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隋末争雄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生死碰撞

隋末争雄记 南阳野人 3909 2020.10.25 22:33

  江都行宫,乾阳大殿。

  宇文化及和宇文智及两兄弟看着倒在血泊中的昏君杨广和随驾文武百官,两人均是面色凝重。

  宇文智及皱眉道:“大兄,咱们被人算计了。现在百官也被杀,局面已不好控制。”

  宇文化及冷哼道:“能摧人入魔的本事,除了邪王石之轩,别无他家。裴蕴这老狐狸今趟提前离去,肯定不会束手待毙。闻喜裴氏、江南虞氏两家都想晋升为新的门阀,那就随他们的意。”

  宇文智及心中一动,道:“大哥的意思是?”

  宇文化及猖狂道:“咱们率军还归洛阳,立国称帝,到时候,朕仍以裴矩和虞世基为宰相,看他们舍不舍得荣华富贵。”

  宇文智及沉吟片刻,道:“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但是邪王石之轩喜怒无常,对我们实在利害难分。不知为何,弟方才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有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

  宇文化及道:“石之轩不是要铲除慈航静斋和佛门四大圣僧吗?答应他!只要咱宇文家江山在手,不怕他不上钩。”

  宇文智及点头道:“兄长高见,如此以来,咱们也算多出个帮手。眼前的形势十分清晰了,只要控制了二十万骁果禁军,李密的瓦岗百万大军,也能斗他一斗。好在兄长早有安排,局面对咱家还是有利的。”

  宇文化及道:“那当然。我来控制行宫,清洗顽固分子。你回家安排人手接应,等控制住大军后,再找石之轩谈判。”

  宇文智及笑着道:“兄长保重,弟去也。”随后强忍伤势离开江都行宫。

  宇文化及许诺道:“好!等大功告成,宇文家的皇位兄终弟继,你便是我大许下任皇帝。”

  呜呜呜——号角长鸣,隶属于宇文阀统领的禁军再度集结,向仍有反抗的地方杀去。

  …………………………………………………………………………………………………………………………

  出云公主杨吉儿像猫儿般缠着李成,狠狠道:“宇文家的畜生都该死,他们,他们竟然害了我父皇和母后……呜呜呜。你替人家报仇,吉儿今后什么都听你的,好不好?”

  李成拿起一块肉饼,把她推开少许,道:“丫头,莫哭。你的仇就是我的仇,咱一定活剐了宇文化及。不过,报仇也得先吃东西,攒足力气。”

  杨吉儿收住眼泪,啃了两口,抬起头来,道:“我知道,我知道。咱们吃饱喝足,就提刀把宇文化及全军杀个干净,鸡犬不留!”

  李成暗叫要命,这女人本就生的花容玉貌,与自己有过情缘,现在遭遇大变后,更像是一朵带刺的玫瑰,若不能安抚好,后果不堪设想。

  于是跟着吃了两张饼,仰头灌下几大口烈酒,顺着她的意思,道:“杀他个片甲不留!如果你信我,就该知道我手中七星刀绝不饶恕仇敌。”

  杨吉儿娇嗔道:“人家当然信你嘛!现在抛开公主身份侍奉你,便宜你哩。”

  李成让韩千里收拢骁骑军将士,整顿人马,刺探军情,准备再度发动进攻。面对杨吉儿的不安,他只能尽量保证扶她平安。

  苦难让人一夜间长大。

  杨吉儿闭上眼喘息片刻,抹干眼泪,然后才幽幽道:“父皇和母后都不在哩。那些窃据杨家江山的坏人,我发誓绝不会放过他们!”

  李成道:“现在天下大乱,局势败坏,等收拾了宇文化及,盘踞在中原的瓦岗军李密将会是下一个大敌,后面还有不久前起兵的李渊。”

  杨吉儿低声道:“李密也好,李渊也都,我都交给你来对付。杨家的江山,要交也得交到我的夫君手上。”

  李成听的心怀激荡,不过仍旧皱眉道:“即使我能成功占据洛阳,仍没法轻易平定各郡贼寇。再造天下,也要讲究师出有名和策略,东西之争,最重要的是兵多将广。没有几年时间,天下休想在归于一统。”

  杨吉儿道:“这个大义称号,我已经给您准备好了,就是新唐王,天下兵马大元帅。那帮道士和尼姑不是说唐继隋后吗?咱们就用他们推崇的天命来重塑河山。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希望你将来善待杨氏宗族。”

  李成首次对杨吉儿生出怜惜,不由紧紧搂住她,再三作出保证道:“我李成一诺千金,今生今世,绝不负卿。”

  杨吉儿手足缠上来,吐气如兰道:“李郎啊,吉儿信你!还不提刀带我去杀贼?”

  李成斗志倍增,锵!,拔刀出鞘,高声道:“来人!”

  韩千里推门而入,凝重道:“宇文化及调兵包抄过来,前方已快抵挡不住!”

  李成霍然上前,道:“跟我来!”

  火把渐熄,天不知何时已经亮了,最后的决战终于到来!

  ……………………………………………………………………………………………………………………

  两军对冲,兵戈交错。

  李成奋勇当先,七星刀一闪,当面敌兵立时丧命。狭路相逢勇者胜,即使仍在犹豫的士卒,经过残忍的厮杀,也只能狠下心来,向昔日袍泽出手。因为要想活下去,就得先打垮其中一方。

  围追截杀杨吉儿的是百来个千牛卫,而杨吉儿能勉强抵抗,非是她武艺高强,而是被认出了出云公主身份,这些叛乱的隋军士兵想要捉活的,献给宇文化及立功。

  韩千里擎着大旗,护在杨吉儿身侧,来往叱咤,驱赶贼兵,聚拢将士。

  李成的策略是直击宇文化及本部,斩将夺旗,以他麾下骁骑军的状态,根本应付不了宇文化及部源源不断的将士,只能行险一搏。

  眼看杨吉儿遇险,李成迅疾回头,催刀连发,先后连斩数人。叛乱隋军给他杀散,敌人发觉有异,纷纷挥动兵器调头向他杀来。

  李成长笑道:“挡我者死!”

  当!当!当!

  数记兵刃交击后,李成冲破叛军拦截,杀回大旗之下。

  “吉儿坚持住!”

  李成一面挥刀接战,一面拉住杨吉儿将真气往她体内传去。

  又杀了一阵,骁骑军溃散的更多,只余下六七百人,还是靠着李成的勇武聚拢起来。四面八方围过来的叛军越来越多,宇文化及的将旗渐近。

  李成生出与杨吉儿生死相依的感觉,凑在她耳垂便,问道:“吉儿怕吗?”

  杨吉儿摇头,提着宝剑,道:“不怕!”

  李成大喝道:“兄弟们,再坚持片刻,援兵马上就到!”

  韩千里爬上高处,用力挥舞着骁骑军大旗,下方悠扬的号角声也跟着响起。

  李成昂然道:“宇文狗贼,够胆就放马过来!爷爷宝刀早已饥渴难耐!”然后便指挥部下接战,凭借勇武之气,暂时止住溃势。

  ……………………………………………………………………………………………………………………………………………………

  大日东升,天边一片红云,地上杀戮滔天,一股股血腥味随风飘荡。

  钟元发藏在叛军阵营里,前方的杀伤骤然增强,千军万马当中,三百黑云长剑都锐士显得十分渺小,就像是大海中的一叶孤舟,随时可能倾覆。

  许敬宗劝道:“钟将军,快发兵冲击宇文化及的中军,李公子的安危要紧。”

  沧浪剑客吴惊涛忽然道:“且慢!此时非用兵之机,”

  旁边的跋锋寒、许敬宗和钟元发齐齐望向他,许敬宗反问:“吴兄有何高见?”

  “愚以为,咱们可以再等等。”吴惊涛冷静道,“先祖明彻公曾有兵法传世,像这种局面不可急救,得以正合,以奇胜,咱们就是多出的奇(ji)兵,只有在李公子的骁骑军将宇文化及部的士气消耗到精疲力竭时,再出手,才能事半功倍获得大胜。”

  ——吴明彻,南朝大将,曾统军北伐,收复江北失地。

  众人听罢,跋锋寒饶有兴趣的盯着吴惊涛,道:“想不到兄弟非但是出色的剑客,还是各兵法大家。那何时才是良机呢?”

  吴惊涛指着前方战阵,道:“骁骑军现在全靠李公子的勇力支撑,因此可以推测,李公子的力气耗尽之际便是出击之时。那时出手,解其围,斩其将,则杀宇文化及的叛军必败无疑……。”

  钟元发反问道:“宇文化及的玄冰劲霸道凌厉,万一救援迟了,或是冲杀稍慢没能及时解围,致使李公遇害,岂非功亏一篑?”

  吴惊涛道:“只要跋兄与我一道先行潜伏至叛军前方支援,自然就会万无一失。”

  跋锋寒附和道:“扬剑于万军丛中,痛快,痛快,某去也!”他竟是挺起身子当先往交战中心钻去。

  吴惊涛也不停留,同样负剑急进。

  ………………………………………………………………………………………………………………………………

  江都行宫,玄武门内,宫墙之下。

  骁骑军将士伏尸遍地,韩千里中箭倒地,生死不知。

  杨吉儿花容惨白,走投无路。

  李成力战身疲,多处受伤,因为自持长生诀神功有成,故而挥刀连战,终究陷入重围,再无生路。

  难道又是同西楚霸王一般的命运?

  ——西楚霸王项羽,生而重瞳,勇武之力,千古无二,在垓下之战中陷入重围自刎而死。

  宇文化及看着仗刀而立的李成,抬手戟指,赞叹道:“重瞳子果然个个都是英雄好汉,可惜你今日必死!老夫来送你一程!”

  李成斜眼望去,宇文化及生就一副枭雄相,鹰视狼顾,就好像是司马懿活过来似的,不过却是个缺乏了忍耐的枭雄。

  宇文化及黄色的武士服紧贴着瘦高的身材,几近大成的玄冰劲配上冷酷的双眸,自有一股震慑人心的霸气。

  事实上,宇文化及提刀跨马时,周围的叛军自然后退,给他让开道路,营造出一种无可匹敌的气势。

  李成强自压住伤势,微笑道:“许国公肯赐教,某家何惧之有。请出招!”忽然把刀一扬,刀上涌出一个个气旋,成七星状排列,杀气凛冽。

  宇文化及为彰显自己的勇武,自是要重瞳子开刀,故而欣然亲身出战。

  他单手一拉马缰,虎魄刀已然出鞘,照着李成当头斩落。

  马蹄杀场,刀斩敌颅。

  玄冰劲的寒气发出,宇文化及这才笑呵呵骂道:“不知死活的小子!”

  李成知道对方这是在戏弄自己,所以并不愿意被牵着鼻子走,关键是现在自己真气大损,也只能速战速决。因此他猛地飞身直扑,挥刀直劈,就算死亦要进攻。

  当!双刀相交,发出劲气激荡的爆响。

  李成持刀的半边身子都被几乎被冻僵,一口真气散尽,给震得连翻几个筋斗,抛落在地,半跪于地。

  宇文化及大笑道:“痛快!到这种地步竟然还能挡我全力一击,重瞳子果不是浪得虚名。”

  说完旋风般的调转马头,全身劲力鼓荡,像是卷起了一场暴风雪,再度向前杀出。

  李成只觉得好似掉进了冰窟中,四肢僵硬,再无法行动。

  玄冰劲的确非同凡响,寒气所致,连人的真气和感官都能冻住。一旦被寒气侵蚀,便是万劫不复的惨状。

  李成勉力提起最后一丝长生诀真气,七星刀横扫出去,重重劈在宇文化及遥砍而至的刀锋上。

  蓬!

  他给震得倒飞出去,被杨吉儿接住,两人瞬间化作滚地葫芦,再无半分抵抗之力。

  宇文化及如影随形的追至,驭马践踏,刀光跟着挥落。

  ——马蹄在前,刀刃在后,这是必杀的一击。

  “是快要死了吗?”杨吉儿哀叹,李成苦笑,却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