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隋末争雄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刺杀疑云

隋末争雄记 南阳野人 3842 2020.10.13 12:14

  李成瞬间警觉提至最高,体内长生诀真气运转。

  这正是《长生诀》的奥秘,能提高修行者的触觉,在最危险的时候提前预警,单此一点便超越了诸多秘法。

  门外似乎有一张硕大的蜘蛛网在迅速张开,望着飞来的门板碎片,李成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吞噬之力在急速逼近。

  他毫不犹豫的一拳轰出,刚猛的拳劲立时将敌人迫了出来。

  那人果然不是石青旋,而是一个前所未遇、而又风姿不在石青旋之下的绝世美女。更可怕的是她的出手不带丝毫烟火气,真气运用娴熟的似行云流水,完全超越了往日所遇对手能达到的层次。

  刚想到这里,那女子的攻击就到了。

  只见她纤手轻挥,一道黑色真气组成的大网便向前罩过来,似乎有千百个蜘蛛在吐丝,使得这张大网的力道异常强大。

  就像落入蛛网上的蝴蝶,任凭如何振翅挣扎,都只能陷的更深,死的更快!

  白皙如玉的手掌当胸击到,阴寒难缠的气劲透空而至,使人呼吸困难,且站不稳身躯,不由自主的向前倾倒。

  一刹那间,杀机便已临身!

  李成临危不乱,拳头顶端劲气一收一放,接连两道真气以不同的速度吐出,好似灵蛇吐芯,向对方掌心轰去。

  嘭!嘭!

  对方的黑色阴寒真气大网轻轻一抖,便将两股拳劲消去,然后玉掌继续打来。

  李成等的就是此刻,第三道真气猛然爆发,长生诀火属性真气轰出。这下大出对方意料,以那女子之能,亦不得不猛提真气,骤然来个硬碰硬。

  嘭!

  这女子被反震之力激的闷哼一声,进攻节凑不由一滞。

  李成趁此良机,飘身后退,拔出七星宝刀,摇指对方。

  那女子这才露出真面目,玉脸朱唇,秀发像瀑布般向耳边两侧倾泻,灯光摇曳更衬得她美艳绝伦。

  她轻轻吹了口气,道:“妾名绾绾,闻君有龙颜,重瞳目异,极具男儿气概,不免心生爱慕。今日特来相会,取汝项上人头,聊以慰藉。妾心似雾,李郎可舍身否?”

  绾绾明明一副祸国殃民,狠辣无情的样子,却让人生不起半点痛恨,反而愿意为她去死,为她疯狂。

  李成望着绾绾那有如山川起伏的优美身姿,晶莹似玉又充满弹性的肌肤,呼出一口气,好在他早前遇到过同级数的美女。

  ——幸亏经常与阴明月和石青旋相处,对于美色有了几分免疫力。

  李成仍旧赞叹不已,道:“红颜祸水,妲己褒姒,估计便是你这模样。”

  然后不待美人回应,踏前三步,七星刀劈出,光刃旋转,水、火、土,三种不同的真气爆发,像是点亮了刀身上的不同星辰,疾如流星,直接奔向美人面前。

  这一连串攻击毫无半点怜香惜玉之心,因为任何留手犹豫便是找死!

  绾绾秀眸射出前所未见的异芒,两把短刃从袖内滑到掌心处,幻化起道道黑芒,分别从左右射向李成。

  她亦不敢小觑李成的长生诀真气,故而使出了压箱底的本领。

  这对短刃在武林中赫赫有名,长约一尺来许,名为“天魔双斩”,乃阴癸派镇派三宝之一,专破内家真气,配合天魔功,更是如虎添翼,无坚不摧。

  天魔功亦在剎那间被提升至极限,以婠婠为中心的方圆一丈之内,像忽然凹陷下去成了一个无形物质的无底深潭。

  这一着比先前的无形大网更致命,因为真气融合了天魔刃的锋芒。阴寒之气扑面而至,杀机浓郁。

  “叮!叮!叮!”

  一连串的刀剑交击轰鸣,好似雨打芭蕉,片刻不停,无穷无尽。

  李成与绾绾首度正面交锋。他所使出的刀法,已经不拘泥于破军七式,每出一刀,真气都有或两种、或三种变化,以重瞳之力来驾驭刀法,招数天马行空,招招直击绾绾的天魔功薄弱点。

  若是让天魔功的天魔力场展开,他必然难以幸免。

  绾绾一直避免与李成正面相碰,就是感知对手真气精纯不在天魔真气之下,故而加速展开天魔力场,还施展出师尊祝玉妍的绝学“搜心剑法”,奇诡无比的连续祭出十数剑,意图出奇制胜。

  长生、天魔两种无上真气正面交击。

  绾绾感觉到自己无论如何出剑,均有不同属性的真气反击过来,或寒如冰,或烈似火,或重如山,让她频频预估错误,疲于应对。

  更出乎意料之外的是,无论她使出什么招式,如何变化,对手都能先一步洞察玄妙,改变刀势将之破去。

  双方交换了三十五招时,绾绾的天魔力场终于布置到小成境界,完全笼罩了周围九尺范围,显出一张黑色魔网。

  恰好此时李成的第二波刀光也到了。

  “叮叮叮叮!”

  七星刀和天魔刃向两朵不同的鲜花,向外盛开,彼此纠缠,或曲、或直、或横扫、或侧击,或挥扫,凶猛的对拼在一处。

  绾绾的双眸,突然亮起勾魂摄魄般的奇异蓝光,倏地天魔大网向内急速收拢,然后再暴张开去。

  缚龙杀!

  ——天魔功的绝世杀招。

  李成只觉自己就像是要被勒死的绵羊,透不过气来。

  际此生死关头,他长吸口气,猛运真力,把所有的力量全部汇集起来,刷刷刷,连劈三刀,向黑色魔网中央斩去。

  “蓬!蓬!蓬!”

  天魔力场炸开,搅得屋内一片狼藉。

  李成被冲的撞在墙上,哇地吐出两口鲜血,才缓过气来,不得不以刀柄支地。

  绾绾亦被反噬之力震退,淡黄色外袍破碎,露出粉红的内衣,春色遮掩不住。雪白的肌肤,曼妙的线条,全暴露在李成眼前,让他呼吸都急促起来。

  幸好不是一个人受伤,婠婠亦“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像一只蝴蝶般地飞走,剎时间退到屋外墙头处。

  天上明月高挂,人间娇娃俏立。婠婠回眸一笑,道:“郎君,十日后,妾身伤势复原,再来取你头颅,可不要吝啬哦。”

  转眼间香风飘散,她已消失不见。

  李成挣扎着起身,盘膝坐下,开始疗伤。

  石青旋匆匆赶至,只看到绾绾远去的背影。

  不由气苦,对李成喝道:“你做的好事,又撩拨了哪家的女子?”

  李成缓过一口气,喊冤道:“哪敢吆,她可是阴葵派妖女,奉师命来杀我。”

  听到阴葵派的名头,石青旋亦跟着变色,关心道:“你受伤了没?”

  李成本无致命伤,见到石青旋关怀的神情,立时知机的装出受伤不浅的样子,顺势倒在佳人怀里。

  他一面安享温柔,一面转移话题道:“阴葵派这么快救派人来杀我,还出动了圣女绾绾,该不会是因为青旋你的缘故吧?”

  石青旋玉脸一沉,轻声道:“有这个可能,阴葵派当年与娘的仇恨也不小。”然后瞅着李成,道:“怎么,你在后悔?”

  李成哈哈一笑,道:“青旋性情温婉,能娶你,是我八辈子修来的服气。至于阴葵派的刺杀,将来我自会找他们算账。只是从绾绾妖女的功力来看,她师傅祝玉妍很不好惹。你可得小心,不要单独外出。”

  石青旋平淡道:“若是绾绾一人再来,我就和她分个高低。”

  她手握玉箫,娇叱道:“若是祝玉妍亲来,大不了同她拼个死活。”

  李成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大,呆了一片刻,瞧着青旋,眼神得无比怜惜,轻轻道:“有我在,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放心。”

  石青旋娇躯剧震,随后打开李成作怪的手,嗔道:“还不好好运功疗伤!”

  李成只得乖乖打坐运气。

  石青旋守在旁边,手里不知何时多了把梳子,温柔地梳理着秀发,望着李成的面庞,陷入深思。

  ……………………………………………………………………………………………………………………………………………………

  江都行宫,隋帝杨广独坐龙椅,与平日不同,他遣散所有妃子、宫女和侍卫。

  宫内一片漆黑,好似混沌未开。

  笃!笃!有人从远处到来,提着一盏宫灯。

  杨广也不在意,只轻声道:“进来!”

  皇后萧氏推门而入,然后关上宫殿大门,来到龙椅前。

  “圣人,刺杀失败了。”

  杨广却抚掌大笑道:“好,很好,非常好!”

  萧皇后本来担心皇上龙颜大怒,此刻不由哑然道:“圣人何故发笑?”

  杨广不答,只低声念道:“我梦江南好,征辽亦偶然。但存颜色在,离别只今年。”

  萧皇后闻言,不由低泣,道:“圣人……”

  杨广半晌回过神来,轻声道:“朕本是千古一帝,奈何被世家所误。朕冤杀大将军鱼俱罗,因为他重瞳目异。不想又冒出一个李二郎,“年方十八、必能济世安民”,嘿,朕还没死呢,李渊就开始造谣了。”

  萧皇后惊讶道:“陛下既知李渊包藏祸心,何以还让他镇守太原?”

  杨广道:“因为关陇门阀已向李渊效忠,朕若不用他,突厥兵马十五日就能打到大兴(长安)城。用他,正好以毒攻毒。”

  萧皇后只觉得今晚的陛下,又恢复了登基前,当晋王的模样,文韬武略,天下无双。

  那还是二十多年前,杨广为晋王。十九岁,统兵伐陈,为大隋一统天下;二十岁,镇守边疆,北击突厥,扬威塞外;二十一岁,西征吐谷浑,胡酋臣服。

  三向征伐,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所以他才生出谋夺天子之位的野心。

  可惜,这一切都已成为昨日黄花,大隋的江山终究是再也守不住了。

  “那为何让妾身安排阴葵派的刺杀?”

  杨广哈哈大笑道:“因为朕想试一试第三个重瞳子的分量。第一个重瞳子鱼俱罗,武道通神,能镇压百万突厥大军。第二个重瞳子杨玄感,勇略无双,靠一己之力动摇了大隋根基。但他们,都为朕所杀!”

  历数过往的得意功劳后,杨广情绪低沉下来,面目狰狞道:“可是,现在朕已无路可走。关陇门阀,早晚归附李渊,迎他入主大兴城。关东士族,从来都没有服过朕,已争先恐后的效忠李密。至于这大好江南,朕本以为会是大隋的根基,江左世家会支持朕,可现在也要造反,去支持宇文化及那个蠢材!”

  “哈哈哈哈,大好头颅,谁当斩之?”杨广疯狂的大笑。

  萧皇后忽然扑入丈夫怀中,垂下螓首,轻轻安慰道:“陛下!妾身会与你同生共死!”

  杨广一阵错愕,平复震荡的心神,又道:“美娘,不瞒你。原本朕是想将这大好头颅送给宇文化及,然后借他的手诛杀完江南世家,再去诛杀关东士族,以雪朕心头之恨!”

  萧皇后答道:“妾身都听陛下的。”

  杨广目光幽幽,冷酷道:“但现在,朕发现一个更好的人选。”

  他双手张开,黑暗里龙袍翻飞,仿佛还是那个初登大位的英雄天子。

  “朕就来再下最后一局,给这李渊,给李密,给突厥大汗,给高丽,也给这天下再增加个麻烦!”

  “传旨:招李德光觐见,加封他为天下兵马大元帅,新唐国公,统兵讨贼!”

  萧皇后一呆,道:“陛下,这还是晚上呢?”

  杨广迎向皇后的身子,目光变得火热,转而拦腰抱起,放在龙塌上,倾身扑过去,嘶吼道:“皇后,朕来了!”

  很快又是一番胡天朝地,将刚恢复的几许英明抛诸脑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