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43章 欺软怕硬刘从德

北颂 圣诞稻草人 2015 2019.06.25 17:12

  “小爷?”

  “……”

  在最先发现刘亨的那个狗腿子提醒下,其他狗腿子都看到了刘亨,他们纷纷停下手。

  刘从德也注意到了刘亨。

  他厌恶的皱起眉头,“三郎,你出来做什么,你要坏我的兴致?”

  刘亨听到了刘从德的声音,手上抡着的王八拳一顿,浑身一颤,干巴巴道:“兄长,能不能给我个面子,放过他们。”

  “呸~”

  刘从德啐了一口,骂道:“你有个狗屁的面子,赶紧给我滚,不然连你一起打。”

  刘亨下意识的就想跑。

  可他一想到寇季还在场中,他一跑,寇季肯定要遭殃。

  于是他硬着头皮留了下来。

  “吆喝?!”

  刘从德看到平日里被他吓的能钻耗子洞的幼弟,居然硬气了起来,他怪叫了一声。

  他上下打量着刘亨,戏谑的道:“涨脾气了?”

  刘亨咬着牙道:“兄长,放过他们。”

  刘从德撇了撇嘴,吩咐狗腿子们,“给爷一起打!”

  狗腿子们对视了一眼,抄起了棍子准备继续打。

  刘亨吓的腿肚子都在打哆嗦。

  寇季咬牙忍着胳膊上传来的火辣辣的刺痛,他把张成的儿子送到了张成娘子怀里,转过身怒喝一声。

  “天子脚下,持棒行凶,你们是想造反吗?”

  “哎吆,爷倒是忘了,还有一个强出头的。”

  刘从德指着寇季,大大咧咧道:“那个强出头的,给爷往死里打。今日打死了他,爷倒是想看看,这汴京城里,还有谁敢管爷的闲事。”

  寇季盯着刘从德,怒道:“刘从德,你有种,今日你要是打不死我,你就是我儿子。”

  刘从德闻言,怒了,“给爷往死里打。”

  狗腿子们抄着棍棒,冲了上去。

  “兄长,不能打,不能打!他祖父可是寇准。”

  刘亨张牙舞爪的冲向刘从德,大声喊着。

  刘从德听到了寇准两个字,浑身打了个哆嗦。

  上一次他仗势行凶,被寇准抓住了,寇准让人提溜着他到刘府,骂的刘美狗血淋头,刘美差点没把他打死。

  “都住手!”

  刘从德赶忙阻止了狗腿子们。

  “住手?晚了!”

  寇季从一个狗腿子手里夺下了棍棒,顺手就抽在了他腿上。

  “啪!”

  木棍开花。

  “啊!!”

  狗腿子一头栽倒在地上,抱着腿打滚。

  “孩子你也打,要你一条狗腿,算是便宜你了。”

  寇季骂了一句,提着残棍走向了下一个狗腿子。

  刘从德见此,吓了一跳,他跳脚道:“那谁……你够了,他打你一棍子,你还他一棍子,扯平了。”

  “够了?”

  寇季讥笑道:“不够!后台都搬出来了,不打断几条狗腿,那我搬后台有何用?”

  “啪!”

  木棍开花,又一个狗腿子倒在了地上,抱着腿哀嚎着打滚。

  寇季扔掉了残存的棍子,捡起了那个狗腿子的棍棒,走向了下一个狗腿子。

  狗腿子们见寇季又狠又凶的,吓的一个个往刘从德身后躲。

  他们不知道寇季身份的时候,还敢对寇季行凶,知道了寇季身份以后,他们连行凶的念头都不敢有。

  寇准的孙子,扔到了纨绔圈子里,那就是大纨绔。

  刘从德都不一定惹得起,更何况他们这些狗腿子。

  寇季提着棍子,扑到了刘从德面前,眼中凶光霍霍,“让开,不然连你一起打!”

  刘从德瞪起了眼珠子,惊叫道:“你敢打我?”

  “啪!”

  寇季抡起了棍子就甩在了刘从德腿上。

  刘从德一下就跪到在了地上。

  他第一反应不是叫疼,而是一脸惊愕的看着寇季,难以置信的叫道:“你真敢打我?!”

  “打的就是你!”

  寇季抡起棍子,对着刘从德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打。

  “贱人,拿着老子施舍给你的钱,还敢打老子的朋友。”

  “啪啪啪~”

  寇季棍子抡的飞快,打的刘从德在地上哭爹喊娘。

  狗腿子们想凑上前护主,可又怕伤到了寇季,一个个吓的愣在原地。

  “咋办?”

  “能咋办,先看着。刘爷挨了打,回去顶多打我们一顿出出气。你要是伤到了寇府的那位,寇老虎能把你家祖坟都抛出来。”

  “不会吧……”

  “怎么不会,寇老虎快六十了,突然冒出来一个孙子,你说他能不心疼?咱们在汴京城里混,最重要的是要有眼力。

  一会儿跟我出去,帮刘爷挡棍。

  我们替刘爷挨了打,回去不仅不会被打,还会赏钱。”

  “多谢哥哥提点……”

  “……”

  寇季在刘从德腿上敲了一下,然后一直在打刘从德的屁股。

  刘从德的屁股被打肿了,有两个狗腿子扑了出来,护在他身上,大声讨饶,“寇爷,别打了,别打了……”

  “呸~”

  寇季吐了一口唾沫,对站在一旁傻愣愣的刘亨道:“你要不要过来打两下,出出气?”

  刘亨浑身打了一个哆嗦,疯狂的摇头。

  “滚开!”

  寇季一脚踹在了两个狗腿子身上,伸手从刘从德怀里取出了大东米行的房契、地契,递给了刘亨。

  “拿去换钱!”

  刘亨哆哆嗦嗦接下了房契、地契。

  刘从德在狗腿子们搀扶下站起身,颤抖着喊道:“姓寇的,刘亨,你们两个给我等着。”

  “还想找打?”

  寇季眼中冒着凶光看向他。

  不等刘从德搭话,狗腿子们架着他跑了。

  刘亨脸色一苦,看向寇季,哀声道:“他把我也惦记上了。”

  寇季异样的看着他,道:“他就是一个欺软怕硬的蠢货,我不信你斗不过他。”

  刘亨愣了愣,看向寇季。

  寇季吧嗒着嘴道:“我第一次见你,你一眼就看穿了我的身份,可他却没有。我让你拿家里的《春嬉图》,你立马拿出来给我。可他却连让狗腿子打我的胆色都没有。

  论消息,你的消息比他要快。

  论胆色,你的胆色比他要正。

  我不信你斗不过他。”

  刘亨低下头,低声道:“他是我亲兄长……”

  “嗯?!”

  “我爹护着他……”

  寇季叹了一口气,拍了拍他的肩头,感叹道:“你该学一学,如何讨你爹欢心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