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79章 赵受益的亲近

北颂 圣诞稻草人 2002 2019.07.10 19:06

  两个糖人,踹在袖子里,赵受益心痒痒的难受。

  可他终究还是没有吃这两个糖人。

  他虽然嘴馋糖人,但他却不愿意给寇季添麻烦。

  他从小生活在妇人和宦官堆里,在诸多规矩约束下,生活宛如一潭死水。

  寇季的出现,为这潭死水,增添了活力。

  让他多年不变的生活,多了一些乐趣。

  因此,他不希望,因为他的过错,让寇季离开。

  赵受益从杨氏宫里回来的时候,已经入夜。

  寇季已经缩在了自己的小床上睡下。

  赵受益回到寝宫以后,先是看了看寇季睡觉的地方,确认了寇季还在,就知道陈琳没有去告密。

  他为此,还特地给了陈琳一个赞许的眼神。

  搞的陈琳哭笑不得。

  赵受益回到了自己的床榻边上,取出了两个糖人。

  糖人在他袖子里捂了一天,已经有些化了。

  赵受益腾空了一个装满了珍宝的箱子,小心翼翼的把糖人放了进去。

  然后,他脱掉了外袍,洗漱了一番,穿着内衬,就往寇季床上跑。

  陈琳跟在他身后,一个劲的提醒他。

  他却充耳不闻。

  赵受益凑到了寇季床边,掀开了被子,就钻了进去。

  寇季被惊醒了,迷迷糊糊中看到了赵受益钻进了自己被窝。

  寇季随口问了一句,“尿床不?”

  赵受益愣愣的回答道:“不尿……”

  “哦!”

  寇季随后‘哦’了一声,翻过身继续睡。

  赵受益见寇季毫不在意的倒头继续睡,也是愣了许久。

  陈琳看到这一幕,苦着脸不知道该说什么。

  赵受益躺在寇季身边,扑闪着大眼睛,激动的问陈琳,“陈伴伴……”

  “殿下……”

  “本宫好像有点明白了……”

  “明白了什么?”

  “明白了有兄长的那种感觉。”

  “哎……”

  赵受益躺在寇季边上,激动的睡不着,他跟陈琳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

  直到后半夜熬不住了,才睡着了。

  陈琳却一夜没睡。

  他望着小床上的两道身影,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哎……”

  陈琳明知道赵受益这么做不对。

  可他就是狠不下心去阻止赵受益。

  寇季仅仅是给了赵受益两个糖人,赵受益就把寇季当成了兄长。

  不是因为赵受益单纯,而是因为从小没有伙伴,没有兄弟的他,在这方面有所缺失。

  他需要从寇季身上,找回自己缺失的那一部分。

  陈琳就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没有狠下心去阻止。

  陈琳站在床边,一直待到了半夜。

  等到了赵受益睡熟以后,就把他重新抱回到了自己的床榻上。

  翌日。

  寇季起床以后,就看到了陈琳阴测测的站在自己床边。

  寇季揉着惺忪的睡眼,道:“陈公公,昨晚我好像梦见太子占了我的床?”

  陈琳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寇季也没有在意。

  等寇季下床以后,陈琳才幽幽的道:“寇侍读,你在玩火……”

  寇季一愣,道:“你指的是那两个糖人?”

  寇季从没想过,他给赵受益糖人的事情能瞒过陈琳。

  陈琳跟着赵受益,几乎寸步不离,赵受益身上发生了任何事,他都会第一时间发现。

  陈琳阴测测的道:“咱家提醒过你,不能让太子吃那些来历不明的东西。你怎么不听呢?”

  寇季吧嗒着嘴道:“他是太子,不是囚犯。如果你觉得我此举不妥,你只管去找官家告我。”

  陈琳目光一沉,“寇侍读有恃无恐样子,是觉得官家不会惩治你?”

  寇季看向陈琳,笑眯眯的道:“如果我告诉你,我这么做,就是在等官家惩治我,驱逐我出宫呢?”

  陈琳一愣,皱眉道:“你不愿意待在宫里?不愿意巴结上太子?”

  寇季摊开手道:“我更愿意待在宫外。宫外纵然风雨飘摇,但没有几个人可以约束我。宫里虽然平静,但像是个囚笼。”

  寇季盯着陈琳,灿灿的笑道:“我这人,平生最讨厌的就是囚笼。”

  陈琳眯起眼,道:“太子一日不能痊愈,你就一日别想出宫。咱家奉劝你,收起你那些小心思。不然,等不到官家惩处你,咱家先毒死你。”

  寇季哈哈一笑,道:“我就开个玩笑,陈公公不用这么认真。”

  陈琳冷冷的道:“咱家不认为这是玩笑。”

  气氛瞬间变得有些尴尬。

  赵受益在这个时候幽幽转醒。

  “陈伴伴……”

  他呼唤了一声。

  陈琳瞪了寇季一眼,立马小跑了过去。

  赵受益拽着陈琳,在哪儿嘀嘀咕咕说了好一会儿的小话。

  大概是在质问陈琳,为何自己睡的时候在寇季床上,醒来的时候却在自己床上。

  陈琳在哪儿小声的解释了一会儿。

  赵受益埋怨的瞪了陈琳好几眼,然后起床更衣。

  等他穿戴整齐,洗漱过后,寇季也洗漱好了。

  两个人到了赵受益用膳的宫里用膳。

  让寇季意外的是,今日赵受益的饭食,多了一些新菜,还有一大盏的牛奶。

  寇季猜想,大概是自己递上去的食疗的法子,已经通过了赵恒和刘娥的验证。

  陈琳说需要七日。

  可赵恒和刘娥似乎不愿意多等,在验证了寇季献上去的食疗法子无毒以后,就直接给赵受益用上了。

  吃了饭以后,二人就赶到了文德楼去读书。

  今日讲学的先生,并不是向敏中。

  而是一位翰林学士。

  他讲的是《大学》。

  洋洋洒洒讲了一个上午,吃过了午饭以后,又讲了一个下午。

  除了赵受益认真听讲外,其他人基本上处于神游状态。

  如此生活,持续了五日。

  寇季除了平日里干一些坏规矩的事情,惹得陈琳发发火以外,就是陪陈琳斗斗嘴,再无趣事。

  倒是赵受益这几日对寇季又多了几分亲近。

  搞得寇季有些摸不着头脑。

  寇季暗自自查了一下,发现自己除了每日偷偷塞给赵受益食物外,也没干啥。

  他不明白赵受益对他的亲近因何而来。

  第六日的时候。

  寇季没心思去在乎此事了。

  因为刘亨进宫的时候,带给了他一个惊人的消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