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隋末争雄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东溟风云

隋末争雄记 南阳野人 3295 2020.09.29 10:39

  李成基本上已可断定,红拂女隶属李阀,她来此刺杀自己半真半假,寻回拉拢李靖才是主要目的。

  红拂女与李靖早就相识,深知李靖的帅才,故而下大本钱拉拢。可惜李靖与李渊八字相冲,在官场上屡屡受到唐国公迫害,不得已流落江湖。

  如果有选择,李靖决计不会投靠李阀。

  幸亏练习长生诀后,触觉灵敏,功力增加不少,这才能接下红拂女的凌厉一击。

  李成安抚众人道:“不用追了,我已知晓敌人来历。现在我们的行踪已暴露,李阀肯定会知道我们在打东溟派的注意。大伙早点休息,明日收了沈家的欠账,再做打算。”

  第二日,沈乃堂如约派人送来黄金和马匹,沈无双和梁舜明四人被放回。

  李成道:“明月,你坐镇全局,让新来的武士熟悉配合,葛从元协助,药师兄当主将。”

  阴明月点头道:“郎君放心。这次带队的是冯老,他为人忠厚,会听从吩咐的。”

  李靖,字药师,擅长兵法,乃是天生的一代帅才,他并未反对去统领骑兵。

  葛从元同样没有半点异议。

  阴明智眼睛发光,道:“妹夫,那我呢?”

  李成道:“你去说服海沙帮和巨鲲帮,让他们负责牵制、袭扰东溟派的巨舰。其中海沙帮的帮主龙王韩盖天,为人贪财好色,是宇文阀的走狗。巨鲲帮的红粉帮主云玉真,乃是一代英雌,表面臣服于独孤阀,实则另有打算。具体如何行事,自己决定,我只要结果。”

  阴明智叹道:“我太难啦,一下子要对付两大门阀的走狗。亏你还是我妹夫,像牲口似的使用大舅哥。”

  李成胸有成竹,笑着道:“李世民的大舅哥长孙无忌,与你同岁,聪明鉴悟,雅有武略,大儒王通评价他有宰辅之才。长孙无忌除了长的不够帅气,其他方面都可以碾压你!

  阴明智受不得激将法,霍然道:“我不会输给长孙无忌那个死胖子!”

  李成哈哈笑道:“这才是我的好大舅哥。努力,我看好你。”

  阴明智气结,冷哼道:“那你做什么?光和我妹妹打情骂俏?”

  阴明月俏脸一红,踩了哥哥一脚。

  李成连忙收起得意之色,平淡道:“我去正面拜访东溟夫人,看看她作何打算,六哥跟我一起,充当门面。”

  ……………………………………………………………………………………………………

  五日后,李成和韩泼六在一处靠近江边的高楼上畅饮,专门等候着东溟派的巨舰到来。

  天高云淡,忽然一艘巨舰和十余艘楼船,从远处驶来,异常引人注目。因为这艘巨舰和楼船,无论外形和旗帜,都充满异国情调。

  巨舰靠岸停下,甲板上人影隐现,虽说距离颇远,看的不太真切,但李成超卓的重瞳之力,仍可观测到上面的大多数是持剑的美女武士。

  李成递上赵国公府名刺,登门拜访。

  韩泼六背负一队短戟,作护卫状跟随。

  片刻后,一个柔和悦耳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有请李公子上船。”

  两名白色劲服的女武士应道:“是,夫人。”

  手中长剑移开,引着两人上去。到了甲板上,又来一位年轻娇俏的婢女,含笑带路:“公子请随我来。”

  李成目不斜视,平静道:“劳烦引路。”

  婢女“噗哧“一笑,盈盈转身,领路先行。

  走上甲板,一条直道往前延伸到高层,两人登上三层,就是广阔若大厅的舱堂,墙上还挂了几幅画,看布置显得相当有心思。两边排列着十多个大窗,垂下帘子,却不影响视线,江岸的景色,亦尽收眼帘。

  竹帘高掀,有淡淡幽香传来,非常诱人。

  一位妙龄的绛衣少女,站在带着面纱的东溟夫人背后,美得动人心魄,她乌黑闪亮的秀发垂至背上,予人一种轻柔纤弱的动人感觉。——这是与阴明月截然不同的美,带着三分异域风情。

  “琬晶,给两位公子看茶。”东溟夫人娇滴滴的声音响起。

  李成由婢女引着入座,韩泼六却不肯就坐,只侍立在一旁。

  李成微笑道:“见过东溟夫人。请恕在下直来直去,某来此是为了买一批武器铠甲。”

  东溟夫人淡淡道:“来者都是客,我东溟派做的就是兵器生意。阁下只要肯付钱,就不成问题。当今天下战乱四起,昏君暴政虐民,公子仪表堂堂,气度天成,可有想过救世济民,为天下苍生出份力?”

  李成哈哈大笑,“夫人这句话是自己问的,还是替他人问的?“

  站在东溟夫人身后的单琬晶冷哼一声,不悦道:“是我娘问又如何?代他人问有怎地?”

  李成面色一正,冷然道:“若是东溟派自己问,某自然应该回答天下越乱越好,你们才有生意做。若是代人问,还请李二公子出来吧!”

  东溟夫人单美仙和其女单琬晶都吃了一惊,没想到李成触觉如此敏锐。

  船舱偏门被打开,走出一个年级比李成小了岁许青年,生得方面大耳,形相威武,眼如点漆,奕奕有神,龙行虎步,意态自若,一派渊停岳峙的气度,教人不自觉的心折。

  他后面跟着位胖胖的青年,腰插玉箫,面带笑容,予人种和蔼可亲的感觉。

  青年开口朗笑道:“在下李世民,见过德光兄。那日兄台前往太原投靠家父,有所怠慢,错失英雄,世民在此给你赔罪了。

  随后又把目光挡在侍立在旁的韩泼六身上,夸赞道:”这位想必就是阎罗手韩世鄂了,果然本事了得,虎父无犬子。

  李世民言谈从容,竟然让人不由自主的去相信。

  李成笑道:“过去之事,不必再提。倒是李兄,有相士评说,年方十八,必能济世安民。想来过不了多久,李阀就该起义兵,伐暴隋了吧?”

  李世民立即反驳道:“断然不会有此事,家父忠于圣上,为天子镇守地方,绝无二心。”

  自两年前,他爹李渊调任弘化留守兼知关右十三郡军事,李阀便开始向东溟夫人购入大批兵器,准备趁机进兵关中。李世民这次前来,就是接应起事所需兵器的。此事被对方瞧破,由不得不紧张。

  李成讥笑道:“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时身便死,一生真伪有谁知。”对李世民说道:“贤弟勿忧,我会照顾你的,天下若有乱臣贼子,某誓杀之!”

  李世民笑道:“某亦有讨平乱贼,廓清四海之志。”

  哈哈哈,两人相视而笑,大有棋逢对手之感。

  单琬晶早对李世民芳心暗许,此刻见李成气焰嚣张,不由插言,呵斥李成道:“大言不惭,这里不欢迎你!”

  东溟公主一声令下,就要两队女婢武士走进来,按剑而立,摆出追客姿态,绷着俏脸道:“两位请。”

  李成面露怒色,再不做停留,起身离去。

  韩泼六持戟相随,威风凛凛,震慑的东溟派武士不敢轻动。

  李世民亦起身告辞,临行前,对东溟夫人道:“麻烦夫人将交易地点改到彭城,世民安排人手好接应。”

  东溟夫人不可置否,淡淡道:“也可以。”

  等李世民和随行的胖子离开,才呵斥女儿道:“方才为何擅作主张?”

  单琬晶不忿道:“那李德光不过是一个阴家的赘婿,凭什么给世民哥哥脸色看?

  东溟夫人教训女儿道:“李世民固然人中龙凤,能不能济世安民,为娘不知道。但那个李重光,也万万得罪不得。”

  “娘,你怎这么说?”

  “看到李德光发怒时那对重瞳了吗?有此异象着,决不能得罪。怀有重瞳的舜帝,西楚霸王,哪一个不是惊天动地的角色?即便是最近的大将军鱼俱罗,一人之力,镇压突厥百万之师。若非被昏君杨广赐死,哪会有征高丽之败?”

  “他,他将来也会那么厉害?”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婉晶,作为东溟派的公主,你已经被许给尚明,容不得儿女私情,更不允许以私废公!”

  “娘,我没有。”

  “好啦,在中原这段日子,娘不管你。”

  单琬晶开心的搂住东溟夫人的脖子,喜滋滋道:“人家就知道娘最疼我。”

  …………………………………………………………………………………………………………………………………………………

  李世民下了船,途中犹自叹道:“李德光是个真英雄,当日在晋阳,我就不赞成爹将他打入死牢。今日再见,隐然已成为一个对手。”

  那胖子冷笑道:“二哥此言差矣!昔日汉末,曹操不杀刘备,认为其人当世英雄,一时心软,致使天下三分,未能成就统一大业。唐国公将他打入死牢,未当场斩杀,已是失策。重瞳异象,远比刘备厉害的多。今日某观之,这李德光绝非池中之物。他从被下狱,到现在做了阴家的女婿,不过数月,手下更有了阎罗手这等人,勇不在关张之下。必须趁他羽翼未丰,早早杀之。”

  “可是辅机,今趟我们的目标是接应兵器,不便节外生枝。”

  长孙无忌,字辅机,乃是李世民妻子长孙无忌的哥哥,多谋善断。

  “未必,我料他必然会动手打劫这批兵器。”

  “嗯,怎么说?”

  “赵国公阴师世向来愚忠,绝不可能授意女婿向东溟派购买兵器。”长孙无忌把玩着玉箫,冷笑道:“我敢断定,这厮来东溟派购买兵器是假,打探咱们的消息才是真正目的。等兵器交易完成之日,咱们就顺手布下个陷阱,将他留在彭城。”

  李世民不答,只加快回程,道:“咱们去与三娘汇合,调集人马,赶往彭城!”

  骏马奔腾,二人很快便来到了李阀据点所在庄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