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隋末争雄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诛灭宇文

隋末争雄记 南阳野人 3600 2020.10.26 15:27

  锵!锵!锵!

  在李成和杨吉儿陷入危机的生死关头,一道人影忽然掠至,好似中流砥柱般挡在中间,长剑携着爆炸性的力量向宇文化及狂攻过去,剑势凌厉,犹如滔滔大浪,把宇文化及的所有攻击尽数淹没。

  吴惊涛率先出手,沧浪剑法展开,纵使在生死决战中,仍透着一股从容自若,驾驭浪潮的自信,剑招进退变化,充满力学的美感,俊雅风流,犹如潮涨潮落,均教敌手意想不到,把宇文化及远远迫开。

  “当!当!“

  跋锋寒也跟着现身,斩玄剑荡开两支箭矢,接着一个旋身,突入叛军之间,掌中宝剑接连划过两名叛军将领面门,斩敌于剑下。

  嗖嗖嗖!

  叛军将领司马德堪见局势有变,喝令放箭,一时间箭如雨发,从阵中朝李成立身处劲射而至。

  跋锋寒虎躯横移,轻松避过,掣起护身剑芒,箭矢无一漏网的全被击落。

  “进攻!!“李成缓过气来,举刀厉喝,让韩千里带领最后剩余的百名将士发起决死冲击。

  骁骑军残部重整旗鼓。

  宇文化及的中军阵中,许敬宗见到吴惊涛和跋锋寒出击,知道时机已至,对钟元发道:“速速发兵!”

  钟元发拔出长剑,回顾左右,道:“树旗,众儿郎,随我出战!”

  “出战!出战!”

  随着旗帜更换,三百黑云长剑都锐士齐声而进,杀气直冲云霄。

  不知是谁起头,队伍里所有锐士举剑高喊:“黑云长剑,战无不胜!”

  黑云者,是指该部士卒皆内穿黑色金丝软甲,刀箭不入,配上黑旗冲阵时形似乌云移动。长剑者,指军士若配宝剑均长有五尺,削铁如泥,敌军兵刃与之相撞立时折断。

  当!当!当!

  三百黑云锐士持剑冲杀,从宇文化及中军后方撞入,沿途所向披靡,叛军阵势如劈波分浪般溃散开来。

  许敬宗趁机让混入叛军中的人手大喝:“宇文化及败了!”

  宇文化及败了!

  叛乱的隋军阵势很快出现混乱,士气大跌。

  钟元发持剑横扫,当着人甲俱碎,直到遇上一位宇文阀的使锤猛将。

  “哼哈!……”叛军悍将令狐猛大叫着,抡锤砸过来,扫飞了两名黑云锐士。

  其叫声未绝,钟元发忽然横冲过去,斜身一撞,真气横扫将大个子令狐猛撞倒在地,连大锤也脱手而出。

  令狐猛痛叫着就要再爬起来,被钟元发长剑切过头颅,就此了账。

  “噗噗噗………………”黑云长剑起落如风,叛军阵中残肢横飞。

  黑云长剑锐士犹如不死不灭个怪物,列阵横行,长剑所到,无一抗手。

  “黑云长剑,战无不胜!”

  钟元发所统领的三百锐士高呼呐喊,狂飙猛进。

  这特制的长剑起于江淮,后世更是演化出了陌刀,无坚不摧。现在被成建制的施展开来,叛军多有惧意。

  只见一片黑云前移,长剑齐落,斩人斩马,一副猛虎下山的无敌气概。

  钟元发手里的长剑比普通士卒还重,他一张马脸,两腮硬须,发怒冲阵起来,仿佛夜叉再世,凶恶异常,更是让当面叛军纷纷躲避。

  宇文化及部后阵出现异常,韩千里挥旗大呼:“援兵已至,兄弟们跟我冲!不成功,便成仁!杀!”

  悲壮而激昂的吼声让韩千里的形象变得十分耀眼,骁骑军所部将士勇气倍增,军心集聚在他的身上,顿时气势勇冠三军!

  韩千里打头,以旗杆为枪,身先士卒,纵身便冲,嘭!,只听得一声巨响,乱军之中,他的长枪接连挑飞数名叛军,前方人仰马翻,叮叮哐哐乱作一团。宇文化及的阵势彻底松动散架,马兵在周围胡乱乱跑。

  李成见状,大喝一声,道:“投降者免死,只诛宇文!”

  然后提刀再上,一步一杀,就像是远古走来的霸王,无人能阻拦其前进的部分。

  到这一刻,双方士气开始逆转!

  杨吉儿暂时抛开仇恨,适时打出大隋公主旗号,招降纳叛。即使她对叛军的恨意之探,倾尽长江大河之水,亦不能洗干净。

  但现在首要的是杀死宇文化及,诛灭宇文阀满门。

  宇文化及奋力杀退吴惊涛,出面挽救占据,道:“本将宇文化及在此,今日带领尔等诛杀昏君,打回关中,听吾号令,杀!”他气脉悠长,字字清晰,响在每一个人耳边,显然是玄冰劲已趋于大成,只在宇文述之下。

  宇文化及说的冠冕堂皇,但李成已听出他枭雄气短,无有昨夜叛隋弑帝时的掌控全局镇定气度。

  李成排众而出,大喝道:“我乃天下兵马大元帅李成是也,宇文狗贼,受死!”

  在场所有人都顿时生出奇异的感觉,这个陡然出现的人,全身散发着强大的自信,好似天生的霸主,气势远在宇文化及之上。“

  跋锋寒亦收到感染,斩玄剑斜挑,把迎面刺来的长矛荡开,剑气吞吐,迅疾斩了一名叛军高手。

  他一出手就是杀招,因为战场是修炼剑法的最好场地,有助于其攀登武道巅峰。

  吴惊涛也从旁进攻,正面硬撼宇文阀的高手,展开惨烈的搏杀战,迎向如潮水般涌过来的叛军。他长剑急发,硬把敌矛斩断,再当胸刺入,来袭的宇文阀高手应剑倒地,至死仍不敢相信世间有如此凌厉的剑法、

  战争比江湖厮杀更残酷。因为平时比武的招式全派不上用场,只能采用最原始、最直接、最简单而最见效的方法去杀人和避免被杀。

  没有人能避免受伤的!

  李成看到这里,心中一动,就要直冲宇文化及而去,来个擒贼擒王。

  忽然有人朗吟道:“内握周天造化,外照星斗循环,天一唯我,是为不死。”

  邪王石之轩振衣而至,大笑道:“宇文化及,接本座一招法印,饶你不死!”两掌齐出,生死二气沿着袖子膨胀,朝宇文化及罩去。

  李成大喜,旋即又头皮发麻。

  ——身旁杨吉儿红衣似火,不断聚集军士,向叛军反攻,遮护他的安全。

  ——石青旋青衣如水,遗世独立,跟在他左右,以玉箫为剑,送出真劲,默默守护在侧。

  这两女是比任何强敌都严重的修罗场,而且他无法反击、无法推脱。

  “啊,该死!”李成肩头一阵火辣,他愣神中被长矛刺中,幸好刚戮破肌肤,就给护体真气震开,但铠甲亦被划破。

  他连忙收敛心神,长吸口气,连续劈出十二刀,招招灌注真力,刀光凌厉无匹,连毙十二名强敌。

  不过李成心中并无快意,若可选择,他绝不会加入如此惨烈的战场,更不愿在心爱的女子面前展露冷酷杀伐的一面。

  生命如此脆弱。

  李成七星刀翻飞,光芒闪烁,杀得四周敌人胆寒,面前再无一合之将。

  吴惊涛处压力减弱,他立即回身,沧浪剑开阖,敌人应声倒地,脱出重围来。

  跋锋寒亦长剑回击,隔开往她身上招呼的兵器,旋身血战,与己方人马汇合。

  李成、吴惊涛和跋锋寒三大青年高手联袂出击,宇文化及的叛军登时抵挡不住。

  “咚!咚!咚!“战鼓声扬,宇文阀剩余的八大高手围攻过来。

  李成挥刀急劈,抵挡宇文阀的精锐高手。

  宇文阀左右两军主将前来救援,兵对兵将对将,吴惊涛和跋锋寒各自拦住三个高手,在广场上展开激战。

  叛军与李成所部联军最后的决战爆发,就看谁先抵挡不住。

  石之轩不死印法展开,强攻硬打。宇文化及顿时感到全身气血翻腾,眼冒金星,身躯则不受控制的往敌人投去,似要给对方能包含宇宙乾坤的袖口收进去。

  他不由心中骇然,晓得若是让邪王尽展魔功,不用片刻,自己肯定要呜呼哀哉,死于非命。

  锵!宇文化及一刀砍出,斩往双袖之间的生死二气结合处。最厉害的是玄冰劲寒气尽吐,去冻结对方的阴阳生死二气。

  石之轩不屑一顾,道:“雕虫小技!”。

  却将打出的真气属性逆转,在对方水寒真气袭来的刹那,生死真气迅速转换为天一真水气,将玄冰劲所有的寒气吸纳,然后再转为至阴死气爆发出去,左掌探出拍击在宇文化及的虎魄刀上。

  宇文化及发现不妥当时,已是悔之甚晚,天一水气冰寒至极的气劲狂涌而至,比玄冰劲更冷上一筹的至阴死气漫卷虚空。

  宇文化及狂吼一声,跌下马来,勉力后退,虎魄刀化作重重幻影,希冀尽最后的努力封挡邪王的杀招。

  石之轩双袖一缩,右掌跟着击出,硬撞入虎魄刀的光影里。

  嘭!这一下用的是至阳火劲,真气喷薄而出,宇文化及再抵挡不住,往后抛飞,七窍溢血,双眸射出难以置信的恐惧之色。

  周围空气在水火之间切换,显示出石之轩魔功已经全力展开。

  宇文化及即便是玄冰劲大成,护体真气也被这水火磨盘尽数削去,不堪再战。他如今要活命,只有一个方法,便是退入军阵中,借助宇文阀的其他高手救援。

  石之轩长啸一声,天一神功全力施为,不死印法流转,幻魔身法连闪,整个人化作万千虚影,如神魔般向宇文化及杀去。

  亦真亦幻,石之轩杀招祭出,将宇文化及方圆三丈尽数笼罩在内。

  宇文化及给杀得左支右绌,无丝毫还手之力,倘若一个不留神就小命不保。

  嘭!

  邪王石之轩双掌收回,宇文化及的头颅已离体飞向半空,打着旋往李成处落去。

  全场一片寂静,所有人都被邪王魔威震慑!

  李成左手一探,接住宇文化及的头颅,右手扬刀喝道:“宇文化及已死,降者不杀!”

  尚在交战的叛军立时掀起一阵骚乱,纷纷被这番话撼动军心。

  司马德堪、元礼、令狐行达等宇文化及部亲信,残余弑杀杨广的家伙,纷纷逃离,其他大多数士卒弃械投降。

  李成下令收降,重建骁骑军,以吴惊涛、钟元发、韩千里为将,广纳将才,稳定行宫局势。

  风声骤响。

  “臭小子!”石之轩来到李成跟前,目光森寒。

  “啊?岳父大人有何吩咐?”李成连忙温柔的牵住石青旋的小手,才找回些安全感。

  石之轩气急,冷冷道:“城外驻扎的二十万禁军才是关键,你还不草拟圣旨,派人安抚军心?”

  李成连忙道:“是极,是极。许敬宗,你持天子节杖走一趟,传告三军,宇文化及伏诛,其他将士无罪。本元帅会尽快率众西归,带大伙回家。”

  许敬宗躬身领命,匆匆去准备了。

  石之轩则抽身就走,留言道:“好好待青旋,要是敢让她受半点委屈,宇文化及就是你的榜样!”

  李成连道不敢,牵着石青旋和杨吉儿去整顿军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