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83章 匹夫一怒

北颂 圣诞稻草人 2451 2019.07.12 19:25

  曹旭见刘亨垂头丧气的垂下头,他生硬的声音,轻柔了几分,“只要你继续保持这股子习武的劲头,加上我的指点,假以时日,一定会有一番成就。”

  刘亨抬起头,认真的道:“我一定跟着教习好好学。”

  曹旭满意的点点头,又道:“你根基不弱,看得出你在根基上下了一些苦功。但根基上的功夫,仍旧不能荒废,反而更的勤加练习。

  以后每日,你先跟曹佾他们锻炼半个时辰根基。

  他们锻炼根基的功夫,你也可以学一学。

  后半个时辰,我会重新传授你完整的唐手,顺便也传授你一些兵械。”

  锻炼根基的功夫,大同小异,算不上是不传之秘。

  但也不能随便锻炼,没有人指点,没有章法的去锻炼,很容易伤身。

  曹旭让刘亨学习的,就是曹佾等人锻炼根基功夫的章法。

  刘亨恭敬的对曹旭一礼,“多谢教习!”

  刘亨退回到寇季身边以后,对着一脸意外的寇季道:“我原本想勤加练武,给我爹一个惊喜的。如今看来,是我想多了。”

  寇季缓缓回神,听到这话,不由自主的开口安慰道:“已经很不错了,你肯用功,如今又碰上了一个精通武艺的教头,有他教你,你一定会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

  刘亨缓缓点头,然后看向寇季,疑问道:“四哥,你不懂武艺?”

  赵受益在一旁捂着嘴偷笑道:“他肯定不懂……”

  寇季瞪了他一眼,淡然道:“谁说我不懂?”

  赵受益和刘亨闻言,瞪起眼睛,“你懂武艺?”

  短暂的惊愕过后,赵受益一脸怀疑的看向寇季。

  寇季依旧一脸淡然。

  一旁的曹旭,在这个时候,冷声开口,“要我请你出来吗?”

  寇季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前。

  “使什么?”

  曹旭皱着眉头问。

  寇季吧嗒了一下嘴,“刀吧……”

  顿了顿,寇季又补充了一句,“实刀,直刀,去了刀锷,只留刀柄和刀身。”

  曹旭闻言,愣了愣。

  他有些意外的看了寇季一眼,却没有说话,而是吩咐人去拿了一柄真刀。

  他亲自动手,拆卸刀上的刀锷。

  “哎……”

  寇季叹息一声。

  武艺,他确实不懂。

  但是他会一刀。

  那是他当年入造假行当,得罪了人,被人教训以后,找了一位师傅,特地学来保命用的。

  他至今都记得,那位师傅当年教他的时候,说过的话。

  “寇季,你年龄不小了,学武已经晚了。纵然你再怎么用心,也很难学有所成。念在你心诚的份上,我就教你一刀。

  这一刀,叫做匹夫之刀。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

  刀出无悔。

  要么你死,要么别人死。”

  刀被曹旭,递到了寇季手里。

  寇季握着刀,深吸了几口气。

  举目四望,瞧见了文德楼前一座灯幢。

  寇季在众人注视下,提着刀走了过去。

  他到灯幢近前,闭上了眼。

  “吸……”

  “呼……”

  寇季双眼猛睁,眼中尽是决然。

  刀出。

  刀起。

  刀落。

  “当啷~”

  刀刃断成了两截,落在了地上。

  “嘣~”

  灯幢从中间分成了两半,摔在了地上。

  赵受益、刘亨等人,张大了嘴巴,傻傻的看着寇季。

  曹旭愣在原地。

  许久以后,就听他喃喃道:“匹夫一怒……”

  寇季这一刀,在他眼里并没有特别之处。

  只是普通的一刀,只是勉强的做到了快、准、狠。

  但是寇季出刀的决然,却让他很意外。

  那种搏命的时候才会出现的眼神,他只在战场上见过。

  然而,寇季这一刀在赵受益等人心里,却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那可是整块青石雕刻的灯幢。

  一刀两断。

  他们上去劈砍的话,顶多在灯幢上留下一个砍痕。

  寇季却一刀切开了。

  他们怎么可能不吃惊。

  寇季扔掉了手里余下的刀柄,走到曹旭身前,抱拳道:“教习,我使完了。”

  曹旭回神,绕有深意的看了寇季一眼,道:“这一刀……不错。以后你就跟着曹佾他们,一起锻炼根基。”

  “多谢教习。”

  寇季回到了赵受益、刘亨身边。

  其他的小家伙们也凑了过来。

  赵受益惊愕道:“好厉害……”

  刘亨瞪着眼珠子,急声问道:“四哥,你是不是杀过人?”

  寇季缓缓摇头。

  刘亨急了,他喊道:“你那一刀,又快又准又狠,我看就是冲着杀人去的。还有刚才那种眼神,我见过。我大哥以前跟人搏命的时候,就是那个眼神。”

  赵受益不懂这个,但他假装很懂的在一旁点头。

  寇季翻了个白眼,淡淡的道:“杀人是违法的。”

  刘亨撇撇嘴,“我爹常杀人……”

  “我四叔也常杀人……”

  “我兄长也常杀人……”

  “我爹也是……”

  “我父王也杀……”

  “我父皇经常杀……”

  “……”

  曹佾、赵受益等人跟着瞎起哄。

  寇季瞥了他们一眼,淡然道:“我华州人……”

  刘亨、曹佾等人一愣。

  想通了寇季话里的意思以后,纷纷翻起了白眼。

  “说够了没有?”

  曹旭黑着脸低吼了一声。

  刘亨等人赶忙各归其位站好。

  寇季站在原地,长出了一口气。

  还好没丢人……

  以往他砍石头,可没这么顺利,一千次挥砍,也不一定能砍断。

  今日能一击而中,有那柄刀的功劳。

  也有那灯幢的功劳。

  那灯幢常年受灯油烘烤,又风吹日晒的,大概有些软化了。

  虽说在一群小家伙们面前丢人,也没什么。

  但他得维护一下他在这些小家伙们心中的形象。

  这些小家伙们,将来注定是要入驻朝堂的。

  现在在这些小家伙们心中留下的形象,很有可能会决定这些小家伙们以后对他的态度。

  他揉着发麻的手心,缓缓站直。

  曹旭开始挨个指点他们武艺,以及锻炼根基的方法。

  锻炼根基,打熬气力,是水磨的工夫,需要用时间堆积,不能一蹴而就。

  曹旭指点完以后,就让寇季等人开始锻炼根基。

  寇季等人在曹旭指点下,也正式踏上的武学的道路。

  从这一日以后,曹旭每天早上,都会过来指点他们一个时辰的武学。

  此后,宫里的生活一如往常。

  只是多了一门武学需要学习。

  一晃七八日已过。

  一日,寇季刚睡醒,就见陈琳兴冲冲的凑到了他身边。

  不等寇季开口,陈琳率先开口道:“寇侍读,太子的身体好了不少……”

  寇季一愣,问道:“你们查验过了?”

  陈琳重重点头,道:“平日里太子吃不下,睡的浅,经常惊醒,整日里无精打采的。近些日,能吃能睡,精神头可足了。昨日在杨妃宫里,连吃了两碗饭,杨妃高兴坏了。

  她让人查验一下,发现太子身体明显有好转。

  她还说回头有重赏给你呢。”

  寇季缓缓点头。

  “那你替我多谢娘娘……”

  说到这里,寇季话音一顿,看向陈琳,调笑道:“之前为了帮太子拔毒的事,你可没少对我喊打喊杀的。如今太子有所好转,你就不打算补偿补偿我?”

  陈琳一愣,幽幽道:“咱家就是个奴婢……哪有问奴婢要补偿的?”

  寇季斜眼道:“之前你对我喊打喊杀的时候,可没以奴婢自居。”

  陈琳干笑道:“要不……咱家过两日,带你去看一出大戏,做补偿,如何?”

  寇季意外道:“大戏?宫里还有大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