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71章 宫里的生活,水深火热

北颂 圣诞稻草人 2009 2019.07.07 17:29

  寇季在宫里一待就是两日。

  这两日,赵受益过的很快活,前所未有的快活。

  因为寇季不仅陪着他说心里话,还教给了他许多好玩的东西。

  然而,这两日对寇季而言,却如同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

  寇季切身的体会了一把,宫里规矩的严苛。

  严苛到吃饭说话,行走坐卧,皆有规矩。

  而且规矩还不少。

  行走间,得抬头挺胸,目不斜视。

  坐下的时候,得正经危坐,而且必须在太子落座以后才能坐下。

  食不言,寝不语。

  这些还都是最简单的规矩。

  寇季觉得最狠的,就是用膳的时候。

  每一道从御膳房里端出来的菜,得先由尝毒的宦官先吃。

  足足十八个宦官。

  每个人吃完了菜,还得等半炷香时间,才会让下一位宦官继续品尝。

  等十八个宦官尝完了以后,送到寇季和赵受益面前的时候,热菜就变成了凉菜。

  摆盘虽然依旧漂亮,但是在寇季眼里,这些就是残羹剩饭。

  晚上睡觉的时候,赵受益睡在宽大的床上,足够七八个人在上面翻滚。

  而寇季只能所在宫殿角落的一张小床上。

  那是刘娥特地为寇季安排的,美其名曰‘方便照顾太子’。

  寇季气的抓狂,却无可奈何。

  因为每一次他要做出破坏规矩的举动的时候,总有一张死人脸出现在他面前,阴测测的对他道:“侍读可不能坏了宫里的规矩……”

  那张死人脸的主人,名叫陈琳。

  一个中年宦官,脸色惨白惨白的,像是从墓里爬出来的活死人。

  他以前是赵恒身边的近身宦官,对赵恒忠心耿耿。

  赵受益出生以后,赵恒就把陈琳派遣到了他身边。

  陈琳有一个特别奇特的技能,那就是走路没有声音。

  他总是会神出鬼没的出现在寇季身边。

  每次都会吓寇季一跳。

  寇季躺在小床上,肚子饿的咕咕叫,刚翻了个身,坐了起来。

  就看到了一张死人脸出现在了他眼前。

  月光透着窗户照射进来,照在那张死人脸上,吓了寇季一跳。

  寇季刚要张嘴叫,陈琳抬手就捂住了他的嘴,然后阴测测的道:“侍读别扰了太子清梦,不然你我都得挨板子。”

  寇季奋力的甩开陈琳的手,压低声音怒吼道:“你不知道你那张死人脸有多吓人吗?”

  陈琳习惯性的弓着腰,站到了一边,躲在暗处,低声道:“要不是你大半夜突然坐起身,有惊扰太子的举动,咱家也不会过来。”

  寇季掀开了被子,坐在床边,瞪着陈琳,低吼道:“我起夜,不行吗?”

  “起夜?!”

  陈琳阴测测一笑,“咱家怎么听见,你肚子又咕咕叫了。昨夜你就是这般,肚子饿的咕咕叫,然后偷跑出去找吃的,被巡视宫廷的侍卫们抓了个正着。

  若不是咱家带着太子及时出现,你恐怕就要被送到皇城司里,问罪去了。”

  寇季瞪了陈琳一眼,恶狠狠道:“你以为我愿意?宫里的东西是给人吃的吗?一大盘的煮羊肉,摆上桌的时候,都固成了一整块。

  还有那些熊掌一类的东西,看着很馋人,可送到我面前的时候,都冻成一块了。

  你让我怎么吃?”

  陈琳瞥了他一眼,淡淡的道:“就这些东西,寻常人家,一辈子也吃不到。侍读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寇季丧气道:“这样的福气,我情愿不要。”

  陈琳撇撇嘴,“官家赐下的福气,没人能拒绝。”

  寇季瞥向他,苦口婆心的道:“我吃不好不要紧,可是太子还是个孩子,他要是吃不好,会影响身体的。”

  陈琳讥讽一笑,低声道:“嘴上是为太子好,心里却惦记着自己。你那点花花肠子,咱家早就看清了。”

  寇季也不怕陈琳揭穿他的心思。

  他继续说道:“太子身患奇毒,他年龄小,用不得狠药,只能以药膳养身,再配上牛奶、瓜果,帮他排毒。

  他这毒,再不治,后果难料。

  我为太子疗毒的法子,已经递上去一天了,怎么就没反应呢?”

  陈琳听到了寇季聊到了为赵受益疗毒的事情,神情认真了几分。

  虽然他知道寇季怀有私心,但比起寇季的私心,他更在乎太子的安危。

  “咱家已经把你列出的法子,递给了官家和皇后娘娘。至于官家和皇后娘娘为何没急着用,咱家多少也能猜到几分……”

  寇季疑惑的看向陈琳。

  陈琳低声解释道:“官家和皇后娘娘,许是被仙丹有毒的事情吓怕了。所以你献上去的法子,他们得验证一番后,才敢给太子用……”

  “得多久?”

  “七八日吧……”

  寇季一脸生无可恋的瘫倒在床上。

  陈琳见此,犹豫了一下,低声道:“明日的时候,有人会进宫,你能不能吃到你想吃的东西,就得看你的人缘和手段了……”

  “谁?!”

  寇季急忙追问,陈琳却闭口不言。

  不等寇季继续追问,陈琳就缩进了宫殿里的黑暗中,回到他那小床上去睡下了。

  寇季愣愣的坐在床上,思量着陈琳话里的深意。

  思量了许久,也没有思量出头绪。

  他这两日就像是关禁闭一样的被关在太子宫中,外面发生的一切,他一点儿也不知晓。

  仙丹有毒的事情,危害那么大,牵扯那么深,寇季不相信宫里宫外,会风平浪静。

  他也曾多番向那些宦官、嬷嬷们打探消息。

  但是那些宦官和嬷嬷们,就像是被下了封口令一样,一个字也不肯对寇季讲。

  寇季坐在床上,思量了很久,直到后半夜的时候,才缓缓睡下。

  翌日。

  五更天的时候。

  寇季被一阵针扎般的疼痛惊醒。

  猛然睁开眼,就看到了一个鹤发鸡皮的老嬷嬷,两手掐着他,脸上还露出得意的笑容。

  “卧槽!”

  寇季当即就恼了,上去就是一拳。

  “嘭!”

  “哎呦!”

  “大胆!竟然敢在宫里行凶!”

  寇季一拳把老嬷嬷放倒在了地上。

  然后就看到郭槐领着一帮子宦官,凶神恶煞的扑到了他面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