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74章 向敏中的盘算

北颂 圣诞稻草人 2148 2019.07.08 19:44

  寇季在看到了刘亨等人的时候,就明白了昨夜陈琳提点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能不能改善伙食,就得看刘亨等人愿不愿意帮他带吃食入宫了。

  在寇季连哄带骗下,刘亨一行人答应了寇季,明日进宫的时候,帮他带一些吃食。

  当然了,寇季让刘亨带吃食,根本不需要哄骗,只需要说一声即可。

  对于他们这些伴读的人而言,带一些吃食入宫,只是顺手的事情,并不麻烦。

  唯一要注意的就是,他们带进宫的东西,绝对不能给太子吃。

  赵受益在一旁,捧着书本,假装在看书。

  可当他听到了从寇季嘴里报出的一个个菜名的时候,馋的直流口水。

  他在宫里吃的虽然是山珍海味,可民间寻常的食物,他却没吃过。

  “寇兄,帮你带吃食入宫,对我们而言,是顺手的事情。不过你得答应我们,我们给你带的吃食,你绝对不能给太子吃。

  太子要是吃了我们带进宫的东西,出了什么问题,我们可担待不起。”

  曹佾在答应了帮寇季带吃食以后,出口提醒。

  寇季笑道:“你们不用担心,我知道轻重,我不会分给太子的。”

  赵受益放下了手里的书,怨念深深的看向他们,“我听见了……”

  曹佾等人看着赵受益,尴尬的笑着。

  唯有寇季撇嘴道:“听见了也没你的份儿。”

  赵受益怨念更深。

  就在寇季准备开导太子两句的时候,一声咳嗽声从楼梯口响起。

  寇季一行赶忙端端正正的坐在了自己的书桌前。

  向敏中背着手,提着戒尺,摇摇晃晃的上了二楼,抬眼在寇季等人身上掠过以后,淡淡的道:“老夫乏了,要休息一会儿,你们先去玩会儿……”

  寇季哭笑不得的摇摇头。

  老倌还真任性,教太子的事儿,别人恨不得讲一天。

  他倒好,想教教,不想教就睡觉。

  寇季等人起身,施礼过后,准备离开文德楼。

  下楼的时候,向敏中叫住了寇季。

  向敏中让寇季帮他把座椅换成了软榻,他侧躺在软榻上,对寇季道:“老夫刚才当着皇后的面,抽了郭槐几板子。以后他再为难你,你就告诉老夫,老夫去抽他。”

  寇季沉吟道:“小子怎么觉得,您这是在给我结仇啊。”

  向敏中瞪起眼,“一个小小的阉人,你都怕,你文人的风骨呢?”

  寇季摇头道:“我没怕……只是似郭槐这种小人,您应该直接抽死他,要么就别理他。屡屡挑衅他,只会让他越来越记恨您。”

  向敏中嘴角抽抽了一下,上下打量着寇季,“你还真是……寇准的孙儿,跟他一样狠。”

  向敏中叹息道:“无缘无故抽死皇后的近身宦官,会惹麻烦的。老夫不怕麻烦,可皇后要是找老夫几个儿子的麻烦,老夫也拦不住啊。”

  说完这话,向敏中假装不经意的道:“听说宫里发生了事儿,还跟你有关?”

  寇季一愣,快速摇头。

  向敏中不悦道:“老夫跟你祖父可是世交,你连老夫也瞒着?”

  寇季认真道:“既然是世交,您就应该直接去问我祖父,他比我知道的多。”

  向敏中一时气结,瞪着寇季。

  寇季咧嘴一笑,“他们不愿意告诉您,所以您才从小子嘴里套消息。我说嘛,您一个长辈,见了小子,又是给见面礼,又是帮小子出头呢。

  原来是想从小子嘴里套消息。”

  向敏中盯着寇季,哼哼道:“是又怎样?你说不说?”

  寇季缓缓摇头,“他们不告诉你,我也不能告诉你。”

  向敏中抄起了桌上的戒尺,威胁道:“你信不信老夫天天打你板子?”

  “我信!但是我还是不能告诉你。”

  寇季认真的道:“兹事体大,沾上了就是麻烦。”

  向敏中皱起眉头,沉吟道:“怎么个麻烦……”

  寇季隐晦道:“不论身份地位,都得死……”

  向敏中失声道:“翻天的大事……”

  寇季提醒道:“家中但凡有跟道人们有关的人,速速撇清关系。”

  向敏中心头一震,坐起身,拱手道:“老夫承了你的情。”

  寇季赶忙还礼,道:“向爷爷言重了。小子先告辞了。”

  “去吧……”

  向敏中摆了摆手。

  寇季下了文德楼。

  向敏中望着寇季下楼的背影,幽幽道:“难怪寇准、李迪两个老家伙,一个字也不肯透露,非要让老夫到你这里讨一个人情。

  还真是一头聪明的小狐狸……

  老夫只是稍微表示了一下亲近,你就猜到了老夫的用意……”

  文德楼下。

  寇季捏着手里的玉狮镇纸,自语道:“老倌们还真厉害,一个个都不做亏本买卖。祖父和李迪不愿意告诉向敏中仙丹有毒的事情,却又透露了我跟此事有关,把他支到我这里,仅仅是想借我之口,给向敏中透露点什么?

  感觉不像……

  向敏中刚才说,欠我一个人情……

  难道向家有人跟道人有染,所以我祖父和李迪不方便透露,就只能让向敏中来问我?

  他们是为了让向敏中欠我人情?

  他的人情很值钱?还是说祖父和李迪有别的用意?”

  “四哥,想什么呢?一起来玩蹴鞠。”

  正在文德楼下院子里玩蹴鞠的刘亨,见到了寇季以后,抬手招呼。

  寇季收回了玉狮镇纸,对刘亨招了招手。

  刘亨跑到了寇季近前。

  “四哥,怎么了?”

  寇季道:“之前我还没想好,以后做什么买卖,现在有了点头绪……”

  刘亨眼前一亮,问道:“做什么?”

  “做典当行!”

  “典当行?”

  刘亨皱起了眉头,疑惑道:“典当行不怎么赚钱啊……整日里收一些破皮烂袄,能赚几个钱……”

  寇季摇头一笑,“不不不,典当行,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典当行,确实以收破皮烂袄赚钱,偶尔才能碰到古玩字画一类珍贵的东西。

  即使碰上了这些东西,也是以八成的价格收回。

  中间纵然有盈利,盈利也不会太大。

  别人要是活当的话,典当行就赚的更少。

  偶尔碰到了不识货的卖主,才能大赚一笔。

  但是这种不识货的卖主,却少之又少。

  当然了,这只是寻常人眼中的典当行。

  在寇季眼中,典当行却有非比寻常之处。

  寇季在谋算吴家的时候,也仔细了解过典当行的规矩。

  他发现古代的典当行和后世的典当行有明显的不同。

  古代的典当行,更像是一个抵押贷款的地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