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隋末争雄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英雄救美

隋末争雄记 南阳野人 3847 2020.10.09 12:02

  石青旋的秀眉轻蹙,望着眼前英气勃发的李成,想发怒,却发觉心中被他的条件说的起了波澜。

  李成给她的感觉除了泼天野心的贼胆,还有眼中射出的真诚。

  只看一眼,便能感应到李成对她的爱意。但这并不足以扰乱她心中的平静,真正挑起她心湖波动的是娘亲的遗言。

  记得是在一个落花缤纷的季节,幽林小筑里,那时正下着雨,点点细雨落在她和娘亲的衣袖上。

  她看着娘亲碧秀心清秀的不着一丝人间烟火的脸,渐趋苍白,在春风细雨中,升起一股挥之不去的阴霾。

  碧秀心功参造化,容貌更像是一位姐姐,胸怀救济苍生的慈悲,却为人所迫,心力憔悴,将要撒手人寰。

  石青旋默默流泪。

  碧秀心微微一笑,慈祥的道:“小青旋!为何偷偷流泪,是否为我担心呢?”

  石青旋抹了把眼泪,轻声道:“青旋有个很重要的问题,想问你!”

  碧秀心淡淡道:“像我家小青旋这般天生合乎音律的秒人儿,竟然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想必是想了许久吧。我定然认真答你。”她说话的语气神态,没半分为娘的严肃,只有亲切和慈爱。

  石青旋轻轻出了口气,平静地道:“我想知道当日那个人离开后,你恨他吗?”

  碧秀心娇躯一震,若明月般忧郁的眼睛里闪起前所未有的异彩,接着又神情一黯,以九死不悔的语态道:“不恨不怨,因为我从来没有后悔嫁给他!”

  石青旋心中情绪翻江倒海的波动,直到此时此刻,碧秀心仍旧坚定不移的承认自己爱的是当世第一邪王石之轩,而且爱的至死不渝。

  碧秀心的玉容回复了水面般的平静,但眼中悲戚之意更甚,缓缓起身,走进屋内,临窗而望,思绪仿佛越过了千山万水,看到那个为她去改变天下的男子,而她们栖身的幽林小筑,则变成了他最后的归宿。

  她转过身来,替女儿擦去脸上的雨水,微微一笑道:“娘就要去了,小青旋,好好珍重自己。”

  石青旋悲声道:“女儿固知生死无常,娘这一走再无相见之日。所以有些话,不能不问。青旋该怎样对待哪个人,还有慈航静斋?我有点怕……”

  碧秀心柔和地道:“有些事情终究要勇敢去面对,我就算给了你答案,也还要你自己去解决。那个人毕竟是你亲爹,他虽流落江湖,仍会震慑各方敌人,会暗里保护你。至于慈航静斋,敬而远之便可。我托了岳山照顾你,这幽林小筑,无人敢犯,仍是一方净土。”

  石青旋知道娘亲已安排故人照顾自己,被宠溺的十分开心,就道:“娘,知道吗?从我懂事以来,就没见你有真正的笑容。”

  碧秀心满是爱怜的搂过女儿的香肩,轻声道:“我的小青旋,为娘再嘱托你一件大事。”

  对答至今,她还是首次以娘亲的身份自居,从外貌上去看,她们的确像是一对情深义厚的姐妹。

  石青旋恋恋不舍的靠在碧秀心怀里,轻声道:“青旋今后的日子怎么过呢?”

  碧秀心松开了搂着女儿的手,郑重打开一个盒子,从里面取出两本经书,抱在怀里。

  石青旋如影随形,心痛地道:“娘亲,你又哭了!”

  两滴晶莹的泪珠由碧秀心的脸庞落下,她恢复了平静,淡淡道:“是的,我哭了。青旋,你知道这是什么书吗?”

  石青旋没有讲话,她知道这是那个人所留。

  碧秀心神色更加凄美,道:“这是他为你准备的嫁妆。一本是鬼谷子的十四篇秘注,一本是武道秘典不死印法。碧秀心和石之轩的女婿,将来无论从文从武,都能主天下沉浮,执王朝兴衰,不容外人欺负!”

  石青旋接过两本秘策。

  碧秀心沉默片刻,傲然道:“因为娘自废了师门武艺,所以帮不上他。若我修为尚在,什么宁散人,什么四大圣僧,敢来幽林小筑挑衅吗?那样的话,他就一直会是大隋宰相裴矩,便不会再有石之轩十年后重出江湖了。”

  石青旋抬起头,坚定道:“我会好好练习天籁十三篇,绝不会被人欺负。”她终是表现出了自己的才气。

  碧秀心似乎看透了未来,片刻后又道:“为娘也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

  石青旋好奇道:“原来娘也会有疑惑,问吧!”在即将生离死别的时刻,她像是又回到了七八岁时,那个人也在时,她撒娇的欢乐过往。

  碧秀心担忧道:“我唯一放心不下的,是你练成天籁十三篇后,这世上是否还有能配上小青旋的奇男子?”

  石青旋像是早准备了答案般道:“青旋已醉心音律,再无法分心他顾。”

  碧秀心道:“就因为你的天赋才情已超越了我,放在慈航静斋里也是三百年来最高的。所以娘怕你远离世情,将来孤独终老。小青旋,答应我!如果有一天,遇到追求你的男儿,不要急着拒绝。倘若你能找到自己的幸福,那时为娘在九泉之下也会露出真正的笑容。”

  “青旋,青旋!”李成的大叫,惊碎了石青旋对娘亲的回忆。

  石青旋抬头望去,李成目光灼灼,伸手相邀。

  她道:“你真的要见那个人,不怕死?”

  李成意志坚定,正色道:“当然不怕。我遇青旋,一见钟情。男儿之躯,岂能不为红颜奋起?”

  石青旋盈然俏立,安静如昔,仔细打量着李成。

  “好个一见钟情?就看你能不能护住这丫头!”突然间一个白发怪人讥讽道,随后数十个武士从小巷两头围过来。

  这白发怪人乃是蜀地有名的“鬼夜叉”席山虎,更是黑榜高手“天君”的弟子。当年席应败于“霸刀”岳山之手,这厮见势不妙,逃入深山老林苟活。

  最近听到有人说岳山病逝,便纠集了“月魔”方解花和“桃花娘子”柳飞飞,带着一帮武士恶霸,来捉石青旋,要出一出当年的恶气。

  阴风吹过,“桃花娘子”柳飞飞掀起一截裙角,露出白里透红的玉腿,笑吟吟道:“小弟弟,那黄毛丫头有什么值得你拼命?过来,姐姐疼你。”

  “月魔”方解花听了一口唾沫,道:“桃花娘子还是如此骚媚迷人,真是姜愈老愈辣,够味儿,够味儿。”反手取出软鞭,急着动手,事成后好快活一番。

  柳飞飞娇嗔道:“方兄只要腰杆够硬,奴家当然奉陪。只怕你比不过那位小弟弟吆。”她非但不知羞耻,还在不停的挑逗李成。

  鬼夜叉席山虎白发飞舞,仿若恶鬼,怪笑中,提着钢叉拦住去路,将李成、石青旋二人阻住,又安排一队武士放箭。

  尝闻冲冠一怒为红颜,有什么比英雄救美更能彰显男儿气概?

  李成忽然左手拉住石青旋的右手,另一手拔刀,气势前所未有的威猛,仰天大笑,朗声道:“我李德光连李密都不放在眼中,尔等几个臭鱼烂虾,也敢来害青旋!找死!”

  石青旋娇躯一震,眼中掠过异色,却并未挣开李成的手,只淡淡道:“你们敢小瞧碧秀心的女儿,青旋不才,请赐教!”

  她的说话直截了当,示意李成不必顾忌。

  李成知机的催动刀气,像浪潮般朝外涌去,准备破围。

  他面色从容,拉着石青旋快速前行,自己的功力提升至巅峰,出手便是杀招。

  “放箭!”柳飞飞厉喝,七八支箭矢激射而出,勿要将二人拦在狭窄的小巷里。

  李成刀光划过,几乎不分先后的拦下箭矢,精准至极。

  叮叮叮——

  羽箭已更快的速度倒射而回,当即传来两声闷哼,不用说是有两个弓箭手身亡。

  李成身体一旋,转到另一侧,又回刀挡下从后面射向石青旋的箭矢。

  随后便拉着石青旋冲出小巷,就在此时,四面八方劲风传来。

  鬼夜叉席山虎双手挥舞钢叉,在空中交织出条条幻影,像张蜘蛛大网般罩下,正是魔门灭情道的秘技天罗鬼网。

  于此同时,还有八支长刀跟着从四面八方刺来!

  石青旋皱眉,这此来围攻她的精锐是训练有素的精锐之师,深通群攻合击之道,因为他们攻来时的方位和兵器长短都是选好的,可以发挥最大的力量。

  她将玉箫放在唇边,轻轻吹动,当即一个个气旋爆发,响彻在贼人耳边。

  霎时间所有进攻的贼人气息都为之一乱,节凑便被打乱。

  李成抓住良机,大喝一声,七星宝刀闪电劈出,鏖战八方,每一刀都运足长生诀真气,嘭嘭嘭,眨眼连毙六人,撞开两人。

  他仗着重瞳之力,窥破鬼夜叉虚实,刀刃飞旋,直取席山虎前额,竟是要来赌命,看谁更快!

  鬼夜叉虽然外表凶恶粗狂,但实则心思细腻,钢叉走的是阴柔路子,被箫音扰乱内气后,当即调转方向,钢叉又暴起一团寒光,去封堵李成的刀锋。

  一探一绞,攻势连绵不绝,力道倍增。

  李成叫了声,好!,刀锋去势不变,只以令人难以察觉的速度追加真力,光芒闪烁,刀锋切入钢叉中间,真气轰然爆发,

  “叮!叮!叮!”

  鬼夜叉席山虎志在必得的一叉给破去,严密的天罗鬼网后续招数尽数给震散。

  席山虎身体一晃,被李成刀刃上传来的后续内劲震伤,不得不倒拖钢叉退走。

  “锵!”

  李成手中宝刀再度以更为惊人的高速劈出,一刀变两刀,两刀变四刀,……七刀连发,分别斩向从左右两边攻来的“月魔”方解花和桃花娘子柳飞飞。

  凛冽的杀气由刀刃发出,铺天盖地的迫向两人。

  李成终于施展出对战李密时领悟的“破军七杀”,当日若非石青旋调停,他绝对会与李密拼个你死我活。

  但现在这几个恶徒如何比得上李密?现在他的绝招骤发,七刀七星,光寒天下。

  谁人可挡?

  “呜呜!”石青旋的箫音,恰于此时再起。

  桃花娘子和月魔暗叫不好,两人闷哼一声,触电般往两外抛跌,以求逃命。

  音律武学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武技,若非有源自对生命的认知,若非对武道超凡入圣,绝对创不出来如此绝艺。因为这种秘法需要对人体每一经脉穴位,每一处真气流动,都了如指掌,才能用乐曲来驾驭真气,攻敌之破绽,难度之大,近百年来就算是大宗师也无法办到。

  碧秀心穷思竭虑创出来的天籁十三篇,既可为世间最动听的乐曲,亦可化作绝世杀招!

  参天地之音,而御六气之辨,以游无穷者,孰能敌之乎?

  七星宝刀和月魔长鞭、桃花娘子的分水短刺闪电般绞杀在一处。

  “锵!”

  清响震慑全场。

  李成收刀护在石青旋身前,月魔方解花身体一震,倒地不起,已被斩杀。

  桃花娘子柳飞飞右臂断掉,惨叫着亡命逃离。

  原来方才劲气相交时,李成的长生诀真气竟奇迹地由火刚化作水柔,反撞方解花,像水火炼丹般将他格杀,用力之妙,别开先河,月魔就此中招。

  桃花娘子则被最后一道土属真气斩断右臂,丧胆之下再不敢停留。

  “李德光在此,谁敢与我一战?”他横刀立马,睥睨八方。

  “呀!”石青旋一时看的痴了,不由惊呼出声。

  鬼夜叉席山虎亦是心中恐惧,留下场面话,叫道:“小子,咱们来日再战。”仿佛恶虎遇到猎人般,发足狂奔。

  至于其他小喽啰,更是顷刻间走个干干净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