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隋末争雄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诛灭凶徒

隋末争雄记 南阳野人 3702 2020.10.11 12:04

  任少名的下属势力铁骑会,核心成员来自塞外铁勒族,其父曲敖,外号“铁勒飞鹰”,乃是草原上仅次于突厥“武尊”毕玄的厉害人物。

  这趟来此带的人物分别有两大护法“艳妮”常真、“恶僧”法难、及军师崔纪秀,和二三十个塞外武士、十多个阴葵派杀手。

  艳尼‘常真,是一个秃顶美女,有着一对勾魂摄魄的黑亮大眼睛,脸上肌肤娇嫩的红晕,细眉如丝,颧高鼻挺,唇红齿白,艳光迫人。

  ——至于武技,擅长的是彩云飞袖奇功。

  “恶僧”法难,身高八尺,头戴钢箍,着血红色袈裟,手持水磨禅杖,高大凶恶,外功深厚。

  而军师崔纪秀,外号病书生”,是个双料谋臣,既为铁骑会谋划,又替荆楚之地的黑道大豪林士宏效力,向来以“智计著称,昨晚更是布下毒计,策划刺杀了兴国公来护儿。

  果然崔纪秀在李成叫出任少名后,也认出了李成和石青旋两人,阴笑道:“所谓来得早不如赶得巧,青旋大家的风姿,儿郎们可是很仰慕呢。”

  任少名却是大手一挥,示意下属暂时不要动手。

  “哈哈哈哈!”

  他本人则在放肆的大笑中,一步步上前,盯着石青旋,道:“小娘子,乖乖投降,哥哥很怜香惜玉的。”

  “这不是赵国公阴师世的女婿吗?怎么又勾搭上了个妙龄女子?”

  铁骑会的凶徒步步紧逼!

  石青旋气的身子发抖,羞恼之余狠狠踩了情郎一脚。

  李成痛的龇牙咧嘴,连忙转移话题,笑着道:“青旋,害怕吗?”

  石青旋扬起玉箫,准备作战,仍旧平静道:“既然选择了你,就不怕不悔。君喜我喜,君忧我忧。现在,也只能与你同生共死。”

  李成握着石青旋的玉手,微微一笑道:“莫怕,我自有计较。”

  然后对崔纪秀道:“病书生,任少名这个蠢货也就罢了。阁下号称智者,可听说过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说完,踏前一步,将旁边石青旋挡在身后,可气势却陡然拔高,压倒了铁骑会所有人总和。

  铁骑会众人只觉得眼睛有点眩晕,面前这个重瞳青年,身形虽单薄,可气势却可怕的惊人,连塞北铁骑都感到胆寒。

  “你!少装腔作势!”“青蛟”任少名被激怒,不下意识握紧了流星双锤。

  李成身上杀气毕露,冷冷道:“我手下有一人自诩有管仲、乐毅之贤,以天地为兵,囚山河为笼,在此布下兵家杀阵,请诸位品尝。”

  然后他挥了挥衣袖,宛如挥动进攻的旗帜。

  “杀!”话语落下,忽然官道两旁密林中,一大片区域,冒出了无穷的箭雨,铁勒武士和阴葵派杀手纷纷倒地。

  第一波就射杀了十余个铁骑会武士。

  “快撤!”病书生大惊,然则为时已晚。

  李成再会衣袖,喝道:“杀!”

  第二波黑压压的箭雨狂飙而至,杀戮之势更猛、更强!

  噗嗤!噗嗤!噗嗤!

  铁骑会完好无损的,只剩下青蛟任少名,“艳妮”常真、“恶僧”法难三个。

  杀!杀!杀!!

  ——五十名长剑武士出现,全都背负铁胎弓,外罩黑衣,手执长剑。

  领头的大汉,上前单膝跪地,向李成参拜,恭声道:“钟元发见过主公!”

  李成笑道:“不必拘礼,起来吧,说说军情。”

  钟元发起身,挥手布好阵势,平静道:“主公,兴国公来护儿被刺杀,刘先生从来家长子手中接过左武卫兵权。属下奉命来截杀铁骑会,今日凌晨就等在这里了。”

  病书生崔纪秀左腿中了一箭,疼的冷汗直流。当他见到这队隋军的装束后,惊的大叫道:“是黑云长剑都!快走!”

  ——黑云长剑都,已有百余年历史,乃是南朝中少有的铁血劲旅。

  第一代北府军统帅谢玄,选出八千锐士,赐号黑云长剑都,淝水之战,大破符坚。

  第二代统帅刘裕接手后,以之为先锋军北伐,下洛阳、入关中,打的无数胡骑闻风丧胆。

  第三代统帅陈霸先得其秘法,训练出三千锐士,北破齐而西灭梁,坐断东南,开国称帝。

  第四代统帅来护儿,在隋灭陈后,收拢残存的黑云长剑锐士,以之为亲军,征战四方,立功无数,被隋文帝亲封为兴国公。

  时至今日,虽只剩下三百黑云锐士,宇文阀犹顾忌重重。所以宇文士及献计,用皇帝的名义调开长剑锐士,又勾结“青蛟”任少名刺杀了来护儿。

  ——刘长卿以吊丧报仇之名,从来家取得兵符,调了一队黑云长剑都锐士前来接应。

  当李成来到江都城门外时,便收到了传音,因此才格外镇定。

  任少名听罢崔纪秀的解说,脸都绿了,青蛟印记更加狰狞,大吼道:“杀出去!”

  他转身就往江都城内跑,借助宇文阀的力量,这才是生路所在。

  “艳妮”常真和“恶僧”法难两个狗腿子,连忙跟上,却把崔纪秀抛下不提。

  崔纪秀惨笑道:“兵法有云,围三缺一,虚留生路。你们抛下老夫,向城中逃,更是死路一条。枉我自认聪明,怎会与尔等蠢货勾结在一起。”

  果然城头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道:“此路不通,江左许敬宗有礼了!”

  崩崩崩!

  又是一阵箭雨攒射,将三个凶徒迫得退了回去。

  许敬宗更狠,动用的是劲弩,杀伤力更强。

  “留下吧。”突有一个武士自城头飞扑直下,长剑直刺任少名。

  任少名怒吼,流星锤砸出,搅动风雨,威力暴涨。

  杀气漫卷虚空。

  那人“咦”了一声,身躯一转,速度更快,剑刃先往左劈,继而顺势旋转起来,像大鸟般啄击,飞扑杀向任少名。

  当!

  金铁交击之声,震动全场。

  任少名全身一震,使出个铁板桥,往后笔直倒下去,到了离地尺许处,右锤猛击地面,借力转身,双锤一前一后,快速反击,炮弹般离地冲飞,后发先至,打那剑客面门。

  那剑客亦非庸人,一生经历的大小战事真是数也数不清那么多,故虽为此惊异,却没丝毫为慌乱,暴喝一声,就立稳身躯,长剑回圈,锋芒闪烁,化出朵朵剑花,气劲旋嗤嗤嘶响,迎击飞来的流星锤。

  “叮叮咚咚!”

  任少名还待再施展杀招,剑锋已在流星锤上连劈了四下。

  他兵器虽未脱手,但左右失衡,一时间真气溃散,杀招如何也使不出来。

  那剑客更是哈哈一笑,道:“记住,杀你之人,沧浪剑吴惊涛是也!”

  剑光再盛,宛如浪花朵朵,却杀气迫人。

  任少名闷哼一声,无奈下举起双锤硬架,以铁锁链绞杀助攻,迎向剑气锋芒。

  “蓬!”一串金属交击的声音响起。

  双方再度交锋,任少名下场更惨,被剑气侵入内腹,口鼻溢血,连退三步,坐倒在地。

  吴惊涛的沧浪剑并未继续追杀,反而摇指“艳妮”常真和“恶僧”法难,喝道:“腌臜泼才,一起上吧!”

  脚下用劲,以飞身上前,手中“沧浪剑”幻出大浪小浪,朝铁骑会两大护法卷去。

  法难大叫一声,挥动禅杖,恶狠狠的向前挑去。

  “当!”

  禅杖恶风散去。

  法难心头狂震,想不到对方剑法精妙至此,力气也完全不在他之下,强攻失败。

  气势转衰。

  吴惊涛的挺身而进,一剑接一剑,犹如滔滔大浪,向敌手攻去。

  艳妮”常真的彩云飞袖张开,毒气左冲右突,却始终没法破入对手连绵不绝的剑光里,只能不断游走袭扰。

  吴惊涛的剑气狂飙,一击比一击众,一招比一招狠辣,杀得常真和法难叫苦连天,暗叫小命不保。

  李成对石青旋笑着道,“看,我这招谈笑杀人的本事,厉害不?”

  石青旋瞪了他一眼,娇嗔道:“又不是你的功劳。

  这一瞪眼的动人美态,将李成的三魂七魄都勾去了一半。

  他将美人挪到身前,饱餐着石青旋的灵气秀色,霸气道:“我这是以智用人,青旋要是想看我英姿,那也行。咱这就去将任少名宰了,不过你晚上可得好好犒劳我。”

  石青旋为之气结,道:“臭流氓,想得美。”

  李成哈哈笑道:“我只是想听青旋奏曲,哪里流氓了?莫非你愿意……”

  石青旋俏脸一红,顿足道:“无赖!”

  李成还待调笑两句,战场变故再起。

  “锵!”

  寒光散去,吴惊涛稳住身躯后退,沧浪剑回鞘。

  “嘭嘭!”

  两声闷响,“艳妮”常真和“恶僧”法难两个臭名昭著的家伙就此了账。

  李成毫不惊讶,伸手向吴惊涛作出邀请,笑着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吴惊涛却不回应,双手抱肩,桀骜不逊,笑道:“还有一个呢。”

  李成也不计较,上前瞧着多次冲阵,被钟元发带人挡回来的任少名,笑道:“投降,就饶你一命!”

  任少名冷哼一声,眼中凶芒毕露,道:“狼的子孙是不会向两脚羊投降的。你若够胆,亲手来取我性命吧!”

  语毕,托着流星锤,挣扎着往前跨出。

  他踏出第一步时,四周的气氛立时变得肃杀沉重,他跨出第二步,一股庞大无匹的凛例气势,朝李成迫涌过来。

  恶狼回头,绝地反击!

  这才是名震南方的黑道霸主青蛟的威势。

  李成挥手,围困着的黑衣武士自然而然往四面退开,让出更广阔的空间予圈中的决战者。

  他迈步上前,步伐闲时随意。

  就在这时,任少名气势骤盛,双腕一抖,两个流星锤化成无数反映火炬光芒的红芒,像恶狼张牙舞爪般,凶威弥漫全场。

  更厉害的是任少名借火光的反映,若忽然隐了形般,躲在赤影的后面,趁机偷袭。

  蓦地杀机降临,火光中两处劲风猛地撞向李成胸口和咽喉。

  而真正的杀招是状似魔神的任少名,从后面跟着击出。

  ——这是他不惜不惜损耗真力,燃烧性命,企图拉上敌手同归于尽的招数。

  至凶!至恶!至刚!至猛!

  可惜他遇到了拥有重瞳之力的怪胎。

  经过与便宜岳父一战,李成苦思冥想,将心法放在察敌上,而重瞳就是最好的武器。

  这对神奇的双眸,能看清楚对手进攻中的所有真气流转、招式变化。

  所以李成早看透了任少名的种种后手,面对这凶猛的一击,七星刀闪电出鞘,循着那一丝空隙,挥刀劈入。

  ——这一刀快如闪电奔雷!

  ——这一刀准的分毫无误!

  “当!“

  宝刀从中突进,劈落了左右两个流星锤。

  任少名骇然,果断放弃兵器,双拳化作漫天芒影,不顾生死,铺天盖地撞向李成双耳后面的太阳穴。

  可惜注定是徒劳,李成挥刀横扫。

  “蓬!蓬!“

  刀光后发先至,轻易的砍下了任少名的两条胳膊。

  李成轻松收刀,跟着一脚踢出。

  “蓬!“任少名的尸身重重掉到地上。

  至于崔纪秀,则被抓起来审问,他还有些剩余价值。

  城头上,许敬宗欣然道:“李公,请入城。”

  ——然后他亲手打开城门,迎李成等入内,共谋大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