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隋末争雄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克敌离间

隋末争雄记 南阳野人 3564 2020.10.06 12:42

  一个时辰后,李成吃完两条烤鱼,正在休憩,突然见到空中一只苍鹰掠过,心头泛起被监视的感觉,显然是敌方的搜寻手段。

  他养足精神后,便继续向东前行,不疾不徐,长生诀自发运转,身心舒畅。

  李成知晓此方世界乃是武道称雄后,便苦练武技。在大兴城潜修时,以飞鸟、蝴蝶练剑,每日观察鸟类飞翔轨迹,参悟弧形发力至理,融于心中,三个月便能从任何角度斩杀大雁、蝴蝶。六个月后下江南,得长生诀,决战李密,刀法终于登堂入室。

  今日遇敌追杀,正好用以试刀。九月九日,重阳佳节,日正当午。

  李成在一座小城前驻足,心中警兆乍现。他感觉到城门后有两股至强至锐的力量,正在等着自己踏入城门,自投罗网。这两股杀气,一刚一柔,阴阳环抱,比为当代高手,以自己当下的功力,虽能稳胜一人,可若是在狭窄地段陷入夹击,必是生死莫测。

  兵法有云,当制人而不制于人。

  在城门后埋伏的是二凶契丹杀手符善和三凶妖人付彦,他们以准备后弓箭和利刃,只要猎物踏进城门,便发动攻势,务求一击中的。

  哪知李成已生出感应,他大喝一声,拔出七星宝刀,一击刺在城墙上,借势腾空,闪电般的飞向城头。

  符恶看也不看,弯弓射出三支重箭拦截,然后整个人如苍鹰般掠起,手持狼牙棒,带起一阵恶风,踏着城头砖石,狂猛霸烈的杀去。

  另一人符彦也飞扑而出,双手各持吴钩,长短交错,嗖嗖嗖的刺向李成,看似缓慢,实则极快,转眼就迫近两丈范围内。

  杀气横生,他们绝不容猎物占据城头地利。

  李成毫无惧色,长啸一声,斗志昂扬,手中刀光暴涨三尺,几乎不曾在城头停留片刻,人随刀走,凌空扑下,直取凶徒符恶。

  符恶大吃一惊,没料到对方如此悍勇,他本以为李成会遭遇符彦的夹击,怎知敌人抛却地利,全力对付自己。

  当下凶性勃发,不闪不避,狼牙棒砸出,尖啸声大震,岂知砸中刀锋后,自己凶猛的力量如泥牛入海,明明是至刚的刀势,劲力却是至柔。

  符恶还在疑惑中,敌手刀锋生忽然又升起一股霸道的寒气,将他的劲道全部反击回来,不得已仓促发力抵挡。可惜他第二次挥动狼牙棒本就力道不足,手臂经脉立时被刀气所伤。这还不算完,李成的刀刃生第三重劲气爆发,轰隆,将符彦连人带棒劈落城下。

  符彦错估形势,非但三箭未中,还落得负伤不轻。他一生征战无数,从未遇到如此强劲怪异的对手,当即沉下心来,狼牙棒摆开架势,准备发动第二波攻击。

  李成方才施展长生诀奇功,水、火、土三种真气连发,劲气三变,打败凶徒,争回主动。当即回身,宝刀横切,刚柔转换,直取符彦的双钩。

  符彦吴钩白光灿灿,杀气漫天,像是渔翁收割鱼儿般步步紧逼,眼看得手在即,换了一般高手刚应对过一个强敌,真气绝不会恢复的这么快。

  李成意志如钢铁般坚强,雄壮的身躯在阳光下散发着强大的力量,宝刀橫于胸前,真气流转,化作一蓬青光,劈向符彦头颅。

  符彦冷声一声,吴钩分取敌手咽喉和前胸,发动了绝杀一击。

  李成看似要与对手硬拼,待吴钩锋芒及身时,猛然一个旋转,背向符彦,以肩挡刀。

  符彦吃惊下,不急思考,一队吴钩闪电般击在李成后背,不料真气吐出,敌手背部真气刹那间连震三次,将之吸纳的干干净净。

  待符彦想要凭借吴钩锋芒杀敌,李成以接着他的吴钩连击之力,双手握刀再度凌空跃下,直劈符恶头颅。

  符恶挺棒拦击,刀棒相交,崩崩崩,粗大的狼牙棒寸寸断裂,胸口恶气反噬,哇地狂吐鲜血。

  李成以长生诀奇功,将符彦拼尽全力的一击,转嫁到自己刀刃上,然后奋起毕生功力,一刀劈出,霸道绝伦,斩断了凶徒符恶的兵器。

  符恶第一个照面就受伤不轻,第二次下又被重击斩断狼牙棒,护体真气溃散,肝胆俱裂,大骇之下,连忙运起保命之法,转身就逃。

  李成拼着行险一击,为的就是此刻,刀光再盛,如神龙探爪,噗嗤一声,从符恶后心刺入,收割了此人小命。

  符彦吴钩刺中敌手后背,心中狂喜,哪知刚划破对方衣衫,就被敌手以阴柔之力吞吸真气,继而借力斩杀了同伙符恶。

  杀!杀!杀!

  符彦知道情况不妙,当即疯狂催发吴钩攻击。

  李成两刀斩杀了符恶,再无顾忌,身躯一晃,调转刀锋,迎向符彦的第二轮攻击。

  符彦只见敌手的刀势在吴钩锋芒前急速刺出,一下斩中自己的双钩,被诡异的三股力量一带,几乎兵器拿捏不稳,要跌下城头,大惊之下,硬生生抽身后退。

  李成长笑一声,像快箭一般急冲,宝刀电闪,劈向面前的凶徒。

  符彦只得使出压低箱的本事,吴钩似双头蛇般一收一缩,真气灌注,拼命硬挡。

  嘭!李成长生诀真气再度发威。

  符彦全身剧震,喷出一口鲜血,朝城下坠去,转眼没入人流不见踪迹。

  李成卓立城头,宝刀归鞘。竭尽全力,终于得胜,不由大为欢喜,总算破去了李密的第一招后手。

  可惜背上衣衫破了两处,随风飘扬,不太美观。

  李成走入县城,买了套黑色武士服换上,然后寻了一处客栈酒楼,登上三层,临窗而坐。他边喝酒边运气调息,默运长生诀,总结经验,体悟真气变化。

  直到下午,他将要离去时,忽然天气大变,雷雨交加,天地一片苍茫,只能暂时栖身于此。

  …………………………………………………………………………………………………………………………………………

  沈落雁领着符难、符真冒雨而行,推门而入,跟着来到了福安客栈。

  雷雨交加下,客栈里聚集了不少人,此时情况颇为诡异。

  这间客栈大堂在中午时被人包了下来,堂前放了一口棺材,案上新立一块灵牌,上面写着“先夫江霸”几个黑漆白字。

  十二个黑衣武士,团团侍立,另有一位年约三旬的美貌妇人席地而坐,一个二八芳龄的婢女跟着侍奉。

  这些人见到沈落雁等三人,都有些紧张,特别是用眼神盯着符难。

  在大堂角落,还有个身形颀长的文士,四旬左右,背插长剑,显得颇为落拓。还有一个商贾模样的胖子,手握两枚铁胆,滋滋滋转来转去。

  这落拓老书生放下酒盏,抬头对沈落雁道:“原来是瓦岗寨的“俏军师”,今晚这里乃是大江帮的生死约战之地,阁下请不要趟这波浑水。”

  沈落雁俏脸含煞,冷冷道:“满城风雨,只求方寸避雨之地。本军师另有要事,你们的是,我绝不过问。”

  那个手里把玩着铁胆的胖子来历不凡,忍不住冷哼道:“李密来还差不多,沈落雁,你如还想活命,须马上离开。”

  大堂内除了那低垂臻首的白衣妇人外,都表露出不友善的神色。

  只有那背负长剑的文士皱了一下眉头,沈落雁看在眼内,知道这里以此人眼力最高。

  她尚在犹豫,付难已经大模大样的抢到一个桌子,长白四凶行走江湖,靠的是凶恶,哪里会吃这一套。

  “放肆!胖子厉喝。”

  当即有两个武士扑出去,挺剑击刺。

  劲风霍然扑面而至,符难端坐不动,右肩奇异的高速摇摆几下,劲气迸发已将两个正面袭来的黑衣武士震得倒飞回去,噼里啪啦撞到一片桌椅,倒地不起。

  “布阵!”剩下的十名武士,迅速拔剑出鞘,移行走位,列阵待发,将符难、符真、沈落雁等围起来。

  除了白衣妇人,白衣婢女不动,那个老书生和胖子仍在秀手旁观。

  江夫人柔美的声音响起道:“且慢,沈军师,我并非有意与瓦岗为敌。今日到此,乃是为追杀一个人。”

  那江夫人抬头说话,这才露出张秀美端庄的俏脸,肌肤如玉,艳光不在任何美女之下。

  沈落雁喜道:“追杀敌人?那联手最好不过。”

  江夫人道:“落雁妹子要杀何人?不如说来听听。”

  李成恰在此时出现,朗声道:“李德光在此,瓦岗军的狗崽子,要杀我就放马过来!”

  就在此时,门外又是一阵脚步声从远处急速传来,到了门口倏然停滞,显出这人高超的轻功,使白衣妇人一方各自心下骇然。

  众人一齐惊觉,老书生大喝一声:“谁?”

  嚣张的声音响起,一个高大英伟,头扎红巾的青年走了进来,他一身黄袍武士服,左刀右剑,年约二十出头,形态彪悍之极。

  “跋锋寒前来拜庄!”

  李成不由哑然,这人的气势竟然隐隐不在自己之下。

  “杀!”白衣江夫人一声令下,十个黑衣武士,十把长剑构成一片剑网,向跋锋寒卷去。这十人的剑阵,显然是千锤百炼,威力惊人。

  跋锋寒哈哈一笑,刀剑齐出,迎向从不同角度刺来的十支长剑。

  ……………………………………………………………………………………………………………………………………………………

  沈落雁则趁乱逼近李成,对符难、符真喝道道:“动手!”

  岂知符真不为所动,反而一指点来,封住了她的周身穴道。

  沈落雁大为惊讶,娇叱道:“符真,你做什么?还不出手杀重瞳子?!竟敢背叛密公!”

  符真嘿嘿冷笑,似悲似喜,冷冷道:“背叛?某岂会五斗米而折腰?李密,老子从来没效忠过他。因为某要找回自己的名字!”

  说到这里,眼神如电,扫过李成脸上,看新投效的主公作何选择。

  李成取下腰间玉佩,以手做刀,并指如风,在上面刻下“左将军府从事”,掷向符真。

  ——这代表他任命的官职。

  这是从沈落雁一行进入客栈后,他便准备的策反大计。

  因为见到符真的刹那,他便知道重瞳观察到的吉气在哪里。

  符真接过后,摩挲几下,收敛情绪,单膝跪地道:“刘长卿见过明公!”

  沈落雁拦住要动武的符难,对符真道:“区区一枚玉佩就值得你投效?符真,不,刘长卿,你若想做官,本军师可以任命你为百夫长。”

  哈哈哈——百夫长?

  符真,真名为刘长卿的白衣秀士,发出一阵狂笑,震得满场皆惊!

  连白衣江夫人那边的战斗都暂歇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