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44章 帮衬

北颂 圣诞稻草人 2046 2019.06.25 18:42

  “看见他那张脸,我就害怕。”

  刘亨咕哝着说。

  寇季愕然,“你爹长的奇丑无比?”

  刘亨摇摇头,“那倒没有……他就是每次见我的时候,总板着脸……”

  寇季恍然。

  “回头我教你讨好你爹……”

  寇季随口说了一句,快步赶到了张成身旁。

  二宝在这个时候个噔噔跑了过来。

  二人合力扶起了被打倒在地的张成。

  张成坐起身,强忍着身上的疼痛,低声问道:“宝儿呢?”

  寇季赶忙道:“他没事……”

  张成松了一口气,忍着身上的疼痛,拘谨的看向寇季道:“没想到……你真是寇府的公子……”

  寇季一愣,他感觉到了张成话里的疏离感。

  寇季拍着张成肩头笑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还是我的张成哥哥。”

  张成脸上挤出一丝苦笑,低声道:“你身份高贵,我攀不起……”

  寇季看着张成,认真的道:“没有你帮衬,我也许就死在了山匪手里,也许就饿死在了来汴京城的路上。在你面前,我没有其他身份,只是你的寇季兄弟。”

  张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他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让你看笑话了……”

  寇季摇摇头,“谁都有落魄的时候,当初你没有嫌弃我落魄,认下了我这个弟弟。我又怎么可能嫌弃你落魄,抛弃你这个哥哥。”

  “我……”

  张成还要说话,寇季却制止了他。

  “你伤的不轻,嫂子也挨了两棍子,还是找个药铺先看看再说。”

  寇季让二宝拿出了一些散碎银子,对围观的人群道:“来两个人,帮我抬他们去药铺……”

  “公子是在寒碜我们?张成夫妇平日里对我们不错,搭把手的事儿,要啥银子。”

  “对对对,兄弟们,都搭把手。”

  “……”

  人群中,认识张成夫妇的人开口说着。

  他们三五成群的凑上来,抬着张成夫妇就往药铺里走。

  看的出张成夫妇人缘不错。

  刚才没有人出手帮忙,那是因为他们惹不起刘从德。

  寇季让二宝牵着张成的儿子,让刘亨扶着张成的岳父,一起往药铺走去。

  到了药铺,那群人对寇季拱了拱手,就散了。

  寇季也对他们拱手还礼。

  药铺的坐馆大夫,帮张成夫妇看了看伤势,开了两副药,贴了几贴膏药。

  “都是皮外伤,不碍事……”

  “多谢大夫……”

  确认了张成夫妇没有受重伤以后,他们才有闲心坐下来闲聊。

  张成拉过了儿子,为寇季介绍道:“我家崽儿,小名宝儿……”

  “宝儿,叫叔叔!”

  小宝儿躲在张成怀里,偷瞄了寇季一眼,然后又重新躲了进去。

  他有点不敢看寇季,明显被寇季刚才凶残的模样吓到了。

  “孩子有点怕生……”

  张成干笑着解释。

  寇季笑道:“不碍事……”

  张成又指着娘子介绍道:“当家的罗润娘……”

  寇季诧异的瞪起了眼睛。

  张成不好意的道:“我是赘婿……”

  寇季恍然,起身施礼,“寇季见过嫂嫂。”

  罗润娘起身还礼,“寇家叔叔有礼。”

  她不卑不亢的,没有一点儿小女儿姿态,看得出平常在家很有地位。

  张成又指着老者介绍道:“我爹罗平……”

  寇季施礼道:“见过罗家叔叔。”

  罗平慌忙还礼,“有礼有礼……”

  短暂的接触,寇季已经知道了,张成家里的状况。

  罗平是个软性子,当不了家,所以罗家是罗润娘在当家。

  张成是个赘婿,也当不了家。

  寇季也为张成介绍了一下刘亨。

  “刘亨,我新认的弟弟……”

  罗润娘、张成二人,对刘亨没啥好感,只是生硬的施了一礼。

  他们又不聋,自然知道刘亨是刘从德的弟弟。

  刘亨苦笑着还了一礼。

  双方介绍过后。

  寇季率先开口,“张成哥哥,润娘嫂嫂,实不相瞒,我这一次过来,是有事要请张成哥哥帮忙……”

  “不行!”

  不等寇季把话说完,罗润娘就开口拒绝了。

  寇季一愣。

  旋即,他猜到了罗润娘的想法。

  一个颇具地位的官三代,突然找上一个平头老百姓帮忙,最大的可能就是要让他卖命。

  寇季笑了,“润娘嫂嫂,先听我分说以后,再拒绝也不迟。”

  罗润娘张了张嘴,看向了张成。

  张成拍了拍她的手。

  罗润娘这才点了点头。

  寇季笑道:“我新得了一块地,在州桥街附近。原先是地上面是有铺子的,不过最近走了水,付之一炬。地有七亩,我打算圈出来五亩,盖一个铺子。剩下的两亩,我打算发卖出去,筹钱建铺子。

  我初到汴京城,人生地不熟的,就想问问张成哥哥有没有熟人,能帮我发卖了这两亩地。”

  “州桥街的地?”

  罗润娘、张成一脸震惊。

  州桥街,那可是汴京城除了御街外,最繁华的地方。

  平日里过往的都是达官显贵,远不是西瓦子市可比的。

  那里一亩地可是成千上万贯的。

  “那可不便宜……”

  罗润娘咕哝了一句。

  张成苦笑道:“寇季兄弟,不瞒你说,我认识的人里面,没人能买得起那块地。”

  “那可就难办了……”

  寇季敲打着桌面,沉吟着。

  良久,他看向张成,提议道:“张成哥哥,要不你买了吧?”

  “啊?!”

  张成吓了一跳,连连摆手,“我可买不起……”

  寇季盘算道:“我们是兄弟,有这一层关系在,你不必一次把钱都给我。我那一块地比较偏,一亩地大概也就是三千五百贯左右,两亩就是七千贯。你可以分七年给我,每年一千贯,平均到每个月,还不到一百贯。”

  张成并没有被这天降的惊喜冲昏头,反而脸色难看的看着寇季。

  “你在可怜我?”

  寇季瞪起眼,不悦道:“胡说八道,你分批给我钱,我可是要算利钱的。”

  寇季转头,问刘亨,“街面上放贷的利钱怎么算的?”

  刘亨又不傻,自然看出了寇季是要帮张成。

  他迅速的报出了一个数字。

  “一分五钱……”

  寇季立马对张成道:“你这时间比较长,算你三分利钱。这利钱比放贷还多,算不上可怜你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