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隋末争雄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教训鹰扬

隋末争雄记 南阳野人 3364 2020.09.28 12:19

  杜伏威走后,李成等为避嫌便掉头北上,三日后来到了新安郡。

  此郡是长江两岸的又一座大城,因未受到战火波及,到显得颇为兴旺热闹。葛从元寻了一处繁华的客栈,李成等就在城中小住,等后东溟派的舰队路经此地。

  八月初八,黄昏,到了就餐时,李成带人登楼,包了张桌子。

  李成挨着阴明月和素素挨着坐,韩泼六、阴明智,葛从元、李靖等也纷纷入坐。

  点了酒菜,李成漫不经意的说道:“都注意点,看有无其他和咱们抱一样目的的同行。”

  阴明智插嘴道:“最好来个不长眼的,趁有空教训一番,免得大家手痒痒。”

  阴明月知道自己的这个哥哥人虽不坏,但颇有三分贵公子习气,故而劝道:“只要你不去故意招惹麻烦,谁会得罪你。在座的都是自己人,不许闹事。”

  阴明智最怕的就是这个妹妹,虽露出个不敢苟同的笑容,却没有反驳。

  李靖稍微压低声音道:“德光贤弟说的同行,已经来了。”

  为了方便,李成给自己起了个表字,唤作德光,李靖和阴明智已经习惯这样叫。

  阴明智被弄得啼笑皆非,苦恼道:”这下我是惹事呢还是不惹呢??”

  李成正容道:“稍安勿燥,明智、从元,你两个等会过去试探一番,见机行事。”

  引起注意的是一老四少共五个人,均配刀剑,显是外地来客。其中领头的老者气度不凡,是个高手。另外四个,一个是十六七岁的少女,似含苞待放,美貌不在素素之下,这引起了阴明智的兴趣。剩下三个都是二十岁许的青年,人高马大,体格剽悍。

  少女发觉阴明智饱含侵略性的目光,俏脸掠过怒色,小手一扬,两根筷子就朝这边射来,劲风呼啸,显然是准备给登徒子个教训!

  阴明智啊呀怪叫一声,平时惯用的折扇摊开运劲一绞,叮叮两下,将筷子打落,嬉笑道:“好泼辣的小娘子.”

  那老者喝道:“无双!”

  被唤作无双的少女兀自不忿,显然平时骄纵惯了,冷哼道:“谁叫这个花花公子老用贼眼瞧人家呢!”

  那老者训过侄女后,冷冷的望着阴明智。他们这一派平日里横行霸道,不惹别人,也决不允许自家后辈收到欺负。老者轻轻点头示意,旁边的两个青年就倏地站起来,拔刀在手,杀机大盛,吓得其它食客慌忙离座避往墙角。

  知道对方出手在即,阴明智反倒更嚣张,大笑道:“来,本公子正好手痒痒!”

  这下将李成等其他人全都显露出来,除了素素外,个个气宇不凡,让见着心惊。

  那老者见状,知道惹上了硬茬子,便也站起来抱拳道:“在下沈乃堂,家兄庐陵太守沈天群,坐着的是鄙人侄女沈无双和鹰扬郎将梁师都之子梁舜明。这位公子,大家能否攀点关系,交给朋友?”

  仍旧坐着的梁舜明傲然道:“是否要动武,阁下自行决定。”

  沈无双露出得意和嘲弄神色,显然以为凭借父亲沈天群和叔父梁师都威名能震慑对方。

  阴明智嚣张如故,不屑道:“庐陵太守沈天群贪赃枉法,鱼肉百姓,算什么东西。至于鹰扬郎将梁师都,最近依附突厥,见风使舵,早成了突厥人的鹰犬。本公子何惧之有?”

  沈乃堂脸色大变,对方连梁师都和沈天群这两个威震黑白两道的大豪都不放在眼里,定然来头不小,今日之事必然无法善了!

  于是也跟着拔刀,厉喝道:“放肆,就让我沈乃堂领教一下阁下的本领。”

  那梁舜明亦是个骄纵的公子哥,仗着家学渊源,向来自视甚高,现在又在心爱的少女面前,当下抢先扑出,要表现一番。

  锵!鹰扬派千锤百炼的苍鹰剑法展开,虚实相生,直往阴明智的胸口刺去,确实有两把刷子。

  沈乃堂对鹰扬派的威名有信心,便移步旁边,为后辈压阵。

  阴明智还有余暇回头解说,笑道:“鹰扬派地处北疆,受突厥武技英雄,以狠辣强攻为主,七分攻三分守,故而一旦久攻不下,就会其势自乱,只能挨打。”

  此时梁舜明的剑光已刺到他胸口处,距离不足三寸,倏地化虚为实,直取阴明智的咽喉,出手夺命,果然狠辣。

  阴明智这才身形微侧,折扇轻出,屈指一弹。

  ”叮!”剑刃与折扇交击,竟传来一下金属交击的清响。

  梁舜明全身剧震,长剑被荡开,空门大露,慌忙变招。

  阴明智欺身而进,五指闪电一击,戮向敌手眉心,同样是狠辣致命的招式。

  沈乃堂见状色变,这才认出对方是赵国公嫡传的绝艺桃花扇。

  原来阴氏一脉,祖籍新野,后迁移至西凉,镇岳劲融合了中原的秀丽和西凉的杀伐,长枪弯刀,威震边陲数百年不朽。而这一代的赵国公因转做了文官,便将杀场武技融入随身携带的折扇中,名列奇功绝艺帮第九,号称夺命桃花扇。

  阴明智大小在父亲棍棒之下苦修,虽说实战经验不足,但功力却远胜梁舜明,折扇一处,配合奇门点穴手法,当即大占上风。

  沈乃堂既认出对方来历,头皮发麻,但对于梁舜明又不得不救,爆喝声中,挥刀抢入,斩在阴明智手腕处。

  这一招旨在救人,并无杀意。

  阴明智冷哼一声,左手折扇吐劲,撞在沈乃堂刀口上,有所五指戮出杀招不变。

  梁舜明知道不妙,总算还有几分底子在,左掌竖起格挡,同时曳剑急退。

  ”砰!”

  梁舜明惨叫,虽挡住了绝杀一击,却扛不住镇岳劲的力量,嘴角吐血,整个人向旁退去。

  沈乃堂发怒,挥刀直取阴明智,大喝道:“休得猖狂!”

  沈无双接住爱郎梁舜明,对身边的两个师兄孟昌、孟然喝令道:“还不动手!”

  哪知李成处,早准备多时的葛从元趁机跳出来,大喝道:“吃俺一鞭!”

  步战用的水磨钢鞭挥出,崩崩两下,力达千斤,将孟昌、孟然两兄弟连人带刀打飞,与后面的沈无双和梁舜明叠在一起,把座椅和台上的杯碟酒菜全部撞倒,跌作一团,狼狈不堪。

  沈乃堂刀光闪烁,忽左忽右,杀得阴明智全无还手之力。

  幸好阴明智底子厚实,技法娴熟,方可勉力支撑。

  葛从元两鞭克敌,制住四人,也跟着加入战团。

  沈乃堂哪料到赵国公府随便出来一个家将便武艺如此精湛,急怒攻心下,不免心浮气躁,刀法出现疏漏,令阴明智扳回了几分优势。

  事不可为,沈乃堂权衡之下,还是先退走再想办法。当即大喝一声,连续两刀迫开阴明智,抽身就往门外退去。

  “哪里走!”葛从元脚步一滑,奋起神威,钢鞭连点,正好把沈乃堂堵了个正着,一击点在对方胸口。

  原来老葛出自隋军,一身武艺全来自杀场,更有一手枪中夹鞭的独门绝技。其人看起来粗狂,实则胆大心细,加入战团强攻是虚,留下门口退路伏击是实。因此他这蓄谋已久的三鞭突袭,连沈乃堂这个老江湖都中了招。

  此时沈乃堂被打得倒退回去,口喷鲜血,那还当得住阴明智的攻击?跟着被折扇扫中,咔嚓,断了几根肋骨,委顿于地。

  沈无双挣扎着爬起来,扶住沈乃堂臂膀,哭诉道:“大伯!”

  沈乃堂挣扎着起身跪倒,服软道:“不知赵国公公子当面,多有得罪。阴公子有何要求,沈家无不照办。”

  阴明智嘻嘻一笑,收了折扇,道:“这才乖。”转身向李成邀功,“妹夫,人我给你捉来啦,怎么处置看着办吧。”

  阴明月娇哼道:“那是葛将军帮你。下去好好练功,武艺和读书都不能丢。否则,我回去告诉爹爹,有你好看。”

  阴明智当即大为泄气。

  李成离开桌子,来到沈乃堂等人面前道:“鹰扬派久居朔方,现在梁师都将他儿子派到江南搞事情,莫非是为了购买东溟派的兵器?”

  梁舜明大骇,他老子的图谋被对方猜的一点都不剩。

  “饶命,饶命!我愿意将此行带来的二百两黄金和五百匹战马奉上,请公子笑纳。”

  李成冷冷道:“很好。你的美意,我就收下了。回去告诉梁师都,好好守边。要是他敢勾结突厥南下,祸乱边地,来日我诛你梁氏九族!”

  他发怒之下,重瞳乍现,散发着妖异的光芒。莫说是梁舜明,即便是老奸巨猾的沈乃堂也被吓得不敢生出半点小心思。

  “你们四个留下,沈乃堂回去着人将黄金和战马送来。明日晌午我要见到东西,过时不候。”

  李成冷酷道。

  沈乃堂缓过气来,连连道:“不敢与公子为敌,沈某这就回去准备。”然后匆匆离去。

  李成起身,吩咐众人道:“明智负责明日交割,从元接管战马,顺带统领国公府下属的武士。至于李兄,若是可以的话,帮忙将他们操练一番。”

  李靖肃容道:“恭敬不如从命。”

  众人原路返回,李成与阴明月、素素主仆有说有笑。

  韩泼六仍是护卫,阴明智和葛从元压着四个倒霉蛋。

  太阳这时快下山了,在他们身后,一袭红影闪现,盯着李靖的背影若有所思。

  当晚,李成正在潜修长生诀,忽然一阵杀气袭来,伴着淡淡的芳香。

  李成精神一震道:“有刺客!”

  ”砰砰砰!”

  一柄拂尘破空扫来,如鞭似剑,劲风弥漫整个房间。

  幸好他重瞳目力超人,能看清楚拂尘扫来的每一着变化,当即拔出七星宝刀,向左前方凌空一劈!

  嘭!刀刃将拂尘劈个正着,还未及发力,对方招式又变,拂尘细丝顺势漫卷而来,犹如一条红色大蟒,嘶嘶嘶,吞吐着滔滔杀机。

  “红拂女!”李成舌绽春雷,大喝道。

  从那柄红色的奇特拂尘,他猜出了对方来历,运起长生诀真气,镇住颤抖的刀身,脱出束缚,飞身后退。

  嗖——不等其他人赶来,红拂女已然消失无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