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73章 向敏中

北颂 圣诞稻草人 2341 2019.07.08 18:20

  “剿匪?”

  寇季愣了,“遍访名医,跟剿匪有关联?”

  刘亨挠头,“据说是汴京城到华州沿路的匪徒……”

  寇季恍然。

  他明白了寇准的用意。

  寇准大概是知道了他从华州到汴京城一路的遭遇,所以特地借着王曙出京的机会,帮他报仇。

  这一刻,寇季对寇准这个祖父,多了一丝认同。

  会护犊子的祖父,才是好祖父。

  寇季了解了一下宫外发生的事情以后,目光落在了文德楼二楼的那些孩子们身上。

  “他们都是谁?”

  在座的,除了刘亨和赵受益,剩下的他一个也不认识。

  刘亨知道寇季刚到汴京城不久,不认识汴京城里权贵家的子嗣,他就耐心的为寇季解释。

  “坐在太子后手的那个小胖子,是石家的石玉。”

  “那个瘦瘦弱弱的是小家伙,是高家的高继成。”

  “那个坐的端端正正,除了你我,年龄最大的那个,是曹家的曹佾。”

  “那个在打盹的,是潘家的潘夙。”

  “那个眼珠子滴溜溜乱转的,是李家的李惟贤。”

  “最后坐着的那个最小的,是八王府的赵允初。”

  “……”

  寇季瞧着几个小家伙,又瞧了瞧刘亨,吧嗒着嘴,感叹道:“就我一个外人啊?!”

  可不是嘛!

  在座的都是皇亲国戚,就寇季不是。

  老赵家为了拉拢武勋,也是下本钱了。

  不是娶了武勋家里的闺女,就是把闺女嫁到了武勋家。

  这才短短几十年,武勋家里出来的子嗣,多少都跟皇家有些沾亲带故。

  算来算去,就寇季一个是外人。

  刘亨一愣,笑道:“你要是愿意娶个公主,或者生个女儿嫁给太子,你也能成为皇亲国戚。”

  寇季撇撇嘴,很想说一句,不太稀罕。

  寇季跟刘亨又闲聊了两句。

  坐在正中的老者突然停下了授课,看向了寇季。

  寇季见此,赶忙上前,躬身施礼道:“小子寇季,见过先生……”

  老者一愣,撇嘴道:“先生……老夫比李迪差哪儿了?”

  寇季一愣,不明白老者话里的意思。

  老者也没有解释,自顾自的从袖口里掏出了一块镇纸,扔给了寇季。

  “老夫听说,你小子是属貔貅的,见了长辈,非要个见面礼不可。见面礼给你了,玉狮镇纸,官家给的,不值几个钱,拿去耍。

  回头见了寇准,可别告老夫的刁状,说老夫抠门。”

  寇季抱着玉狮镇纸,心念急转。

  眼前的老者明显是一位长辈,而且跟寇准很相熟。

  只是他不知道老者是谁,不知道该如何称呼。

  老者似乎看出了寇季的窘迫,当即道:“老夫姓向,向敏中,添为左仆射,昭文馆大学士。跟你祖父寇准是一榜进士,算是同年。”

  向敏中?

  这可是一位厉害人物,历经两朝,圣眷不衰。

  太平兴国五年进士及第,咸平年间,升任同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正式拜相。受任后,谢绝宾客,门庭寂静无声,受赵恒称赞。之后因买薛居正宅院,并与张齐贤争娶薛惟吉遗孀,被指责“洁之操蔑闻“,贬户部侍郎,出知永兴军。之后多次出守地方,并两任东京留守,以勤于政事、老成持重而闻名。

  除此之外,他家学严厉。

  他五个儿子,在他的调教下,先后考中进士,如今在朝中各任要职。

  寇季赶忙拱手道:“小子寇季,见过向爷爷。”

  向敏中抚摸着胡须,满意的点点头。

  寇季又拱手问道:“向爷爷,是谁跟您说,小子属貔貅的?小子绝不是那种人。”

  向敏中一愣,哈哈大笑,“你打听这个做什么,想打击报复吗?老夫告诉你,是李迪那厮说的。你要是有胆子去揍他,老夫帮你挡下所有麻烦。”

  寇季闻言,干巴巴一笑。

  向敏中见此,撇撇嘴,“怂了?你们这帮小子,真没意思。”

  向敏中摆了摆手,招寇季到了身前,缓缓板起脸,道:“私事聊完了,该聊公事了。手伸出来!”

  寇季一愣,见向敏中拿出了一柄戒尺,当即瞪起了眼睛。

  寇季赶忙看向了赵受益。

  赵受益撅着小嘴,晃了晃脑袋。

  向敏中用戒尺瞧了瞧桌子,淡淡的道:“别找人帮你,谁也帮不了你。就算是官家来了,老夫也照打不误。”

  寇季苦着脸道:“小子也没干啥错事啊。”

  向敏中瞪起眼,喝斥道:“没干啥错事?老夫授课,你也敢迟到,不打你打谁?”

  “我……”

  “手伸出来!”

  寇季只能伸出手,任由向敏中抽了几板子。

  向敏中抽过了寇季以后,放下了戒尺,问道:“原何迟到?”

  寇季张了张嘴,本想说自己贪睡,不过话到了嘴边,改了主意。

  “小子起床以后,被一群宦官拦着,耽误了时辰。”

  向敏中一听这话,不乐意了,他瞅着寇季的官服,“你好歹也算是个读书人,还是朝廷命官,区区宦官,一介奴仆,也敢拦你?

  说说,是谁,老夫回头去问问官家,那个宦官敢如此大胆。”

  寇季赶忙道:“郭槐……”

  向敏中闻言,皱起眉头,恼怒道:“又是这厮,上次老夫授课的时候,他叫走了太子,这次又敢拦着你。老夫非得给他一个教训不可。”

  向敏中目光在寇季、赵受益等人身上扫视了一遍,冷冷的道:“老夫刚教授的这篇文章,你们仔细研读,老夫去去就来。”

  寇季张着嘴巴,目瞪口呆的看着向敏中提着戒尺,下了文德楼。

  “这老倌,这么猛?”

  寇季愕然说着。

  刘亨在一旁说道:“向大学士重病缠身,几次请辞,都被官家给回绝了。如今正给官家找麻烦呢。不过我爹说了,他这么做,是为了给儿子们腾位置。他在朝一日,他的儿子们就很难再往上爬。”

  “这也太……”

  “太生猛?”

  “论生猛,满朝文武中,最生猛的还是你祖父。”

  这话是赵受益说的。

  寇季看向赵受益,赵受益认真的道:“这话是我父皇说的……”

  在大宋,敢给官家找麻烦的,似乎也只有文官……

  寇季张了张嘴,心里感叹了一句。

  在大宋当文官真好……

  低头瞧了瞧自己身上的官服,寇季乐了。

  “我怎么说,也算是文官了……”

  “曹家曹佾,见过寇兄。”

  曹佾年龄比较大,更懂事,他起身套近乎。

  寇季瞧着他,愣了愣,笑着回礼,“曹家弟弟有礼……以后少读道家典籍……”

  曹佾一愣,不明白寇季话里的意思。

  寇季也没有多讲。

  石玉、潘夙、李惟贤、高继成,先后向寇季施礼。

  寇季拱手还礼。

  最后向寇季施礼的是八王府的赵允初。

  小家伙年龄不大,但是施礼的时候,一板一眼的,活脱脱的一个赵受益的翻版。

  寇季陪着他们聊了一会儿,讲了一些小故事,逗了逗他们。

  大家渐渐相熟了,也就没有刚才那么生疏了,几个人坐在一起,东拉西扯的聊着他们经历过的趣事。

  聊了许久以后。

  寇季把话题扯到了吃食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