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隋末争雄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皇朝末路

隋末争雄记 南阳野人 3781 2020.10.18 13:36

  月下鼙鼓动地来,惊破春江花月夜。

  江都行宫,杨广偕同过百妃嫔仍在欣赏歌舞,他和皇后、萧妃、朱妃在一起,周围太监卫士林立。

  杀声一起,战火很快向行宫烧来。

  众多嫔妃和太监无不骇然失色,杨广坐在龙椅上,叹了口气道:“朕知道大隋的江山守不住了,唉!大好头颅,谁人斩之?谁人斩之?”

  他竟早有预料,众人无不愕然,为何皇帝竟作此不祥话语。

  萧妃花容失色,道:“圣上莫要说笑,快调兵平叛。”

  禁军统领独孤盛跳出来,大声道:“圣上放心,臣誓死守卫行宫安全。”

  忽地殿门外传来一声冷哼,有人喝道:“不自量力!“

  赫然是宇文化及一身武士服大步走进来,旁边还有另一位高昂英俊的中年男子。

  独孤盛立时脸无人色,他早有布置,若宇文化及等任何党羽人入宫,必须先得通报许可,现在未接到任何消息,对手已杀到跟前,可见形势不妙。他连忙移往杨广座前,而护守在龙座两侧和后面的近卫都紧张起来。

  杨广面对剑拔弩张之局,哈哈大笑,道:“宇文将军认为你是最终的赢家吗?“

  宇文化及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目光落在反常的杨广处,闪过森寒的杀机,扬声道:“杜伏威攻占历阳,李密先取得荥阳、洛口,李渊在晋阳作反,攻打关中。圣上南巡江都,便是自弃天下。当此之时,四方告变,贼势日盛,我宇文化及才是拨乱反正的天命之人,哈哈哈……”

  杨广自知难以善了,怒喝道:“来人!给朕把这逆贼拿下!“

  噗嗤!噗嗤!

  但见长刀出鞘,惨叫声起,守门的近卫东仆西倒,鲜血四溅,一群人冲了进来,带头的是几名身穿将军衣甲的大汉,与宇文化及会合一处,占据了大殿近门处一半空间。

  群妃和诸多大臣登时花容失色,纷纷往后面躲去。

  只剩下独孤盛则和数十近卫拥出来,挡在杨广身前。

  杨广大喝道:“司马德戡,你也想作反?放下兵器,朕饶你不死!“

  带头进来的将领司马德戡,竟狂笑起来道:“将士思归,许国公宇文化及天命加身,自会率二十万禁军返回京都,圣上请安心上路吧。“

  杨广色变道:“朕已册封了天下兵马大元帅,尔等休想得志!今日何故逼朕太急?”

  宇文化及冷哼道:“昏君,你遗弃宗庙,巡幸不息,外勤征伐,内极奢淫,使丁壮尽于矢刃,老弱填于沟壑,四民丧业,盗贼蜂起,专任奸谀,饰非拒谏,妄想凭借一个重瞳子来讨贼?”

  杨广大笑,道:“奸贼!朕的头颅在此,来拿吧!“

  宇文化及毫不在意,“锵!“拔出佩剑,大喝道:“杀!“

  百来枝劲箭射出,大殿内很快血流成河,众多妃嫔宫娥太监的呼叫号泣,连许多被赶出来的大臣亦被乱兵砍成肉泥,局势混乱得像天塌下来般。

  宇文化及尚在得意,忽然承天门方向大乱,是有人带兵前来救驾!

  江都城东门全是火把,喊杀连天。

  李成头扎红巾,率领八千骁骑军勇士救驾,长刀到处,犀利刀气透锋而去,一个照面就有数人往后栽跌,倒毙当场。

  韩千里趁此良机,举着大旗高呼进攻。

  只见城门四处都是互相追逐厮杀的人,有几处殿宇冒出火头浓烟,遮得日月无光。战火肆虐下,整个皇城变成人间的杀戮地狱。

  可惜李成新接手骁骑军,尚不能掌控大军,刚厮杀了一震,便散去大半,八千兵士只余不到三千。

  当面十多名叛兵恶狠狠的扑过来,李成闪电前冲,手中宝刀精芒电闪,迅疾无伦的劈出八刀,立时又有七八个敌兵仰跌毙命。

  重瞳之力让他随时能察觉战场上的危险,李成手执宝刀,左右出击,勇猛无敌,故而剩下兵士尚能聚着一口气,向宫殿内冲杀。

  刘长卿安排的黑云长剑都怎么还不来?他虽面上毫无惧色,但却心中焦急,倘若今晚不能斩杀宇文化及,明天逃的就是自己。

  “当当当!

  终于有高手到来,宇文阀的宇文智及提着宝剑杀至,与李成交换了三招。

  李成宝刀架住宇文智及长剑时,已知不妥,只觉对方冰寒无比的真气透剑而来,剎那间往他经脉攻去,自己的长生诀真气因耗损多大,竟抵挡不住。

  亏得长生诀真气神妙无比,他猛提提一口真气,转换属性化去对方入侵的大半劲气,右手宝刀施出拼命的招数,荡开长剑,侧砍宇文智及颈项,准确无比的由下而上,竟比敌手快上三分。

  宇文智及心中生出一股寒意,方明白为何重瞳子的厉害,而兄长宇文化及则三令五申,要他将这个祸害扼杀于未发。

  风声骤响在右侧。

  宇文智及未想到有人偷袭,而且攻击极其狠辣。

  杨吉儿痛恨宇文阀吃里扒外,天魔秘法展开,手里软剑刺向宇文智及眼睛,暗里却飞起一脚,直取对方胯下要害。

  宇文智及哪里想得到一个小兵的武功这么厉害,竟不能及时抵挡,避开面前杀机澎湃休的刀光猛咬牙扭身,仓促架挡杨吉儿这一剑。

  “锵!“

  宇文智及一声惨哼,身子缩成一团,从地上向旁边滚开去,背脊撞在一棵大树的树干处,伤上加伤,夹着尾巴狼狈逃走。

  原来方才他挡住了软剑,却没能避开踢至脚下的凌厉一脚,蛋蛋碎裂,连玄冰劲都止不住痛,因此难以再战。

  李成看的心中发寒,想不到这个在自己怀中千娇百媚的杨吉儿,竟然有如此厉害的一面。当下不敢耽搁,骇然之下不知哪里来的神力,长刀左挑右拨,杀得敌人东歪西倒。

  “挡我者死,避开者生!”

  一时间骁骑军士气大振,杀得叛军节节败退。

  杨吉儿在他耳边低吟道:“快去救我父皇母后!“

  李成陵会意,只朝叛军鼓噪出杀去。

  这时皇宫大部分建筑物都陷进火海里,浓烟把星夜全遮盖了,碰上的都是来回杀戮劫掠的叛兵。

  胜利在望。

  蓦地一片冰寒之气腾起,从前面的佛塔上飘落。

  李成定睛一看,竟然是上面有位高人出手,掌中玄冰劲舞动,周围的空气水分凝结成一片片雪花飘落,乍看之下,竟然改变了方圆十丈范围的天象!

  咻咻咻!

  每一片雪花飘落,便是一个骁骑军将士殒命。眨眼之间,就有上百兵士眉心被雪花击穿,倒地身亡。

  雪花飘落之时,李成就心中叫糟,火光映照的佛塔上,朵朵雪花绽放,奏响一曲死亡之舞。

  抬首凝望,只剩下这位空前的大敌!

  “宇文述?”杨吉儿惊叫出声。

  “锵!“李成横刀而立,摇指敌手,这是一场明知不敌也要打的决战!

  宇文述苍老冰冷的声音响起,道:“正是老夫,今日本座来此灭隋,证天人路!”

  …………………………………………………………………………………………………………

  “昏君死了!““昏君死了!“整个江都沸腾起来。

  皇城的大火,将这座大城巿的半边天空染个血红。

  刘长卿的讯,立刻指挥联合舰队出发,向城外的禁军大营杀去,鼓噪呐喊,弩箭袭扰,力争困住大部人马,给主公李成创造机会,解决宇文阀的力量。

  实际上宇文化及已经控制不住场面,有叛军去劫掠官家的粮仓,有叛军进入民居奸掳掠,整个江都城乱成一团,彻底失去秩序了。

  寇仲和徐子陵伙同独孤阀,抢夺粮食和财物,江淮军所得甚丰。

  忽然,徐子陵抬头望向宫殿内佛塔位置,沉吟道:“仲少,我感觉到那里有一场很重要的大战正在发生。”

  寇仲已吩咐下属,安排好运输工作,闻言也道:“你小子说的对,唔,我的大刀已经饥渴难耐了!”

  井中月首次在没有催发情况下,发出耀眼的黄芒。

  “那还等什么?”两人身影拔地而起,循着感觉向前直闯。

  大殿屋檐上,杨虚彦眼睁睁看着二叔杨广身亡,心头泛起复杂的感情,下一刻,佛塔顶端飘起的雪花,引动了他的注意,便一个闪身向彼处赶去。

  一处僻静的宫殿处,多情公子侯希白、阴葵派圣女绾绾两大年轻高手,各自收起争斗之心,同时望向佛塔处,然后不约而同地赶去。

  跋锋寒像是苍鹰一般,两手刀剑齐施,摆开架势,向佛塔处杀去。

  天人出,杀劫起!

  宇文述选择在江都城证就天人之路,自然会引来相应的俊杰围功。

  佛塔之下,杨吉儿不禁为李成担忧起来。

  李成催发真气,一时间杀气如火,刀势拉紧,一触即发!

  佛塔顶端,宇文述掌中的雪花似乎能永无休止地下,整个广场和四周的建物均铺上白雪,转化为纯白净美的天地。

  天地一片寂然,连雪花落地上都是静悄无声。

  李成观察了一会,知道休想在气势上突破封锁,当即沉喝一声,往前冲出,挥刀疾劈。

  这一刀凌厉无匹,刃上火光环绕,携着英雄造时势,逆转乾坤的决然!

  这一刀破釜沉舟,宛如霸王再世,奔赴巨鹿战场,向天争命无惧无畏!

  事实上连李成自己都不知为何会使出这一刀来,他见宇文述的玄冰劲改易天象,重瞳被刺激得圆睁,一股冲动狂涌而来,自然而然劈出了这霸气绝伦的一刀。

  杨吉儿看得呆了一呆,皱起眉头,像想到了什么非常久远的事。

  韩千里及骁骑军将士则紧张得屏止了呼吸,恨不得主将一招克敌。

  宇文述亦是心下懔然,想不到这小子的刀法竟然能打破天人气机压制,知道留他不得,冷喝一声,反掌向下扫出。

  一掌一刀,终于短兵相接。

  冰火交接,雪花盛开。

  宇文化及的一掌眼看要扫中刀锋,李成七星刀忽然再生变化,真气陡增,赤、蓝、黄、白、黑五色毫光大盛,避过掌心,瞬间爆发,劈像玄冰劲所化的漫天雪花。

  嘭!虚空炸响,两人身影交错而过。

  宇文述猛地飞身而下,双掌盘旋,一上一下,分击李成胸口和头颅要害,冻结一切生机。

  李成身躯往下跌落,他挥刀防御,时而画圆,时而就方,时而斜刺,时而横斩,连续布下七八道真气墙抵御追击。

  竟然全是保命的招数。

  杨吉儿吓得花容失色。

  只有从远处赶来的寇仲和徐子陵暗暗点头,看出李成用的是长生诀真气,必能在落地后恢复再战之力。

  要知道李成一招落败,是吃了地利的亏,假若落地后采取守势,便能以逸待劳,伺机争回几分主动。

  其中玄妙处,实是精彩绝伦、凶险万分。要知道破釜沉舟,是为了九战九捷,怎会没有后手?

  宇文述果然厉害,双掌回拢,运功一震,将李成拍的滚落地面,他又复回佛塔顶端。

  “蓬!”

  气劲交接,刀掌分开,李成给震得跌落地面,连退数步,口喷鲜血,体内真气翻腾。

  “好个玄冰劲,领教了。再来!”

  李成一抹嘴角血迹,长吸口气又缓缓吐出,平复伤势,再度提刀,却凝儿不发。

  “看我的!”寇仲不信邪,井中月黄芒亮起,他亦飞身直取宇文述。

  大战再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