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隋末争雄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邪王择婿

隋末争雄记 南阳野人 3608 2020.10.09 18:52

  小巷之战后,双方初步定下合作基础。

  李成与石青旋联袂南下,数日后,来到寿春古城。

  刘长卿和左游仙早在此等候多时,还订好了上好的客栈,李成便殷勤的请石青旋入内歇息。

  李成招来刘长卿,问道:“洛阳一行可还顺利?”

  刘长卿淡然道:“主母(指阴明月)已在洛阳买下房产,以赵国公的名号投靠代王,明智公子已经受封为归义将军,驻守德胜门,李靖、韩泼六为八品校尉,葛从元、庞山为队将。”

  “红拂女为刺客首领,招纳江湖人士,准备猎狐计划。”

  李成笑问:“冬日猎狐?”

  刘长卿道:“王世充狡如狐、悍如虎,手段众多,所以属下针对他制定了猎狐计划。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过猎人的网。”

  李成脸色转冷道:“我对这种阴谋不感兴趣。刺杀只是小伎俩,上不得台面。咱们得有一支明面上的强大力量,可以明刀明枪的对敌作战。对付区区一个王世充,还用暗杀手段,不怕李密黄雀在后,惹天下人嗤笑吗?”

  刘长卿道:“主公,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区区一个王世充何劳主公亲自出马?属下的猎狐计划,是要将洛阳城内的不稳定份子,一网打尽。至于明面上的军事力量,江都城中的二十万骁果禁军精锐如何?”

  李成恢复平静,淡然自若道:“你有何计策?”

  刘长卿道:“我已探知宇文阀起事在即,只要主公敢深入虎穴,乘乱斩杀宇文化及,就能镇压叛乱,夺取兵权。再以赵国公的名义,挟天子以令诸侯,用昏君杨广的名头,移驾北归东都洛阳。届时二十万骁果在手,外平瓦岗李密,内斩奸贼王世充。据洛阳而窥视天下,收中原、山东和荆襄之兵,此乃光武之业。

  注:光武帝刘秀,以洛阳为都城,统一天下。

  李成道:“既有谋划,且去安排。我让左道长助你。十五日后,江都城中见。”

  刘长卿拱手行礼,隐入黑暗中去了。

  “当当当!”

  打更声在远处响起,

  三更了!

  李成转身自去休息。

  ……………………………………………………………………………………………………………

  石青旋走到月光照耀下的江畔。

  在她献于音乐的生命里,能令她牵挂动心的人和事并不多。生与死的选择对她来说,不过是音乐的悲喜篇章,任何事情都会逝去,都会烟消云散。

  唯有音乐才是永恒不朽的。

  但她还有羁绊,人生在世,总有些红尘俗世躲避不开。她作为正道慈航静斋弟子碧秀心和魔门邪王石之轩的女儿,注定要在正邪两派之间挣扎。

  她之前在幽林小筑是躲避世俗,而这次意外相遇李成,走上了反抗之路。

  正如李成所说,为人女儿的,怎能让娘亲的名誉被人玷污?

  娘亲已逝!

  她是多么希望那个人当初没有离开小筑,可是没有如果。

  昔日因,今日果,一切都得勇敢面对!

  邪王石之轩也在江畔走着。

  四十五岁的石之轩,经历了壮志破灭、妻离子散的痛苦,早已疯魔。否则也不会逃避十余年,道心分裂,武道跌落大宗师境界。

  只有碧秀心可以了解他,可她已亡故。

  世人都说是他石之轩害死了妻子,还要出手杀女儿石青旋来弥补道心裂痕。

  错错错!回首往昔,还剩下什么?一曲肝肠断,天涯无处觅知音。

  石青旋身心都在颤抖,她望着月光的尽头。

  黑暗里,那个人一袭白衣,鬓带银发,像是个做错事的落魄浪子,回头来见亲人。

  “上邪!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夏雨雪。

  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石之轩落魄潦倒,长歌当哭,他悼念妻子,更不敢面对女儿。

  良久,良久。

  这个昔日狂傲绝世的男子,抬起头,看着面前长大的女儿,平静道:“秀心,小青旋长大了。你有否怪我,这个当爹的没尽过责任?”

  月下的江畔,是那样的平静祥和。

  石青旋咬着牙,轻声道:“我练了天籁十三篇,要为娘洗刷冤屈,要与慈航静斋、佛门四大圣僧为敌!”

  石之轩深深的打量了女儿两眼,她和她娘一样倔强。

  于是柔声道:“慈航静斋梵清惠和佛门四大圣僧,我会去对付。青旋,回幽林小筑吧,乖!”

  石青旋摇摇头,忽然蹲下,将手伸进江水里,一阵清凉的感觉传入手心。

  她别过头去,冷冷道:“来见你,是宣告决定,不是让你出头!慈航静斋已选定李阀二公子,说他有龙凤之姿、天日之表,能济世安民。现在我也选了一个夫君,他重瞳剑眉,同样有帝王之相。我,要用他来击败慈航静斋。让什么梵清惠、什么四大圣僧、什么宁散人统统到娘坟前认错!”

  石之轩一愣,从女儿决然的言辞中,看到了亡妻碧秀心的气魄。

  他心中剧痛,却不好发作,担忧地道:“小青旋,晚间江水湿寒,不要沾染了寒气……”顿了顿,作出保证道:“这些事……我来做!我保证!让那些逼迫、陷害你娘的人到坟前认错!”

  石之轩讲到这里,语气铿锵有力,自有种睥睨天下的霸气。

  石青旋将手举起,任水珠打湿衣袖,眼中掠过一丝缅怀的神色,淡淡道:“你若想帮我,就去替他效力。不愿意,就不要插手我的事。否则,只会让我恨你!”

  她终于说出了目的。

  石之轩缓缓转身,背着女儿,眼中电光四射,煞气腾腾,强自按捺道:“好,我答应。但你说,要嫁给那小子,我这个当爹的总要考察一番。”

  石青旋轻声道:“随便。娘曾说,王者不死,他想做青旋的郎君,就得就承受你的怒火。”

  石之轩抽身而走,哈哈大笑。

  有什么比看见女儿长大更值得欣慰?

  他在心里对自己说:秀心啊,咱们的女儿长大了,我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

  龙有逆鳞,触之者死!

  ……………………………………………………………………………………………………………

  第二日上午,李成出了房间来到大堂内准备吃饭。

  忽然耳边传来个温和的声音,道:“小兄弟,我可以坐这里吗?”

  李成这才注意到身前来了一个中年儒雅文士,细眉方脸,颇有魏晋名士风范。但细看去时,只见他双目炯炯,额角饱满,文雅中另有种不怒而威的气势。他一袭白袍,腰间别着一枚折扇,玲珑剔透,隐隐有墨香之气,一看就知不是凡品。

  李成忽然惊觉,非但自己被这中年文士的风度所折,就连周五的七八个客人,竟都是被此人的无形气势给压下去,收起谈笑之声。

  于是连忙道:“当然可以,先生请。”

  这文士入座后,含笑道:“小兄弟,你可信命?”

  李成给这文士倒了一杯酒,道:“半信半疑。先生难道会算命?”

  那中年文士傲然,道:“不错。某家相面之术无有不中。相逢即是有缘,我看小兄弟顺眼,给你算上一卦,如何?”

  李成正是拉拢人才的时候,再加上对这人颇有几分好感,便摆出礼贤下士的姿态地道:“有何不可。在下李德光,请问先生大名是?”

  那文士念了句:“李德光。”点头赞许道:“天地开辟,日月重光,不错。我名裴矩,字弘大。”

  “裴矩,字弘大!”李成念了一遍,这名字本来普通,但偏生面前之人报出来时让他有置身于金戈铁马中的感觉。

  再仔细向看过去,这裴矩脸上一片温和,但眉宇之间桀骜的煞气仿佛天生一般,配着这个名字,竟然隐隐然有着纵横天下之威。

  他猛然警觉,邪王石之轩不就是裴矩的化名吗?

  李成这一认出对方,强忍着面色不变,实则已经头皮直发麻!

  刚撩了人家女儿,邪王就驾到。老丈人是看女婿,还是来杀入灭口的?想想肯定是后者居多,谁让他已取了阴明月,放在后世妥妥渣男一个。

  裴矩打量着李成,微笑道:“小兄弟重瞳剑眉,本是一副贵人面相,轻则王侯,重则帝王。可惜,恕我直言,你将有一大死劫。”

  李成心中暗骂,看来这厮是要痛下杀手了,当下忍不住站了起来,道:“请问,那个,裴先生,你、你怎么算的?”

  这一刻他表面上惊慌,暗里早将长生诀真气提升到极致。

  裴矩也悠然站起身,背负双手,瞪着他道:“这天下虽大,但本座要算定一个人有难,他必死无疑。”

  李成惊叹一句,道:“啊,原来如此。”

  “锵!”

  七星刀已离鞘而出。当空划出一点点寒星,向面前的文士斩去。

  裴矩眼中闪过赞赏的神色,犹有余暇点评道:“兵家刀法“破军七杀”,配以长生诀真气,纵然放在江湖上,也算是个一流的青年才俊了。”

  杀气忽起。

  他折扇不知何时已在手中,轻轻的一拨、一压、一戮。

  李成当即生出至于旋涡中的感觉,但已来不及反应。

  “啪!”

  七星刀被敲个正着,接着一生一死正反相冲的两道真气冲入体内,要将他五脏六腑扯成碎片。

  哈!李成猛地吐气开声,长生诀真气三种属性交错,急速回旋防御,终于抵住这一击。

  裴矩哈哈一笑,也不见如何作势,折扇已经戮向李成咽喉。

  “我只用了与你同等的功力。”

  李成心头一寒,好快的手法,出招抵抗已来不及。

  他狂喝一声,将宝刀向对方面门掷去,身子就地一滚,希望能避开杀招。

  裴矩没料到他如此不讲规矩,刚过两招便将兵器丢了,不得不收回折扇拦下长刀。

  然后一掌拍出,直取李成胸口要害。

  吾命休矣!

  李成哀叹,大感委屈!还没撩到石青旋,就要被凶残的岳丈取了小命。

  “手下留情!”

  左游仙终于被外面的打斗惊动,飞身赶到,催发剑气拦截。

  “当!”

  好个裴矩,不愧有者邪王称号的绝代高手,屈指连弹,折扇挥动,如苍鹰振翅,凌厉无匹,眨眼就击溃了同为魔门高手的左游仙。

  “你是邪王石之轩!”左游仙大吃一惊,只能苦苦支撑。

  要知道,武道修行,首重胸怀气魄,其次才是功法。左游仙遇到邪王,就好比老鼠见到猫,十成功夫只能发挥出七八成,自然不是对手。

  李成逃过一劫,连忙向楼上石青旋的屋子奔去,嘴里大叫:“老婆救命,亲亲青旋救命!”

  裴矩或者说石之轩,轻易迫退左游仙后,就要再下杀手。

  忽然楼上箫音乍起。

  他浑身一震,长叹口气,杀机尽消,身子一晃,就此消失不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