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65章 君前奏对(上)

北颂 圣诞稻草人 2102 2019.07.04 16:11

  “小子,仙丹有毒的事情,兹事体大,瞒是瞒不住的。于其藏头露尾的像个鼠辈,还不如彻底站在阳光下。”

  “这汴京城里的水很深。仙丹有毒的事情,是你揭露的,根本瞒不住。”

  “只要别人用心调查,总会挖出你的……”

  “到了那个时候,藏头露尾,才最危险。”

  “你暴露在阳光下,反而更安全。”

  “你是为了大宋江山社稷,为了官家,为了皇太子,才揭露的此事的。有人要害你,也得先过官家和皇太子那一关。”

  “……”

  寇准等人穿过了马行街,沿着端礼街,到达了东华门前。

  李迪见寇季依然以袖掩面,就语重心长的说了这番话。

  寇季放下了袖子,翻了个白眼,沉默不语。

  李迪的话有几分道理,可是寇季却不愿意相信。

  他刚被这一群人骗过……

  他目光在寇准等人身上掠过,狠狠的咬了咬牙。

  这群糟老头子,坏得很……

  寇准提着寇季过了金水桥,放下了他。

  他不需要再担心寇季会溜了。

  金水桥两侧,皆有御前卫把守。

  无令无旨无诏无传唤,不得出入。

  宫墙上架着一排排寒光四射的床弩。

  任何胆敢擅闯皇宫,或者擅离皇宫的人,最终都会被射成筛子。

  寇季垂着脑袋,跟随在寇准等人身后,在御龙直的引领下,到达了资事堂。

  御龙直交旨以后,迅速撤离了资事堂。

  寇准等人经过通传,进入到了资事堂内。

  赵恒侧躺在龙椅上,刘娥端端正正的坐在他身侧,郭槐伺候在一侧。

  另有宫娥、宦官数名。

  周怀正跪在御阶下,一个劲的在抽搐哭泣。

  寇准等人见此,对视了一眼。

  瞧这架势,周怀正应该没招。

  不然资事堂内不可能这么平静。

  “臣等参见官家,参见皇后……”

  寇准等人拱手施礼。

  寇季不着痕迹的瞥了赵恒、刘娥一眼。

  虽然有些失礼,但却没人追究。

  赵恒老态龙钟,刘娥美艳动人。

  这一帝一后,给寇季的第一感觉,更像是父女,而非夫妻。

  赵恒身上看不到一点儿帝王的威仪。

  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一个病入膏肓的邻家叔伯。

  反倒是刘娥,威严十足,颇有一国之母的风范。

  寇准等人施礼过后,寇季也跟着施礼。

  他非朝臣,自然没有资格跟寇准等人一起自称一声‘臣等’。

  寇季拱手,一板一眼的道:“草民……”

  刚说了两个字,就被人一脚踹的跪倒在了地上。

  寇季怒目相向,看到寇准收脚以后,怂了。

  “草民……”

  “咳!”

  寇准咳嗽了一声。

  寇季一愣,领会了寇准的意思。

  这是在提醒他自称不对。

  寇季赶忙道:“小子……”

  “咳咳!”

  寇准又重重的咳嗽了两声。

  寇季看向寇准,一脸幽怨。

  您老也没教过我面君的礼仪啊?

  这东西在后世我也没学过啊!

  “哈哈哈……”

  祖孙二人这一幕,被赵恒收入到了眼中。

  赵恒被逗笑了。

  王曙趁着这个机会,在寇季身侧低声提醒道:“华州士子……”

  寇季会意,赶忙道:“华州士子寇季,参见官家,参见皇后……”

  赵恒乐呵呵的摆手道:“起来吧……”

  待到寇季起身以后,赵恒笑道:“你这小子,倒有意思……你可知道,你祖父让你自称华州士子的深意?”

  寇季一愣,看了看寇准。

  他见寇准板着脸没说话,就晃了晃脑袋,坦言道:“不知道……”

  赵恒笑道:“他这是在提醒朕,你是个读书人。将来朕若赐你官爵,就不能把你划入武勋行列……”

  赵恒把寇准的心思讲的通透。

  寇准一点儿也没觉得不好意思。

  赵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以寇准对朝廷的功劳,以及他的地位,荫补其子嗣,那是必然的。

  以前寇准没有子嗣,就谈不上荫补。

  现在有了子嗣,自然得补上。

  寇季恍然,拱手道:“多谢官家解惑。”

  赵恒笑眯眯点点头,不再搭理他,而是看向了寇准、李迪等人。

  “几位爱卿,一连七日不上朝,朕下旨询问,你们也不回话。是朕在你们心里没地位,还是朕的话不管用?”

  寇准等人闻言,皆听出了赵恒话里的不悦。

  他们赶忙施礼,齐声道:“臣等有罪……”

  赵恒收起了笑脸,拂袖道:“行了,别给朕卖关子了。你们到底给朕准备了怎样的惊喜,说出来朕听听。”

  寇准等人拱了拱手,齐齐看向寇季。

  赵恒的目光也落在了寇季身上。

  “朕还以为寇准带你进宫,是来讨官的。没想到他们七日不上朝的根子,居然在你身上?”

  “说说吧……”

  寇季干巴巴一笑,犹豫再三,硬着头皮道:“兹事体大,还请官家屏退左右。”

  赵恒一愣。

  刘娥皱眉道:“你一个未及弱冠之龄的少年,能有什么大事,值得官家屏退左右。”

  寇季干笑着不说话。

  赵恒看了看寇准等人,开口道:“退下吧……”

  刘娥还要张嘴,赵恒绕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

  刘娥立刻闭口不言。

  宦官宫娥们,识趣的退出了资事堂。

  寇季依旧没有说话,目光落在了刘娥身旁的郭槐身上。

  刘娥眼中闪过一道温怒,低声吩咐郭槐,“你也退下……”

  郭槐咬牙瞥了寇季一眼,不甘心的退出了资事堂。

  等到资事堂内剩下了赵恒、刘娥,以及一众知情人以后。

  赵恒幽幽的道:“现在可以说了吧?”

  寇季拱了拱手,内心叹息了一声,道:“启禀官家,官家赐给我祖父的仙丹……有毒……”

  赵恒一愣,徒然瞪大眼。

  他目光在所有人身上扫视了一圈,难以置信的道:“你们是怀疑朕,毒害寇爱卿……”

  寇准等人痛苦的闭上眼,没有说话。

  唯有寇季小心翼翼的补充了一句,“仙丹本身有毒……”

  赵恒愣在龙椅上,瞳孔一点点放大,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刘娥猛然站起身,不顾形象的放声咆哮,“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寇准上前一步,拱了拱手,哀声道:“臣等已经验证过了……”

  刘娥的目光,从寇准、李迪等人身上,一个一个盘桓过去,见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一脸凄苦。

  她就知道,此事应该不假。

  但是她仍旧不愿意相信。

  “这……这不可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