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17章 让人失望的画(求推荐!求收藏!)

北颂 圣诞稻草人 2124 2019.06.13 12:51

  刘亨去的快,回来的也快。

  怀里抱着一个一尺半长的匣子,贼眉鼠眼的四处打量着,像是个小偷。

  他钻进了酒楼以后,立马让酒楼掌柜的关上了大门。

  等到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和呼喊声的时候,他才想起来,还有两个背着笔墨纸砚的人被他扔在了外面。

  “你去安排他们进来,别让人发现了,我先上去了。”

  刘亨叮嘱了掌柜的一句,让他去接门外的人,他自己抱着匣子,先一步上了酒楼二楼。

  寇季坐在两张并起的桌前,见刘亨贼头贼脑的,惹不住笑道:“从自己家里拿东西,你怎么弄的跟小偷一样。”

  刘亨翻了个白眼,坐到了寇季对面,小心翼翼的放下了手里的匣子,说道:“你站着说话不腰疼,这是寻常的东西吗?这东西要有个闪失,不仅我爹会动怒,我姑母也不会轻饶我们。”

  刘亨的话,逗笑了二宝。

  刘亨见此,只是橫了二宝一眼,却没像是对待禁军都头一样对待他。

  之所以如此,那是因为刘亨对寇季已经生出了一丝亲近的感觉。

  两个人,特别是两个男人,在做好事的时候,未必能够生出亲近感,可是当他们做坏事的时候,却很容易生出亲近感,从而拉近彼此的之间的关系。

  “打开瞧瞧……”

  寇季的目光落在了刘亨手里严防死守的匣子上,笑着说。

  刘亨警惕的扫了他一眼,捂着匣子道:“你别动,我拿出来给你看。”

  在寇季注视下。

  刘亨像是托着绝世美人一样,小心翼翼的打开了匣子,从匣子里面托出了一卷画。

  顺着长桌,一点一点的展开了画。

  寇季目光炯炯的盯着画。

  这幅画在后世,引起众说纷纭,但是却无人一睹真容,据说是已经失传了。

  如今能看到这幅画的真容,寇季心里也稍稍有些激动。、

  画卷被徐徐展开,一张彩绘的人物图,跃然于纸上。

  寇季看到画卷上的内容,稍稍一愣。

  画上有两个人物,一男一女,男的五官方正,衣着明黄长衫,侧躺在锦榻上,女的美艳动人,一身绿色罗裙铺在地上,依偎在男的怀里,在帮他喂葡萄。

  整卷画,人物栩栩如生,神态自然,色彩艳丽,是一幅难得的佳作。

  可寇季眼中却难掩失望。

  之所以会失望,那是因为这幅画在后世还有一个名头,叫做当世第一春宫。

  如今看来,当世第一春宫的名头,有些名不副实。

  不过转念想想,寇季也就释然了。

  毕竟在后世,这幅画已经失传了,所有有关于这幅画的传言,大多都是猜测而已。

  “你这是什么眼神?你怀疑我拿假画给你?”

  寇季的心思,刘亨猜不到,但是他失望的眼神,却躲不过刘亨的眼睛。

  寇季闻言,摇头笑道:“是有些失望,不过跟此画的真假无关。”

  刘亨愣了愣,挑起了眉毛,难以置信的看着寇季,“你不会是听信了坊间那些传闻,以为这幅画是一幅春宫画吧?”

  寇季坦然的点点头。

  刘亨破口大骂道:“坊间传闻也能信,这幅画要真是一幅春宫画,你觉得我姑母能把它赐给我爹?”

  寇季哑然失笑,良久才点头道:“是我多想了,多谢刘亨兄弟提点。”

  刘亨哼哼着摆手道:“别说这些没用的,画看完了没?看完了我就送回去。”

  寇季浅笑,“不急,反正画已经拿出来了,多留一个时辰也不碍事。二宝,笔墨纸砚伺候。”

  “来了少爷……”

  二宝颠颠跑上前,从刘亨跟班的手里抢过了笔墨纸砚,铺在了空白的桌上。

  刘亨见此,恨恨的咬着牙,“你这是要作假?仿画这么一幅画,没有三五天时间,根本不行。”

  刘亨这话说的没错。

  创作一幅画,几个时辰就能完工。

  可仿制一幅画,特别是要仿制的神形兼备,往往需要更多的时间。

  在刘亨说话的时候,二宝已经帮寇季铺开了纸,磨上了墨汁。

  寇季随手挑了一根上好的狼毫笔,润了润笔,蘸上了墨汁,笔落语出。

  “对我而言,只需要一个时辰。”

  话音落地,寇季已经在纸上画下了寥寥数笔。

  刘亨不懂作画,但是看寇季一副闲庭信步,成竹在胸的模样,不知觉间就放心了不少。

  寇季继续在作画,同时嘴里的言语也没停下。

  “不得不说,你爹把这幅画保存的十分完好,明明是几十年前的画作,从纸张上却看不出一丝时间的痕迹。这几十年前的旧纸,跟今年的新纸,差别只有那么丝毫。

  只需要在新画做成以后,用火烘烤一段时间,然后阴干,足以做的以假乱真。

  倒是省去了给纸张做旧的工夫,反到让我多了一天喘息的时间。”

  刘亨盯着寇季笔下的画作,沉声问道:“之后呢?”

  寇季抬头瞥了他一眼,在笔洗里面涮了涮笔,用干爽的汗巾吸干了狼毫里面沾染的水,蘸上了颜料,再次落笔。

  “之后……就是你这个败家子,去东来典当行卖画。”

  刘亨眉头一皱,说道:“仅仅如此?很容易让人看出破绽。”

  寇季笑道:“所以我要帮你多准备几幅画,真真假假的参杂在一起,才能引人上钩。”

  刘亨眉头一展,笑道:“你有准备就好。”

  顿了顿,刘亨追问道:“你怎么料定,吴贤就一定会上钩呢?”

  “多听多看……”

  刘亨不由的翻了个白眼。

  寇季笑着解释道:“我在坊间里打听过,吴贤做官这些年,攒下了不菲的家财,开了几家铺子,其中粮行一家,布行两家,赌坊一家,当铺却有三家。

  这当铺的生意,远没有其他四家铺子赚钱,甚至入不敷出,还需要其他四家铺子接济,才能维持下去。”

  刘亨一下就听出了其中问题所在,当即瞪眼道:“不应该啊,汴京城里其他的生意如何,我不知道,可是这当铺的生意一直很红火。他的当铺怎么可能不赚钱?

  一定有问题。”

  寇季点点头道:“确实有问题。我仔细想了想,唯一能解释通的就是,吴贤喜好古玩字画,所以经常利用当铺,帮他收集古玩字画,这才造成了当铺亏损,入不敷出的局面。

  吴家的三家当铺,一直入不敷出,而吴贤从没有关掉它们的打算,恰恰就说明了这一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