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隋末争雄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慈航渡世

隋末争雄记 南阳野人 3594 2020.10.22 15:47

  七星阵告破,李成、寇仲、徐子陵、侯希白、杨虚彦、跋锋寒、绾绾七大年轻高手各自负创,暂时丧失战力。

  宇文述险胜一筹,虽也近乎油尽灯枯,但只要熬过这一劫,大宗师之路便是一片坦途。

  杨吉儿面无血色,扶着李成,惶惶不安,低声道:“怎么办?”

  事实上不用她说,余下六大高手也各自不安,阻击宇文述证道天人失败,对日后的武道修行影响巨大。

  李成双眸流血,视觉模糊不清,犹自不服输,淡然道:“不用怕,援兵已经来了。”

  锵!

  一声剑鸣传遍全场,伴着佛号,慈航静斋传人师妃暄偕同佛门四大圣僧终于登场。

  四大圣僧分别为是天台宗嘉祥大师、禅宗道信大师、三论宗智慧大师、华严宗帝心尊者,每一个都是宗师巅峰修为。四大圣僧宣过佛号便隐于江都城中,震慑邪王石之轩。

  最引人瞩目的是慈航静斋传人师妃暄,她是如此年轻,芳华绝代。

  火光照耀下,她一袭淡青长衫随风拂扬,闲适飘逸,从容自若。背上挂着造型典雅的古剑,平添三分英凛之气,亦似在提醒别人她具有天下无双的剑术。

  从众人的角度来看,她俏立在残破佛塔顶端,与天上明月交相辉映,就像是居住在佛界的菩萨,忽然降临凡尘,拯救苍生,济世度人。

  虽现身凡间,但她的身份又绝不属于尘俗之地。她的美异乎寻常,非尘世间的能捕捉和描绘。

  她就像降临红尘洒下慈悲的光明,灿烂轻盈,整个天地都似因她出现泛起氤氲仙气,教人无法忘怀,流连忘返。

  即便是神态奇异妖艳、邪柔腻美,如世间精灵般的婠婠,亦不得不承认,对方堪为自己的毕生大敌。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宇文述首先“清醒”过来,调稳呼吸,道:“清惠遣你出山,是来取故人性命的吗?”

  师妃暄丹红的唇角飘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檀口微启轻轻的道:“家师曾言,宇文阀主功参造化,若能放下一切,可入静念禅院修行。妃暄自出静斋之后,从未与人动手。前辈若是不愿,今晚妃萱就不得不破戒,拔剑相向哩。”

  宇文述悲凉的大笑,道:“清惠啊清惠,连你的徒弟都这般了得。宇文述不才,就看看你是否真的料事如神。”

  他语气转寒,冷然道:“就让老夫领教下你师父传下的彼岸剑诀!”

  师妃暄没施半点脂粉,但光艳得像女菩萨下凡般的玉容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轻叹道:“前辈请恕妃暄无礼,只因一统的契机已现,万民苦难将过,故而绝不容宇文阀诞生大宗师,搅乱天下格局。”

  锵!

  传自慈航静斋的千古名剑色空陡然长鸣,师妃暄从佛塔顶端凌空踏下两步,登时涌出一股天女下凡的气势,把宇文述笼罩在内。

  师妃暄看似简单下落的步伐,实则暗含上乘法诀招式,莲花状的真气绽放光华,将她衬托的如真的渡世菩萨一般。

  剎那间,她就掌握了主攻的有利形势。

  宇文述重伤之下,难以维持风雪领域,只能后退一步避开锋芒。

  恰在此时,师妃暄长吸一口气,收摄心神,猛地出手。

  “锵”!

  色空宝剑出鞘,彼岸剑诀现世!

  ——剑分寰宇!

  登时一股无坚不摧的剑气,从剑锋吐出,割裂空气,画了一个完美无缺的圆圈,向宇文述攻去。

  宇文述右掌递出。

  “蓬”!

  慈航剑气和玄冰掌劲相交,发出一声闷响。

  宇文述身躯剧震,伤势复发,往后再退半步。

  师妃暄则仍是举止雍容,体态娴雅。在这兵战凶危的当儿,仍予人似若超脱世俗,下凡渡人、救苦救难的感觉。

  师妃暄盯紧宇文述,柔声道:“妃暄所学彼岸剑诀,共分五式,擅于以心御剑,前辈小心了!”

  她手中的色空剑发散出灿烂的光辉,接连出招。

  剑气长河!剑主天地!剑神无我!

  电光激闪,剑气漫空,把宇文述笼罩其中。

  她就像翩翩起舞的仙子,在剑光中若隐若现,其空灵往来之势有若渡世天女。

  ——这便是慈航静斋镇派绝学彼岸剑诀特色。

  以心驭剑。

  师妃暄的剑法乃是天外之剑,每击出一剑,都是针对对方的道心弱点,每一剑都有千锤百练之功,巧夺天地之造化之力。

  色空剑发出的剑气,有若泻地的水银般无隙不入,教敌手防不胜防。

  宇文述大喝一声,双掌齐出,左掌上托,右掌侧击,玄冰劲化柔为刚,悠然拍出,看上去看去缓慢之极,但却有种大拙若巧的感觉,完全封死了所有剑气进攻之路。

  “蓬!”

  第二波气劲交接下,周围火把全被震得飞舞开去,一时火星迸溅纷落,四周热浪滚滚。

  宇文述勉力压下要喷出来的淤血,勉力撑着,满头白发狂舞,喝道:“再来!”

  师妃暄亦是暗暗心惊,刚才用剑与他掌力相对,接实时,刹那间对方吐过来连续五六重惊人的寒气,自己连挡六重,到最后一重时,若非对方后力不继,非受内伤不可。

  她深吸一口气,冷静道:“宇文阀主!看在家师的份上,今趟晚辈可给阀主一个解脱。”

  色空剑再度扬起。

  宇文述连番交战之下,已然是步入绝境,他此刻不知为何,竟然松了一口气,想起来梵清惠的缥缈绝世的身姿,死也是件乐事吧?

  师妃暄三度出击,色空剑光华大盛,像天外骤降的慈悲之光,破开乌云密布的苦难,带来光明,当胸搠至。

  这是普渡终生的剑势,大有洞穿生死之能,可让对手不兴起抗拒的念头。看似简单的一剑,实包含无比玄奥的心法和剑理,让人闭目待死。剑锋颤抖光辉灿烂,既在速度上使人难以把握,又在法意上摧人心魄。

  在生死立判的刹那,宇文述终于清醒过来,狂喝一声,把所有杂念情绪全排出脑海之外,眸子里精光电闪,双掌合拢,再急速摊开,朵朵雪花怒放,玄冰劲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寒霜之力。

  嘭嘭嘭!

  一片片玄冰真气凝聚的雪花撞击在剑锋上,迅疾化作冰水缠绕过去。

  师妃暄身体却触冰般僵立不动。

  其他所有观战者无不感到震骇。

  师妃暄的彼岸剑诀固然威力绝伦,可宇文述的临终反扑,更加超凡脱俗,一击就破除了慈航静斋的旷世绝学,击破了这凌厉无匹的一剑。

  幸好师妃暄的慈航真气绵长浑厚,加上她自幼修行,暂时得以护住了心脉。

  “嗨”!

  师妃暄身子横飞退出去,喷出一口鲜血。她踉跄落地,俏脸抹过一阵不寻常的艳红。

  就在此时,绾绾的身影从左方箭矢般射出,向师妃暄扑去。

  天魔劲将整个空间的空气都突然抽空,黑色的天魔真气像毒蛇般向负伤的师妃暄卷去,气势凌厉至极点,杀机凛然。

  “妹妹前来渡世,姐姐只想渡你。”

  师妃暄犹自全身僵硬,无法还手,眼看就要命丧当场。

  徐子陵和侯希白两个护花使者,相继出手,拦截绾绾的狙杀,但见人影倏进忽退,兔起鹘落,胜负难分。

  绾绾那对晶莹如玉的赤足轻点地面的石板地,随即斜冲而起,然后斜掠入黑暗里,回眸笑道:“妹子果是多情,刚见面就多出两位情郎——姐姐领教了!“

  绾绾迅即消失不见,来去如风,有若鬼魅幽灵,予人梦魇般的不真实感觉。

  徐子陵和侯希白则守护在师妃暄两旁,寸步不离,生怕她再受伤害。

  至于交战的另一方,宇文述掌势一凝,也没有乘胜追击。

  因为美丽也是一种武器。师妃暄的武功修为,实大出乎宇文述意料之外,不但真气精纯,且剑招浑然天成,教他屡屡受伤。刚才玄冰劲爆发一掌,可取了她的性命,但想到梵清惠,宇文述最后关头终究收手,却因此令他伤势彻底爆发,再遏制不住。

  “锵”!“锵”!“锵”!“锵”!

  李成、寇仲、杨虚彦、跋锋寒稍加恢复,都按耐不住,两刀两剑齐齐出鞘。

  李成沉声道:“宇文老贼,受死吧!”

  宇文述虎死不倒架,双掌还击四人。

  杨虚彦嘴角露出一丝阴狠的杀意,剑光一闪,迫至宇文述身前处,身法之过快,鬼魅幻影不外如是。

  跋锋寒亦提剑亦来攻.他上承草原上的狼道,杀伐果断,不住进击,剑气横扫。

  同一时间里,李成和寇仲双刀分左右两路杀到,交互劈砍,到宇文述面前时,一刀刺向他的左肋,另一刀刺向他的右肋,配合的完美无缺。

  宇文述无奈下,分掌拒敌。

  蓬!蓬!蓬!蓬!

  四掌接实,四股不同的真气透过刀剑穿过掌心攻入,宇文述危急下,玄冰真气回守,但已挽不回大局,惨哼一声,被刀剑贯穿,身躯像断线风筝般横跌开去,鲜血从伤口处向外直冒,眼看证道天人失败,是再无生路。

  李成等这次学乖了,各占一方,预防宇文述的临死反扑。

  宇文述的确已没有余力,他强自撑着身躯,脸容扭曲,嘴角溢血,形状可怖,惨笑道:“清惠,我来看你了……”言未讫,就此身亡。

  师妃暄稳住伤势后,委托侯希白将宇文述的尸体安葬,然后径自返洛阳去。

  寇仲拉着陷入花痴状态的徐子陵跟着离开。

  杨虚彦完成师命,忌惮师父石之轩,也匆忙离去。

  大战落幕,李成擦去眼角血水,勉力鼓起精神,收拢人马向杨广所在的大殿方向冲杀。

  ……………………………………………………………………………………………………………

  许国公府,石之轩淡定优雅,一副名士派头,手捏不死法印,嘴角露出冷酷杀意,缓步而行,一身白袍无风自拂,沿途杀伐无量,将宇文阀留守的嫡系高手尽数诛杀。

  宇文阀第二高手宇文伤亲执铁矛杀出,玄冰劲寒风四溢,却被石之轩随意的一指弹个正着。

  “当!”战矛由左旋改作右旋,向宇文伤回敬过去。

  同一时间,石之轩另一手似凌空作画,生死二气倒旋,将其他围过来的宇文阀武士击杀。

  宇文伤眼中闪过骇然之色,发觉石之轩这个魔王竟丝毫不受玄冰劲的影响,从头到尾都有一种轻松写意的神韵,显示出他的可怕,使宇文阀的人数优势完全无法发挥,嫡系子弟被杀的伏尸遍地。

  “杀!”宇文伤绝望的大叫,双手握矛,死命杀出,决然无回!

  石之轩哂笑道:“螳臂当车,何苦来哉。”

  不死印法轰出,生死二气轰入对方胸膛。

  风声再起,他人已离去,只留下再无半点生机的华丽府邸,在战火中化成灰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