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81章 太子学武?(二合一)

北颂 圣诞稻草人 4052 2019.07.11 19:45

  赵受益去了延福宫,刘亨等人离开了东宫。

  寇季一个人像是幽灵一样在东宫里瞎晃荡。

  东宫里的宦官和嬷嬷们,不知道背地里接到了什么指令,他们很少出现在寇季面前。

  除非寇季做出要离开东宫外出的举动,不然他想找个人说说话也很难。

  那种犹如置身囚笼里的感觉有越来越浓烈。

  傍晚的时候。

  赵受益从延福宫回来了,东宫也多了一些生气。

  赵受益从延福宫里打包带回来了许多吃食,带给了寇季。

  寇季拉着赵受益,席地坐在延福宫门口,一起吃喝,一起说着话。

  直到夜幕降临以后,两个人才回到了宫里。

  赵受益非要赖在寇季床上,跟寇季说小话。

  寇季见陈琳没有阻止,就任由他霸占了自己一半的床榻。

  赵受益年龄太小,加上身怀毒素,身体羸弱。

  熬夜他熬不过寇季。

  没过多久,他就睡着了。

  陈琳一如往常,把赵受益搬回到了他自己的床榻上。

  不过,他并没有回到自己的小床边上睡下,而一反常态的出现在了寇季的床前。

  寇季抬手打着哈欠,见陈琳直勾勾的盯着他,就知道陈琳有话要说。

  陈琳不愿意开口,寇季就只能先开口。

  他可不愿意跟陈琳耗下去。

  陈琳在宫里熬夜熬习惯了,纵然一夜不睡,第二日依然神采奕奕。

  寇季不行,少睡一个时辰,他都觉得浑身难受。

  “怎么了,从延福宫里回来,你就板着一副死人脸,一句话也不说。仙丹有毒的事情,牵连到你了?”

  寇季呈大字形躺在床上,盖上被子,语气不善的问着。

  陈琳瞥了他一眼,声音低沉的道:“咱家要是沾染上了仙丹的事情,你觉得咱家还能回来吗?”

  寇季缓缓闭上眼,随口问道:“那是为什么?”

  陈琳幽幽叹息一声,默不作声。

  许久以后,寇季快要睡着的时候,陈琳才颤声说道:“官家撑不住了……”

  寇季猛然睁开眼,他被这话惊的不轻。

  他盯着陈琳,愕然道:“这话可不能乱说,诅咒官家,是死罪。”

  陈琳没有在意寇季的话,他晃了晃脑袋,声音低沉的道:“咱家在官家身边伺候了许多年,官家身体咱家了解。

  早些年,官家的身体就不行了。

  一直靠着山野奇珍吊命。”

  寇季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陈琳。

  陈琳又叹息道:“官家的身体,好比油灯。油灯里的灯油,早已所剩无几了。捻子要是压低一点,兴许还能多熬一些时日。

  可如今官家用虎狼药挑起了火捻子,灯火虽然拔高了许多,可灯油也耗费的快了。”

  寇季缓缓坐起身,皱眉道:“你们今日在延福宫,遇上事了?”

  陈琳痛苦的闭上眼,缓缓点头,“今日官家喝汤的时候,呕出了一口乌黑的逆血,怕被太子发现,就连同汤羹一口气给喝干净了。

  太子没有瞧见,但是咱家却看了个清楚。”

  寇季叹息一声,重新躺回了床上,幽幽道:“烈火熬油,乃是取死之道,官家自己心里也清楚。他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亲手惩治那些用毒丹骗他的罪人。

  他大概是不想带着遗憾死去。

  皇后在他身边,尚且阻止不了这件事,你就算再担心,也没用。

  洗洗睡吧……”

  陈琳沉声道:“官家是个好皇帝,他不应该如此。”

  寇季翻了个白眼,翻过身,背对着陈琳,全当没听见他这句话。

  赵恒是个好皇帝?

  恐怕只有你们这些赵恒身边的奴婢,才这么认为。

  陈琳抬手翻过了寇季,目光灼灼的盯着他。

  寇季愣了愣,脸色一黑,“我没办法,别找我!”

  他刚才还奇怪,陈琳给他说这一番话干嘛。

  如今明白了,陈琳这是在求他出手帮忙。

  陈琳双手拽着寇季,语气坚定的道:“仙丹有毒的事情是你发现的,你还会炼制仙丹,太子同样身怀仙丹的丹毒,你有办法治疗太子,肯定就有办法治疗官家。”

  寇季甩开了陈琳的双手,坐起身,恼怒道:“我能发觉仙丹有毒的事情,也是恰逢其会。丹毒的解法,我也是一知半解。太子虽然身怀仙丹丹毒,可他中毒不深,我还有办法治。官家不一样,他身体里的毒素早已深入骨髓。

  你自己也是用毒高手,你应该明白,毒入骨髓,无药可医。”

  陈琳倔强的道:“就算你没有办法治好官家,你也有办法让官家多活几载……”

  寇季瞪着陈琳,沉声道:“我是人,不是神仙。我要是有法子帮官家延寿,我会藏着吗?天大的功劳摆在我面前,我会错过?

  有一句话叫病急乱投医,说的就是你。”

  “真的没有法子?”

  陈琳仍旧不信。

  寇季叹气道:“你要是能劝官家放弃服用虎狼药,依照我开给太子的食疗法子食补,再多走动走动,强健一下身体,兴许能多活几载。”

  “还有其他的法子吗?”

  寇季摇了摇头。

  仙丹中的毒素,多是铅、銾、朱砂等物的毒素。

  放在后世,配合一些药物,还可以治疗。

  可这是大宋,寇季根本没办法去帮赵恒弄那些解毒所需的药物。

  他又不是医科出身,根本不知道那些药物如何提炼、制作。

  陈琳面若死灰。

  “那咱家只有去劝劝官家,让他放弃服用虎狼药。”

  寇季再次摇头,“能劝动的话,皇后早就劝动了,哪能轮得到你。”

  陈琳咬牙道:“不管怎样,咱家还是要试试。”

  不等寇季再开口,陈琳已经乘着月色,离开了东宫。

  寇季望着陈琳离去的背影,暗自摇头。

  他可以断定,陈琳必定无功而返。

  赵恒现在满脑子都是报仇,又怎么可能听陈琳的。

  赵恒枕边人刘娥都劝不动赵恒,陈琳又怎么可能劝得动。

  陈琳去的快,回来的也快。

  回来的时候,是被人抬回来的,明显受了杖责。

  寇季躺在床榻上,假装没有看见,等到送陈琳回来的宦官们离开以后,他才缓缓从床榻上爬起来,走到了陈琳的小床边。

  “被打了?”

  陈琳闷着头,没有说话。

  寇季吹起了火折子,借着火光,掀开了陈琳的衣服,瞧见他那被打烂的屁股以后,晃了晃头。

  “自作自受!”

  “咱家不后悔!只要官家能多活一些时日,咱家就算被打死,也无怨无悔。”

  寇季讥笑道:“你倒是个忠仆!”

  “有没有疗伤的药,我帮你弄一弄。”

  “咱家不要你怜悯。”

  寇季讥讽道:“谁怜悯你了,我只是不希望明天你走路的时候,一瘸一拐的被太子发现了。他那副心肠,瞧见你这模样,肯定还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连累你受罚。”

  赵恒和赵受益,皆是陈琳软肋。

  陈琳听到寇季这话,闷声道:“药箱在咱家房里……”

  寇季点了点头,去了陈琳房里。

  陈琳在东宫,有属于自己的房间,只是他很少待在自己房里。

  寇季在陈琳房里找到了药箱,还翻到了一个小火炉,以及一些银霜炭。

  让寇季意外的是,在这个老毒物房里,居然没有发现毒药。

  也不知道这老毒物把毒药藏哪儿了。

  下一次一定要问他要几瓶,防身用。

  寇季用陈琳房里的小火炉煮了一盆水,先用小镊子清理了一下伤口上快要脱落的坏肉,清洗了一下伤口,帮他敷上药,包扎好。

  一切都处理好了以后。

  陈琳居然破天荒的对寇季道了声谢。

  寇季懒得理他,回到了自己床上,睡下了。

  翌日一早。

  寇季起床以后,就发现陈琳已经起了,他像是个没事儿的人一样,帮太子洗漱打扮。

  寇季在陈琳屁股上瞧了几眼。

  被陈琳恶狠狠的瞪了两眼。

  寇季也没有戳穿他,陪着赵受益吃过饭以后,就去文德楼上课了。

  上课的时候,刘亨先告诉他,已经把那些铺子、田产收回,并且换成了钱财。

  又告诉他,汴京城的菜市口,又开始杀人了。

  一家一家的杀,有不少官员也被砍头了,全部都是以谋逆罪被砍头的。

  其中不乏文官。

  刑不上大夫之类的话,成了一句空话。

  有资格帮士大夫们奔走呐喊的人,在这一刻,全都选择了装聋作哑。

  朝廷里,能影响到赵恒的士大夫,只有丁谓和寇准两人。

  丁谓如今跟在赵恒身边,一门心思的讨好赵恒,根本不会忤逆赵恒的意思。

  寇准知道仙丹有毒的真相,他对这些有关联的人,没有一点怜悯之心。

  他们两个人不开口,其他人自然就选择了装聋作哑。

  “汴水又红了,以汴水为生的人,如今都不敢下河了。如今汴京城里乱哄哄的,人人自危。只有那些道人还在欢欣鼓舞的倒弄神迹、仙迹。”

  刘亨有些胆寒的对寇季说。

  “这只是一个开始……静观其变就好了……”

  寇季幽幽的说了一句。

  刘亨只是点了点头,没敢多问。

  此后。

  一连七八日,刘亨每次进宫,都要向寇季分享一下宫外砍头的事情。

  宫里倒是平静,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陈琳不死心的又去劝解了赵恒两次,两次都被打的皮开肉绽送了回来。

  依然是寇季在深更半夜,帮他敷药。

  让寇季意外的是,陈琳没有劝动赵恒停止服用虎狼药,反而帮赵受益多劝出了一门功课。

  武学!

  赵受益的诸多功课中,多了一门武学。

  赵恒虽然没有听陈琳的劝谏,但是陈琳的话,他却记下了。

  随着他身体每况愈下,虎狼药的分量越加越大,身体明显支撑不住了,每天都会呕血。他借此认识到了一个强健体魄的重要性。

  赵恒自己放弃了治疗,但他对儿子却很上心。

  他在朝堂上跟文臣斗了三日,凭借着呕血装可怜,逼得文臣们松了口,也逼得刘娥松了口。

  赵恒钦点了枢密使曹玮,作为赵受益的武学授业先生,每日授课一个时辰。

  寇季知道此事以后,愣了许久。

  此前他掀开了仙丹有毒的事情以后,他就感觉到了历史已经偏离了他熟知的轨道。

  他也清楚,他的出现,会对历史造成很大的影响。

  只是他从没想过,在他的影响下,赵受益会接触到武学。

  赵受益才九岁,现在开始接触武学,又有百战名将曹玮指点,以后武学造诣,定然不弱。

  赵受益以后要是变成了一个文武双全的皇帝。

  大宋在他的治理下会变成什么样子?

  不过,寇季在这个问题上并没有思考太久。

  就赵受益如今的身体而言,习武绝对是一件好事。

  他身体本就羸弱,加上丹毒的侵蚀,就变得更弱了。

  寇季用食疗的法子,帮他驱除丹毒,纵然痊愈了,身体依然羸弱。

  习武,能让他羸弱的身躯,变得强壮。

  到了授武学的这一日,寇季起了个大早,穿戴整齐以后,就赶往了文德楼。

  曹佾平日里跟寇季闲聊的时候,总是三句不离他的四叔曹玮。

  看得出,他对他的四叔很崇拜。

  在曹佾的影响下,寇季对曹玮也生出了几分好奇。

  然而,等寇季到了文德楼前以后,有些失望了。

  他没看到曹玮,只看到了一个两旬上下的青年人,手握着一根哨棒,屹立在哪儿。

  青年人着一身宽松的青衣,面色冷峻。

  瞧见了寇季以后,冷冷的道:“你来迟了……”

  赵受益、刘亨、曹佾等人端端正正的站在青年人面前,他们也瞧见了寇季,只是没有开口,也没有任何意外的神色。

  寇季上课经常迟到,他们已经习惯了。

  寇季拱了拱手,干笑道:“路上耽搁了一下,勿怪勿怪……”

  他这是推诿的话。

  青年人皱了皱眉,沉声道:“念你初犯,暂且放过你一次,再有下次,一并处罚。入列!”

  寇季撇撇嘴,在刘亨身边找了个空位站下。

  青年人扫视了寇季等人一圈,冷冷的道:“我叫曹旭,从今日起,负责教授你们武学。”

  曹旭只是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的姓名、职责,除此之外,没有说其他多余的。

  他没有提及自己的身份背景,也没有提及,原本授课的曹玮为何会换成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