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隋末争雄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天人杀劫

隋末争雄记 南阳野人 3920 2020.10.19 17:01

  石之轩负手立在乾阳殿的屋顶飞檐上,周身黑白二气流转,把江都城的杀气、死气、怨气尽数吸纳,然后灌注到大殿内,让宇文化及和他麾下叛军全部陷入疯狂的嗜杀状态,血洗了整个隋杨血脉和文武百官。

  不死印法,不在此岸,不在彼岸,我在中间,手执生死,轮转众生命运。

  ——这就是邪王一怒,流血漂橹,恐怖无边的地方。

  石青旋辞别叔父裴蕴,循着痕迹找到父亲所在,心中一片悲哀。今趟,算是彻底明白了石之轩为什么有“邪王”的称号。

  她娇躯轻扭,飞上屋顶,轻声道:“莫要在杀,莫要在杀了,好吗?”

  石之轩因道心有缺,造成了出世和入世的两种不同面貌。

  出世的他,是一个隐士,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入世的他,是一个纵横家,杀戮果决,苍生为棋。

  石青旋今晚之前见到的石之轩,都是出世状态下的隐士,是慈父。但现在见到的是不动声色,借刀杀人,屠戮全城的魔王。

  邪王石之轩蓦然一震,回过头来,杀气尽消,凝视着石青旋,满是慈爱怜惜,幽幽道:“所有王朝霸业的衰落之日,都是白骨累累。新一朝的建立,同样要在战火中孕育,青旋啊青旋,你何苦要跟着那臭小子趟入这滩浑水?”

  石青旋呆了一呆。

  她是个热爱音律和出世的宅女,现在却卷入了红尘旋涡,认真思索一会儿,沉吟道:“这就是娘让我入世的缘由,经历红尘才能看破红尘,所以我遇上他,不后悔。”

  石之轩只能叹气,抬手指着远处佛塔方向,平静道:“只要那臭小子能从宇文述手上活下来,爹今后便去帮他。”

  石青旋知道强求父亲出手不得,就镇定下来,道:“你说话算数,青旋就不出手,只在此等候成败结果。”

  石之轩立身黑暗,不再言语。

  …………………………………………………………………………………………………………………………………………………

  佛塔之巅,宇文述掌携风雪之力,似慢实快的分两路击出。

  “砰!

  寇仲给震得向下跌去,却得到徐子陵从下方而来的援手。

  两人真气勾连,寇仲下落速度一缓,身悬虚空,哈哈一笑,刷刷接续劈出两刀,往与天上雪花融合为一的宇文述斩去。

  三丈方圆内的雪花被惊涛骇浪般的明黄色刀光带得旋动起来,更添声势。

  寇仲立身在这风雪漩涡的中心点,逆伐而上,状若天神。他不再是那流里流气的痞子,而像是一位气吞万里的霸主。。

  仿若井中月前任主人刘裕活了过来。

  下方和李成和徐子陵都大为惊异,喝道:“好!”

  宇文述首次变色,从背后擎出神兵‘断玉寒’,闪电劈下。

  只见空中断玉寒刃显白光,井中月黄芒蒸腾,一个照面竟是生死相搏之局。

  断玉寒前任主人恒玄,与井中月故主刘裕,乃是生死大敌,此刻两把神兵再遇,各自绽放出前所未有的威能。

  寇仲却是心中叫苦,此时绝不能若退走,当即暴喝一声,双手握刀上寮横扫。

  “当当”之声不绝于耳。

  宇文述占据地利,玄冰劲营造出漫天雪花,手中宝刀忽快忽慢,招招进逼,仗着强大的修为,要致对手与死地。

  寇仲杀得起兴,发出厉啸,刀势幻作长虹,冲破雪花,向宇文述直击而去。

  双刀相交时,宇文述的断玉寒像是有生命了般,吐出一缕寒气,顺着井中月侵入蔓延过来。

  寇仲闷哼一声,身体像被冻僵了般败退,“咔嚓”声中,胸膛衣衫被冰霜覆盖,朝下方跌落。

  徐子陵倏地现身半空,扯着寇仲躲开追杀,叫道:“宇文老贼,看你身后!”

  宇文述不以为意,刀光一收,就要再度占据佛塔顶端高位。

  突然侧面一道杀机乍现,却是影子刺客杨虚彦如黑鹰般掠至,宝剑出鞘,一左一右、一前一后,幻化出四道身影,各持宝剑当胸刺到。

  魔幻身法!幻剑四杀!

  这突兀杀到的袭击,速度气势,均达第一流高手的境界,迫得宇文述不得的放弃佛塔立足之地,他冷哼一声,飘然下坠。

  不过宇文述双足刚落地,就陷入更大的危机中。

  多情公子侯希白的美人扇,阴葵圣女绾绾的天魔刃,塞外苍狼跋锋寒的十字刀剑,几乎不分先后从左、右、前三个方面,攻击杀到!

  李成、寇仲和徐子陵,则在旁压阵,虎视眈眈。

  欲成天人,先渡杀劫!

  宇文述此刻才展现出半步大宗师的厉害,断玉寒刀光一扫,凌冽的寒气将方圆十丈内变成了冰天雪地,连再外围的李成、寇仲、徐子陵等三人也被卷了进去。

  断玉寒宝刃上爆出前所未有的雪花,嗤嗤嗤,刀气漫卷,射向扑杀过来的侯希白、绾绾和跋锋寒三人。

  侯希白最先与宇文述的断玉寒正面交锋,只觉对方劈过来的宝刀带着一种冻彻万物的诡异寒气,教他无法有效抵御,更惊人的是刀未至,刀气所凝的雪花先到,若是抵抗不住,非给冻伤五脏六腑不可,何况还有后面杀伤力更大的刀刃。

  在这生死关头,侯希白立即反攻为守,美人扇挥舞,交叉作十宇,“嘭嘭”闷晌、接着了宇文述这夹杂了雪花的惊天动地的一击。

  无可抗御的玄冰劲透而下,侯希白竟不得不坐马沉腰,以化劲道,脚下厚达数尺的砖石立时“砌”的一声裂碎,冰晶四溢,远看去就若宇文述一招把侯希白冻成了冰雕。

  幸亏跋锋寒的刀剑齐到,狂喝中,急速刺向宇文述周身要害。

  宇文述一声长笑,脚踏奇步,如车轮旋转,断玉寒急速弹起,刀光再闪。

  锵!

  跋锋寒左手钢刀断裂,干脆弃刀,全力使剑,方才避免了受伤局面。

  绾绾轻笑声中,天魔刃似蝴蝶振翅,轻轻划向宇文述后背。

  “蓬!”

  天魔刃和断玉寒交击。

  宇文述卓立不动,绾绾却全身一震,急退后撤。

  倏地宇文述以玄奥之极的步法移前三步,刀光一闪,疾取绾绾脸颊。

  绾绾给他冰寒森冷的刀气震得双臂发麻,见对方攻击又到,使出压低箱本领,天魔刃回收,天魔力场散开,黑色魔网向波浪般铺开,“蓬”的再挡了一击,这回不再硬抗,反而徐图撤离。

  宇文述大赞道:“好本领!天魔力场刚柔并济,竟然能接老夫两招而毫发无伤。”蓦地寒气大盛,幻出朵朵雪花,催发刀气,铺天盖地的向绾绾卷去。

  绾绾见抽身不得,心中发狠,天魔刃划出一片黑网,悍然反击过去。

  寇仲和徐子陵打个眼色,均是被宇文述的玄冰劲惊讶,如此盖世绝艺,实是不逊长生诀多少。

  两人呐喊着,同时加入战局。

  就在这时佛塔上方,扑空的杨虚彦亦跟着厉喝,影子剑法若幽灵般展开,瞬间向下方罩去,往宇文述头顶刺击。

  宇文述哈哈大笑,道:“嗟尔小辈,也来受死!”

  断玉寒灌满真气,先将绾绾的天魔刃荡开,把她震得向外抛飞。而返闪电回防,让寇仲和徐子陵的进击无功。

  再接着全力一刀向杨虚彦战去。

  李成和恢复过来的侯希白,见宇文述仍然游刃有余,哪敢迟疑,亦分从两路夹攻。

  酣战至此,当世七大年轻高手,影子刺客杨虚彦、多情公子侯希白,天魔圣女绾绾,塞外苍狼跋锋寒,双龙寇仲、徐子陵,重瞳李成,纷纷出手,但都是只有招架之力,而无克敌之策。

  只从这点,便可看出宇文述这位半步大宗师的厉害。

  若是给他渡过天人杀劫,必然有挑战中土第一人宁道奇的资格。

  宇文述的玄冰劲改易天象,冰雪之力肆虐,再辅以刀法,动辄就能轻易击败任何一位高手。

  现在谁都知道在场者需同心协力才能对抗此人。

  在其他人的攻击到达前,宇文述向杨虚彦打出了犹如穿花蝴蝶般轻柔的三掌,把他幻影重重的剑法破去,然后断玉寒刀光骤发,硬生生抢入影子剑法破绽里,一刀劈向杨虚彦,要将这个讨厌的刺客彻底斩杀。

  在这种生死关头,杨虚彦想都不想,身躯挪移半尺,立刻爆发绝招,再度幻出两朵剑花,死命挡阻击。,

  锵!宇文述凌厉的一刀竟被他化去。

  不由仰天一阵长笑,道:“好剑法!”任杨虚彦吐血逃开,也不追击,回刀固守,刀光有如铜墙铁壁,没有丝毫空隙,霎时间挡了其他人的进攻。

  这时他左手屈指点在跋锋寒斩玄剑的锋尖处。

  跋锋寒催发剑气,只觉内劲如毛牛入海,消于无形,无法给予敌人半点杀伤。

  宇文述刀刃回切,竟竟硬生生把跋锋寒拖得往左边撞过去。

  寇仲和徐子陵离得最近,大惊失色下,分由分说扑上去抢救。

  眼看跋锋寒就要遭遇毒手,这悍勇的草原汉子,怒喝一声,弃剑用拳,虎躯一震,竟然摆脱了宇文述的牵引,横移两步,大手一探,捞会宝剑,刷刷刷,迅疾挥剑,“锵锵”两声,施出玄奥招法,竟也挡开了宇文述鬼神莫测的杀招。

  “都退下!”李成大喝,然后道:“布七星阵!”

  剩余六人都是聪明之士,当即各自抢占星位,将宇文述困在垓心。

  杀!此时李成率先出击,七星宝刀上场就施展出五连击,水、火、木、阴阳刀光次第闪烁,一时间劲气纵横,嗤嗤嗤,如千军万马般向宇文述杀去。

  接着出击的是寇仲和徐子陵,两人各展奇能,水火相济,直取宇文述左右肋骨要害。

  宇文述终于为之动容,断玉寒反击,先后撞开李成和寇仲的刀气,然后斜挑向上,竟在重重虚影里劈中徐子陵的拳头。

  徐子陵双拳倏地消失不见,藏到袖子里,拟出不攻之势。

  宇文述反击落空,这时侯希白的美人扇,杨虚彦的影子剑、跋锋寒的斩玄剑几乎不分先后急速杀至。

  宇文述面容容古井不波,断玉寒高举横在头顶,猛然站定,环绕周身,迅猛一划,挡住所有攻击,然后又在最后关头格开了绾绾的偷袭。

  宇文述这下首次负伤,魔躯剧震,往后一晃,知道必须得施展终极杀招了。

  他将宝刀一横,左手抚刃,低吟道:“很好,你们能将老夫逼迫到这种地步,足以自傲。”

  然后踏前三步,喝道:“冰封千里,杀!”

  崩崩崩!

  断玉寒宝刀寸寸碎裂,化成无数朵雪花,夹在在真正的风雪中,向四面八方激射。

  宇文述这一招发出后,像是老僧悟道,双眉低垂,眼观鼻,鼻观心,漫天的风雪散发着绝寒之气向四周蔓延。

  雪花朵朵,将所有人笼罩。冰封万物,绝杀一切生机!

  这一不是任何刀法剑招,而是融合了天地之力的自然风雪,谁人能抗?谁又能挡?

  李成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他大喝一声,道:“助我!“七星汇聚!”然后全力运转重瞳之力,盯着漫天雪花,劈出了无数刀。

  这一刻他就像是变成一尊千手百足的佛陀,似攻而非攻,刀光盛开,斩风雪护众生。

  其余六人中,寇仲和徐子陵毫不犹豫的将真气向前传去,跋锋寒犹豫片刻,亦将自身真气渡过去。

  侯希白和杨虚彦想到师父石之轩的命令,也是不敢迟疑,将各自真气向前面之人身上传过去。

  绾绾仿若精灵一般,轻叹一声,双掌按在侯希白背上,也将天魔真气传输过去。

  轰隆!

  双方交手中央空气激荡,将佛塔炸裂,整个局面彻底陷入混乱中。

  谁胜谁负?谁生谁死?

  杨吉儿等的望眼欲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