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隋末争雄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骤逢青蛟

隋末争雄记 南阳野人 3726 2020.10.10 12:34

  建邺城,乌衣巷,王气早已黯然收。

  昔日主导南朝国事的王谢两大门阀,已成寻常百姓家。

  李成在一处酒楼的二楼上,倚窗独坐,把杯中余酒喝个一滴不剩,遥望乌云重压的天空,似已可看到世间风云变化。

  生有何欢?死亦何惧?武道的真意在哪里?

  前几日的速败,给了他当头一棒。若非石青旋最后阻拦,那日他必死无疑。不远处,做男儿打扮的石青旋,化身成一位风神秀逸的公子哥,神态悠闲自得。

  “青旋,给我吹奏一曲好吗?”

  箫音倏起。

  李成进入音乐的天地,现实不复存在,一切给妙音净化,风从窗台温柔地吹进来,两人衣衫不断拂动,彷如仙人。

  箫音绵延,时而清丽激越,忽又消沉忧怨,但无论如何变化,总能洗涤人心,使他忘却气馁,重燃斗志。

  “铮!铮!铮!铮!”

  李成忽然拔刀起舞,招式刚劲有力,沉雄悲壮,彷如在号令千军万马对叠沙场,敲响了统一天下的战鼓。

  他唱道:“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明明如月,何时可掇?忧从中来,不可断绝。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阔谈燕,心念旧恩。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这是三国时代,曹操领八十万大军南下,赤壁战前所作的《短歌行》,抒发了求贤若渴,收揽天下英杰的广阔胸怀。

  畅想曹操的壮志,李成抛却沮丧,豪气大发,唱的胸怀澎湃,有种比肩前人英雄的气盖。

  箫音渐止,一曲终了,余音未尽,绕梁不绝。

  石青旋静坐在另一边,纤长优美的玉手仍按在玉箫上,美眸里露出一丝赞赏,微微一笑,道:“唱得好!”

  每与石青旋接近闲聊,都会被她的秀美姿容和动人箫声惊艳。从初始的征服之心,到现在的热恋沉沦,李成发誓要用一生来呵护这个让人疼爱的奇女子。

  石青旋的箫艺名动天下,她的武学见识亦是大大不凡。

  碧秀心创出的天籁十三篇,确有夺天地造化之能。

  石青旋修炼后,花容清丽无伦,秀发乌黑漂亮,玉肌胜雪,举手投足均是仪态万千,可以热情奔放,也可以冷若冰霜。

  倾国倾城,不外如是。

  李成凑过去,舔着脸笑嘻嘻道:“青旋若是高兴,能否指点为夫一下武道。”

  石青旋也懒得在纠缠他的称呼,任他油然坐下,没好气地道:“武道分为佛、道、魔、儒、兵五大家及旁门杂家九流,但道理殊途同归。用佛家的术语来说,要点在于三密,身秘、口秘、意秘。其中身秘,指修行的根本秘法,如你练得长生诀。口秘,指的是具体显化的武技招式,如刀剑枪矛。意秘,指各种意境,因人而异。天地山川,日月轮回,音乐书法,歌舞诗词,都可以入道。”

  李成像是被点醒的呆头鹅,连忙道:“哦,明白啦。我那日之所以几个照面就败给裴矩,是因为少了意境,对吧?”

  石青旋瞧他还不算笨,嘴角露出笑意,像一抹透过乌云透射出来的阳光,笑吟吟道:“那个人的“天一心法”,讲究的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他功力比你高,武技比你好,心法亦超凡脱俗,你败给他没什么丢脸的。”

  李成喜孜孜的道:“青旋说得真在理,让我拨云雾而见庐山。来,敬你这仙子一杯。”

  两人碰杯对饮。

  李成哈哈一笑,放下酒杯,欣然道:“告诉你个秘密,我其实有绝招没有使,不会输哦。”

  石青旋好奇道:“什么绝招?”

  李成突然凑过去,在她脸上吻了一下,大笑道:“自然是青旋啊,只要把你撩到手,我的岳丈大人总不会让女儿守寡吧?”

  石青旋一把推开他,生气道:“下次我绝不会出手相救,让他把你打残废好了。”

  李成叹道:“能拜倒在青旋的石榴裙下,死也心甘情愿。”

  石青旋避开他,轻轻道:“让我再奏一曲,为你壮行吧。”

  李成正要叫好,新来的下属冯敬从远处走来道:“主公,江淮军有异动。”

  石青旋起身转身去了。

  李成只能打起精神商量军议。

  …………………………………………………………………………………………………………………………………………

  寇仲内劲源源不断,通过双足,注入小船,催动航行速度,越过一个个浪潮。

  这并非只要内力高就能办到,还必须有惊人的判断力和熟悉水性,幸亏他和徐子陵学得长生诀后,各自灵觉大增,才能在长江上任意横行。

  徐子陵则躺在穿透,吹着江风,惬意无比。

  隋军的船只在眼前扩大。

  上面甲胄森严。

  寇仲心中不屑,对方既然有意勾结江淮军,还摆出下马威的姿态,显然是想通过小手段占据主动。

  可惜他们小瞧了扬州双龙的厉害!

  他脚下发力,像是鱼儿跃出水面,驭浪而行,眨眼就跃上敌船。

  徐子陵亦不曾落后半分,一声长啸,如大鸟振翅般双臂扬起,一个旋身,已飞临敌方大船上。

  ‘噗!‘噗!’

  几乎不分先后,寇、徐两人就落在甲板上。

  一人鼓掌赞叹道:“好一个江淮双龙,独孤峰在此恭候多时了。”只见甲板上排开了八张太师椅,坐了五男一女,六人背后站着两队劲装武士。

  拍手的是居中而坐的华服中年男子,头顶高冠,气势不凡,只看其眼神,便知是个狡猾多诈的主儿。

  这中年男子左右是一男一女两个年轻后辈,男的嚣张跋扈,脸容丑陋。女的神情高傲,头扎红巾,像是一只高傲的凤凰。

  另外三人年纪稍大,都是胡人打扮,武力不俗。

  那中年男子介绍道:“鄙人独孤峰,这两个是我儿独孤霸,小女独孤凤。你们两个哪位是江淮军少帅?”

  寇仲哈哈一笑,当然不让在一个空着的椅子上坐下,道:“本人寇仲,添为江淮军少帅。与我兄弟徐子陵一起同来,是为商议结盟之事,阀主请!”

  徐子陵则淡淡一笑,却无半分言语,他实在懒得说话,只闭目养神。

  原来这独孤阀虽因为上一任隋室皇后独孤伽罗原因,大加发展。但自杨广登基以来,备受猜忌,势力大损,不得不转向暗里发展。

  现在宇文阀起事在即,独孤阀阀主独孤峰为将多年积蓄的财宝运往关中,不得不放下身段,来结交江淮军。

  寇仲恰逢其会,便扯着徐子陵来促成此事。

  寇仲话音方落,独孤霸就闷哼一声道:“什么江淮军少帅,扬州双龙,见面不如闻名。我还道是什么大人物,原来只是个毛头小子。”

  独孤凤亦跟着娇哼道:“二哥,劳烦你试试他们的斤两。”

  寇仲淡淡道:“那最好不过!”

  “锵!”

  得自刘裕的厚背刀,已被重新命名为“井中月”,赫然出鞘。

  待独孤阀众人想看清楚一点时,道道黄光,已闪烁着照亮了甲板。

  没人想到寇仲如此悍勇,说出手就出手,并且刀法惨烈,一刹那间,独孤霸好似置身于战场之上,敌人刀下。

  独孤霸厉吼一声,他腰间宝剑便全力展开,弹起半空,编织出层层剑网,狠、辣、准、快。

  碧落红尘剑法全面展开,攻势确实凌厉。难怪他骄横狂傲,敢口出狂言。

  独孤凤亦跟着出剑,直指徐子陵。她的剑比哥哥独孤霸更加凌厉,细碎的剑气割裂虚空像烟花般炸开,飞向徐子陵的双眼。

  “叮叮当当!”

  一连串密集的刀剑交击声连珠响起。

  寇仲大破独孤霸。

  “蓬!”光雨散开。

  徐子陵的手像变魔术一般,招式如天马行空,去留无痕,但偏偏恰好地拦下了独孤凤的剑雨。

  这一番试探较量中,寇、徐两人大占上风。

  独孤阀阀主独孤峰才示意儿子和女儿住手,笑道:“很好。你们随我入宫面圣,状告宇文化及,先发制人。”

  寇仲道:“好,朝堂上的事,由你们独孤阀安排。”

  ……………………………………………………………………………………………………………………………………………………

  李成安排好人手后,与石青旋一道往江都而去。

  天色微明,这时江都的城门尚未开,但并难不倒高来高去的武林俊杰。

  李成望向石青旋,欣赏着令他百看不厌的轮廓,淡淡笑道:“青旋妹子!知道吗?自从知道你愿意给我一个追求的机会,咱心情从来没有这样好过。放心,我会早日通过岳父大人的考核,哦,那时咱们就可以洞房花烛。”

  石青旋别过头,没好气的撇了他一眼,气鼓鼓道:“最好你给打成哑巴,看还能不能贫嘴。”虽语气恶狠狠的,却有几分羞涩。

  李成拉起石青旋的玉手,轻轻一吻,陶醉道:“有这么一个红颜知己,虽死何憾。”

  石青旋娇躯一颤,尽量平静道:“你如何控制骁果禁军?”

  李成道:“我已令刘长卿去收买禁军将领,今趟进入江都行宫,再向杨广讨个将军名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收拢兵权。”

  石青旋望着远处宽大的官道,两旁树木森森,富丽堂皇的皇帝行宫就坐落在哪那里。

  她低声道:“不知为何,我有点担心,似乎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李成向来信服她的天籁灵觉,闻言一震,重瞳展开,观望江都城的气数。只见内里一片血云缭绕,外部更好蟒蛇之气来袭。

  不由叫道:“不好,宇文化及狗急跳墙,动手在即。我们去见左翊卫大将军来护儿!”

  石青旋捏了下他的手,劝慰道:“临大事者,须有静气。莫急。”

  李成平静下来,两人正要进城,左右两侧树丛中忽有杂乱的脚步声响起。

  “有杀气!”两人对视,各自心中一懔。

  因为这脚步轻重不同,至少有十七八个之多。来人现身后,竟然是一队塞外武士。

  “青蛟任少名?”李成问道,心里却肯定无比。

  因为任少名威震南方,名气仅次于“天刀“宋缺,和九江霸主林士宏齐名。更容易辨认的是,这厮在额上纹着一条张牙舞爪约半个巴掌大的青龙,故而以此为号。

  李成打眼看去,这任少名的皮肤呈古铜色,整个人就像铁铸似的,身高九尺,穿着着黑色劲装和白色外袍,对比强烈,显得他格外威武。

  更突出的是他有一个宽宽的密布麻点的脸庞,眼窝深陷,眉棱骨突出,眉毛像两撇浓墨,眼神充满冷酷和残忍之色。

  因为有着比常人更粗壮的大手分,所以才能施展头颅般大而沉重的精钢打成的流星锤。

  “不错。本少爷正要来拿你们。”任少名残忍的冷冷一笑,大手挥动,身后的下属次第现身。

  危机乍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