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30章 慌了神的吴贤

北颂 圣诞稻草人 2012 2019.06.19 15:11

  州桥街。

  吴府。

  吴贤下了轿子,快步进入到了府内,人还没有到正堂,就急吼吼的问,“开封府的人呢?”

  “回老爷的话,开封府的人刚离开不久。”

  伺候在正堂门口等候着吴贤回府的丫鬟见到了吴贤以后就迎了上来,听到吴贤的问话,赶忙弓着腰回答。

  吴贤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脸色发青,暴躁的喊道:“刘美那厮真的把本老爷告了?”

  吴贤的话里,对刘美这个国舅爷一点儿敬意也没有。

  别看刘美身份高贵,又掌控着十万禁军精锐,位高权重。

  但在吴贤眼里,刘美只能算是一个靠着裙带关系爬上来的破落户,根本不能跟他这个正经八百的进士相比。

  更重要的是,吴贤怀疑自己被刘美给坑了。

  刘美家里的庶出次子刘亨,刚在东来典当行里典当了《春嬉图》,紧接着东来典当行就失火了。

  而他刚到东来典当行的火场,还没来得及去盘问一个究竟,府里就派人来传话,说是刘美把他给告了。

  这一环套一环的事情,像极了圈套,由不得吴贤不怀疑。

  他现在只恨自己贪心作祟,不该在快要攀上丁谓的时候,还想着去攀皇后。

  如此也不会中了刘美的奸计。

  面对吴贤暴躁的质问,丫鬟吓的不敢作声。

  吴贤眉头皱的更紧,作势要打。

  吴贤夫人在这个时候,闻讯赶来,阻拦道:“老爷,您生气归生气,干嘛要拿丫鬟出气。府上这不是没出事嘛。开封府的人虽说在府里搜了一圈,可是什么也没搜到。

  国舅爷把您告了,开封府的人却没搜到证据。

  他这属于诬告,回头您上朝的时候弹劾他一本,自然有官家和三位相公给您主持公道。”

  “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个屁!”

  吴贤恼怒的骂了一句。

  吴贤夫人一听,不乐意了。

  在外人面前,她乖巧的像是个鹌鹑,可是在吴贤面前,她却有十足的底气。

  “好你个吴贤,涨脾气了,敢吼我。当年要不是我爹出钱资助你读书,资助你上京赶考,你能有今天。如今你成了朝廷命官,有了身份,有了地位,就忘记了当年我爹对你的恩情了?”

  吴贤夫人一个劲的拽住吴贤撒泼。

  她是个典型的窝里横的性子。

  刚才那一群开封府衙役出现的时候,她可没有这么泼辣。

  吴贤平日里一直惯着她,可是今日心头却一直窝着一股火气,他猛的推开了她,破口大骂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里跟我闹。

  吴府马上就要大祸临头了。

  刘美那厮明显的设局陷害我,你以为开封府在府上搜不到画,这事儿就完了?

  刘美儿子刘亨手里,还有东来典当行开具的当票。

  如今东来典当行走水,那幅画已经被付之一炬。

  只要刘美的儿子刘亨拿出手里的当票,就是确凿的证据。

  我到时候拿不出画,不仅要赔偿刘美那厮十万贯的钱财,还要时刻准备着被他和皇后一起联手报复。”

  吴贤夫人一听这话,傻眼了。

  文官得罪武勋不可怕。

  在大宋朝,不得罪武勋的文官不是好文官,这已经是共识了。

  可是得罪皇后,却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现如今,汴京城里人人皆知,皇后刘娥手握大权,生杀皆在一念之间。

  皇后刘娥要对付吴贤,比碾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吴贤夫人虽然泼辣,可她做了几年的官娘子,也懂得一些朝堂上的事情。

  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以后,她也不闹了,而是拽着吴贤,一脸悲苦的道:“那现在该怎么?得罪了皇后,咱们一家在汴京城里可就没办法活了。”

  吴贤瞪了她一眼,目光阴沉的道:“现如今,唯有快点投靠丁相,有丁相保护,皇后想动我,也得掂量掂量。”

  “去帮我取那条通天犀带,我要去丁府一趟。”

  吴贤夫人闻言,犹豫了一下,说道:“您不是说,那条通天犀带不能交给丁相吗?一旦交给了丁相,丁相很有可能拿了通天犀带,却一脚踹开您。”

  吴贤咬着牙,低声道:“事到如今,也顾不了这么多了。通天犀带交给丁相,丁相就算做样子,也得维护我一二,不然以后谁投靠他?

  就算丁相以后把我一脚踹开了,我也有足够的时间重新谋划。

  但不把通天犀带交给丁相的话,皇后一旦出手对付我,必定会置我于死地。”

  吴贤夫人吓了一跳,赶忙点头道:“我这就去取。”

  吴贤夫人匆匆回到了后宅去取犀带。

  吴贤站在正堂门口,皱着眉头,不知道在谋划什么。

  良久。

  吴贤夫人慌张的从正堂里跌跌撞撞的跑了出来,边跑还边喊,“老爷,老爷,那条通天犀带不见了!”

  “什么?!”

  “没了?!”

  吴贤脸色终于变了。

  “昨晚看的时候还在,怎么现在就没了?今天谁到府上来过?!”

  “开封府……”

  吴贤夫人立马想到了那些开封府的衙役。

  “对,一定是他们,一定是他们拿走了那条通天犀带。”

  吴贤如遭雷击一样的愣在原地,他颤声道:“开封府……刘府……皇后……寇准……”

  吴贤失神的瞪着眼珠子,惊声道:“难道……难道寇准和皇后联手了?”

  这个想法刚冒出头,吴贤就被吓到了。

  寇准要是真的跟皇后联手了,那就太可怕了。

  这二人联手,足以掌控整个朝堂,权倾朝野的丁谓估计都得凉,更何况是他这个小小的侍御史。

  恐怕人家只是动一动嘴皮子,就有人把他们吴家满门的人头摆在人家面前。

  “不可能!”

  这个念头在吴贤脑子里没存多久,就被他否决了。

  以寇准的性格,绝对不可能跟皇后联手的。

  寇准性格刚正,对皇后这个妇道人家干政,不满已久,他曾经不止一次的在朝堂上公然指着皇后刘娥的鼻子骂。

  皇后刘娥又怎么可能跟他联手。

  “可是,他们要是没联手的话,开封府的人为什么会帮寇准来偷走那条犀带?刘美那厮,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出手设局陷害我?”

  “到底是为什么?我现在又该怎么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