石青旋激发的自信豪气,在踏入江都行宫后,被那庄严肃穆的气氛压得逐渐低落。

  经过九曲十八弯后,又过五重看似没有守卫的门户,太监停了下来。

  忽然传旨太监高呼道:“裴相国举荐的李成到!”

  宫殿大门无声无息的打开,又是两名太监出迎,锐利生辉的眼睛扫过,登时使他生出无法隐藏任何事物的感觉,比直接搜身还管用,不由猜测这两个太监的武道决计不弱。只不知他们的修行法门是哪派。

  想到即将见到第一个天子,李成只能收拢心神,硬着头皮走进去。

  大业殿高大宏伟,龙椅上一个高大的人影正在朝南的书桌前据案而坐。除了正中的大书桌外,四周全是高过人身的大书柜,放满宗卷、文件和书籍。

  那坐在书桌的人正闭目养神,身裁雄伟,穿一袭绣着九条金龙的明黄袍服,头顶高冠,自有一种威压苍生的王者霸气。

  ——这人便是大隋天子杨广。

  听到足音临近,杨广蓦地抬起头来,似一头睡龙从昏暗中醒来。

  他面目俊秀,隆准大耳,若以相术来看,乃是典型的北人南相,长上短下,看起来充满着威严和魅力。

  李成不得不下跪行礼,道:“草民李成参见圣人天子!”

  杨广端坐案前,目中精光闪烁,上下好好打量了他一番,才声音低沉道:“裴蕴说的没错,你果然是个人才。哈哈,平身!”

  杨广也站了起来,此时又是另一番气势,身子笔直,龙行虎步,气概迫人,稳稳压了李成不止一筹。

  李成这才跟着起身,受到气机牵引,不由自主的霍然抬头,直视杨广,隐隐生出一个念头:彼可取而代之!

  李成连忙收拢精神,惶恐道:“皇上……草民……”

  杨广这一刻亦是双眸神光点射,看着李成好一会,才意味深长的笑道:“好的很,朕欣赏你这对眼睛里明亮的目光。”

  李成心头凛然,却又忍不住道:“皇上欣赏我?”

  不知为何,他忘记了杨广是个暴君,喜怒无常的事实,竟然自称“我”。

  杨广挥手斥退近侍,傲然道:“朕之所以能当上天子,镇压各大门阀世家,并非武功谋略天下第一,而是朕曾经也有对明亮的眼睛,能分辨忠奸镇压不服。因为没有人能忤逆朕,所以天下才会在朕掌中。”

  李成心道:“正因为你刚愎自用,才会闹得天下皆反。”不由沉默不言,避免冲撞天子。

  岂知杨广竟似看穿了他的心意,嘿嘿笑道:“你不必掩饰听到的不敬之语。朕既然允许裴蕴带你来,就对朝中之事有所预知。哼!谁人要谋反,谁人是忠奸,朕,一清二楚!这天下,没有人能瞒得过朕!”

  李成愕然,面前这个智谋过人,威严十足的天子,真的是哪个留下千古骂名的暴君吗?抑或者是回光返照?

  “陛下召我至此,不知有何吩咐?”

  杨广霍傲然卓立,冷酷道:“朕传你来,是要以大事相托,本来拿不定注意,可是见到你后,终于下定决心。哈,朕要临终前给这天下再落一子,小子,上前听封!”

  李成给杨广迫得无路可退,只得吁出一口气,单膝跪地,使出拖延之词,道:“臣,臣才疏学浅,难挡大任。圣上何以如此信任小子?”

  杨广霸气道:“因为你的眼神像二十年前的朕,还有跟朕有一样的东西,那就是泼天野心!有泼天野心,便可做的成皇帝,可成就万世不拔的大业!”

  李成呆住了,他只觉的惶恐,现在在行宫里,若是皇帝要杀自己,那绝无幸理。

  杨广的兴致像是决堤的黄河之水,疯狂而不可抑制,竟然大谈帝王之术,冷冷道:“从前朕以为打江山难,现在始知守江山更难。为君之道,要断情绝义,从利益出发,绝对冷静。可惜明悟的太迟,哼!朕今日将出云公主许配给你,加封汝为天下兵马大元帅,新唐王,统兵讨贼!朕,要你重振大隋!”

  疯了,彻底疯了!

  李成嗫嚅道:“这个嘛!嘿……臣做不到,不行的!!”

  杨广忽然变色,以不容拒绝的语气道:“朕的决定,无人可以反对。朕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

  “那个石青旋,裴矩的女儿,允她当陪嫁。你若不从,朕现在就杀了裴蕴全家!”

  李成遍体冷汗,进退两难。

  杨广一拍龙椅扶手。

  轰隆!地下机关启动,李成掉进一个囚牢中。

  “好生思量!”

  接下来,杨广仍旧坐在龙椅上,很快有隐隐的歌舞声传来,极尽奢靡。

  ——这才是杨广的常态,骄奢淫逸,酷烈暴君。

  但李成心却沉下去,他不知道杨广到底作何打算,只能将长生诀提升至最高境界,筹谋脱困之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