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06章 我真的只想做个无所事事的纨绔

北颂 圣诞稻草人 2153 2019.06.07 18:12

  探清了寇季是一个不自量力的人,王曙也对寇季失去了兴趣。

  他不打算再跟寇季继续聊下去,所以直接开门见山的道:“既然你接下了此事,那我就给你讲讲规矩。从即刻起,我和你祖父,都不会帮你,所有的问题,都需要你自己去解决。”

  寇季一愣,迟疑道:“包括事情的始末?”

  王曙点头道:“这个也需要你自己去打听。”

  寇季失笑,“平白无故的增添了不少难度。”

  王曙含笑,“你就当是你祖父给你的一个考验。通过了考验,你就是寇府的小少爷;通不过考验,你就只能陪着你爹,一起回华州乡下去。”

  寇季思量着笑道:“我能不能提三个条件?”

  王曙抬手,示意道:“你只管讲,但是我并不能保证会答应你。”

  寇季指了指身后的二宝,又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衣服,低声笑道:“入了汴京城,不论祖父认不认我,我都算得上是寇府的人,穿着这一身出去,丢的是寇府的面子。

  能不能准许我们主仆洗漱一番,换一身干爽的衣裳?”

  王曙一愣,仔细打量了一下寇季和二宝身上略显寒酸的衣服,点头道:“你说的有理,无论怎样,你终究是姓寇,出门在外,自然不能弱了寇府的名头。”

  “寇忠,一会儿带你小少爷进去沐浴更衣。”

  王曙回头吩咐了寇忠一声。

  寇忠赶忙躬身答应道:“知道了姑爷……”

  寇季又道:“我还想见一见我爹。入了寇府,没能叩拜祖父,已经算是失了孝道,若是再不拜见爹,只怕会落人话柄。”

  “我大宋以孝立国,你凡事以孝为先,我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王曙话说的敞亮,可是脸上却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寇季特地提出要去拜见寇礼,打的是什么算盘,王曙心里清楚。

  寇礼究竟干了什么错事,寇季从他嘴里得不到消息,就只能去寇礼嘴里套话。

  王曙明知道寇季的小心思,却还是答应了他。

  之所以答应的如此痛快,那是因为王曙心里明白,寇季纵然找到了寇礼,也未必能从寇礼嘴里套出多少有用的消息。

  “我还希望能从府上支取一些钱财……”

  寇季并不了解王曙的心思,所以在听到了王曙答应了他第二个条件以后,又提出了第三个条件。

  眼见王曙用异样的眼神看向他,寇季立马又补充了一句。

  “不需要太多,十贯足以……”

  十贯钱,对于寻常百姓而言,那是一年花销,但是对于寇府而言,却是九牛一毛。

  王曙以为寇季要狮子大张口,没料到寇季张嘴只要了十贯。

  他迟疑了一下,淡淡道:“我许给你二十贯……”

  寇季没有推辞,拱手道:“多谢姑父。”

  王曙道:“你喊我一声姑父,我这个当姑父的也不能小气。提醒你一句,你的时间只剩下了三天半。”

  寇季一愣,再次施礼道谢。

  王曙摆了摆手,离开了正堂。

  寇忠并没有跟着一起离去,而是弓着腰上前,对寇季道:“小少爷,随老奴前往室内沐浴更衣。稍后老奴会带您去见寇礼少爷……”

  寇季并没有再执拗站在原地等寇准。

  王曙的出现,代表的就是寇准,他跟王曙谈条件,就相当于跟寇准谈的条件。

  条件已经谈妥,就不需要再冒着风雨去等寇准,给寇准叩头行孝。

  事实上在寇季心里,能不叩头的情况下,他是绝对不愿意给任何人叩头的。

  他在入府以后,之所以执拗的待在正堂门口,非见寇准不可,就是为了了解清楚寇府上下对他的态度。

  寇季在寇忠的引领下,进入了廊道。

  忠心耿耿的二宝的跟在寇季身后。

  在廊道尽头的一间厢房前,寇忠停下了脚步,吩咐了几个丫鬟去帮寇季裁衣、烧水以后,引领着寇季进了厢房。

  二宝要跟着进去,却被寇忠给拦下。

  “府上家丁们沐浴的地方,在前院东南角的柴房,稍后我会让前院管事带你过去。”

  寇季从这一点上看到了古代等级制度的森严。

  他低声向二宝吩咐了几句,二宝乖巧的跟着前院管事去柴房沐浴更衣。

  二宝走后,寇季进入到了厢房里。

  厢房里的面积很大,摆设却并不多。

  偏北的墙壁边上,放置着一张罗汉榻,房间正中摆放着一只巨大的红木澡盆,足足可以容纳三个人在里面沐浴,仍有多余。

  在澡盆四周,各摆放着一张张轻纱屏风,屏风上勾勒着水墨的梅兰竹菊。

  寇季进入到了厢房里,抖了抖身上的寒气,在寇忠伺候下喝了两碗香茶,丫鬟们烧好了热水以后,端着铜盆鱼贯而入。

  一炷香的时间,巨大的澡盆里填满了热水。

  为首的大丫鬟身手进去试了试水温,乖巧的走到寇季面前,施礼道:“小少爷,热水备好了……”

  寇季站起身,对着她摆了摆手道:“你们先出去吧。”

  大丫鬟一愣,看了看寇季,又看了看在一旁一言不发的寇忠。

  寇忠脸上露出了一丝难得的笑容,问道:“小少爷不需要人伺候吗?府上的丫鬟们都是经过宫里嬷嬷调教过的,伺候人的手段那是一绝。”

  寇季侧头,似笑非笑的看向他,低声笑问,“你这是何意?”

  寇忠脸上的笑意一僵,低头道:“是老奴多嘴了……”

  说完这话,他立马带着厢房里的丫鬟退出了房内。

  寇季望着逐渐被关上的房门,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

  他确认了房门关紧以后,才脱下了衣服,将身体侵入到了温热的热水里。

  闷着头在热水里捂了足足十个呼吸,他才抬起头,扬起一片水花,然后长出了一口气,幽幽的道:“这相府的富贵,还真不是好享的。还没进门,就摊上了事儿。若不是小爷我前世在红尘中磨砺了多年,还真不一定敢接下此事。”

  寇季脑袋缓缓靠后,躺在了澡盆里的木枕上,仰望着头顶一排排整齐的梁柱,心头思绪万千。

  坐享寇府的富贵,自然是一等一的美事。

  只是他毕竟不是寇准亲生的孙子,所以在名头上总是弱一分。

  一旦摊上事,寇准处理起他来,绝不会手软。

  他那个便宜父亲就是最好的例子。

  寇季不愿意受制于人。

  这种感觉让他心里不痛快。

  “哎!明明我只想当一个无所事事的纨绔,享一享荣华富贵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