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隋末争雄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双龙搅场

隋末争雄记 南阳野人 3326 2020.10.01 22:11

  战后第二日,在前往彭城的官道上,一队人马缓缓而行。

  李靖和“红拂女”张初尘策马并行,两人早就相识,是以在李成的催促安排下,昨夜正式结为夫妻。

  红拂女柔声道:“在到达彭城以前,帮我放了三娘子。若李德光怪罪,初尘愿一力承担。”

  李靖苦笑道:“你现在是我妻子,有事情也是两人一起扛。德光贤弟若要为难三娘子,为夫自会出言求情。”

  张初尘道:“算我错怪你啦。这个李德光过去卑微,现在一朝得势,说不定会觊觎三娘子的美貌。”

  李靖皱眉道:“阴家大小姐风姿尚在李三娘之上。”

  张初尘道:“咱们看看去。”打马上前,很快追上前面的马车。

  李靖也只得跟上去。

  马三宝带伤驾驭马车,见李成现身,警惕道:“你想做什么?”

  李成见他一副后世舔狗模样,忍不住故意扮作恶人道:“当然是拿李三娘当老婆。”

  李秀宁掀开车帘,冷笑道:“不怕阴明月发怒,尽管上来。老娘就当是被卖进窑子一回。”

  红拂女和李靖正好瞧见这一幕,愕然一对,没料到三娘子发起怒来如此泼辣。

  李成嚣张道:“战场上只有一条规矩,就是胜者主宰一切,而你恰好是俘虏。所以三娘子,还是乖一点,说不定我一高兴就放了你。”

  张初尘没有反驳,马三宝也知道这是事实。

  李秀宁噗嗤笑道:“那人家与阴明月谁更漂亮?没想到你这么霸道,人家很喜欢,上来吧。”

  李秀宁态度转变的出人意料,似是有恃无恐。

  李成哑然道:“三娘子这一笑,真是倾国倾城。难怪会有人为你搏命,出来!”

  锵!

  马车后的小兵腾空而起,手中宝刀劈落,黄蒙蒙的刀光绽放,杀气蒸腾,破空而至!

  李成不慌不忙,七星宝刀离鞘而出。

  他此时心无杂念,长生诀五幅图运转,真气刹那间攀升到巅峰状态,不但掌握到来人的速度和力量,还感应到敌手的真气亦是来自长生诀第六幅图,水属真诀。

  果然是‘扬州双龙’之一的寇仲,长啸声中,喝道:“看刀!”

  同源而异的真气一土一水,在电光火石中高速相碰,形成了一副奇异的画卷。

  寇仲的刀千变万化,劲道拿捏得恰到好处,在或挑或拨或卸或移间,料敌机先,仿佛下棋一般,正是学自傅君倬的奕剑术,攻守自如,霸道无匹!

  当!

  双刀相交,李成的七星刀后发先至,以拙应巧,将寇仲的刀法变化钉死。

  寇仲也是了得,喝了声「好!」,竟然身躯那么一收一转,似游鱼般划开,但却被李成的掌风扫中,胸口如遭雷殛,以他的长生诀功力,仍吃不消,往后挫退三步。

  嘭!

  徐子陵亦跟着出手,十指如莲花绽放,长生诀的火属性真气催发,遥遥向李成罩去。

  李成却不应战,只向左一跨,撞开马三宝,将李秀宁拉下马车,顺势刀回鞘内,非但让徐子陵的攻击消于无形,还阻断了寇仲的二次来攻。

  寇仲怒喝:“放开秀宁!”

  李成像没发生生什么事似的,悠然将李秀宁推到寇仲跟前,微笑道:“诺,看在仲少的面子上,她交给你啦。你们两个臭小子,怎么会在这里?还敢对大哥出手!”

  砰砰!

  上前给了寇仲和徐子陵两个脑瓜崩,李成以老大的姿态自居。

  寇仲仍在李秀宁面前发呆,徐子陵则赔礼道:“大哥息怒,是仲少这家伙看上了李三娘,要逃回来做老婆。我们两个今天早上刚到这里,还不知道对头是大哥你哩。”

  “你们娘傅君倬呢?怎么没跟你们在一起?”

  “她教会我们武功基础后,再度去刺杀昏君杨广,身负重伤。娘被安置在宋师道那里养伤,仲少和我就出来历练了。后来在彭城结识了秀宁小姐……”

  “这么说,寇仲这臭小子馋人家李秀宁的身子,所以你们就去偷东溟派的机密账簿,拿来讨好她?”

  寇仲长生诀真气流转,伤势早好了。

  听到李成说的越来越离谱,连忙跳出来道:“李老大,误会,这都是误会,我对秀宁是真心的,绝不是馋……”向来聪明的他,这边也变得笨嘴笨舌,扎耳挠腮起来。

  这是一直处于被动状态的李秀宁,忽然噗嗤展颜一笑,心情好了很多,道:“寇仲,多谢你来救人家。告诉秀宁,你们都怎么做了什么事?”

  寇仲呆呆道:“就是偷了账簿而已。哦,我的娘,还有,还有!陵少你来说说咱们的丰功伟业!”

  徐子陵损人道:“不就是你看不惯柴绍,联合彭梁会将柴绍的物资调包了吗?这有什么值得吹的。”

  轰!

  李成心里大叫不妙,用刀劈开其中一辆马车上的货物,竟然只有上面的几箱是铠甲,下面的都是石头!

  嘭嘭嘭!

  所有的马车都停下检查后,这次从李家大劫来的物资只有两千套,还不到十分之一。

  寇仲和徐子陵这对扬州双龙,果然是最大的搅屎棍!

  一旁观看的李靖和红拂女惊呆了,所有押运的士卒也傻了,李成更是怒气冲天。

  哈哈哈……李秀宁笑的前俯后仰,人算不如天算,这下看李成那家伙如何猖狂!

  “寇仲!我要杀了你!”

  寇仲这混小子,到这时才醒悟到自己做了一笔多大的买卖,于是笑嘻嘻道:“恕罪,大哥恕罪。小弟事先可不知道你也对这批货感兴趣。要不这样,咱们到彭城再谈,价高者得。”

  李成无奈,没好气道:“好!我把李秀宁卖给你,咱们这就去彭城。人先给你,我马上要验货。”

  说罢一拂衣袖,上马就走。众手下连忙紧随,扔掉大批石块,轻装上路。

  …………………………………………………………………………………………………………………………………………

  一声怪叫,寇仲骑马跟在李秀宁的马车左右,顾盼自雄,对徐子陵道:“陵少爷,看咱这趟买卖做得值吧。李大哥,老爹杜伏威,还有彭梁会都要看咱们的脸色!等入城后,我请你喝彭城第一名酒“红颜血”。”

  徐子陵道:“还是照顾好你的秀宁大小姐吧!”

  李秀宁探首道:“寇仲,放手去做,我不会让你为难的,秀宁也不是弱女子。”

  寇仲接口道:“秀宁放心,我绝不会让你家吃亏。”

  李成再回到彭城,局势已然大变,连寇仲都没有料到。

  彭梁会调包的物资竟然被另一伙强人盯上了。

  青衣铁甲,劲马雄兵,排开的阵势八阵连环,牢不可破。

  李靖目光一凝,吐气道:“武侯八阵!”

  “果然不愧是李药师。”

  城头上有个女子哈哈一笑,掀起竹笠,如云秀发立时瀑布般倾泻下来。但见这个女子皓腕雪,眸如秋水,风姿绰约,大有沉鱼落雁之美,最难得是她有种令人心弦震动的高贵气质,绝不在阴明月、李秀宁等贵女之下,能使任何男子因生出爱慕之心而自惭形秽。

  徐子陵首先失声道:“沉落雁!“说完后,连忙戒备起来。

  沈落雁解下长袍,露出素黄的紧身武士装花蓝色的宽腰带束腰,巧笑倩兮地瞧着一众落入她局中的众人。

  她伸手拨弄秀发,淡淡道:“诸位,三万套铠甲的归属,咱们赌桌上见。谁有异议?”

  沈落雁出身江左贵族,精通兵法、谋略之道,家传武艺“夺命簪”,名传江湖。因为家人亡于隋,故而投靠瓦岗军,矢志反隋。

  她视李密为真龙天子,与未婚夫徐世绩联手,击破数十万隋军,替瓦岗寨打下半壁江山,帮李密铸造出了不败的神话。

  其中十二郡招讨大使“张须陀就是中了沈落雁的诱敌之计,遇伏阵亡,故而没有人能小瞧她。

  至于徐世绩,单从他在城外摆下的八阵图,便知其人堪为当世兵法大家,不在任何人之下。

  局势愈发诡异。

  水面上东溟派、与海沙帮贺巨鲲帮舰队对峙。

  陆地上,李成与杜伏威的联军,尚有骑兵一千,步卒五百,瓦岗寨精兵三千,彭梁会地头蛇人马若干。

  徐子陵和寇仲初出茅庐历练,就吃了沈落雁的亏。这下重遇,对望一眼,均是头皮发麻,看来又得费尽心思周旋。

  李成沉声道:“那就赌一场。”

  杜伏威将兵马托付给阙陵,大袖一甩,冷声道:“杜某的手气一向不错。”

  彭梁会的三当家任媚媚跟着出场,嗲声嗲气道:“各位远来都是客,我们大当家鬼手聂成已在城中的“天一赌坊”恭候诸位大驾。”

  她长得眉目如画,最惹人注目是她的襟口开得极低,

  寇仲不由看的眼热,被李秀宁拧了一把,痛的龇牙咧嘴。

  三方人马穿过喧逐的热闹大街,路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但由于进来的人物都带刀持剑,极不好惹,纷纷躲避。

  到了赌坊入门处,数十名大汉分两队迎接,各个魁梧高大,用以彰显彭梁会的实力。

  任媚媚当先引路,亦不敢怠慢,道:“欢迎诸位大驾光临,……“

  寇仲为在李秀宁面前表现,一挺胸膛,道:“带路吧!“

  赌坊的主人香玉山笑着迎接众人核心人物入内,介绍道:“在下奉大当家鬼手之命做局外人,各位可以押宝,押中骰子向上的点数,就可得一赔三的赌注,典押筹码就是三万套铠甲。“

  寇仲叹道:”那是六分一的赢面,而你们赌场却是六分五的彩数,难怪开赌场会发大财了。“

  香玉山笑道:“各位也可以赌骰子颜色,那是一赌一,公平得很。“

  李成淡淡道:“还不开局,再啰嗦,就得死!”对香玉山这卑鄙小人,他半点好感都欠奉。

  香玉山眼里寒光一闪,迅疾收敛怒气,抓起三枚骰子放在碗里,扣住开始猛烈摇动。

  哗啦啦——赌桌上,各方角力开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