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86章 寇长生,疯赵恒(二章合一)

北颂 圣诞稻草人 4173 2019.07.14 20:01

  赵恒在刘娥搀扶下,率先走向了观星台。

  他脚步有些虚浮,行走的时候,半个身子瘫在刘娥怀里。

  他是借着刘娥的力气在走路。

  众人跟随着赵恒的脚步到了观星台。

  赵恒在刘娥搀扶下,站在观星台正中,陪在他左右两侧的,分别是寇准和曹玮。

  赵氏宗亲们错开了一步,站在了他身后。

  文武百官们没有资格临近赵恒,他们都在最后面站着。

  “小寇爱卿,你过来,站到朕身边。”

  赵恒对着站在最后面的寇季招了招手。

  寇季在众人注视下,硬着头皮走到了赵恒身边。

  赵恒举目望着不远处灯火通明的玉清昭应宫,淡然笑道:“朕眼看着益儿的身体一日强过一日,朕心甚慰。小寇爱卿,朕得谢谢你。

  朕答应过你,要给你赏赐的。

  说说吧。

  要什么?

  只要朕能拿的出来的,朕都不会吝啬。”

  赵恒话音落地,不论是赵氏宗亲,还是文武百官,齐齐看向了寇季。

  他们的目光中,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寇季一愣。

  他有些茫然。

  他实在不明白,赵恒突然提出赏赐的事情,究竟有何用意。

  他下意识的看向了寇准。

  寇准见此,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

  他还真怕寇季不知轻重,张嘴说出什么让赵恒为难的赏赐。

  寇季看向他,这是在向他求救,同时也把赏赐的选择权交给了他。

  寇准微微侧身,面向赵恒,拱手道:“官家言重了,臣的孙儿蒙官家厚爱,招为太子侍读,这已经是厚赐了,不敢再奢望加官进爵。

  臣的孙儿久居乡下,进学稍晚,一直未曾有表字。

  官家真要赏赐,不如就赐一个表字。

  有官家赐的表字,臣的孙儿担任太子侍读,别人也就挑不出错了。”

  赵恒瞥了寇准一眼,调笑道:“你这老倌打的好算盘。表字历来都是师长所赐,朕若赐了表字,寇季就是朕的学生了。

  那些两榜进士,在考过殿试过后,总是以天子门生自居,可朕从未承认过。

  朕要是赐了寇季表字,就等于认下了他这个学生。

  朕唯一的学生,纵然犯了错,也只能从轻处罚。

  你这老倌,那是在讨表字,分明是在讨免死铁卷。”

  寇准淡然一笑,并没有因为赵恒戳穿他内心的想法而感到羞耻。

  赵恒话锋一转,道:“但朕并不打算随了你的心意。朕要赏赐的是小寇爱卿,小寇爱卿说了才作数,你说了不作数。”

  赵恒目光落在了寇季身上,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大概是在期待他能给出一个跟寇准不一样的答案。

  寇季干巴巴一笑,拱手道:“官家到这观星台,必然有正事要办,正事要紧,臣的赏赐,稍后再说。”

  赵恒一愣,点点头道:“你倒是识大体……”

  顿了顿,赵恒叹息一声,“朕怕一会儿没了心情赏赐你……”

  赵恒低头看着玉清昭应宫,幽幽的道:“朕求了一辈子长生,也被人耍了一辈子。朕羡长生,也狠长生。朕就赐你表字长生,希望你常伴益儿左右,时刻提醒着他,莫要让他学朕。”

  寇季刚要躬身道谢。

  就见赵恒的眼中,有两团火焰熊熊燃烧而起。

  “就是这些人,用长生两个字,骗了朕一辈子。朕现在要让他们知道,欺骗朕的代价。”

  赵恒咬牙低吼。

  “曹玮?!”

  曹玮出列,抱拳道:“臣在!”

  赵恒面目狰狞着,吐出了一个字。

  “杀!”

  一张牛角弓出现在了曹玮手里。

  曹玮弯弓搭箭,一直响箭暴射而出。

  响箭腾空。

  箭尾的哨子,在空气冲击下,发出了尖锐的声响。

  玉清昭应宫里所有道人的目光,被响箭所吸引。

  紧接着,他们就看到了观星楼上的赵恒等人。

  “官家?”

  “官家怎么上了观星楼?”

  “……”

  道人们交头接耳的在嘀咕。

  为首的几个道人见此,皱起了眉头。

  赵恒反常的举动,让他们心里生出了不好的预感。

  “咚咚咚……”

  突然间,鼓声四起。

  架在皇城上的上千面大鼓,被同时敲响。

  在鼓声掩护下。

  玉清昭应宫四周的宫殿里,冲出了数之不清的甲士。

  他们披甲持刃,将玉清昭应宫团团围住。

  道人们的国师梦,在甲士们出现的那一刻被惊醒了。

  “官家……要杀我们?”

  “怎么会……”

  “……”

  道人们惊愕着。

  有道人当即就往玉清昭应宫外跑去。

  刚冲到了门口,就被赶来的甲士们用弓弩射成了筛子。

  “封门!”

  随着禁军将校一声令下。

  禁军将士们封上了玉清昭应宫四处门户。

  “放!”

  弓弩兵们给箭矢蘸上了猛火油,点燃以后,齐齐射进了玉清昭应宫。

  一道道燃烧着火焰的箭雨磅礴而下。

  仅仅一瞬。

  玉清昭应宫就化作了一片火海。

  被困在里面的道人们嘶吼着、呐喊着。

  一个个的火人惨叫着,在玉清昭应宫里疯狂奔走。

  “赵恒?!你怎么敢?”

  有道人绝望的在玉清昭应宫内呐喊。

  “放~”

  “嗖嗖嗖~”

  又一轮的箭雨落入。

  “放~”

  “……”

  “放~”

  “……”

  寇季已经不记得燃烧的箭矢放了多少次。

  玉清昭应宫在一轮轮箭矢的投射下,已经变成了一座修罗场。

  有道人满身火焰在哀嚎,不久后就化作焦尸,倒在了地上。

  有道人躲在角落里,瞪着眼睛惊恐的嘶吼着,犹如野兽在咆哮。

  也有道人任由火焰在身上燃烧,在那里破口大骂赵恒。

  更多的是奔走逃命的道人。

  他们一群人,汇聚在玉清昭应宫四门,拼命的拍着门,高声呐喊。

  指甲陷入到了门上,他们也浑然味觉。

  一道道的血痕,顺着他们手指,落在门上。

  有聪明的道人,借着火焰,烧穿了门。

  逃出去以后,又一道门拦在了他们面前。

  那是一道用青石垒砌起的石门。

  石门后有铁板、巨木顶着,有禁军将士守着。

  他们使劲浑身解数,也破不开石门。

  他们绝望的在石门上抓着,嚎叫着。

  ……

  浓烟滚滚,哀嚎四起。

  两千多道官,四千多道人,全部葬身玉清昭应宫。

  浓浓的焦糊味、尸油味,涌入到了寇季鼻腔。

  寇季瞪着眼珠子,浑身哆嗦着,强忍着心头的呕吐感。

  死人他也见过。

  可是遍地尸骸,人间炼狱一般的惨状,他还是第一次见。

  目睹着这人间炼狱的,不止寇季一人。

  赵氏宗亲,文武百官,齐齐目睹了这一幕。

  他们脸上的神情都不太好看。

  纵然是见惯了厮杀场的武勋们,看到玉清昭应宫里的惨状,也频频皱着眉头。

  在场的只有一个人在笑。

  那就是赵恒。

  他笑的很大声,笑的很开怀,宛若疯魔。

  寇季能从他的笑容中,听出报复的快感。

  “呕~”

  有一位没经历过厮杀场的赵氏宗亲,忍不住吐了出来。

  紧接着,更多人跟着吐了起来。

  “呕~”

  寇季也没忍住,吐了出来。

  “嘿嘿嘿嘿……”

  赵恒见状,笑的更大声了。

  “诸位爱卿,朕为你们准备的这场大戏如何?”

  有御史脸色惨白的奏道:“官家此举,有伤天和……呕……”

  “有伤天和?”

  赵恒讥笑道:“朕却觉得他们罪有应得。”

  赵恒目光从众人身上掠过,又道:“现在,朕可以告诉你们,朕为何要用谋逆罪处死那些犯官,还有这些道人了。”

  “嘿嘿嘿……小寇爱卿,你还能说话吗?”

  赵恒盯着寇季发问。

  寇季听到赵恒这话,擦拭了一下嘴角,勉强站直了,道:“能……”

  赵恒指了指文武百官、赵氏宗亲,道:“给他们说说,朕为何要处死这些人。”

  寇季缓缓点头,强忍着心头呕吐的感觉,声音沙哑的道:“这些道人,还有那些犯官,全部都犯了谋害君父的谋逆罪。

  他们以长生为由,向官家进贡含有毒物的丹药,导致官家身中剧毒。

  官家龙体之所以会如此羸弱,经常卧床不起,就是剧毒导致的。”

  “什么?”

  “那些仙丹有毒?”

  “……”

  不论是赵氏宗亲,还是文武百官,听到这话,都一脸震惊。

  八王赵元俨猛然上前,抓住寇季的胳膊,震惊道:“你说的是真的?”

  寇季点点头,低声道:“此事是下官和官家、皇后、我祖父等人一起验证过的。”

  赵元俨双手一紧,急忙道:“可有法子治?”

  寇季沉声道:“官家已经毒入骨髓,无药可医。”

  “怎么会……”

  “嘿嘿嘿……”

  赵恒讥笑道:“八皇弟,你倒是关心朕。但不知道你是真关心朕,还是盼着朕早死呢。”

  赵元俨脸色一变,惊叫道:“官家,臣弟绝无此意。”

  赵恒阴测测的笑道:“人心隔肚皮,你心里怎么想的,只有你自己知道。”

  赵元俨脸色一变再变,他猛然跪倒在地上,惊叫道:“官家,臣弟对您绝无二心……”

  “你心里怎么想的,朕不知道,但朕知道你没胆子谋害朕。至于其他人嘛……”

  赵恒目光落在了那些赵氏宗亲身上。

  赵氏宗亲见此,一个个脸色煞白。

  赵恒盯着他们对寇季道:“寇季,告诉他们,告诉他们朕中的毒有何害处,特别是最重要的那一点,一定不能漏掉。”

  寇季听懂了赵恒的话,他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开口道:“身患丹毒,子嗣难昌。”

  “对!身患丹毒,子嗣难昌。”

  赵恒咬牙重复了一句寇季的话,他看着赵氏宗亲,怒吼道:“你们!你们中间有人要让朕断子绝孙!”

  赵氏宗亲听到这话,吓了一跳。

  有人开口辩解,有人干脆跪倒在了地上。

  但赵恒既然点出了他们,就没有放过他们的意思。

  “赵从兴,赵从照……朕查到,你们跟那些妖道,有所勾连……朕对你们不薄,你们为何要这么对朕……”

  “赵从阳……朕查到,你跟那些妖道,也有勾连……朕登基以后,没有追究昔日三皇叔的过错,赦免了你们,让你们入朝为官,加官进爵,可你们就是这么对朕的?”

  “你们这群贼子,你们这群贼子,居然敢联合在一起,勾结妖道,谋害朕,谋害朕的皇儿!”

  “朕要杀了你们!”

  赵恒越说越气,越说越气,最后近乎咆哮似的在呐喊。

  “你们是盼着朕断子绝孙,好让你们的子孙有机会继承皇位是吧?”

  “朕今日就宰了你们这帮子贼子!绝了你们的念想!”

  被点名的赵氏宗亲,以及他们的亲属闻言,一个个跪俯在地,大喊冤枉。

  “官家!臣侄是被冤枉的!”

  “官家!您听臣侄解释,臣侄绝没有跟妖道勾结!”

  “……”

  赵恒从刚才下令曹玮杀死道人们的时候,已经癫狂。

  如今更是宛若疯魔,那会听他们解释。

  他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挣脱了刘娥的搀扶,劈手夺过了身边侍卫手里的铜锤,抡起来就往赵氏宗亲身上砸。

  “嘭!”

  铜锤落在了一位赵氏宗亲身上,当场打死。

  脑浆混着鲜血,溅了赵恒一脸。

  距离赵恒比较近的寇季,也被溅到了。

  赵氏宗亲,满朝文武,被这一幕吓傻了。

  等赵恒提着铜锤去找下一个赵氏宗亲的时候,终于有人反应了过来。

  他们一哄而散,在观星楼上四处乱跑。

  有一个御史扑了上去阻拦赵恒,打算让赵恒冷静一下,却被赵恒一锤放倒了。

  赵恒拎着铜锤,追着赵氏宗亲,凡是被他撞上的赵氏宗亲,都免不了一锤。

  顷刻间,有三位赵氏宗亲,已经命丧在赵恒之手。

  寇季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呢喃道:“这也……”

  刘娥焦急的看着赵恒,听到寇季这话,竖起眉头,瞪了他一眼。

  寇季被这一眼瞪清醒了,他大惊,喊道:“快阻止官家!”

  众人听到了他的话,却没人敢动。

  没看到刚才那位阻拦官家的御史,被砸的出气比进气多吗?

  寇季急叫道:“回光返照!回光返照!”

  刘娥、寇准等人闻言,一下子明白了寇季的意思。

  一个走路都要靠人扶的病秧子,突然健步如飞,可不是回光返照吗?

  回光返照过后呢?

  嘶~

  刘娥、寇准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刘娥惊叫,“快!快阻止官家!”

  寇准直接看向了曹玮,“曹枢密,快出手!”

  曹玮一脸为难。

  刘娥也反应了过来,这个时候有能力、有资格阻止赵恒的,只有曹玮。

  “不论发生什么,有本宫和寇准为你作保。快去!”

  曹玮点点头,扑向了赵恒。

  曹玮冲上前,一个手刀砍在了赵恒脖颈上,赵恒当场晕厥了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