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隋末争雄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纵横捭阖

隋末争雄记 南阳野人 3395 2020.09.27 12:19

  阴明月不知道李成的决定会改变很多人的命运,包括武林和天下在内。

  李成的目的是袭击东溟派和谋取东都洛阳。

  当日在宋阀船上,宋鲁曾提到去四川成都办完事后,将会到洛阳一行,顺便碰碰运气看能否得到和氏璧。

  晋阳的李阀举兵起事在即,大兴城(长安)注定守不住。那么在这个年代,唯一可抗衡的城市便是洛阳。

  李成一面沿长江徐行,考察地利得失,一面在暗中紧急调拨人马,要将李二公子和李三娘一网打尽。

  马车愈是接近长江,乱象愈加严重,小民百姓收到的压迫已到了极点,稍微有一点引子,便会爆发出冲天大火。

  在江淮一带,杜伏威的兵锋日渐旺盛。这天,他们一行来到了个小县城。

  午夜时分,街道上突然人声鼎沸,一片混乱,原来是一小股义军打着杜伏威的旗号前来攻城。

  乱世人命不如狗,无数百姓正向逃亡,企图寻到一处没有战争的乐土,沿途呼儿唤娘,哭声震天。

  李成,阴明智和韩泼六护住阴明月杀出城,且战且退,很快便离开难民潮。

  夜晚里,道路上漫天火光,喊杀之声不绝于耳。及至天明时候,他们来到一个小村庄,正想进去休息一番,蓦地马蹄声大作,一队人马从村子另一头冲刺过来,直奔里面而去。

  这波骑队约有六七十人,武士服杂乱,各自臂缠着绿毛巾,一看就知道分属义军。这伙人把村里的百余口老幼男女全赶出来,抢劫掠夺,凶残成性。

  名为义军,实为盗贼。

  绿巾军把男女分为两组排查,且散开包围,搜寻一个叫葛从元的隋朝军官。

  其中一个义军头子,在四名亲随护卫下,策马来到人群中央,喝令挑选精壮。反抗者死!

  忽然一位漂亮的村女被搜寻出来,这女子颇有姿色,身材丰满,显然不是村庄本地人。她面容惊恐,强自喝道:“住手,你们枉称义军,奸淫掳掠,不怕上级责罚吗?!”

  这女子颇有胆略,竟敢当面呵斥盗贼。

  那义军头目哈哈大笑:“小美人,我祁老大最喜欢你这种带刺儿的。来人呐,把他压回去给我做小妾。”

  两名骑兵围过去,就要捉拿那个女子。

  变故再起,两支箭从草屋内飞出,噗嗤,将两个骑兵射落下马。

  其他的绿巾兵立即怒喝向前杀去。

  李成在村头看的清楚,喝道:“六哥,明智,随我诛贼!杀!”

  一声叱咤,三骑突阵,远处箭射,近者刀砍,所过之处,绿巾贼纷纷丧命。

  祁老大正要策马冲锋,被他身后一高大青年一刀砍下人头,这个临阵反叛的年前义军大喝道:“祁老大违反军法,死有余辜。愿投降者,我李靖既往不咎!”

  他一人一刀,骁勇无敌,从内部将贼军的战力彻底瓦解了,于此同时,屋内也杀出个虬髯大汉,长矛电扫,屠戮贼兵。

  如此以来,三方夹击,不过片刻功夫就将这些贼兵杀个干净。

  李成与众人相见,那村女唤作素素,乃是瓦岗军翟让之女翟娇的婢女,前些日子随主人出行中遭贼人袭击,混乱中流落至此。

  虬髯大汉原是隋军百人将葛从元,年约三十左右,擅用长枪,所部与江淮军交战失败,他单骑遁逃,流亡于此。

  至于李靖,当下二十三四岁左右,身长八尺,额头宽广,双目有神,让人一看便知是个智勇兼备之人。

  韩泼六见到李靖,眼神一动,随即便归于平静。

  李成道:“相逢即是有缘,你们跟我们一道吧。”让素素做了阴明月的婢女,同坐马车。

  然后又收下一个家将,亮出赵国公的身份后,葛从元表示愿意追随。

  至于李靖则背负长弓,牵马提刀,哈哈笑道:“赵国公乃是天下忠良,我李靖就随你们走一程。”显然并未有半点投效之心。

  李成不以为忤,淡淡问道:“李兄文武双全,为何流落在江淮军中?”

  李靖微笑道:“主要是想看看杜伏威的斤两,是否争天下的料子。谁知老杜名气虽大,却纵容手下掳掠,贪图小利,强拉队伍,不过是一介盗匪头子罢了。”

  李成抚掌赞许道:“所言甚是。那瓦岗李密又如何?”

  素素听到谈及瓦岗军,不由侧耳倾听。

  李靖正荣道:“观当今义军形势,声势最大的非瓦岗军李密莫属。其人深谙兵法,不但是当今有数的武林高手,更亦有领袖魅力,有问鼎天下之志,乃是人中龙凤,早晚必成大业!只可惜了大龙头翟让,被人鸠占鹊巢,将来下场堪忧。”

  素素俏脸变色道:“那怎么办可好?”

  李成笑着安慰道:“勿要担心,日后你就跟我我。李密虽然厉害,可他对手太多,不会有好下场。首先李阀,宇文阀、独孤阀和宋阀四大阀门根基深厚,人才辈出,不会让李密轻易得志。其次,我这趟回去就奏鸣岳父,带兵入住洛阳,平了李密!”

  李靖惊讶道:“想不到阁下有如此大志!”

  几人交谈一番,在村子中吃了早饭,便准备离开江淮军的范围。

  当天上午,到达了丹阳郡外围的郊区。

  隋朝的版图,大江东去,流经丹阳、历阳两大城镇。时下,历阳城落入杜伏威之手,江淮军截断东西水运交通,下游的丹阳城自然也跟着告急。

  但李靖却断言短时间内,江淮军并无进犯丹阳的实力。

  其一,杜伏威部四处劫掠,不事生产,历阳城所属乡镇叛乱四起。

  其二,隋朝天子杨广尚控制着西京大兴城、东都洛阳城、东南江都城三大战略要地,大运河贯通南北,朝廷尚有足够的力量镇压叛乱。

  其三,杨广南幸江都,在历阳陷落情况下,丹阳城就成了必争之地。所以隋军必然会不惜一切代价增援、守住丹阳,以免祸及江都。

  果然越是临近丹阳,形势越加紧张。

  大江上隋军战船不断向丹阳开进,沿途层层设防,并严查武林人士。

  于是李成在丹阳郡外围,寻了处小县城入住,在一座旅馆中栖身。

  李靖自告奋勇外出打探消息。两个时辰后,带伤归来,脸色惨白,低声道:“江淮军的“执法团”杀到,杜伏威亲自追来,大伙当心!第一队五个高手,被我宰了四个,逃跑一个。第二队高手很快就会追来。”

  李成道:“勿要惊慌,我自有对策。素素,给他止血。”

  素素连忙取出止血散给李靖治疗。

  李成临危不乱,吩咐道:“明智,葛从元,你们两个护卫,只守不攻。六哥,你我迎敌,坐等杜伏威上门。”

  尹明智和葛从元对望一眼,分立左右。

  阴明月也握着宝剑道:“我也可以杀敌。”

  李成冷哼拒绝,霸道的作出决断:“有我在,还轮不到你舞刀弄剑。”

  不久七八名江淮军的高手杀到,循着李靖的踪迹,喝道:“在这里!”

  李成冲上前去,脑海里电光火石的闪过所学的破军七式刀法,自然而然的挥动七星宝刀,猛地斩去。

  “叮!“

  双刀相交,七星宝刀将敌人的长刀斩断,继而以更快的速度向前劈去。

  那人魂飞魄散,完全没想到李成的宝刀如此锋利,胸口中刀,惨叫声中跌倒在地。

  嗖嗖~~旁边又是一刀一斧夹攻而至,丝毫不因为同伴之死而动摇。

  李成练过七副长生诀图后,先天真气源源不断,在配合上本身的神力,能清楚的判断对手的进攻方向和速度。

  值此危机关头,他不退反进,七星宝刀电射而出,朝上中下,呼呼呼连劈三刀。

  嘭嘭嘭!

  刀光爆开一团火花,荡开斧头,又斩断另一口长刀,跟着瞬间回旋,反手刺死了使用大斧的高手。

  另一人终于惊慌失措,刚准备先后退再反击,下一刻后背就被短戟刺穿,轰然倒地。

  原来是另一边的韩泼六大发神威,双戟如龙,两个照面就秒杀四名江淮军的武林高手,顺便抛出短戟支援。

  “好武艺!好个阎罗手!”突然一个头顶高冠,年约五十,脸容古拙,有点死板板味道的人,从天而降,双袖一拂,仿佛神鞭出鞘,直取李成和韩泼六。

  碰!

  李成凭着感觉,横刀拦截,被撞得向后连退数步。

  韩泼六的左手短戟刺击,挡住这怪人进攻,继而取回右戟,左右连环突进,与之斗在一处。

  嘭嘭嘭,一阵剧烈的气劲交击后,双方各自拉开距离。

  这人嘴角露出一丝冷酷的笑意,负手而立,冷冷道:“本人杜伏威,见过诸位。”

  李成淡淡道:“杜总管请坐。”

  杜伏威面容冰冷,寒声道:“杀了我人,还敢在历阳附近停留,你们胆子不小!”

  李成微笑道:“不过是杀了几个毛贼,总管何必见外。我来此时想同总管做一笔交易。”

  此时客栈内的闲人早被吓跑个干净,因此不虞谈话泄露。

  杜伏威不动声色坐下来,问道:“你想同我做什么买卖?”

  李成伸出一只手做邀请状,道:“三万套明光铠和刀盾兵器,这买卖杜总管可敢接?”

  杜伏威神色一变,盯着对面的年轻人,喝问道:“你想劫掠东溟派的舰队?那群娘们背后有各大门阀支持,动不得。”

  李成若无其事道:“这世上就没有天子动不得的门阀。东溟派勾结唐国公李渊,暗里打造兵器,图谋不轨,论罪当诛!赵国公奉命督查,我便是执行者。总管若肯合作,拿下东溟派和李阀二公子后,兵器铠甲归你,李阀之人归我。还有,某家可以向圣天子进言,敕封总管为吴国公,要是江淮军愿意诏安的话。”

  轰隆!

  杜伏威心头波涛翻滚,终于动容。诏安之事可以日后再谈,但数万套精良的铠甲却是块肥肉,必须吃下。

  他亦不认为李成会耍诈,毕竟李阀和东溟派都不是好惹的,而赵国公忠于隋庭的名声亦是天下皆知。要是没有天子下诏,谁敢轻动?

  “啪!”

  杜伏威大感满意,与李成击掌为誓,果断道:“成交!”

  李成哈哈笑道:“合作愉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