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28章 火(求推荐!求收藏!)

北颂 圣诞稻草人 2043 2019.06.18 15:16

  寇季从来都不是一个善良的人,作为一个造假出身的人,很多时候他都游离在律法的边缘上,所以他看到过的、经历过的,远比一般人要残酷。

  也正是因为如此,寇季对待自己的敌人,从不心慈手软。

  除恶务尽,斩草除根。

  既然已经跟吴家对上了,那就不需要留手。

  钱老板和陈老板瞪目结舌的看着寇季,他们没料到,这个比他们小了近两轮的小家伙,心会这么狠。

  吴明脸上的神色有点僵硬,他干笑道:“世侄,你在跟老叔开玩笑?”

  寇季目光落在了他身上,淡然笑道:“你觉得我在跟你开玩笑?你伙同你的兄长吴贤设局算计我爹,还想借此谋害我祖父。

  单凭这两条,就已经算是死仇了。

  既然结了死仇,那我自然得要你的命。”

  寇季把话讲明了,吴明也明白了,此前寇季表现的单纯、愚昧都是假象。

  现在这个锐气逼人的寇季,才是寇季本来的面目。

  话讲到了这个份上,吴明也就没有必要再继续掩饰了。

  当即,他脸上的干笑散尽,取而代之的是一脸阴沉,“我没想到,寇礼那个蠢货,居然会有你这么个聪明儿子。

  不过,你想要我的命,纯粹是痴心妄想。”

  寇季愣了愣,笑了,“面对慕家,你谦卑的像是个奴仆。面对寇家,你的态度却格外强硬。你是料定了我们寇家要倒霉,而你们吴家只要攀上了丁谓,我们就奈何不了你们了?”

  见吴明不说话,寇季似笑非笑的补充了一句,“你真的以为,单凭一条犀带,就能搬到我们寇家?”

  吴明瞳孔一缩,看向寇季,“你什么意思?”

  寇季笑道:“意思就是……寇家没了那条犀带,不一定会倒,可你吴家要是没了那条犀带,就一定会倒。”

  吴明皱起了眉头,沉默不语。

  寇季瞥了他一眼,笑道:“不明白?不明白就慢慢想,不过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

  吴明冷哼一声,不屑道:“故弄玄虚,想吓唬我?”

  寇季摇摇头,笑道:“没有吓唬你,雅间里的炭火已经熄灭很久了,可是你有感觉到雅间变冷吗?”

  吴明一愣,不明所以。

  不等他细想寇季的话,就见一个赌坊的小头目慌张着冲进雅间,大喊道:“东来典当行走水了!”

  吴明瞪起了眼珠子,猛然看向寇季,怒吼道:“你放火?!”

  寇季笑眯眯的道:“我一直在陪你们赌钱,那有时间去放火。”

  “肯定是你放的。”

  吴明咬牙切齿的喊。

  寇季摇摇头,好心提醒,“现在可不是追究谁放火的时候,现在你应该去救火。”

  吴明脸色一变,惊叫了一声。

  “《春嬉图》!”

  “快!带上所有人去救火!”

  吴明顾不得追究火是不是寇季放的。

  他冲出了雅间,呐喊了一声,带着所有紫气赌坊的喽啰们前去救火。

  《春嬉图》事关重大,要是出了什么闪失,皇后刘娥和刘美都不会放过吴家的。

  紫气赌坊的人,在吴明招呼下,跑了个干干净净。

  雅间里就剩下了钱老板、陈老板、寇季三人,以及他们的一众长随喽啰。

  钱老板供着手笑道:“没想到小兄弟居然是寇府上的人,失礼了失礼了。”

  寇季拱手还礼,“钱老板客气了。”

  钱老板笑道:“代我向王大人问好,告辞!”

  得知了寇季的身份以后,钱老板和陈老板似乎在有意的疏远他。

  寇季大概也猜到了他们这么做的用意。

  蜀中暮家一直游离在朝堂之外,是一个纯正商家。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得到皇帝信赖。

  他们不愿意混迹朝堂,不愿意跟官员深交,就是为了避免被扣上官商勾结的帽子,失去皇帝的信赖。

  钱老板和陈老板走后,寇季也不敢在雅间里多待。

  他让二宝、寇府长随收拾了他赢回来的钱财以后,三个人离开了紫气赌坊。

  出了紫气赌坊大门以后,就看到了隔壁东来典当行门口围满了人。

  掌柜的中年人一脸漆黑的坐在典当行门口嚎啕大哭。

  吴明怒吼着指挥着紫气赌坊的喽啰们在救火。

  巡检司的衙役们已经发现了这里走水了,他们正推着水龙车往这边冲过来。

  所有人都忙碌的为救火奔走。

  寇季却背负双手,悠闲的站在街道上,看着东来典当行里的火焰越烧越猛。

  火焰从东来典当行的库房,一直蔓延到了前院,又顺着前院蔓延到了紫气赌坊。

  仅仅一刻钟,两间铺子,都被火焰所掩盖。

  寇季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了,转身就离开了此地。

  路上。

  二宝背着一个褡裢,穿着粗气,像是一个幼犬一样,忠心耿耿的跟在寇季身后。

  寇府长随背着一个更大的褡裢,也跟在寇季身后。

  只是他的目光从离开紫气赌坊以后,就一直注视在寇季身上。

  寇季被看的有些不自在,回头说道:“有什么话就问,别一直看着我,看的我浑身都不自在。”

  寇府长随沉吟了一下,认真的道:“东来典当行里的火,是不是您放的?”

  寇季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笑道:“你怎么就料定那火跟我有关?”

  “直觉……”

  寇季乐了,“从离开府上到现在,你一直跟在我身边,在这期间,你有看到我指示谁去放火了吗?”

  寇府长随摇摇头。

  “没有……但小人就是觉得,那场火是您放的。”

  寇季笑着,却没说话。

  坏事可以做,但却不能承认。

  特别是别人找不到证据的情况下,那就更不能承认。

  许多做了坏事的人,最终都载到了嘴上。

  而且十有八九还是在跟自己人吹嘘的时候,被自己人给举报的。

  寇府长随在寇季眼里,就是那种会随时出卖他的自己人。

  寇府长随肯定不会把寇季出卖给寇季的敌人,但他一定会把寇季出卖给寇准、王曙、寇忠等人。

  寇季不喜欢被出卖,更不喜欢毫无秘密的被暴露在人前。

  说起来,寇季在东来典当行里放火的办法其实很简单,稍微了解一点化学知识的人,大概都清楚其中的原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