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隋末争雄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长白四凶

隋末争雄记 南阳野人 3359 2020.10.05 14:41

  李成策马掠过荒野,在落日余晖下奔逃,他并未直接去与众人汇合,盖因为徐世绩已在前方布下杀机。

  长生诀的敏锐特性让他又逃过一劫,李成在马背上内视自己所负的伤势。

  李密的紫血大法真气若修罗厉鬼,表面看似毫无影响,可是每当他行功疗伤到一定阶段,那种可怕的紫色真气便会化作火焰,从各处经脉里钻出来,焚烧他的经脉,那种全身犹如火烧刀刮的痛苦,让他想起了在晋阳大牢里受到的酷刑。若是不动用真气,则他的心脉会被不断削弱,照这个势头决计活不过三日。

  难怪往日中了李密霸拳的对手,都活不下去,因为必然情况和他一样,回天乏术。

  幸好长生诀乃旷世奇书,自己练成的第五幅土属性真气,暗合大地生之力,对五脏六腑有保护作用,否则以目前的功力,还挨不到三日后。

  现在他顶多能发挥正常状况下的六七成功夫,因为要分神护住心脉。若遇高手,全力对敌,后果将不堪设想。

  想到这种可能,李成尽可能的绕路也要避开李密安排的追击后手。只要能汇合本部人马,以长生诀的特性,恢复伤势不在话下。

  夜已深沉,月朗星稀,一座藏于深山密林的道观出现在眼前,看那模样亦是荒废许久。此刻空寂无人,没有半点灯火,可怜三清道祖石像,本是修真胜地,却落得荒寒凄冷,仿如鬼域。

  李成将骏马赶走,一个闪身躲入道观内,紧闭呼吸,强忍疼痛,开始疗伤大计。

  ……………………………………………………………………………………………………………………………………………………

  在李靖统帅卫队开路下,阴明月乘坐马车,素素和红拂相伴,转走官道,向洛阳进发。

  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

  路上一片荒芜,耳边阴风阵阵。

  阴明月心生感触,此刻他越加感悟到李成眼光的独到,大隋根基已失,父亲阴师世死守大兴城只能拉上全家陪葬。

  在广修运河和三征高丽之前,由于隋文帝打下的盛世根基,大隋朝廷威严空前强大。可现在民力耗尽,隋朝再无复兴之力。

  首先出现的是流民起义,群雄割据。这还不是最大的威胁,根本原因在于隋杨赖以起家的关陇门阀分列,新的代言人李渊龙潜晋阳,窥视天下。

  一旦时机成熟,李阀潜龙出水,关中必然是云集响应,不可阻挡。

  若是李渊再有点本事,只需紧守关隘,派人攻取巴蜀,则强秦之势成矣。

  这固然是天下之福,却是阴世一门的噩梦。因为到那时赵国公一系将会遭受灭顶之灾。

  红拂察觉阴明月的心思波动,掀开帘子,别过头来问道:“你在担心他?”

  阴明月在这片刻间已收拢情绪,淡淡道:“真龙不死,王者不灭。我已请来左游仙去接应,想来不会有大碍。”

  红拂对此嗤之以鼻,但思及李靖的身份,不好发脾气,于是道:“那现在是继续进兵还是等他回来?”

  阴明月咬了咬嘴唇,凤眸煞气凛然,道:“找个地方扎营修整,再等一日。若是还未等到李郎归来,就先去洛阳。若是左游仙接应不力,我就拆了他的老君观!”

  素素轻声劝慰道:“夫人放心,德光大哥吉人自有天相。”

  阴明月心想这丫头心地到好,于是笑道:“说得好。等他回来,我安排你侍寝。”

  素素俏脸刷地通红,结巴道:“什……么,侍那个……寝?”

  阴明月拉起她的手道:“今后咱们姐妹相称。”

  马车速度放缓,红拂传出命令,李靖当即安排宿营事宜。

  ……………………………………………………………………………………………………………………………………………………

  八十里外的泗水河畔,沈落雁负手而立,她身后站着四位高手——“长白四凶”。

  沈落雁头也不回,冷冷下达命令。

  长白四凶,乃是昔日大隋宰相越国公杨素收养训练的四个最厉害的死士,后交与儿子杨玄感,但如今却被李密收买。

  李密曾对杨玄感讲:“决战两阵之胜,噫呜咄嗟,破军杀将,我不如公。揽天下英雄驭之,使远近归属,公不如我。”

  杨玄感起兵造反,败亡后,李密在“长白四凶”护卫下,自万军丛中杀出重围,流浪江湖。逃亡数载,又抓住机会,入住瓦岗,才有今日基业。

  四凶老大符恶,是长发头陀,在西域作恶多端,惹怒了武尊毕玄,故而逃到隋朝,托庇于杨素府中。

  他本身突厥武士,后拜在天竺高僧穆巴座下,习得瑜伽秘法,成为突厥可汗账下有数的高手,近年来又糅合李密传下的魔门秘技,融会贯通,只待更进一步,便能别开蹊径,成为开宗立派的大匠。

  四凶老二符善,头扎辫子,肩上落着一只雄鹰,是位契丹族杀手。

  这人来自北地,目光凶残噬杀,身形瘦高,面上布满刀痕箭疤,整个人更像是一把狼牙棒,他自创的破军十九棒,纵横战场,二十年来克敌杀将,立下赫赫战功。

  四凶老三符彦,相貌阴柔美艳,一手天魔秘法,勾魂摄魄,身着江南长袍,别称“人妖”。

  此人出自南陈皇室后裔,国灭后被送入隋庭内当太监,杨素见天资不凡,秘密授予武道,擅长魅惑杀人技巧。

  四凶老四符真,是个英俊不凡的白衣书生,貌似青年,剑术超群。

  此人精通天文地理、五行术数,亦是少有的大才。因母亲是妓女,出身寒微,虽自比管仲、乐毅,却无出头之日,阴差阳错做了杀手,但亦是是独当一面的不世高手。

  他先侍杨玄感,再奉李密,都不得重用。因为当下的用人法则是: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

  即便是李密号称当世明主,善用贤士,可对于一个出身卑微的书生,亦只能当作杀手来用。

  魏征曾惋惜其人道:“虚负凌云万丈才,一生襟抱未曾开。使符真,遇高皇帝,万户侯何足道哉?”

  李密不惜下血本,将“长白四凶”交给沈落雁来追杀李成,可见对重瞳子的重视。

  沈落雁的声音响起:“密公让尔等前来,是务必杀得李成此人。虽然重瞳子已被密公震断心脉,但尔等勿存轻视之心。须知每个重瞳子都有大气运,向来是帝王之选。若给他逃脱,则瓦岗军多出一大敌矣!故而,本军师命你们立刻启程,斩杀此寮!限三日内,提其头颅来见我!”

  四大高手均知沈落雁的能力,每每料事如神,故不多问。

  沈落雁语气不变,继续道:“追上此人,尔等各施绝技,立加格杀,我只要他的首级,其他无甚关系。”

  四大高手都不觉惊奇,因为他们曾见过另一个重瞳子杨玄感。

  ——那位是一己之力挑动天下乱,拉开了埋葬大隋序幕的再世霸王!

  夜未央,月正明,李成从胎息状态醒来。

  这时他靠在一座神像后边,全身疲倦万分,胸口压抑,皆因为他以长生诀真气疗伤时,不免激发了紫血气焰,痛彻心肺。

  李成睁开眼后,重瞳双眸中浮现出四个凶恶的形象倒影,其中一位身穿白衣,负剑而立,正在远方凝视着自己,敌友难辨。

  更奇怪的是,这倒影转眼全消失不见了。

  他并不惊异,这是重瞳之力结合长生诀真气后生出的妙用,可望气辨别吉凶。

  这次望到的气运是凶中藏吉,吉中藏凶。

  李成知晓此地已不可多留,暗叹自己内伤深重,几乎不能狂奔,莫说杀敌了,不禁大为头痛。

  但他强忍者步出道观,一对双眸仰望星空,苍穹上的青龙七宿横跨天际,形成一条遨游九天的大龙。

  李成跟阴明月学过天文,一时间不由看的呆了,深感宇宙苍茫无际,天威莫测。

  脑海中不由浮现出长生诀第六、第七两幅图录,上面人影一卧一立,粗大的箭头分别从脚底和天灵穴处出动,接引水火,汇于丹田。

  不由升起明悟道:“丹田一气,水火日月,尽归于一也。盖天地长久,其不自生,星辰与我同游,天地精华,尽归我身,故得长生!”

  李成想着想着,体内真气自然生出变化,分为三股,心神晋入致虚极守静笃的境界,但觉与天上的苍龙七宿共鸣,每一投足、一停步都有无穷的天地能量涌入身躯,构成新的长生之气。

  沈落雁和四大高手正在追杀的路上,披星戴月,连夜赶路。

  天上横跨天际的东方七宿忽然大放光芒,宛若神龙摆尾,形成了一幕奇异的景象。

  符真忽然停下,面色凝重,沈落雁和另外三大高手愕然,符真虽行事不合群,高傲自负,但一身本领不可小觑。

  沈落雁不悦,“为何停下?”

  老四符真盯着天空半晌,缓缓道:“不妙。天发杀机,移星易宿。似乎是重瞳子的运数勃发,此行凶险万分。”

  老三符彦平时完全不露喜怒哀乐的脸上,光芒匹射,极为振奋。

  他向沈落雁请命道:“不如让我来打头阵吧。重瞳子的血,想必很鲜美呢。”

  老二符善一阵手臂,肩上的苍鹰破空向东飞去,闪电似的直奔苍穹,在夜空下化作个黑点,眨眼消失无踪。

  符善道:“我这神鹰必能找到重瞳子,到时喝血食肉,随你便。”

  翌日清晨,李成醒来时,已经离开道观数里。

  他展开内视之术,遍体暖洋洋的,非但伤势愈全,功力亦大有进境。灵台一片清明,体内真气分水、火、土三种属性,循环不休,状态前所未有的好。

  他睁眼时,双眸放出奇光,对于周围环境全部了然于心。

  环顾四周,不远处一个深谷之中,山壁高处,瀑布长流,水声隐约可闻,俨然是一个世外桃源之地。

  这时才觉得一昼夜未进食,便往山谷行去,准备捉条鱼来打牙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