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12章 苏蝉儿(求收藏!求推荐!)

北颂 圣诞稻草人 2082 2019.06.10 13:36

  七先生的名声,不仅震动整个汴京城的花坛,在青史上,也是赫赫有名。

  曾经在后世学习的时候,寇季也被七先生的诗词,折腾的死去活来。

  这位七先生,就是大名鼎鼎的柳永,柳三变。

  只是如今的柳永,虽然在花坛叱诧风云,但是在仕途上,却寥无寸进。

  去岁他跟随兄长柳三复,一起参加科举,柳三复一举高中,而他却再次名落孙山。

  这已经是他第三次落榜了。

  如今正躲在情人虫娘的闺房里舔舐伤口。

  寇季三番五次的请出柳永的名头压老鸨子。

  老鸨子便知道寇季不好应付,所以只能搬出杀手锏来对付他。

  “这位公子,老婆子也不瞒您,蝉儿姑娘已经有了恩客,那位恩客来头可不小,寻常人得罪不起。”

  我就是冲着那位恩客来的!

  寇季心里念叨了一句,脸上却讥笑着,“老太婆,你在吓唬小爷?真要是有来头的恩客,早就给蝉儿赎身了,何至于还让他流落在风尘中。”

  老鸨子干笑道:“那位恩客有自己的难处,不便帮蝉儿赎身,但他可是交代过老婆子,不许蝉儿再接客。”

  寇季脸上的笑意渐渐敛去,他冷冷的盯着老鸨子,道:“那你觉得,小爷我就是你能得罪得起的?”

  老鸨子脸色一变,倨傲道:“这位公子,咱们万花楼,也不是寻常的地方。”

  “你是在提醒小爷,万花楼有后台?”

  “那你倒是说说看,看看小爷能不能得罪得起。”

  老鸨子当即就要搬后台。

  寇季却没有给她机会,又道:“小爷记得,在这汴京城里,比我们寇府更尊贵的,似乎没几家,大多都是皇亲国戚。”

  寇季冲着老鸨子挑了挑眉,冷笑道:“莫非你口中的那位恩客,是当朝皇太子?”

  老鸨子闻言,脸色一变再变。

  她震骇于寇季身份的同时,不敢接寇季的话茬。

  她要真敢说皇太子是她们万花楼的恩客,明天太阳初升之前,万花楼就会荡然无存。

  世人皆知,官家只有皇太子一个儿子,以后的皇位归属,根本没有多少争端可言。

  也就是说,皇太子的皇位,是铁板上钉钉的事情。

  虽然现在的皇太子手里一点儿权力也没有,但事关他名声的事情,没有一个人会马虎对待。

  所以不论万花楼的后台是谁,只要敢污蔑皇太子的名声,一定会遭到惨烈的打击。

  老鸨子站在原地骇然了许久,脸上才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公子说笑了,似皇太子那种贵人,又岂会涉足我万花楼这种下贱的地方。”

  寇季冷笑道:“带路吧,今夜小爷我非找蝉儿作陪不可。你要是不答应,小爷我这就让人回寇府,挑选一众豪奴,过来拆了你的招牌。”

  跟随在寇季身后的长随,听到这话,嘴角直抽抽。

  在场的,除了他以外,没人知道寇季是在狐假虎威。

  但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上,他也不可能出面拆穿寇季。

  至于二宝,除了吃以外,他大概不会对任何事情上心。

  “爷,您请……”

  老鸨子用平生最难看的表情,做出了平生最谦卑的动作。

  寇季在老鸨子的带领下,进入到了万花楼里,他们只在一楼亮亮相,就一路上了三楼。

  三楼正中有一个清幽的雅间,似乎是那位蝉儿姑娘的闺房。

  到了闺房门前,老鸨子陪着笑脸对寇季道:“爷,您稍等一下,蝉儿姑娘许久没有见客,老婆子先去叮嘱她一番,别让她冲撞了您。”

  不等寇季发话,老鸨子上前叩开了门户,进入到房里以后,立马关上了门。

  闺房里的布置很奇特。

  有典雅清幽之处,也有富贵奢靡之所。

  屏风、书案、古玩字画、典藏书籍、笔墨纸砚,应有尽有。

  红木茶几、金丝蜀锦罩的拔步床、纯金的香炉、厚厚的波斯地毯等等。

  完全不同的两种风格,出现在了一个房间里,看着很怪异。

  老鸨子似乎对此见怪不怪,进了房间以后,立马往那张奢华的拔步床上扑去。

  在拔步床上,坐着一个柔柔弱弱的身影,身穿绿色罗裙,面容清秀,眉宇间透着一股子英气,听到了老鸨子入屋以后,她如同秋水的双眼中闪过一道无奈,轻声道:“妈妈,是二郎到了吗?”

  “哎呦喂,蝉儿啊,你可得救救妈妈我啊。二郎没到,倒是来了一个比二郎更凶的主儿。”

  老鸨子扑到苏蝉儿身边,哭丧着脸哀嚎。

  苏蝉儿闻言一愣,双眸轻转,略微惊叹道:“比二郎还凶?难道是城里的那几个勋贵家的嫡子?”

  苏蝉儿口中二郎的身份,也不一般。

  在这汴京城里,不给他面子的,似乎只有那几个勋贵家的嫡子。

  其余的人,还真不敢不给二郎面子。

  老鸨子晃着头,诉苦道:“那几个勋贵家的嫡子,又怎么看得上我们万花楼。但是来人的身份,并不比他们差。不知道他从哪儿听到了你的名头,到了楼内以后,指名道姓的要找你,妈妈我拦不住啊。

  可妈妈我若是让你见客的话,二郎到了,肯定也饶不了我。

  两边都是贵人,妈妈我都得罪不起,只能求你帮忙了。

  念在妈妈我照顾你这么多年的份上,你可一定要帮帮我。”

  苏禅儿绣眉微皱,轻声道:“说了这许多,妈妈你还没告诉我来人的身份。”

  老鸨子一拍腿,急忙道:“差点忘了,来人是寇准寇相公府上的。”

  “寇相公府上的?”

  苏蝉儿一愣,眉头皱的更紧,“之前我曾经听二郎讲过,寇准寇相公府上,只有一个从子,如今因为犯错,被罚跪在祠堂,除此之外,再无别的男丁。

  妈妈你是不是听错了,还是你让他给骗了?”

  老鸨子一脸愕然,“他是骗子?”

  旋即她皱起眉头,迟疑道:“可老婆子看他的装束,气势,不像是个骗子。”

  苏蝉儿苦笑道:“这年月,骗子多了,衣着靓丽的骗子更多。宫里不就有几位号称已经得道成仙的骗子吗?”

  老鸨子听了苏蝉儿这话,觉得有道理,当即她收起了悲容,咬牙切齿的道:“好一个骗子,居然敢骗到老娘头上,老娘非活剥了他不可。”

  “妈妈且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