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隋末争雄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箫音止戈

隋末争雄记 南阳野人 3600 2020.10.08 12:01

  ‘锵!”

  李成拔刀出鞘,七星宝刀立时生出一股浩瀚若渊的刀气,似龙吟如星转,抗衡李密。

  《神兵异录中》记载,刀剑上映照七星者,有王者之气。

  历数千年,也不过出现了两把刃刻七星的神兵利器,一是七星龙渊,二为七星宝刀。前者是楚王佩剑,后落入伍子胥手中,名震千古。后者初为董卓所得,后落入曹操手中,持之开创曹魏霸业。

  李成昨日借助长生诀的玄妙,与青龙七宿共鸣,非但治好了伤势,还得到七星宝刀认主,此刻施展开来,自是异象万千,足以抵挡李密的大势,

  一刹那间,李成手中的七星宝刀,化作一条苍老幻影,直扑李密,主动攻伐。

  李密亦与同一时出击,非但动用霸拳,还掣剑出击。

  ——李密的佩剑乃是昔日杨玄感紫雷神刀重铸而成,唤作魏霸,剑长三尺,削铁如泥。

  当!两剑神兵,两股无形剑气刀芒撞击绞杀在一起,硬拚后传来一下激荡震呜。

  李成步伐转换,横刀进击。他双目圆睁,寻找敌手破绽,刀刀直指对方要害,攻势硬朗,大开大合,叫人觉得他丝毫未落下风。

  李密雄立不动,剑交于右手,上身微微一晃,脸上显出稍许意外,他没料到李成这个重瞳子的伤势好的如此之快,武道更是飞速进步。

  在场或者附近隐藏的观战者,无不动容。

  谁也没料到年纪不过二十来岁的李德光,竟能驾驭七星宝刀,从容正面抗衡天下霸主。

  李密毫不以杀招落空而气馁,反而大笑道:“好刀法!想不到我李密又见到一个有霸主之姿的重瞳少年,你小心了!”

  话音寸落,李密竟再度出击。实则上是他心中震撼,故而生出杀机。此子不除,来日说不定又是一个再世霸王,阻碍瓦岗大业。

  老书生和旁商贾同样看出了李密的意图,且他们更清楚这位年轻人翻云覆雨的手段,假以时日,抗衡任何霸主不在话下。

  而且观其行径,不似史书中项羽那般暴虐,这种带有重瞳异象的年轻人成长起来后,必然是一位盖世豪杰。

  杀念动而剑奔雷,李密冷哼,长剑斜刺,另一手拳影跟着轰出。

  这一剑一拳看起来平平无奇,实则已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大拙若巧,王霸兼用!

  ——王剑霸拳,本就是天然的合击妙法。

  即便是“真人”宁道奇前来,只怕亦下敢等闲视之。

  李密的武极初始来自家传,走的是文道王者路子,后来又在杀场上争雄,加入了兵家霸道诡诈之术,因而得以大成。

  王霸之道并用,气势恢宏,长于破人心智,决胜败与须臾之间。现在动用杀招,威力自然倍增。

  李成目光炯炯,脚踏奇步,刀划弧形,使人觉得他能在任何角度进攻敌人,但偏生落下时又变成了直劈那种方圆尽在刀下的感觉,叫观战者只欲吐血,与他正面交战所受的威胁可想而知。

  气机相引下,李密手中“魏霸”宝剑化作如雷般的滚滚剑影,契合着战鼓韵律杀出。

  李成面不改色,冷就的像是千年寒冰,七星宝刀左二右二,连续四刀继续横扫,然后竖起急劈三刀,直往李密头上罩去。

  他这七刀,左右防御,中路进攻,就向星辰闪烁那般自然,带着浑然天成的杀气,让人生出一种刀本来就该这样使的感觉。

  李密心中杀机更盛。

  打进门开始,他已察觉到这小子是个威胁,但仍想不到他危害至此。

  “当当当!一在电光火石中,两人交换了七招。

  刀光耀世,剑气横空。周围方圆五丈尽被笼罩,令观战者不住后退,逃离者生死相持的战场。

  李成忽地收拢刀势,横而不攻,只以防守为重,单掌进攻,在李密犹如千军万马的围攻中往来自如,进退格挡。

  乍看是他已处于下风,但李密包括外围的看客都知道这是在酝酿着惊天动地的一击!

  李密刷刷刷,连出六剑和三拳,每一剑、每一拳的攻击角度都不尽相同,力道忽刚忽柔,或大气磅礴,或小巧玲珑,任谁都能看出来这是决战的架势了。

  李成硬是横刀竖掌,一一化去八招,突然立定不动,气势暴涨,眼看就要发出石破天惊的一击!

  破釜沉舟,非生即死!

  李密最后一剑亦是跟着放缓速度,不断积累气势和力量,同样是必杀绝招。

  所有的观战者,都自觉的退的更远,让开距离,免得被波及。

  就在此时,萧音忽起。

  这音律奇妙之极,顿挫有常,恰好出现在刀剑交击的空隙。这音符节点跳跃,绵延不休,却有种令人难以抗拒的止戈魅力。

  随着箫音忽而高昂慷慨,忽而幽怨低沉,高至无限,低转无穷,其音乐火侯造谙,已臻达登烽造极的化境,一时众人都听得痴了。

  场中拼斗的李成和里面气势大跌,杀意消散,各自收拢最后一招,都退开聆听。

  箫音仍在继续,刚柔转换,缥缈难测,使人仿佛看到一个神秘的仙女在天地间喃喃独行,勾起每个人深藏的痛苦与欢乐,涌起不堪回首的伤情,可咏可叹。

  直到萧音再转,一种经极度内敛的热情透过明亮的音符绽放开来,仿佛轻柔地细诉着每一个人心内的故事。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

  箫音倏歇。

  大厅内已没有人能说出话来。

  李密面上阴晴不定,但想起另一个可怕的大魔王,不由朗声道:“原来是青旋仙驾降临,小姐既有止戈之意,李密怎敢不从?告辞。”

  转身带着王伯当和符难头陀就走。

  众人才想起来石青旋的来历,若是得罪了她,其父“邪王”出手杀人,只怕没几个能躲得过。

  李成亦动念起意,轻声道:“”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青旋小姐既至,可得有缘一见乎?

  堂外对面的楼上,一个轻柔的叹息此屋檐处响起,接着只听一缕甜美清柔的没有任何言语可以形容的女声传入大厅道:“相见争如不见,青旋偶然到此,特来为两位消解纷争吹奏此曲,此事既罢,青旋去也。”

  堂内各人立时哄然,纷纷出言挽留,场面混乱之极。

  李成吩咐刘长卿押了沈落雁去阴明月处传讯,然后到江都汇合。

  至于左游仙,则让其在后面跟着,随时充作臂助。

  ……………………………………………………………………………………………………………………………………………………

  李成飞身在荒野中疾行,直到百里外的另一处县城,才在街心上追到前面缓缓而行的女子。

  他兴奋的几乎要叫出声,直往前追去。

  那女子转过一处窄小狭长的小巷时,忽然止步,转过身来。

  李成连忙跟着止步,临到头却有点呆呆的不知所措。

  女子站在前方,亭亭而立,一双美目淡淡地看着这追踪者。

  ——她便是传说中的石青旋,邪王石之轩的女儿,闻名四海的箫艺天下第一的音律大家,旷世奇女。

  一身藏青色衣裙穿在她美好的娇躯上,比任何华服锦衣都要好看千百倍。她优美的脸上虽被轻纱遮掩,但灵气扑面而来。

  石青旋秀美轻蹙,有礼道:“兄台为何要追踪我?”

  李成道:“石姑娘!我叫李德光,想要与你父亲结盟,成就一番大事业,劳烦引荐。”他自从下定决心要自立为王,争夺江山后,便尽可能收纳一切人才为己用。

  而邪王石之轩,则是可能拉拢到的人才中的一颗璀璨的明珠!

  石青旋道:“你找错人了,我跟那个人不熟!”淡淡的望了他一眼,转身便走。

  李成急忙追上去,叫道:“青旋大家!”

  石青旋再度停下来,握住玉箫,冷冷道:“你在跟着我,胡言乱语,我便不客气啦。人家还要去东郡给大儒王通的寿宴献曲哩。”

  李成知道石青旋心存顾忌,就直截了当的说道:“青旋!王通一介腐儒算什么,影响不到天下大势。反观我李成,一则重瞳剑眉,有帝王之相。二则,虎视洛阳,有夺天下之谋。三则,通长生诀奇书,敢于慈航静斋抗衡。有此三点,足可为你娘洗刷冤屈!姑娘何不与我结盟?你想做什么,我都支持!”

  石青旋回过头来,平静的说道:“就凭你这几句话,就要我相信你能取天下,抗衡慈航静斋?那个人(石之轩)都不行。”

  若非她家学渊源,知道重瞳面相的潜力,又不能轻易摆脱李成,早就走了。

  李成灵机一动,喜叫道:“若我君临天下,便许你十里桃花。我更会娶你,为岳母大人伸冤昭雪,若违此誓,天诛地灭!”

  石青旋心中一动,优雅的向对方看去,正好迎上李成那炙热期待的目光。

  一种奇异莫名的感觉涌上她静如幽兰的芳心。

  她自幼长于幽林小筑,父母俱是旷世大才,家学渊源,心灵修养的功夫绝不输于任何门派嫡传弟子。凡给我看过的典籍,便会过目不忘。

  但李成的眼神给她的感觉很特别,似乎很熟悉,又似非常陌生,这种感觉在她可说是前所未遇到过。

  李成又想起走几步,离她很近时,才停下来,真诚的盯着她,道:“青旋,你是这江湖上最出色的女子。你娘亲更是慈航静斋近百年来最具天赋的弟子,可惜为人诬陷,一世清名付诸流水。”顿了顿又道:“你爹邪王石之轩,虽是惊才绝艳,但终究也给人迫的东躲西藏。为人女儿的,难道不该出面对抗幕后凶手吗?从你的萧音中,我听到了对命运的反抗!”

  石青旋摘下面纱,清美的容颜出现了一丝波动,叹息道:“你会是娘说的有缘人吗?”

  李成搓了搓手,略显不安,笑着问道:“敢问我丈母娘定下的有缘人标准是什么?”

  他的确好奇心大起,毕竟这方世界,江湖上慈航静斋是武林圣地,一向主宰天下江山沉浮,地位尊崇无比。而且每一代静斋传人,都是白道最为美貌的仙子,有无数人为之效力。

  更何况碧秀心乃是超过了现任斋主的存在。

  石青旋俏脸中闪过怀念的神色,淡淡道:“娘出身慈航静斋,平时为人以‘静’为主,怀有拯救苍生的心愿,博学多才,待人和善。但临终曾告诫她女儿说,若遇上野心之辈,决不能假以辞色。因为枭雄男儿多负心,你就是个野心家,不合格的。”

  李成如给利箭穿心般,浑身一震,失声大笑,拍手叫绝道:“这真是个一针见血的评价。姑娘既美若天仙,又蕙质兰心,怪不得怕我负心薄幸,连话都不肯说多少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