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隋末争雄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生死大战

隋末争雄记 南阳野人 3459 2020.10.04 22:12

  王对王,兵对兵。

  李成杀开条血路,便让勇士庞山回去告知阴明月全线撤离,转道长江向洛阳进发。

  政事不决由明月,军事不决问李靖。

  而他自己,则要面对李密的追杀,这是新老霸主的交锋,无法退让。否则将来面对瓦岗军用兵时,会在心里上输却对方一筹。

  阴明智集结联合舰队,在大运河上准备撤离事宜。

  徐世绩用兵,其徐如林、不动如山,李靖的侵掠如火、迅疾如风,二者不相伯仲。

  十七面战旗升起,在地面上浮现,瓦岗军的人数从三千激增的八千,终于全面压过来。

  众人都感觉到一股紧张气氛,使他们不得不严阵以待。

  阴明月喝道:“将所有人集中在这里。”命令传下去,连带巡逻的守卫也被召回。

  阴明月发出第二道命令:“所有人听李靖指挥。给左游仙道长传信,让他来接应夫君。”

  赵国公府的人马都上过战场,此地虽不宜亮明旗号,但派上战场还是能当大用的。

  弓弩齐备,战马聚集。

  李靖从容不迫,排兵布阵,千余铁骑列张,至于最中央的一辆马车是给阴明月乘坐的,连“红拂女”都被派去充当护卫。

  黄旗林立,号角声从阵中响起,传遍四方。摆明了以坚攻坚,准备一战定胜负。

  另一声长号响起,太阳下杀气炙热如火,瓦岗军青旗缓缓压迫而来。

  彭城外平原上战云密布,双方蓄势待发。

  但偏偏都没有一击取胜的把握,故而李成和李密不约而同地采取了同一个办法。

  抛却大军,直指对方首脑,双雄决战!

  争夺江山,有进无退。

  …………………………………………………………………………………………………………………………………………

  魏征坐镇中军,调派人马,有条不紊。

  沈落雁大为满意,为示诚意,便将大权下放,她跟着李密的身影去观战。见证重瞳子的死亡,亦是一件快事。

  李密眼中布满紫气,学自杨玄感的魔门秘传的“紫血大法”近乎大成,他瞧着李成与杨玄感一般无二的重瞳,叹息道:“重瞳子啊,玄感大哥若是地下有知,杨家有后若此,可以瞑目矣。”

  李成冷冷道:“我不姓杨,蒲山公要杀某,得拿出点真本事。在战场上,若是只懂得享受,可成不了大气。”

  沈落雁娇躯一震,只道自己干扰了密公的决战。

  李密轻喝道:“不要怕,给我按摩下背。”

  沈落雁镇定下来,伸出双手在李密背上轻柔的按摩起来。

  李密雄壮宽厚的双肩,让她心生迷醉,尤其难得的是李密对她的信任,让她统帅千军万马,这是超脱世俗的任命。

  李成定住心神,在一处土坡上驻足,笑道:“蒲山公要杀某,为何还不出手?”

  他的语气给人一种谈笑自若的镇定感觉。

  李密哈哈大笑道:“我是长辈,做叔叔的让你三招,出手吧。”

  沈落雁见李密牢牢把握着主动权,不由更加卖力,纤手划过李密脊背,不时发出细微的低吟。

  李成双手握刀,重瞳寒光乍现,体内真气流转,整个人似岩石雕刻,冷酷中蕴藏着惊人的力量,使敌手觉得他不动则已,动则石破天惊。

  他迈步直行,踏踏踏,杀气蓄积,当走到李密面前时,必然会发动雷霆一击。

  李密面色无悲无喜,仿佛是在享受背后沈落雁的按摩一般。

  李成跨步中冷笑道:“徐世绩当代名将,想不到竟甘愿做乌龟,将未婚妻奉献给蒲山公。阁下之才不及曹孟德,而好色之心更胜,不怕天下贤士耻笑吗?”

  李密不以为意,悠悠笑道:“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密所愿也。世绩与我,恩犹兄弟,情同父子,是不会因为落雁生出嫌隙的。”

  李成眉头一皱,他本以为可扰乱李密的心智,致使对方心浮气躁,露出破绽,不想对方胡风浓厚,毫不在意,反而使自己生出高深莫测的感觉。

  长生诀固然是无上天书之一,但李成研习时日尚短,火候不足。现在探查李密的气息,再对比自己,觉得大有不足。

  李密忽然闭上双目,像是像是正在专心享受身后绝代美女沈落雁的侍奉。

  沈落雁的娇躯更加火热,若是换个地方,肯定主动投入李密怀抱了。即便如此,她若有若无的呻吟,散发出惊人的魅力,不断拨弄着李成的心弦。

  李成低喝一声,霍然拔刀,急冲上前,当头直劈!

  阵阵号角的响声和喊杀声从远处传来,大战展开。

  李密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道:“大侄子,你可以放心的去了。普天之下,若论临阵指挥,还没人比得过世绩。”

  接着双拳一握,悍然轰出,气势攀升到顶峰。

  ………………………………………………………………………………………………………………………………

  面对瓦岗军的进逼,李靖大喝道:“上火箭!”

  咻咻咻——千百支点燃的火箭,直向十多丈外的瓦岗军射去。天空中划过连绵不断的星火,煞是好看。

  敌军以野战阵型扑来,即使多人中了火箭,仍旧以阵型缓缓碾压过来。

  青巾军与黄衫对冲,不断以盾牌抵挡火箭,双方阵型变化,你来我往,一时难分胜负。

  韩泼六,葛从元、庞山等战将枕戈待旦,静待骑兵突阵冲杀。

  李靖表现出了超乎寻常的镇定,尽显大将风范,待瓦岗军阵势全部展开后,才大喝一声道:“突阵!”

  后方忽然六队骑兵奔出,乍分乍合,宛如花朵绽放,刹那间就突入瓦岗军的侧翼里。

  这一招极为厉害,步兵诱敌,骑兵破阵,阵型变化,兵种配合,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般顺畅。

  瓦岗军片刻间就死伤上百人。

  徐世绩暗道:“来得好,想不到对方军中竟然有能人。”

  他令旗挥动,瓦岗军阵型变化,青衣精锐凶悍异常,仍遵从指令,向敌手杀去。

  咚咚咚!

  激烈的战鼓声响个不断。

  “投石!”李靖一声令下,再发一令。

  第二道后手出现,数百块巨石越过本阵,向瓦岗军砸过去。

  这是从运河上的战舰重发出的。

  乱石穿空,顿时将瓦岗军进攻的阵型打乱,数十悍卒被咋成肉饼,惨叫和哀嚎遍地。青衣勇士不畏临阵厮杀,但就被这么憋屈的砸死,确实难以接受。

  箭雨纷飞,烈火熊熊,照的运河岸边一片血红,几若地狱。

  赵国公阴世的一方士气士气大振,齐声欢呼。

  阴明月兴奋的拉着素素的手,同时想到:这是李靖的功劳,短短个把时辰,就布下种种手段,发挥出惊人的威力,足见其将才。

  第一轮碰撞,瓦岗军至少损失了五六百人。

  若是一般的义军,已经崩溃,但李靖的面容更加严肃。

  果然徐世绩毫不气馁,组织起新的攻势。

  战事稍歇,瓦岗军有前赴后继的扑上来。

  又片刻后,短兵相接,惊呼传来。

  瓦岗军中一位紫面大汉,身材高大,黑面紫髯,手持铁棍横扫,带人直取黄衫军的本镇,凶悍至极。

  阴明月、素素、红拂女不由自主望去。

  熊海阔的棍法凶悍异常,并且力大无穷,在黄衫军战士的眼中像是一头凶恶的黑熊,接触者无不非死即伤。

  熊海阔杀性大发,这些年来在徐世绩麾下战无不胜,方才初战不利,使得他怒火如狂。在阵中刚杀了连个士卒,忽然察觉当面有异,利刃劲风割面而至。

  这厮本领异常了得,竟然铁棍一个横架,继而凌空顺势向敌手砸去,直取韩泼六的头颅。

  韩泼六在生死立判的关头,显示出阎罗手的威名,戟刃反手一挑,当的一声大震,荡开铁棍,跟着闪电回切,化作一道长虹钩向这头恶熊的咽喉。

  熊海阔失去先机,仍旧死斗,狞笑声中,双臂挥舞铁棍****一般的反击猛攻。

  以命搏命。

  可惜他小觑的敌手,韩泼六的大戟只是虚招,但见他身躯微侧,拦住铁棍势头,给袍泽创造良机。

  葛从元在后大喝一声,铁鞭电闪,像从天外飞来,噗嗤,一击将熊海阔胸膛贯穿。

  钢鞭的力量雄浑有力,跟着一震,便将这凶徒挑起来砸入敌军阵中。

  一代凶人蛮熊就此被了结,周围的瓦岗青衣军士气为之一挫,

  李靖执刀破阵,勒马而回,喝令各队人马整军。

  刀锋染血,杀声正隆,敌人的号角又再响起。

  瓦岗军第三波进攻来临。彭城外,平原之上,无数瓦岗军蜂拥而来,这次更加猛烈。

  生于乱世,死于刀兵!

  徐世绩心如铁石,发动了最后的绝杀一击。

  瓦岗军的全面出击号角传入李成、里面和沈落雁三人耳内。

  瓦岗军初战不利,这怎么可能?

  李密和沈落雁同时变色,当今之世,谁能在临阵变化上挡住徐世绩?看来重瞳子汇聚的力量必须加以重视。

  李密蓄势已久的拳头出现了微妙的破绽。

  就是此刻!

  李成眼中寒芒闪烁,所有真气全部灌注到七星宝刀上,杀气弥漫荒野。

  李密气机牵引下跟着反击。

  李成整个人俯冲而至,长刀划出孤光,直刺李密咽喉,像头猛虎下山,生死相搏。

  李密双拳绽放紫气,口中长啸,仿佛龙吟,顿时拳影如山,名震天下的“霸拳”全力展开。

  万里江山汇聚,霸权既是拳,镇压强敌,生死决于刹那间。

  沈落雁什么都看不到,只觉眼前刀光拳影,耳内充满虎啸龙吟。

  轰隆!漫天异象散去。

  李密双拳藏于袖中,李成宝刀归鞘。

  两人对峙的空间重新恢复原有的距离,似乎方才未曾动过手。瞬间的交锋,像风雷交锋般惊天动地。

  那是难以形容的一战。。

  “来日若有所成,必然再登门讨教。告辞!”李成猛地跃下土坡,上了匹战马,狂奔离去。

  李密仍旧大模大样的站在那里,双拳拢在袖中,似握非握,不知是喜事怒。

  “密公?”沈落雁试探发问。

  李密咳嗽一声,笑道:“重瞳子已被我震断心脉,三日内必死。你带领长白四凶追击,将他的头砍下来带回瓦岗。”

  沈落雁领命道:“是,密公,我这就去办。”

  李密已转身往彭城天一赌坊行去。

  ——大龙头翟让才是他的心腹大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